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傅擺了擺手以後,我便跟着柳青兒以及柳三爺我們三個人一起出發了,走到了外面以後,門口停着一輛黑色的奔馳車,我們三個人跟着就上了奔馳,坐到車裏以後,司機回過頭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現在出發嗎?”

柳三爺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走吧,早去早回。”

說完這句話以後,那司機跟着開口說道:“好的。”

跟着腳下一踩油門,車子緩緩的行駛了出去,我靠在車座上,有些好奇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我師傅他們晚上去做什麼去了?”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神祕兮兮的笑了一下“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就是好奇。”我撓了撓頭看着柳三爺。

柳三爺跟着笑了一下說道:“自然是去破壞他們的陰人陣了,不過這辦法有點噁心,你還是等着晚上咱們回去見到你師傅了,讓你師傅跟你說吧,我實在是有些說不出口。”

我聽到這以後感覺怪怪的,怎麼可能還會有柳三爺說不出口的話,要知道,柳三爺這個人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可以說比我師傅臉皮還厚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笑嘻嘻的說道:“您老人家就給透漏一點唄?”

“唉,不方便不方便。”柳三爺故作爲難的說道。

我一看柳三爺這幅樣子,也不好在問下去了,於是我靠在車座上就沒有繼續說話了。

不多時,車子就到了那個大樓,停下車以後,柳三爺看了一眼司機開口說道:“你把車子就停在這裏吧,在這裏等着我們就行了,晚上我們還要回去。”

那司機跟着笑了一下點點頭說道:“好的,三爺。”

說罷,我們三個人就跟着下了車,外面一陣陣冷風吹了過來以後,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大樓裏到底有什麼詭異的啊?”

柳青兒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師傅,你說說唄。”

柳三爺搖了搖頭看着我們說道:“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咱們今天過來就是爲了調查這大樓裏的惡鬼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而此時我們已經走到了大樓的門口,我跟着看了一眼這玻璃上,跟之前來的時候一樣,也是厚厚的一層霧氣,這是怨氣產生的,還是怨氣化型。

柳三爺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腳步,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眼前的大樓,跟着開口說道:“看來那個邪道士是隱藏都不願意隱藏了,當真是要和咱們撕破臉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緩緩的說道:“之前怕被咱們發現,所以他刻意的隱藏了這些怨氣和惡鬼,但是現在看來,他是不願意在隱藏了,不過這樣也好,既然已經被咱們發現了,他在隱藏也沒有必要了,所以今天晚上咱們很有可能會有一場惡戰。”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緊跟着開口問道:“三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柳三爺跟着看了一眼這四周以後,指了指這大樓裏面低聲的說道:“你們兩個仔細聽。”

我跟着看了一眼柳青兒,我們兩個人豎起耳朵就聽了起來,只聽見裏面傳來的是一陣陣嗚嗚的嘶吼聲,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也能聽得到。

而且我可以肯定,這不是人的聲音,因爲只有鬼物才能發出來這種低沉的嘶吼聲,緊跟着柳青兒率先開口說道:“師傅,這裏面不會都是惡鬼吧?”

柳三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些惡鬼應該都出來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看着我們叮囑道:“要注意安全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裏,剪紙都在呢,而柳青兒這個時候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來一沓符紙,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看了我們一眼說道:“走吧,進去吧!”

說着話,柳三爺率先走到了我們的前面,我們兩個人也緊緊的跟在柳三爺的身後,好久沒有和惡鬼廝打過了,看來今天晚上真的會像是柳三爺說的那樣,又是一場惡戰了。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熱血沸騰了起來,但是我卻儘量的讓自己平靜了下來,每往前走一步,我都感覺到了自己有些緊張了起來。

我和柳青兒以及柳三爺我們三個人走到了大樓裏面的時候,我瞬間感覺到了這裏面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好像是冬天一樣的感覺,還有一陣陣陰冷的感覺,這感覺讓我有些不寒而慄。

我偷偷看了一眼走在我旁邊的柳青兒,柳青兒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一副如臨大敵一般的樣子,柳三爺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把手電都打開吧!”

