“哼,金誠是金家叛徒,想帶人走,得看你的本事。”

金家這些老傢伙表示不屑,這小子不可能抵得住幾人圍攻。

“看來你們真的老了,老眼昏花了,那就讓我給你們醒醒眼神。”

林絕不躲不讓。

硬生生與金家三大老怪碰在一起。

一聲慘叫。

其中一個稍微弱一點的金家老朽倒飛而回,砸到幾張桌椅後,口噴鮮血。

不可置信指着林絕:“你?你怎麼會這麼強?”

另兩個老怪也驚疑不定。

他們三個金家老朽聯手,就是七品大成高手,也能鬥上一鬥的。

怎麼剛一見面,就重傷一人。


這還怎麼打?

林絕豈是一般人,肯定不能和一般七品來比。

“怎麼?你兩個老不死的,不會是怕了吧?”

兩老怪大怒:“一起上,幹掉這小子,居然敢蔑視我們。”

兩老怪一左一右,分別施展畢生所學,真氣狂涌,夾攻林絕。

凌思雨焦急道:“絕絕,我來幫你。”

“思雨,你別動,兩個老狗,我隨便就能收拾了。”

林絕趕緊勸住,怕凌思雨收不住手,直接把金家給燒光了,那就麻煩了。

砰!

砰!

兩聲悶響。

金家兩老怪如在冰面滑行,倒退十米還多,差點都撞牆。

哇!

兩人不約而同吐出一大口鮮血。

金鎮雄駭然得張大了嘴:“兩位族老?難道你們也?”

兩族老沒時間理他,死死盯住林絕:“小子,你才七品初期,怎麼會有這麼強得的攻擊力?”

兩人生平怪事見過不少,今天這麼怪的事,還是第一次。

林絕冷哼:“還要動手嗎?下一次,我可就不會手下留情了,怕一個不注意,把你兩送上西天去,那樣金家就沒坐鎮的高手了。”

兩位老怪對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裏的退縮畏懼之意。

金鎮雄不甘厲聲道:“兩位族老,要是讓他公然從金家帶走人,我們金家還有什麼臉面立足在京城?”

“既然金家主你這麼好面子,那好,我就給你這個面子。”

林絕話語剛落,人就出現在金鎮雄面前,兩人面對面,嚇得金鎮雄恐慌大叫。

“族老救命……”

兩族老驚呼:“家主小心。”

然後就看到金鎮雄飛上了空中,被林絕如擲易拉罐一樣,給丟飛出去。

兩族老趕緊搶上前,穩穩接住了金鎮雄。

金鎮雄驚魂未定:“好險,我這把老腰差點就散架了。”

他眼光一轉,看到林絕居然坐在了金家家主的位置上。

金鎮雄再也顧不得老腰,厲喝道:“林絕,那是屬於金家家主的寶座,你好大的膽子,給我滾下來。”

他的位置,被人搶了。

意味着金家家主尊嚴,被人狠狠踐踏。

林絕老神在在靠在描金大椅上:“早就聽說世家家主都有一把家主椅子,做起來也不怎麼樣嘛。還不及路邊攤的小板凳,金家主,難怪你腰不行,這椅子坐久了,真的會腰間盤突出,你要小心啊。”

“我小心你妹,你趕緊給我滾下來。”

金鎮雄急得跳腳:“族老,快把他轟下來,不然金家臉面真的丟大了。”

兩族老沉吟不決,不是他們不想上,是不敢上啊。

金鎮雄轉朝兩人吼道:“上啊,楞着幹什麼?”

