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年份的增加,酒中的那種醇香也是完全被激發了出來,再加上飛羽真人對釀酒又有一些獨特的手法,桌上的這一罈子酒的確是陸揚風這些年來喝過最醇香液體。

“你根本不明白,沒有你的日子,我是多麼的寂寞。”飛羽真人接着一絲絲酒勁說着讓人面紅耳赤的話。

“你好好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爲咱們什麼關係呢。”

陸揚風一臉無奈,這完全就是個老小孩,不瞭解的人怎麼可能也不會認爲眼前這個老頭子有着恐怖的仙帝修爲,至於現在是什麼境界,陸揚風也不太清楚,但曾經他離開蓬萊仙島之前,飛羽真人的確已經步入了仙帝。

“怎麼,還有人敢說你我的閒話?”飛羽真人大怒道。

“得,你開心就好,越說越離譜了。”陸揚風一臉無奈。

“哈哈哈,我就跟你開個玩笑,看你急的,不知道爲什麼,一看你激動我就特高興。”飛羽真人一聲大笑,杯中酒直接被他一飲而盡。

“我說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兒了?”陸揚風忍不住問道。

以前飛羽真人雖然也放蕩不羈,雖然也有些小孩子氣,但還沒到眼下的這種地步吧,眼前這個老人明顯和以前有太大的出入了。

“怎麼可能,我老頭子……”

“島主,公主……公主他又在說胡話了……”一名年輕人急匆匆走來看向飛羽真人焦急的說道。

“不要管她,說就讓她說吧。”飛羽真人眼中的悲泣更重。

“公主?莫非是靈玉子?”陸揚風疑惑道。

“是,**病了,不用管她,我們……”

“說說,到底什麼情況?”陸揚風用手壓住了他的酒杯,飛羽真人有如此巨大的變化多半是和靈玉子的情況有關。

“沒什麼問題,真的,咱們繼續喝酒。”飛羽真人說道。

“不,你必須要說,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陸揚風追問道。

“我……”飛羽真人說完一個字後半晌猛然一嘆氣,“唉,這件事說來話長啊。” 陸揚風沒有打斷他,只是靜靜的端着酒杯聽飛羽真人說着。

原來十年前靈玉子揹着蓬萊仙島所有人偷偷跑了出去,而那時候正是深淵惡靈猖獗的時期。

靈玉子仗着自己修爲不錯認爲可以幫忙除掉深淵惡靈,對飛羽真人的勸告絲毫不聽。

結果出去沒多久她便重新回到了蓬萊仙島,只是回來的她已經傷痕累累,深淵惡靈幾乎將她的靈魂徹底撕毀。

儘管飛羽真人和其他高手傾盡全力,但終究也沒能讓她康復,靈魂的缺失讓她記憶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這些年來只能依靠別人的照亮,領域自己自身已經完全沒有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她只是還活着,僅此而已。

要知道靈玉子可是飛羽真人最器重的徒弟,陸揚風還在蓬萊仙島的時候她才十幾歲,親切的被所有人稱呼爲小公主,所以漸漸的公主也就成了她的專屬名詞。

“能從深淵惡靈口中逃出來,她已經算是幸運了。”陸揚風開口道。

“是啊,可是她這樣終究讓我……”飛羽真人老淚縱橫,他一生無婚,一直以來他幾乎都是把靈玉子當成自己的親女兒看待。

而靈玉子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卻無能爲力,這世上只怕在沒有比這更悲傷的事情了吧。

“能不能讓我去看看她。”陸揚風問道。

“我知道你厲害,但就算你去了也於事無補,靈魂缺失是沒辦法的。”飛羽真人一臉悲痛,他已接連喝了三大杯酒。

“讓我看看情況,或許是有辦法的。”


在陸揚風強硬的要求下,二人來到了靈玉子的臥榻跟前。


正如飛羽真人所言,靈玉子慘白的面孔不斷扭曲着,眼睛時而閉合時而睜開,嘴裏不斷喃喃自語說着什麼。

只是究竟在說什麼卻沒人能聽得懂。

陸揚風的到來似乎刺激到了靈玉子,她臉上的猙獰之色愈來愈濃,嘴裏喃喃念道的話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含糊。

看她的樣子好像是着急要告訴他們什麼,只是他們連一個字都聽不懂。

“不,她的靈魂並沒有缺失。”陸揚風忽然說道。

“絕不可能,你自己查看她的三魂,只有人魂存在,其它全部都沒有,你當我仙帝的修爲是白癡啊。”飛羽真人大叫道。

但陸揚風依舊是搖了搖頭,他目光堅定道,“並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她的另外兩魂並不是不在了,天魂和地魂如果不在了就不僅僅只是這樣的狀態。”

“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飛羽真人怒道。

“他的天魂和地魂只是被壓制封印了,實際上你是能發現這種封印手法的,即便十年前你沒發現,後來你也會發現,但你卻認定不是如此的主要原因就是封印靈玉子的人就是你們蓬萊仙島的人,他恰好了解你掌握的所有手段,從而鑽了一個空子,這個空子讓你根本無法發現這道封印的存在。”

陸揚風的話讓飛羽真人駭然變色,他說道,“這不可能,我蓬萊仙島怎麼會有人背叛我們?”


