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林雪漫整個人掉進泳池,濺出燦爛的水花,房產文件飄蕩在水面之上。

林雪漫掉進泳池,整個過程非常迅速,快到葉東根本來不及救援,她噗通一聲就鑽進水裏。

“哈哈……”

伴隨着笑聲,葉東回到泳池邊,看着鑽出水面溼身林雪漫,眼中隱隱現出紅光,強烈的慾望再次襲向葉東腦海。

只見,林雪漫甩了甩秀髮,一身職業套裝,因侵溼緊緊貼着她身子,顯得非常誘惑,她身上的白色襯衣也變得透明,裏面的黑色文胸也歷歷在目。

女人什麼時候最美,有人說是認真的時候,也有人說是靜靜的時候。但女人什麼時候最誘惑,答應一定是溼身的時候,拿着欲隱欲現的誘惑,別說此時的葉東,就是在還沒成爲先天九陽之體的葉東,見到這幅場景,心裏也會蠢蠢欲動。

“葉先生,你還笑!”林雪漫嗔怒道:“走的那麼急,你要等等我,我也不會掉水裏,現在害得我腳崴了,先拉我上去吧!”

林雪漫伸出一隻蔥蔥玉手,期盼着葉東拉她上去。

然而葉東,此時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滿腦子都是跳下泳池把林雪漫推到的想法,另一邊僅剩的理智告訴他,不能這麼做,這麼就真的成禽獸,成爲一個滿腦子都是慾望禽獸!

正當強盛的慾念即將擊潰葉東僅剩理智之時,龍魂藍青青的清脆鶯鸝般的聲音再次出現葉東腦海之中。

“葉小子,速速清醒過來!葉小子,速速清醒過來!……”

藍青青的清明魂音,像唸咒一樣在葉東腦海縈繞,瞬間讓葉東恢復理智,驅散掉那及盛的慾念。

“呼,謝謝你,青青。”

“你的確應該好好謝謝我!告訴你,今晚你必須和葛靈兒雙修,否則下次在遇到這種情況,我也無能爲力,爲了讓你恢復清明,我魂力消耗的太多,我先睡了,沒事別叫我。”藍青青說完,葉東胸口的龍紋身便再次變成臥睡狀,成爲一條貪睡母龍。

“放心,沒事我肯定不會叫你!”

葉東舒了一口氣,好險,剛剛他差點就跳進泳池,去做傷害林雪漫的事。

“葉先生,你在自言自語說些什麼呢?快拉我上去啊,我腳崴了。”林雪漫再次把手伸到葉東面前,嬌嗔道。

“哦,好的。”葉東回過神來,伸手抓住林雪漫的手,使勁把她拉上岸,然後把頭歪向一邊,不敢去看林雪漫的溼身誘/惑。 “撲哧!”林雪漫看着把頭扭到一邊的葉東,忍不住笑了出來,此時她的狀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這夢中幻想着,她沒想到到眼前的春色葉東居然扭頭不看,瞬間葉東的身影不在有錢的土豪,而是風度翩翩的正人君子。

“葉先生,沒想到你還是一個正人君子啊!”

“孔子說過,非禮勿視,像你這麼美的姑娘,我要是現在看了你,那就是對你贖犢,所以我不能看。”

葉東不敢回頭看林雪漫溼身的模樣,這次龍魂藍青青進入沉睡,要是再次被強盛慾念控制思維,那麼林雪漫必遭葉東侵犯,藉此葉東也算是做了一回正人君子。

“咯咯,葉先生你真逗。”林雪漫笑道:“你能扶我下樓,讓我借你的浴室洗個澡嗎?”

“當然可以。”

“謝謝你,葉先生。”

“別葉先生長葉先生短的,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你叫我東哥,這樣我會有成就感。”

“呵呵,成就感,什麼成就感啊?”

“能夠你這麼美麗的女人叫我東哥,你說我有沒有成就感。”

“東哥,你真的覺得我美嗎?”

