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遲苦笑一聲,要是戰鐵那麼容易死,他也不用整天睡不好覺了。於是把戰鐵在南極之地的情況說了一遍。

林賜哲聽得直咂舌。“你想要我做什麼?”

“爽快。”韓遲大爲讚賞林賜哲,“我想讓你率領段騰飛的龍騎兵團去南極之地把戰鐵給滅了。”

“沒問題,我準備一下後天就出發。”林賜哲藝高人膽大,他要充分展示自己的手段和能力,慢慢的積累自己的力量,將來即便是跟韓遲鬧翻,他也有對抗的資本。

韓遲很滿意,林賜哲所展示出來的才能完全不在段騰飛等人之下,由林賜哲去攻擊南極之地,他很放心。即便是不能除掉戰鐵,也可以給南極之地打擊,情況如果好一些,說不定就直接把南極之地給收了。

林賜哲的想法和韓遲一樣,他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可以將來在南極之地建立一個軍事基地,作爲自己的大本營之一。事不宜遲,他即刻着手準備,時間一到即刻出發。

段騰飛的龍騎兵團出動三十萬人,大軍浩浩蕩蕩朝着南極之地進發。

南極之地是神獸靈物聚集的地方,千百年來幾乎沒有捲入過戰爭,沒有嚴格的等級制度,也沒有什麼法度軍隊。它們過着鬆散的生活,卻不知道大難就要來臨。

韓遲對南極之地動兵的消息傳到了藍向天那裏。這一次藍向天再坐不住了,他必須採取措施,動用五旗之力來抗衡韓遲。給獸皇柯寒、刀皇任之以及拳皇穆焱發出尊令,要求他們集結大部隊,向韓遲進攻。

獸皇柯寒從疆都回到獸行島後,心中窩着火氣。接到藍向天的尊令,恨恨的撕成碎片。要不是這個老傢伙一直拖着,荒影旗不會那麼容易給滅掉,五旗也還可以傾盡全力和韓遲大戰一場。如今五旗剩下四旗,要想擊敗韓遲,勝算幾乎爲零。

五旗平時各自爲戰,少有軍隊的聯合演練,到現在這種危機關頭倉促集合,任誰都不看好。

凌長河大罵藍向天混蛋。“柯寒,你準備怎麼做?”

“這個時候除了各自爲戰沒別的好方法。”柯寒分析當前形勢,“等我們趕往九劍山集合,黃瓜菜都涼了。再說了,韓遲他不是傻子,他絕對會在路上設下埋伏,我們長途跋涉,到最後遭到伏擊,損失不會小。”

凌長河點頭。“我想我們可以給韓遲來個伏擊。他不是派龍騎兵團攻打南極之地嗎?我們就在半路給他設下圈套,狠狠的給他一擊。”

距離南極之地最近的就是獸行島。段騰飛的龍騎兵團要想到達南極之地需要穿過獸行島的邊界外三十里地,柯寒決定在那裏埋伏。


凌長河贊同柯寒的策略,果斷拒絕了去九劍山集合的藍向天的尊令,專心設伏,希望能夠給韓遲一定的打擊。

藍向天沒能調動馴獸旗,他的臉都綠了。刀皇任之倒是給他老人家面子,只不過派出的鬥師只有區區六千人。響應最積極的是拳皇穆焱,他派出鬥師十五萬,想着在這次五旗行動中佔據主動權,提高千鑄旗的聲望。

韓遲對於五旗人馬的調動不太在意。單憑正靈旗和千鑄旗是不能把他韓遲怎麼樣的。他更關心的是始終沒有動靜的帝都。

“奇怪,這個蕭鼎在搞什麼鬼?他還真沉得住氣。”韓遲鬧不清楚蕭鼎在打什麼主意,“我已經佔據了接近一半的地盤,蕭鼎還不出手,難道有別的圖謀?”爲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韓遲派幻忍鬥士指揮官忍幻率領精幹鬥士去帝都一趟,“務必給我查清楚蕭鼎在搞什麼名堂。”

地斗大陸動了起來,絕言使者在祕洞當中輕捻鬍鬚,大戰開始,結束無期。他參悟天道,那個能夠拯救萬難的異界之人也該衝破冰封了吧!

南極之地一如往常的寧靜,只是程雪漫的心緒很亂,她有感覺消失了的戰鐵就要出來!

