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不用,在等等,白家現在破產的話,對於他這種古武家族來說,看似破產,實則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我要你慢慢來,爭取在三天之內,榨乾他!”

林辰擺了擺手。

他並不希望就這麼把白家給玩死,既然他要困三日,那麼就還有時間。

三天時間慢慢玩,他要把白家玩的傾家蕩產,徹底跌入到地獄當中去。

“好,我明白了。”趙寒點了點頭,隨後立即按照林辰的要求,開始照辦。

林辰回身坐到沙發上,端起茶碗,嘴上不自然的流露出一絲笑意。

收拾完了白家,從此上輩子他的仇敵算是徹底絕了,上輩子的遺憾也算是徹底有了結果,接下來,他就要密佈上輩子的遺憾了,沐婉晴。

生輩子,林辰沒有能力給沐婉晴一個歸宿,讓她幸福的生活,甚至於,兩個人在一起都被人嘲笑,甚至於,到了最後,沐婉晴更是因爲他,而死在了滇緬。

那麼這輩子,就是他彌補的時候了。

他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處理了白家的事情之後,他會在東海舉辦一場最爲盛大的婚禮,邀請所有朋友來參加,他要讓外界全都知道,沐婉晴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別的男人所能給心愛人的一切,他都要給,甚至於會給更多。

另外,林辰還有一個遺憾,那就是關於自己的妹子。

上輩子,林鈺彤雖然拿錢做了手術,但是術後的效果並不是很好,甚至於很快就去勢了,而林辰這一世,經過檢查得知,原來林鈺彤根本就不是病重,而是中毒。

那麼問題就來了,究竟是誰,竟然如此惡毒,會給一個弱不經風的小女孩下這麼惡毒的毒,是誰,會如此歹毒,而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還有,林鈺彤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這些,都要有一個結果。

上輩子,他窮困潦倒,無能爲力,而這輩子,他要把這些遺憾全部都彌補上。

“林辰,回來了?”就在這時,龍霸天回到房間。

看到龍霸天,林辰起身笑道:“嗯,回來了,這一次還多虧了龍門主,借給我那麼多人。”

“也讓我體會了一下,帶領着千軍萬馬打羣架的感覺,確實挺爽的!”

林辰半開玩笑似得說,其實比這大場面,林辰也經歷過,而且,那才叫戰場,殘酷無比。

這一次跟從前相比,這就是小孩子過家家。

“呵呵,林辰你就別取笑我了,這比起你幫我的,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不值得一提,對了林辰,廢話就不多說了,我恐怕不能喝你的慶功酒了,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龍霸天的臉色有些陰沉,感覺心事重重的樣子。

林辰聞言,嗯?了一聲,緊跟着立刻道:“龍門主,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如果出事,大可以跟我直言,畢竟咱們之間,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不用客套。”

“唉,確實有事,還記得你幾天前給我打電話時跟我說的事嘛,正如你所料,出大事了,據可靠線報,華國界壁周圍開始有大規模的人員集合流動。,全都是一些邪門歪道,而且,還有血族的痕跡,我懷疑,這一次對方想要全面對我華國修行界開戰。”


“血族,嗯,很有可能,可惜的是上一次我沒能問清除!”林辰聞言一點也不吃驚。

上一次,他其實就已經料到了,血族突然出現在滇緬不簡單。

想着,林辰道:“如果是血族的話,這些人雖然修爲不高,但是,全都是異人,非人類,極爲難對付,稍有不小心,就會着了道,你一定要通知下去,叫龍門下面的弟子防範着點。”

“我這邊,還需要幾天,等我處理完了,血族那邊,我來解決。”

“弄死一個大主教,我就不信他們還敢亂來!”

林辰這會顯得很是青松,說道弄死血族大主教,便如砍瓜切菜一般青松。

而一聽林辰主動答應幫忙,龍霸天頓時舒了一口氣,點頭笑道:“哈哈,如果有林辰老弟出手,我自然不擔心了,那到時候,就要麻煩林辰老弟炮火支援嘍!”

“哈哈,一定!”林辰大笑。

“那好,那我就不囉嗦了,我這就告辭了,咱們到時候界壁見!”