我和柳青兒一起點了點頭以後便把自己帶着的狼眼手電打開了,打開手電以後,周圍雖然有些漆黑,但是可以看到不少東西了,而因爲這大樓背光的緣故,所以就連月光都照射不進來。

而打開手電的時候我卻並沒有看到那些惡鬼,但是那一陣陣嘶吼的聲音,卻讓我感覺這些惡鬼離我們很近的樣子,但是卻看不到到底在哪裏,看到這的時候我心裏不免有些好奇了起來。 314 惡戰(上)

柳三爺這個時候看了一眼這四周以後,也發現了這四周並沒有什麼異樣,但是這惡鬼的聲音卻離我們很近,外加上此時周圍有些黑暗,我心裏反而有一些緊張了起來。

雖然我已經經歷過不少這樣的事情了,但是心裏不免還是會有些緊張, 看到惡鬼的時候或許沒有那麼害怕,但是現在卻什麼都看不到,反而是最害怕的。

低調少奶奶 我看了一眼站在我旁邊的柳青兒,此時柳青兒也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看得出來她比我還緊張,如果說誰最淡定,怕是隻有柳三爺最淡定了。

而這個時候我準備開口問話的時候,柳三爺看着我們說道:“這些惡鬼應該沒有在一樓,但是聽着這聲音離咱們很近,應該就在這座大樓裏面呢,咱們去二樓看看吧。”

我們兩個人衝着柳三爺狠狠的點了點頭以後,柳三爺對着我們說道:“走吧!”

說着話柳三爺便轉過身往前走了,我和柳青兒也非常小心翼翼的跟在柳三爺的身後,生怕有一點不對勁的,大概走了兩分鐘左右的時間,柳三爺帶着我們走到了一個樓梯口,此時那鬼叫聲反而更加的明顯了,我已經聽到了,感覺就在這附近了。

柳三爺肯定也聽的出來了,他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這些惡鬼估計就在樓上呢,待會上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切莫不可大意,這些惡鬼不是一般的兇悍,要比你們之前見到的惡鬼還要兇悍幾分,所以一定要小心,知道嗎?”

聽到柳三爺再三叮囑的話以後我和柳青兒不免也小心了起來,於是我們兩個人衝着柳三爺點了點頭以後,跟着柳三爺才放心的帶着我們一起上了樓。

跟着到了樓上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震驚了,密密麻麻的一片全是惡鬼,這些惡鬼的頭頂還冒着綠色的氣息,這些氣息應該是怨氣所致的。

而這樓上甚至比樓下還要陰冷無比,我到了上面以後都忍不住裹了裹自己的衣服,我看到眼前這密密麻麻的一片惡鬼以後跟着有些震驚的開口問道:“三爺,這些該不會都是惡鬼吧?”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眼前這一片惡鬼,跟着開口說道:“這惡鬼比咱們之前來的時候碰到的還要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惡鬼也注意到了我們的存在,眼睛冒着綠光死死的盯着我們,看着他們這些惡鬼一臉兇狠的樣子,我心裏不免有些打顫,畢竟這麼多的惡鬼,如果想要消滅起來,肯定是要費些功夫的。

誰知道,我剛剛想到這以後,那羣惡鬼跟不要命了似的衝着我們就衝了過來,那速度也非常的快,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就到了眼前,而柳三爺的速度也非常的快,一把抓住了我和柳青兒的衣角,猛地向後退了幾步,這才讓我們兩個人避免了這惡鬼的攻擊。

柳三爺回過頭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要小心了!”

我和柳青兒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知道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當我冷靜下來的時候,柳青兒和柳三爺已經衝到了惡鬼羣裏面。

我跟着下意識的拿出來自己的剪紙,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惡鬼衝着我的面前就抓了過來,我跟着趕忙再一次向後退了一步,躲開了這惡鬼對我的攻擊。

而我心裏卻也非常的害怕,剛剛那惡鬼的爪子從我的臉前劃過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那一陣陣的陰風衝着我的臉頰劃了過來。 315 惡戰(下)

隨着我嘴裏最後一句口訣的聲音的落下,那剪紙一下子就爆炸了,直接將那惡鬼炸的魂飛魄散了,我跟着長長的出了口氣,眼前的惡鬼已經減少了不少了。

我心裏也放鬆了不少,跟着我深呼了口氣以後,看着周圍的惡鬼,而我身邊的惡鬼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繼續像我靠近了,倒是柳青兒那邊顯得有些吃力了。

我跟着擡手就是一張符紙,直接將一個擋在我面前的惡鬼直接炸開了,隨後看了一眼這四周以後,快步的跑到了柳青兒的面前。

此時的柳青兒剛剛扔出去一道符紙,看到我過來以後,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那邊的全解決了?”