轟!一聲巨響,一道極光從冰山射出…… 空中停留一人,周身發光,看不太清楚面貌。程雪漫一眼認出,正是戰鐵。


戰鐵成功修行逆天訣,成功突破六重天,衝破冰封,重見天光。

當逆天神君說自己大限將至時,戰鐵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控制脾氣,要理智保持頭腦清醒。父母之仇要報,但決不能被仇恨衝昏頭腦。他首先要做的是出去,出不去一輩子困在冰石裏,什麼都做不了,活着沒有一點意義。

“我要修煉逆天訣,我得出去。”戰鐵知道如果沒有逆天神君的指點,單憑他一個人摸索,想在短時間內煉成絕世神功逆天訣,機率爲零。他需要藉助逆天神君的幻影來完成這次無極跨越。

“想清楚了?”逆天神君問。

戰鐵道:“我不想一輩子呆在這個該死的冰石裏。我要出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傳我逆天訣。”

逆天神君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不錯,這纔是我逆天神君的傳人,做事情分得清輕重緩急。其實你也不用太糾結,等你煉成逆天訣,到時候把我的幻影給打散,同樣是給父母報了仇。”

逆天神君果然是逆天神君,戰鐵不得不佩服。

逆天訣的修行更講一個‘悟’字,沒有什麼口訣祕法,靠的是魂靈之力與外界相通,參悟出天地之正常之規,而後能夠超脫常規之外,自成一派天威之力。也可以說,逆天訣有千般變化修行之途。戰鐵完全可以修行出一種與逆天神君截然不同的法門來。

戰鐵也確實是按照自己的理解來修行,除了關鍵節點需要逆天神君指點之外,餘下的都自行打通,頗有自成一派的潛能。

逆天神君對戰鐵十分看好,他從戰鐵修行的逆天訣看到一種大氣。想當年他修行逆天訣,心中所想就是要破除陳規,打破世俗法規等級制度,所以更多的是叛逆之氣,隱隱的瀰漫着邪氣。戰鐵的不同,戰鐵的逆天訣有一種兼濟天下的大氣,這種大氣讓逆天神君感嘆不已。

戰鐵一旦沉浸到某種法門的修行,就會忘掉一切煩惱苦悶。他確實做到心無雜念,胸中天地澄明,自然能夠運行至純之真氣,這對修行逆天訣十分有利。

十天過去,戰鐵成功掌握逆天訣修行之祕法,完成一重天。

逆天神君雖然看好戰鐵,卻不認爲他能夠在十天時間完成一重天的修行。心中感嘆,“世事滄桑變化,到頭來那些所謂的正途志士們們歸於塵土,倒是我逆天神君能夠萬古長存。”他把戰鐵當成自己的延續。

二重天天破講的是破陳創新。

戰鐵本就不受規章陳約的束縛,崇尚的是自由灑脫,什麼等級不可逾越,禮數不能違背,通通都拋去腦後。他就是他,天地之間獨一無二的自由之身。

二重天衝破!

三重天、四重天、五重天,戰鐵一路修行,血脈時而噴張,真龍血時而沸騰,至純之血始終寧靜……

“小子,行啊你,真看不出來。”逆天神君對戰鐵誇讚有加,“短短六十天竟然一連完成五重天修煉,你離出去的日子不遠了啊。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萬事欲速不達。你修行的快當然好,難免底子不厚,基礎不牢,我怕往後你吃虧。”

對逆天神君的提醒,戰鐵放在心上。可他控制不住修行的速度,他要用最短的時間達到六重天。

經過幾十個日夜,戰鐵眼睛睜開,周身發出的光如同絲絮一般,他輕嘯一聲,一口清氣自體內排出,六重天幻完成。

“小子,你完成六重天幻,可以出去了。”逆天神君道,“當然你如果想把我幻影打破,我可以滿足你。”

戰鐵舉起雙手,如今他擡手就有一股股神奇之風,幻影畢竟不是真人,不可能承受得住戰鐵的六重天幻之力。戰鐵最終還是把手放下,逆天神君早就死了,眼前的這個不過是他的幻影,擊毀一個幻影又有多大的意義呢?