龍霸天說完,朝着林辰拱了拱手,隨後,再不囉嗦,轉身便走,林辰目送着龍霸天離開。

“出了什麼事了?”這時,聽到動靜的楚老爺子,從二樓走了下來。

林辰重新坐好,搖頭道:“哦,沒什麼大事?”

他並未實言相告老爺子。 這件事,到底是修行者的事情,雖然關乎外國的血族,但是,其實跟普通人還是有些距離的,像楚老爺子這類的普通人,知道了沒用,也幫不上忙,所以不如不提的好。

“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林辰,白家方面怎樣,處理的如何?”

楚老爺子點頭,隨即問道。

“先困他們一段時間,給他們機會,多找一些救兵,不着急滅!”

林辰淡淡的說道


“林辰,林辰?”

林辰話音剛落,忽然,就聽到外門有人叫他的名字。

聽聲音有些耳熟,忽然,林辰響起來了,怪不的聲音耳熟,敢情是她。

林辰轉頭看去,緊跟着就見一個身材極度飽滿的女孩,衝進了別墅裏,女孩扎着兩個馬尾辮,模樣跟楚瀟瀟有幾分神似,不是楚瀟瀟的表妹,又會是誰。

楚靈兒,怎麼會是她!

“林辰,快走,我找你有事!”楚靈兒衝進來之後,二話不說,拉着林辰就往外扯。

整個人急的跟什麼似得,甚至於都不顧跟楚老爺子打招呼了。

對此,林辰也是滿頭黑線啊,怎麼楚家的女人都這樣,神神叨叨的。

老爺子見狀,沒好氣的喝道:“哼,真是沒規矩,林辰是客人,怎麼對待客人哪!”

“呀,爺爺,您怎麼也在那!”聽到老爺子說話, 網游之最強傳說

楚老爺子見狀都無語了,敢情他這麼大人在這坐着,這丫頭壓根沒看着,這一下老頭的臉色就更難看了,瞪了楚靈兒一眼,沒好氣的道:“哼,就知道胡鬧,去,該幹嘛幹嘛去?”


“沒看見林辰在跟爺爺談事情嘛!”

“爺爺!”被自己爺爺呵斥,楚靈兒立刻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出來,嘴脣翹起老高。

然後,可憐兮兮的衝着林辰使眼色。

林辰被楚靈兒的小樣弄得腦仁都疼了,蹙眉半晌,心說這丫頭比起楚瀟瀟還瘋,真要是今天不跟他走,這丫頭說不定弄出什麼幺蛾子哪,罷了,看看他要要幹什麼。

想着,就見林辰道:“老爺子,沒事,我估計她是真的有事,我就跟她過去看看!”

“唉,好吧!”老爺子也對自己這寶貝孫女沒轍,嘆了口氣,最後點了點頭。

楚靈兒見狀,頓時眉開眼笑,二話不說,拉起林辰就衝出了別墅,來到院子之後,楚靈兒就要把林辰帶上車,林辰及時剎車,穩住了腳步,衝着楚靈兒道:“我說,你到底要幹嘛?”

“當然是有事找你了!”楚靈兒瞧見林辰不走了,頓時又嘟起了嘴巴:“哼,看你那樣子,又不是要把你賣了,至於這樣嘛,好吧,我說我說,我啊,想讓你幫我充一會男朋友!”

“什麼,胡鬧!”一聽這話,林辰果斷甩開了楚靈兒的手。

還以爲這楚靈兒找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那,敢情是讓他給她冒充男朋友!

且不說林辰這邊還有正事,就算是沒有,他也不屑於幹這種事,太無聊了。

一把甩開楚靈兒的手,轉身就往回走,邊走邊道:“我看你還是另找他人吧,你堂堂的楚家二小姐,總不至於連找個男人冒充男朋友的本事都沒有吧!”

“我不合適,而且我這邊確實有事!”

“哎呀,林辰你怎麼這麼小氣啊,你等等!”楚靈兒急忙跳到林辰身前,跟着,撐開雙臂,擋住了林辰的去路,而林辰見狀,頓時又是一個頭,兩個大啊!