我用了用一個勝利者的微笑笑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說道:“那是必須的!”說着話我跟着擡手就是一張剪紙祭了出去。

跟着“嘭”的一聲巨響,一個站在我面前的惡鬼直接被我炸的魂飛魄散了,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的剪紙造詣好像比之前更厲害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我怎麼沒感覺,於是我回過頭看着柳青兒疑惑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怎麼沒感覺?”

“你祭出剪紙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而且手法也比之前熟練了不少。”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你自己沒有感覺嗎?”

我剛剛想說話的時候,突然柳青兒的背後出現了一隻惡鬼,那惡鬼伸着尖銳的指甲衝着柳青兒的脖頸處就抓了上去,我趕忙一把將柳青兒拉到了我的旁邊,柳青兒跟着驚呼了一聲,趁着這個時間段,我擡手就是一張剪紙扔了出去。

那惡鬼直接被我的剪紙炸開了,柳青兒看着我說道:“不能跟你說話,跟你一說話我就容易分心。”

我跟着白了一眼柳青兒沒有繼續理會她了,而是和柳青兒身邊的這些惡鬼纏鬥在了一起。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我突然發現自己手裏沒有剪紙了,心道一聲,糟糕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惡鬼衝着我撲了上來,柳青兒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跟着她猛地把我往回拽了一下,我跟着一個慣性一用力,直接倒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以後,我準備起來的時候,就知道已經完了,密密麻麻的惡鬼就撲了上來,而柳青兒跟着一下子就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此時沒有了剪紙,如同一個廢物一樣,而那些惡鬼伸出利爪衝着柳青兒的背後就抓了上去,跟着柳青兒臉上有些痛苦的看着我說道:“我也可以保護你一次了!”

環抱青山來種田 我聽到這句話以後,內心猛地疼了一下子,我怎麼可能讓柳青兒來保護我呢,說好了是我保護她的,此時的柳青兒已經替我承受了那些惡鬼的攻擊,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一下子就憤怒了起來,我跟着猛地嘶吼了一聲以後,猛地一起身,直接將柳青兒按在了我的身下,柳青兒跟瘋了一樣,捶打着我的胸口,嘴裏不停的呼喊道:“你是不是瘋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自己背後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好像有惡鬼抓到了我的身上,我心裏有些後悔自己剛剛來的時候沒有多準備幾張剪紙了,現在落得如此境地了。

這個時間過的也非常的快,大概幾分鐘的時間,我感覺自己的後背沒有什麼動靜了,跟着我緩緩的從柳青兒身上起來了,只見此時柳青兒的眼圈都紅了。

柳三爺跟着拿着一張符紙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和青兒沒事吧?”

我跟着打眼望去的時候,周圍的惡鬼已經消失殆盡了,還剩下三三兩兩的惡鬼站在遠處卻不敢在攻擊了,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三爺,我沒事。”

只見柳三爺手裏的符紙一下子就燃燒了,柳三爺彷彿並不怕燙一樣,那符紙化成了灰燼以後,柳三爺拿着那些灰燼伸手就塗抹到了我的背後,我頓時感覺一陣鑽心的疼痛,疼的我差點叫出聲,此時腦門子都是冷汗了。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命裏少着一魄,普通惡鬼對你而言抹點藥膏就沒事了,但是這惡鬼不一樣,容易讓你的傷口腐爛,所以我只能用符紙幫你遏制住傷口。”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了一眼柳青兒,嘴裏嘆着氣說道:“你沒事吧?”

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剛剛那些惡鬼還沒有撓到我身上的時候,小貴哥就擋在了我的身前。”

我聽到柳青兒沒有受傷以後心裏也就放心了不少,我跟着笑了一下,看着柳三爺說道:“三爺,咱們現在怎麼辦?”