兩人臉色難看:“家主,我們兩人上,怕也不是他的對手,還需從長計議。” “行了,你也別逼這兩個糟老頭了。”

林絕從椅子上站起來:“還給你,但是金誠我也要帶走。”

金鎮雄沒想到林絕真讓開位置了,有些驚喜。

但聽到要帶金誠走,又不高興了。

正要阻止。

林絕突然回身,眼裏寒光閃爍:“要不是金誠沒事,不然別說你金家這破椅子,就是你金鎮雄的老命,能不能保住,都是未知。”

金鎮雄口乾舌燥,嚇得瑟瑟發抖。

不知怎麼,他就是毫不懷疑林絕真的可能斃了他這個家主。

“龍家和凌家,還有北方的盧家乾的好事,放虎歸山啊,”金鎮雄捶胸頓足,仰天痛哭:“這混蛋成長起來了,誰也收拾不了。 我金家堂堂世家,被一個人生生欺負上門,我金鎮雄, 一枕歡寵,總裁誘愛 。”


兩族老感同身受,一時間都有些悲涼。

究竟是他們老了,不中用了。

還是這個年輕人太強大了,令他們絕望。

他們很不想承認,是後者。

林絕一行人大搖大擺走出金家。

我的神秘老公

“金誠,你還好吧?”

納蘭玉珠擔心道:“你先去醫院住幾天嗎,我都安排好了,等你修養好,再回來工作。”

金誠咬牙道:“多謝家主好意,但我現在只想讓金家滅亡,請讓我回到崗位,我們的房地產那邊需要我。可恨的是,一切還得重來,建好的大樓,給金宇齊那個畜生給炸了。”

林絕道:“金誠,我能理解你急切想報仇的心,但我還是那句話,別被仇恨衝昏頭腦。這樣吧,你可以去施工現場,但你必須注意修養。另外你放心,大樓很快就會重建起來,非常快。”


金誠懷着一絲希望,憧憬道:“林先生,你說的快,是多塊?”

林絕笑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對了,那個金宇齊也在那邊幹活,你去可要好好照顧他喲。”

“金宇齊也在工地幹活?”金誠覺得腦子不夠用了。

金誠是去炸大樓的,怎麼還給工地幹活了?

他迫不及待,立刻就動身過去了。

直覺告訴他,林先生給了他驚喜。

“真是個工作狂。”


納蘭玉珠笑道:“林絕,你說他過去,那個金宇齊會不會被他折磨死?”

“與我沒關係。”

林絕撇嘴。

金誠被金家如此殘酷對待,折磨一下金宇齊當作報復,這沒什麼。

“絕絕,人家想出來工作。”

凌思雨聽他們說工作,也想工作看看是什麼感覺。

納蘭玉珠掩嘴笑道:“思雨,你可是千金大小姐,而且與這社會接觸本來就不多,你出來工作,你會做什麼?”

“我會吃,會玩。”

凌思雨很天真說道:“我看電視上說,會吃也能賺錢的,我可以去做吃播。”

納蘭玉珠道:“吃播得吃很多東西,你能吃多少?”

凌思雨苦兮兮道:“我能吃一碗麪,喝一杯奶吃,就不行了。”

“那你做不了吃播。”納蘭玉珠道:“如果你真的想做的話,你來騰飛這邊,我給你安排一個,當打發時間好不好?”

“可是,我想自食其力,我想多瞭解一下這個社會。”

凌思雨傲嬌地說道,纔不想走關係呢。

“好吧,你這丫頭也的確該好好和別人接觸,免得一天就纏着林絕。”

wωw •Tтkд n •Сo

納蘭玉珠有自己的小算盤,那就是不能讓凌思雨一個人獨佔林絕,出去工作也好。

她道:“要不,讓林絕帶你去找找工作。”

林絕也笑道:“對頭,我帶你去找找工作。”

“好啊,人家要做都市白領。”

凌思雨酷酷道。

林絕苦笑道:“大小姐,你以爲白領那麼好做?”

然後,很快林絕的話就得到驗證了。

“喂老闆,一個月你纔開我兩千五?你當我是來給你打掃衛生呢,我是來做白領的。”

一家互聯網公司中,凌思雨抱着雙臂,很不爽說道。

面試員看她氣質出衆,說道:“小姐,你什麼都不會,連個電腦開關機在哪裏都不知道,女白領真不適合你,要不你去做我們公司前臺,一個月五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