逆天神君幻影發出幾聲蒼涼的笑聲,“很好,很好。我逆天神君總算是沒看錯人。你不毀我,我也會消散。臨走之前,送你最後一件禮物。”他隨手在空中一揮,出現一幅畫面,“看到這塊石頭了嗎?它是天氣彗星,也正是因爲它,火靈石才留在了天際,你才得以穿越來到地斗大陸。而如今它就在南極之地的冰眼泉,找到它,讓器聖給打造成爲逆天斬。”

說完,逆天神君幻影化成青煙……

戰鐵運行逆天訣,六重天幻,衝破冰封,橫空出現。

程雪漫撲上前,狠狠的抱住戰鐵,“謝天謝地,你還活着。謝天謝地……”

二泡蛋和老仙看到從剛纔戰鐵的極光判斷,知道戰鐵修煉成了神功,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戰鐵接下來要做的是去南極之地的冰眼泉,找到天啓彗星隕石,然後讓器聖給打造成爲逆天斬。

聽說戰鐵要去冰眼泉,醫鬼和醫仙連連擺手,“去不得,去不得,那裏是黑天蟒的地盤,你去了那就是送死。”

“我一定要去。”戰鐵主意打定,他知道只有擁有逆天斬才能將逆天訣的真正威力發揮出來,也只有這樣纔有機會對抗韓遲。

“我陪你一起去。”程雪漫要求道。

如此危險的事情,戰鐵寧願一個人去。他不想程雪漫有半點損傷。“雪漫,你聽我說,我不能讓你去,你留在這裏等我回來。我保證一定回來。”

二泡蛋、老仙也準備隨着戰鐵一起去,戰鐵都沒同意。他讓二泡蛋和老仙留下來照顧程雪漫。帶上足夠的乾糧,戰鐵領着火麒麟出發了。

黑天蟒是南極大陸最厲害的角色,冷狼跟他比起來要低起碼三個等級。因爲黑天蟒只在冰眼泉活動,只要不去招惹就不會有危險。若是招惹了他,後過會很慘。

戰鐵和火麒麟經過三天的奔波終於來到冰眼泉。

陰冷、黑暗、血腥是最直觀的感受。火麒麟周身冒出火焰,戰鐵雖然失掉鬥魂之力,但仍能夠發出一星半點的火性鬥魂之火。一人一獸接近冰眼泉。


呼呼的暗風猛烈吹動,暗風化爲刀鋒化爲劍刃,向戰鐵和火麒麟攻來。戰鐵運行逆天訣,大吼一聲“破”!暗風之刀劍立時破碎。

大地猛然震動,腳下的三尺厚的冰凍碎裂開來,戰鐵和火麒麟騰空。

吼!吼!吼!三聲震天地的吼聲。

一條通體發黑滿身鱗片的通天巨蟒從冰地裏竄出。

“什麼人敢闖我冰眼泉?”聲音蒼老卻帶有殺氣。

火麒麟發出一聲聲的巨響,作爲迴應。上古時候,八大神獸裏面可沒有什麼黑天蟒,萬獸見到它火麒麟哪個不是恭恭敬敬,它感覺被這個黑傢伙給侮辱了。噴出一團團的烈火。

黑天蟒也是大怒,血盆大口一張,噴射出黑色冰柱。比起真龍的水柱,黑色冰柱顯然更強,將火麒麟的烈火給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火麒麟不甘心,想發動第二輪攻擊。戰鐵將其攔下。

“黑天蟒,我們來這裏是爲了找天啓彗星隕石。”戰鐵希望不和黑天蟒武力衝突,“不知道能不能……”

黑天蟒露出森嚴紅齒,“天啓彗星是我冰眼泉的寶貝,你算個什麼東西,我怎麼可能給你!”黑天蟒甩動尾巴,擊向戰鐵。 戰鐵體內真龍血沸騰,戰尊護甲堅硬不可摧,拳套雖然不能打出威猛的暴雷神拳,仍能帶出呼呼風聲。逆天訣修行到六重天剛好拿這個黑天蟒練練手。

戰鐵身形幻動,大開大合之際,看看穿行到了黑天蟒身子上。他的速度之快超過二泡蛋,黑天蟒身子巨大反應起來也相對的遲緩,這給了戰鐵很充裕的發揮空間。

天幕出現一道裂口,一道道的閃電之光被戰鐵引下來,對準黑天蟒就打。

轟隆隆的閃電擊打在黑天蟒身上,這怪獸的鱗片超級硬,閃電之光一時不可沒能給擊穿。戰鐵雙手積聚能量,不分次數的打向黑天蟒。

黑天蟒疼痛難忍,風一樣的在空中擺動身軀。戰鐵一時沒有抓穩,被黑天蟒甩了下來。火麒麟見狀,猛火烈焰噴向黑天蟒,想着把這個黑怪物給燒焦。

戰鐵眼見要落盡冰窟當中,使出逆天訣的‘轉’字訣,身子在空中打個旋,旋動一方颶風,重又回到空中。“我靠,黑天蟒真有兩下子。”戰鐵看火麒麟敗下陣,他飛昇上去,重又和黑天蟒鬥在一處。