“現在需要引魂了,找出來到底是哪裏放出來的惡鬼。”柳三爺看着我說道。

我跟着有些好奇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引魂是怎麼引的啊?”

柳三爺跟着指了指前面的惡鬼以後,看着我笑了一下“我自有辦法。”

說着話柳三爺跟着嘴裏默唸了幾句口訣以後,那羅盤突然開始亮光了,跟着柳三爺緩緩的鬆開了手,那羅盤飄在了半空中,只見這個時候柳三爺嘴裏還在念着一些我根本就聽不懂的口訣,只見這口訣念着的時候,那惡鬼彷彿受到了什麼吸引力一樣,被這羅盤吸食着。

我看到這的時候心裏有些好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柳三爺此時在一旁施術,我也不好打擾,而柳青兒此時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說道:“這引魂術是我們道家纔有的東西,欲找其源,必先引魂。”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笑着說道:“這引魂術用在這裏是最合適的。”

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的樣子,於是我看着柳青兒繼續問道:“爲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要找到那些惡鬼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就必須要用這羅盤,而用羅盤就必須引魂,說白了就是控魂,控制住這些惡鬼的靈魂,然後通過他們身上的磁場羅盤會帶着咱們找到那些惡鬼的出處。”

我聽到這以後忍不住點了點頭,跟着繼續問道:“那那個控魂,也就是被控制的那個惡鬼魂魄,會怎麼樣?”

“那就不知道了,如果機緣好的會,會投胎,如果機緣不好的話,找到了那惡鬼存在的地方,他也就該魂飛魄散了。”柳青兒輕描淡寫的說道:“不過,這些惡鬼本就是罪有應得的,他們本身就不能投胎了,所以給了他們一半的機會也已經很不錯了,何況他們之前還害過人,而且還不知道到底害過多少人呢,所以不值得我們去同情他。”

我心裏此時自然也明白柳青兒所說的這些道理,緊跟着我看着眼前的那惡鬼,彷彿還在想辦法掙脫那羅盤一樣,奈何柳三爺道法深厚,再加上那羅盤本身就不是等閒之物,所以即使他現在努力的掙脫,其實終究也只是徒勞。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正在看着這惡鬼掙脫這羅盤的時候,只見柳三爺猛地一跺腳,嘴裏大喝一聲“進!”

隨着這個字念出來以後,那惡鬼一下子就鑽到了羅盤裏面,跟着柳三爺往前走了一步之後,那羅盤很輕鬆的就掉在了柳三爺的手裏,柳三爺接過了這羅盤以後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搞定了。”

我跟着開口問道:“咱們下一步就是去找這些惡鬼嗎?”

柳三爺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是的,不過,這中間要還在施一次術,我需要激活一下這羅盤。”說着話柳三爺擡起手,非常嫺熟的樣子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了,血液一下子就滴在了羅盤上,隨着那鮮紅的血液滴在了羅盤上以後,柳三爺跟着嘴裏默默的唸了一句口訣。

而唸完口訣以後,那羅盤上的指針跟着飛速的轉動了起來,柳青兒看見那羅盤動了以後嘴裏跟着驚呼道:“師傅,動了,動了!”

柳三爺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大呼小叫,我不是瞎子,能看見。”

柳青兒跟着吐了吐舌頭笑着說道:“人家就是好奇嘛。”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柳青兒一眼,我倒是沒有象柳青兒那般誇張,只是心裏多少也對柳三爺的術法有些好奇和佩服。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指針突然停止了轉動了,我看着這指針停止了以後,有些好奇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指針不轉了,是不是給了咱們方向了?”

柳三爺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也,確實是這樣的,現在咱們順着指針指着的方向走就行了。”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以後,我們幾個人便跟着柳三爺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此時樓道里的惡鬼都已經被我們除掉了,自然也就沒有剛剛那種低沉的嘶吼聲了,相反此時的樓道變得非常的安靜,安靜的有些可怕,甚至可以說安靜到,就連我們幾個微微的呼吸聲都能聽到。

走了幾步以後,柳三爺停下了腳步,微微皺眉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不對啊,指針指着的方向就是這裏啊,爲什麼會突然沒有反映了呢?” 316 地下室的氣息

我也在一旁有些好奇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會不會是你的羅盤失靈了?”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你什麼時候也和青兒這丫頭一樣了,沒頭沒腦的,這羅盤是聖物,怎麼可能會失靈呢?”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嘗試的向後面退了幾步,柳三爺剛剛退出去幾步以後,這羅盤又開始轉動了起來。

而柳三爺一旦走到這個地方的時候,羅盤就如同失靈了一樣,我看了一眼柳三爺的羅盤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三爺會不會是在樓下呢?”