“當然,你的美很清新,還很陽光。”

“咯咯,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好,真是的。”

……

葉東扶着林雪漫一路談話來到三樓浴室,通過談話,可以讓葉東減少慾念,不然扶着一個溼噠噠,嬌滴滴的溼身美女,他還真怕把持不住。

“雪漫,把你車鑰匙給我一下,你先進去洗澡,我去給你買套衣服。”葉東微笑道。

“謝謝你,東哥。”

林雪漫把鑰匙遞給葉東,看着離去的背影,眼眶開始變得水霧濛濛,她真的被葉東的行爲給感動了。

“東哥,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我會永遠記得你。”

林雪漫看消失在眼前的葉東,呢喃自語一聲,這才一瘸一拐的走進浴室,她的腳腕已經有些發腫,剛纔那一下崴的不輕。

葉東來到別墅樓下,騎着林雪漫的小電驢離開別墅區。

這裏聚集着全市最好的兩個別墅區,所坐落在這裏的商店也很齊全,服裝店更不在少數,名牌點也不少。

葉東隨意走進一間店鋪,買了一件米蘭長裙,本來想買短裙,但一想林雪漫是個保守的女人,所以買了長裙。

當然光買衣服肯定不行,林雪漫可是整個人掉進泳池,全身都溼了,全身的衣物都得換,當然也包括內衣內褲。

買內衣雖然很尷尬,但還是得厚着臉皮進去買,總不能讓林雪漫不穿內衣內褲,真空上陣吧!

不婚不散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一名年長的女店員,走到葉東跟前迎接這位男客戶。

“隨便給我來套內衣吧!”葉東擺了擺手。

“呃…那你喜歡那種顏色?”女店員問道。

“都喜歡,隨便就行了。”葉東無所謂,只想快讀離開這裏,呆在內衣店,感覺非常不自在。

“那你女朋友胸圍有多大呢?”女店員服務態度很好,並沒有因爲葉東不耐煩,而把臉垮下來。

“這我還真不知道,還有她不是我女朋友。”葉東有些犯難了,總不能專門打電話過去問林雪漫胸圍多大吧!

不過,但葉東目光注視到站在櫃檯的另一位女店員時,眼前一亮,問道:“和你同事差不多大,你看着隨便給我來一套吧!”

“好的,你稍等。”

年長女店員從事多年銷售內衣工作,她同事的胸圍多大,一眼就能看出來,既然眼前這人如此心急,那麼就隨便給他來一套最貴的,還能加點業績。

於是,女店員就把店裏最貴的內衣,竹纖維製成的超軟超舒適內衣,按照她同事的尺碼給拿了一套出來。

“先生,你看這套行嗎?”女店員拿着一套三千多的內衣,擺着葉東面前。

“行,多少錢呢?”葉東看都沒看,便掏出錢包,打算付錢。

“三千二百六,零頭不要,給三千二就行了。”女店員神色不變,她是打定注意,葉東一定會買,因爲葉東有點心急。


陰婚陽嫁,總裁是猛鬼 ,葉東詫異了一下,把掏出的毛爺爺塞回錢包,抽出一張卡刷卡付了款,便提着東西走人。

……

林雪漫洗過澡便裹着浴巾,一步一拐的走到房間,她記得裝修過的別墅裏面都有備用藥箱,她想找出來,在腳腕地方抹點藥酒消消腫。

果然,她沒記錯,在房間衣櫃下,她的確找到簡易藥箱。

高檔別墅就是別墅,錢花的多,服務也相對高上許多。不然一般的房子,在沒賣出去的情況下,哪有水洗澡,哪有浴巾給林雪漫裹上,有怎麼可能有藥箱,讓她拿藥酒消腫。

林雪漫做完這一切,便在牀上躺了一小會。

沒過多久,葉東的聲音傳到她耳中。


“雪漫,你在哪?衣服給你買回來了。”