戰鐵發怒了,他如果連一個怪物解決不了,那逆天訣豈不是白練了。當時定定神,尋找黑天蟒的命門。

黑天蟒的眼睛尤爲突出,黑的透明放光,它的行動全靠這雙眼睛。

“好吧,我就先廢掉你的眼睛。”戰鐵打定主意,積聚能量,在胸前形成一團超強的能量,雙手一推,直接打向黑天蟒。

黑天蟒看到對方的能量波團,它知道威力迅猛,狂叫一聲,巨大的身子盤起來,想躲過去。

戰鐵就在瞬間,化成一道激光直射向黑天蟒的眼睛。

對眼睛的保護是黑天蟒首先要做的,它拼死抗住戰鐵的能量波團,而硬生生的把飛來的戰鐵給捲住。

戰鐵被黑天蟒纏住,想掙脫也掙脫不了。黑天蟒好容易把敵人纏住,用足了氣力想將其纏死。戰鐵臉色發紫,喘不過氣,全身掙扎。黑天蟒的力氣有多大,戰鐵即便是用處所有的精氣恐怕也不能將其推開。

天合!

戰鐵危機關頭來不及多想,徑直打出逆天訣的‘合’字訣,他身形化動,直接穿進了黑天蟒的體內。要說黑天蟒有厚厚的鱗片護體,一般兵器利刃休想擊穿,只是戰鐵和它貼的如此近,鱗片之間總有空隙,就利用了這小小的縫隙,戰鐵使出天合訣進到了黑天蟒的體內。

黑天蟒鬥戰過無數敵人,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變態的傢伙。

戰鐵在黑天蟒體內,被它的腥臭之氣薰得頭暈,來來回回的動了動,他一動不要緊,黑天蟒疼的死去活來。

“你給我出來。”黑天蟒掙扎,翻滾,有黑血往外滲,這樣下去一定會被戰鐵給折磨死。

戰鐵也不想在裏面呆着,黏糊糊的實在難受。可是既然進來了就要把黑天蟒制服,當即跳了兩下。黑天蟒就瘋狂了,十幾米長的身子在空中顫動,怎麼看都給人一種恐怖之感。

戰鐵爲了徹底制服這個野性的傢伙,在其體內運行了天立訣,想一想吧,從戰鐵體內發出數道的鋼鐵光柱將黑天蟒的身體從裏面撐起來,要不是黑天蟒求饒,恐怕它渾身是洞了。

“我同意你把天啓彗星隕石拿走,求求你放過我吧。”

戰鐵無意殺死黑天蟒,也就收手。

黑天蟒精氣消耗不少,再沒有氣力和戰鐵較量,它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戰鐵從冰眼泉裏取出天啓彗星隕石。

天氣彗星隕石看上去就是塊普通的石頭,只有拿在手裏才知道它的獨特之處,它是熾熱的。

順利取得天氣彗星隕石,戰鐵一刻不耽誤,他需要去找器聖,讓器聖給他打造逆天斬。

地斗大陸最牛的器師,一個是器王,另一個是器聖。比起器王,器聖更喜歡打造天威之物。那也是個古怪的傢伙,戰鐵經過一番周折才找到器聖。

“你是器聖?”戰鐵不太相信眼前這個大黑熊是器聖,在他的感覺裏器聖應該和器王長得差不多,是個鶴髮童顏的老頭。

“該死的,我不是器聖難道你是?”器聖很不高興,他爲了證明自己,到旁邊扭動了一塊小冰石頭,一道冰石山門打開,“你睜大眼睛看看,除了我器聖,哪個人能夠打造出這麼多的寶器?”

戰鐵驚呆了,不用試,但從外形和光澤上就知道全是寶器。他不再懷疑,直接道:“我這裏有天啓彗星隕石,希望您能給我打造成逆天斬。”

大黑熊器聖接過來天啓彗星隕石,他左看右看,最後扔給戰鐵,“這東西是假的,就是塊破石頭,你騙我玩呢?”

“假的?!”戰鐵吃了一驚,難道他被黑天蟒給騙了,如果是這樣,他一定要回去把那個黑東西給宰了。

“畜生,你又在這裏騙人了?”一個雄渾的聲音傳來,一個老者從一個小小的墨盒裏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