柳青兒也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是啊,師傅會不會是在樓下呢?”

緊跟着柳三爺看了一眼這羅盤,走到了這走廊盡頭的牆壁上,跟着敲了敲了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看來應該是在下面呢,這牆是實心的,想藏點邪門的東西怕是有些困難。”

我和柳青兒聽完柳三爺的話以後跟着點了點頭,硫酸鈉也看着我們笑着說道:“走,去二樓看看。”

說着話柳三爺便拿着羅盤轉身了,柳三爺剛剛一轉身,那羅盤跟着又一次轉動了起來,我看着這羅盤轉動起來以後,心裏自然也明白,這羅盤應該是被那惡鬼的魂魄所牽引着的,所以只要我們一旦離開這裏,這羅盤上的指針就會飛速的轉動起來,帶着我們指引方向。

隨後我和柳三爺下到了二樓,走到了二樓走廊的盡頭的時候發現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發現,這就讓我不禁感覺有些奇怪了,因爲柳三爺剛剛走到這裏的時候敲了敲牆壁,這牆壁的聲音依舊是實心的,也就是說裏面不可能藏着什麼東西的。

而此時的柳三爺拿着羅盤在這周圍轉了轉,卻是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而我和柳青兒自然也有點懵逼,這情況還是第一次碰到呢,這樣足以說明那個邪道士的道法也很高深。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開口問道:“三爺會不會他沒有把惡鬼藏在這邊呢?”但是問完這個問題以後我就有點後悔了,因爲這個問題非常的愚蠢。

果然,柳三爺看了我一眼以後沒好氣的說道:“一直覺得你小子挺聰明的,怎麼也能問出來這麼蠢的問題,如果惡鬼沒有藏在這裏,我的羅盤爲什麼會停在這裏呢?”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你心裏大概想的是他會不會在很遠的地方操控着這些惡鬼對吧?”

我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趕忙點了點頭,不得不說,柳三爺說中了我的心裏想法,也正是因爲這一點,我 纔會問出來剛剛的問題。

柳三爺看着我們的樣子對着我們淡淡的解釋道:“這種操控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想做到遠處就操控惡鬼,那都得快趕上南老仙的級別了,所以你的這個想法是不成立的。”

提到南老仙我心裏確確實實佩服這老頭子,厲害的很,超然物外的感覺,他一個人可是等於好幾個柳三爺這樣的人的,而且我見識過南老仙的手段,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將氣勢散發出來的人,自然是屬於強者的。

柳青兒此時跟着點點頭說道:“可是,師傅,這裏什麼都沒有啊。”

柳三爺此時也有些發愁了,畢竟我們在這裏確確實實是什麼都沒有發現,而且現在的我們彷彿進入這個死角一樣,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要不要把這牆壁砸開?”

柳三爺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應該沒有在牆壁裏面,如果在牆壁裏面,他操控起來也是很麻煩的,所以應該不大可能會藏在這些牆壁裏面。”

柳三爺這句話一說完,我們大家也都沒了主意,那個邪道士到底將這些惡鬼藏在了哪裏,我們又該怎麼解決這些事情呢?一時之間,大家都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而看柳三爺對這個事情的態度,這件事情今天晚上肯定是要解決的,不然我們前面殺了那麼多的惡鬼,明天晚上再過來解決的話,難保不會在出現這麼多的惡鬼,所以只能在今天晚上解決了。

隨後柳三爺沉吟了一陣以後,看着我們幾個開口說道:“走吧,再去一樓這個位置看看去。”

我們幾個人跟着點了點頭以後便往樓下走去了,到了一樓以後我們再一次走到了一樓和樓上對應的位置,連羅盤都沒有看,果然是這樣,走到了這個位置以後,羅盤上的指針停止了轉動了,也就是說明,惡鬼就是藏在這個位置,可是這三層樓我們都看了一下,在這個位置都是一堵牆,根本什麼發現都沒有了。