“東哥,我在主臥房。”林雪漫喊了一聲,便坐在牀上等葉東進來。

葉東走進主臥房,便看到林雪漫裹着浴巾,露着香肩和美腿坐在牀頭,頭髮溼漉漉的,當葉東看到她擺着牀上的美腿時,這才發現她崴腳的地方已經腫了。

“我隨便給你買了一套衣服,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葉東把手中的衣物遞給林雪漫,然後坐到牀上,把她的腳搬到他腿上。

“啊……東哥,你要幹嘛啊!”林雪漫被葉**來的行爲給嚇着了,有些不知所措。

“別動,你腳不是崴了,我給你柔柔,你都腫成什麼樣了。”

葉東沒有讓林雪漫收回腿,而她聽到葉東解釋也放輕鬆,剛剛那一刻,她還以爲葉東要對她怎麼樣,這讓她有點羞愧,人家好心要給她揉腳,她還誤會人家。

“你會揉嘛?”林雪漫有些扭捏,除了她父親,她還是第一次把腳放在一個男人腿上。

“放心好了,揉三分鐘保證你不會在痛,揉五分鐘你就能下牀走路,揉十分鐘立馬消腫,你就看着好了。”

葉東微微一笑,雙手便放到林雪漫的腳腕上揉搓,頓時,林雪漫就感覺到腳腕處有陣陣清涼感,很舒服。

“好舒服,沒想到東哥你還真揉,能說說爲什麼這麼神奇嗎?”

林雪漫眼中開始有點星芒出現,葉東真的太神祕了,首先是一擲千金買房,有錢!接着又是不受她****,有人品!現在又會給人揉腳消腫,有本事!

不得不說,葉東的種種表現已經嚴重性吸引了林雪漫的注意,讓她想要把葉東這個洋蔥般的男人,一層一層的剝開,看個透徹。

“這個祖傳祕法,你懂的!”

葉東神祕的笑了笑,以前他做傭兵時,偶爾也會崴到腳,當時一個老傭兵教了他一個活血祛瘀的手法,手法很簡單,但一般人學會也沒有,這種還需要配合一點內勁進行治療,所以葉東也就懶得說。

“哼,不說就不說嗎,還搞神祕!”林雪漫把嘴一撅,故作生氣的樣子。

“雪漫,你嘟嘴的樣子,還是蠻可愛的嗎?”葉東誇了句,隨即問道:“你腳是不是不痛啦!”

林雪漫聽到葉東的話,這才發現她腳真的不痛了,而且紅腫的地方也小了許多,還真挺神奇。

“挺不錯的,好好表現,等我腳完全消腫了,我賞你一個香吻作爲鼓勵。”林雪漫笑道。

“哇哦,香吻啊!那我還真的好好表現一下,不過一定要親嘴哦!”

葉東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加快力度給林雪漫治療腳腫。

原本要十分鐘才能消腫,在林雪漫香吻的刺激下,六分鐘就搞定了,可見一個香吻的力量有多大。

“好了,你下牀走走看。”

葉東把林雪漫的腳放下來,讓她試着走兩步。


林雪漫聽言,站起來走了幾步,一點疼痛感也沒了,果真好了。

“雪漫,你許諾的香吻是不是該兌現了。”

葉東眯着眼,看着在眼前來回走動的俏佳人。

“這個,你要閉着眼睛才行,不然我不給。”林雪漫嬌嗔道。

“好咧,快來吧!”葉東很乾脆的閉上了眼睛,等待香吻的到來。

林雪漫紅着臉,撅着嘴巴,快速在葉東微厚的嘴脣上輕輕點了一下,猶如蜻蜓點水般的快速、敏捷,讓葉東根本來不及體會香吻的滋味,只能回味那一霎那的柔軟的感覺。

“挺不錯,還有點絲絲甜味。”

葉東的話,頓時讓林雪漫原本就很紅的臉,變得更紅,還有些發燙,被他說的不好意思。

“哈哈,不逗你了,快去穿衣服,然後我們去銷售中心辦手續。”

葉東大笑一聲,走出主臥室給林雪漫穿衣的私人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