陸揚風不以爲意的說道:“在絕對的實力和利益沒什麼不可能的。”

話音落下,陸揚風右手指尖輕輕一挑,靈玉子的身體便從牀上騰空而起,陸揚風的右手接着往回一拽,只見一道道五彩流光從靈玉子的體內被拽離出來。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十息的時間,只見靈玉子忽然劇烈咳嗽了一聲,一口黑色的鮮血從她嘴裏咳了出來。

然後她忽然瞪大眼睛看向陸揚風他們,這一刻她的眼神比任何時候都要清澈。

“深淵惡靈要打蓬萊仙島的主意,他們要來了,馬上就要來了。”靈玉子幾乎不做片刻的猶豫一口氣說出了這些話來。

不等驚喜的飛羽真人表態,陸揚風便已笑着說道,“放心吧,深淵惡靈已經沒有威脅了,兩界之間的封印徹底被隔絕了起來。”

陸揚風的話並沒有讓靈玉子有半點放鬆的跡象,她的目光依舊充滿了急切。


“不是的不是的,是海神,東海之神和整個海族已被惡靈奪舍,要掀翻我們蓬萊仙島。”靈玉子焦急的說道。

“什麼?這不可能,海神被天道賜福,怎麼可能……”

陸揚風話沒說完,他忽然意識到,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天道也根本應付不過來。

“你從哪裏得來的消息?”飛羽真人忙問道。

“是一個叫做勾陳的仙人告訴我的。”靈玉子說道。

“勾陳……”陸揚風的目光略顯陰沉,這個從頭到尾都在算計自己的仙帝又在打什麼主意?

這會兒他應該已經拼齊了那張地圖,他應該也知道東皇塔不在這個世界,而是在遙遠的仙界。

以陸揚風現在的能力,要抵達仙界應該並不困難,不過他只是打算在這之前把所有事情處理好,待沒有了顧及之後再前往仙界。

實際上勾陳提出的那個方法已經被陸揚風推翻。

以前去不了仙界無非是因爲仙界離他太過遙遠,而他又無法通過別人的渡劫昇仙而找到那個入口,現在掌握了虛無的他想要去往這個世界的任何地方也並非難事。

“你知道勾陳在什麼地方?”陸揚風問道。

“勾陳,他在……他在……”

靈玉子話沒說完,大地猛然一顫,接着仙島四周驟然掀起了萬丈波濤,恐怖的海浪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其中更有無窮海獸大軍接踵而至,恐怖的威壓宛如天威降臨蓬萊仙島。

“還真是深淵惡靈的氣息,難道東海部落所有生靈全部都被深淵惡靈奪舍了,這不太可能吧。”

據陸揚風所知,海神不但具備着接近仙帝的修爲,而且他們能調動大海的力量爲己用,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四大海神的實力基本上和仙帝是差不了太多的。

來這個世界的深淵惡靈並不是那種強到離譜的存在,又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奪舍海神?

在陸揚風思索之際,蓬萊仙島上的諸多強者騰空而起,雙方對峙天空,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即將在此展開。 東南西北四大海域分別入駐着四大海神,之前陸揚風去極北之地遇到的就是北海神。

海神基本上都是蛟龍所化,但由於如今天地幾乎已經不具備蛟變化爲龍的條件,所以他們的成就終生只能止步於此,

不過不論怎麼講,他們都是稱霸一方海域的至強者,而且海族有着極爲悠久的歷史底蘊,再加上每一處海族領域都有着極爲強大的封印大陣,所以陸揚風是不太相信深淵惡靈能潛入海底奪舍海神的。

但眼前這一幕又該怎麼解釋,如果不是深淵惡靈作祟,海族應該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冒犯蓬萊仙島吧。

陸揚風隱藏在一種高手中間靜靜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飛羽真人自然也知道陸揚風的到來將成爲他們最強的底牌,所以自然也會讓陸揚風暫作隱藏。