這丫頭是不是故意的,把胸口挺的那麼高,這是故意跟他展示她多有料嘛。

還別說,這丫頭絕對是童顏巨,相比於林辰認識的所有人女人,她的最大。

不過,林辰不是好色之人,跟他玩這套沒用。

“我說了,我這邊確實有事,如果你在繼續胡鬧,那我只能叫你爺爺管你了!”

“哎呀,林辰,我真的是正事,你聽我說啊!”楚靈兒一把抱住林辰的手臂,死活也不放開,同時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是沒心沒肺,那巨大的一雙貼在林辰的手臂,使勁壓。

林辰往下一看,好傢伙,都壓得變形了!

“你到底要幹什麼?”林辰實在無語了,看着楚靈兒,蹙眉道。

“林辰,今天你說什麼都得幫我,你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強的一個了,只有你才能幫我找廠子,你聽說我,我有一個死對頭,最近,這個死對頭交了一個男朋友,說是什麼古武家族的,老在我面前炫耀,還激將我,瞧不起我,說我找一輩子,也找不到這麼優秀的男人。”

“那個臭丫頭啊,嘴巴實在是太毒了,氣死我了,所以我當時一時氣憤,便跟她說我已經找到了,而且比他男朋友還優秀,還厲害,你知道的,我這人說話不走腦子,衝動。”

“現在可倒好,我那個死對頭,讓我把人帶去,我哪裏有啊,所以,嘿嘿……”

“所以,你就找我對嘛!”林辰黑着一張臉,白了楚靈兒一眼。

這丫頭,倒是還有自知之明,還知道自己說話不走腦子,衝動。

不過,下一秒,就見林辰還是搖了搖頭:“對不起,你還是找別人吧,我這邊確實有正事要辦,你們女孩子鬥氣的事情,這些事情我來不來,也不適應!”

“其實我覺得,你沒必要跟你的死對頭一般見識,不就是找男朋友嘛,我覺得找男朋友就跟買衣服差不多,必須要買合身的,對方是不是古武家族,是不是修者不重要!”

“好了,我要回去了!”

林辰舉步朝着別墅走去。

“哎呀,你這人怎麼這樣啊,一點俠義精神都沒有,不行,今天你說什麼也得陪我,否則的話,哼,我就胡鬧……嘿嘿,你不是有正事嘛,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這裏鬧得雞飛狗跳!”這丫頭,眼看着跟林辰來軟的不行,乾脆直接來蠻橫的,威脅起來。

林辰這叫一個無語凝噎啊!

這楚家的女人,怎麼一個比一個難纏啊!

而一想到自己接下來的事情確實挺重要,一旦楚靈兒胡鬧下去,沒準真的會搞的一團糟。 無奈,林辰最後只能選擇妥協,點頭道:“好,那我就跟你去一趟,不過要速去速回。”

“真的,你答應了,哦,太好了!”一聽林辰答應了,楚瀟瀟乾脆高興的蹦了起來。

隨後,就見楚靈兒,幾乎是拽着,把林辰拽上了車,然後開車直奔市區。

洛塵坐在車裏,黑着臉,也不說話。


既然答應了這丫頭,就聽這丫頭安排,反正他就是去走一個過場。


楚靈兒倒是嘴不能停,一路上各種說,都是關於她死對頭的壞話,這些林辰沒心思聽。

一路無話,半個小時之後,楚瀟瀟把車停在了一處會所門前。

這會所不是一般的會所,很高級,裏面不但有普通會所應有的消費項目,同時,還有高爾夫球場還有賽馬場,而平時來這裏的,多數都是京都的富貴子弟,也只有他們消費的起。

林辰下車,站在門口看了一眼,對於這會所的格局,倒是較爲滿意。

要是他和沐婉晴的婚禮,能在這種地方舉行,倒也不錯,挺氣派的。

這時,楚靈兒下車,把車鑰匙丟給門童,隨後挽住林辰的手臂就往裏面走,同時小聲囑咐道:“林辰,待會進去了,你可得裝的像一點,別到時候露出馬腳,那可就不好看了!”

“嗯,我盡力吧!”林辰隨口應付了一句。

在楚靈兒的帶領下,他們進了會所,然後,直接上了會所三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