“東海神敖天,何事冒犯我蓬萊仙島。”飛羽真人以仙靈之氣加持的聲音震盪半個海域,陸揚風能感受到他的修爲又增進了不少。

但可惜的是整個蓬萊仙島像他這樣的真人不超過三位,這也就徹底限制了蓬萊仙島的發展。

當初陸揚風第一次來這裏的時候就誤以爲此地就是仙界,原因就是此地的環境和飛羽真人的修爲震驚到了他。

“說話這麼正常,看來奪舍的深淵惡靈很高明,連記憶思維都完全奪走了。”敖天冷冷的說着,好像是在自言自語。

“嗯?奪舍?什麼奪舍?”飛羽真人眉頭一皺,旋即問道,“你不會認爲我蓬萊仙島的人是被深淵惡靈奪舍了吧。”

“難道不是嗎?我海神龍宮和人族素無來往,但也不能看着蓬萊仙島被深淵惡靈佔領,是你們自己從他們體內滾出來,還是要我親自把你們揪出來?”敖天冷冷道。

“敖天,你聽誰說我們蓬萊仙島被深淵惡靈奪舍了?”飛羽真人將信將疑。

正如敖天所說,他們蓬萊仙島和敖天並無多大的交情,究竟是他找了一個遮掩的藉口,還是確實就是如他所說的那樣。

但蓬萊仙島並沒有和深淵惡靈接觸過,所以飛羽真人很想知道這個消息是傲天從哪裏聽到的,現在不僅僅是飛羽真人,整個蓬萊仙島的人,包括陸揚風在內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敖天。

“這就不用你們管了,我在問最後一遍,是你們自己滾出來,還是讓我們打進去。”敖天冷冷道。

“敖天,別輕信別人受了挑撥,你自己也說我們之間素無來往,這個時候你得到這樣一個消息不覺得奇怪嗎,再說就算是真的,我蓬萊仙島與你們之間毫無瓜葛,我們的事情也用不着海神龍宮插手。”

蓬萊仙島的人和外界向來隔絕的已經習慣了,不論任何原因也不能讓外人打擾到蓬萊仙島的清淨。

“既然不聽,那就只能動手了。”

敖天一聲令下,諸多海族強者一涌而來,直接是硬碰硬的攻擊手段瘋狂的砸到了仙島上空的巨大陣法之上。

“你敢……”

飛羽真人已經完全能夠確定這絕對是敖天隨便找的一個藉口,目的就是要進犯他們蓬萊仙島。

“我看你們纔是被深淵惡靈奪舍已經變成了毫無感情的東西。”飛羽真人騰空而起,他周身散發五彩斑斕的光芒,這些光芒照亮四方天地,此刻的飛羽真人就如真正的謫仙人降臨世間。

仙帝修爲果然恐怖如斯,儘管敖天和他並沒有肢體上的接觸,但整個海族都已經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不過他們也並未自亂陣腳,諸多強者在天空嚴陣以待,他們幾乎同時在天空動手,無數海族在天空結出了一個比蓬萊仙島還要巨大的光陣將巨大的島嶼籠罩在了其中。

與此同時,敖天已化身爲一條千丈的蛟龍盤旋在了蓬萊仙島上空。

千丈蛟龍一掃巨尾,四面八方的海水騰空而起形成了一道高達萬丈的海水囚籠,囚籠之內空間力量瞬息轉換,以蓬萊仙島爲中心的方圓萬里之內已完全變成了敖天的絕對控制領域,一來就使出了畢生最強的手段,可見敖清想要對付蓬萊仙島的決心是何其之大。

但最惹人注目的並不是這恐怖的空間手段,而是一根從雲霄直插蓬萊仙島中央的巨大金屬光柱。

這根光柱竟將蓬萊仙島的誅仙大陣直接從中央插透,強悍如斯的誅仙大陣就在這瞬息間爆碎。

整個蓬萊仙島也徹底暴露在了外界,沒了大陣的防禦,四面八方的無盡海族也是趁此機會開始瘋狂的朝島內衝擊而來。

“海神領域?敖天,你竟然把定海神針拿出了海?!”飛羽真人駭然的看着被破壞的誅仙劍陣。

定海神針是東海神藏的至寶,據說它是整個東海神宮的鎮海之物,其品階完全不可與普通兵器相提並論。

曾有傳言,碎在定海神針之下的先天靈寶就不下有十件之多。

不過據說此物連接整個東海的天地氣運,一旦將其拿出海是有可能讓整個東海都爲之崩塌碎裂的。

“爲了對付你們這些深淵惡靈,我東海自然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