柳三爺看着周圍什麼發現都沒有,便忍不住在這周圍轉了起來,時不時的伸手敲了敲牆壁,卻依舊是什麼發現都沒有。

我跟着走到了前面以後也敲了敲牆壁,依舊是什麼發現都沒有,心裏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這惡鬼到底被人藏在了哪裏,越想我心裏越是好奇的很。 317 邪道士的惡鬼陣

柳三爺肯定也早就感受到了這股氣息了,跟着他看了一眼我和柳青兒說道:“你們沒事吧?”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好,這點氣息不算什麼。”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柳青兒,柳青兒此時的臉色不是太好,看得出來這氣息對於她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

柳三爺跟着看了一眼柳青兒嘴裏緩緩的說道:“你也該好好修習道法了,連這點怨氣都能讓你受影響。”說到這的時候柳三爺忍不住嘆了口氣。

柳三爺雖然嘴上是在責備柳青兒,但是那語氣卻彷彿更勝似在關心她一樣,只見柳青兒吐了吐舌頭以後看着柳三爺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柳三爺跟着從自己的懷裏摸出來兩張符紙,遞給了我和柳青兒一人一張符紙以後看着我們兩個人叮囑道:“把這符紙放在你們身上,嘴裏默唸一邊靜心咒就好了,這符紙有驅散怨氣的功效,所以你們兩個人還是拿上爲好。”

我倆此時沒有任何猶豫的接過了柳三爺手裏的符紙,跟着閉上眼睛默唸了一邊靜心咒以後,頓時感覺身上那股陰冷的氣息消失不見了,整個人也舒服了不少,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此時柳青兒的臉色也比剛剛好多了。

柳三爺看着我們兩個人都恢復了正常以後,跟着開口說道:“走吧,咱們現在進去吧。”

我和柳青兒一起點點頭以後,柳三爺邁着步子帶着我們一起往裏面走了,跟着下面就是一層一層的臺階,雖然剛剛唸了清心咒,但是此時還是感覺這裏有些不太舒服。

柳三爺此時一邊下着臺階,手裏一邊拿着羅盤,一邊打量着四周,很快我們下完了臺階,周圍一片漆黑,我跟着把手裏的狼眼手電打開了。

此時我纔看清楚,這個地下室不是一般的大,簡直就像是一個地下停車場,不過唯一不同的就是,這地下室裏到處都是房間,想來這些房間應該都是以後供給那些商家用作庫房的。

而柳三爺此時還在往前走着,應該是跟着這羅盤的方向走了,大概我們走了三分鐘左右的時間,柳三爺停下了腳步。

而我們的面前就是一個庫房,柳三爺停下腳步以後看着我們說道:“應該就是這裏了,難怪剛剛在樓上什麼發現都沒有呢。”

不得不說,那個邪道士還是很聰明的,將惡鬼藏在這裏誰會發現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拿着自己手裏的手電照了一下,結果一看,這門上還有一把鎖子呢,此時就有些無奈了,這鎖子應該是那邪道士弄上去的,避免有人誤闖進去。

貴妃每天都在努力失寵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找個東西把這鎖子砸開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拿着手電在這地下室的四周轉了起來,隨後我的目光很快就被一個錘子給鎖定了,用這個錘子應該能把門上的鎖子給砸掉,想到這以後我拿起來那把錘子衝着柳三爺的方向走了過去。

柳三爺看見我拿着個錘子過來以後,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這錘子太小了,想砸開這門上的鎖子,一時半會估計砸不開。”

我跟着愣了一下,心裏有些無奈,那您老人家讓我找鎖子幹啥啊?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說道:“那現在怎麼辦?”

“踹開吧!”柳三爺不假思索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柳三爺的這個辦法也不錯,我跟着敲了敲這個門子,是一層薄薄的鐵門,如果想踹開應該還是可以的,跟着我點點頭說道:“行,那就踹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跟着撤到了後面,我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跟着我們兩個人一個助跑,擡腿一腳,猛地就踹在了這門上,頓時發出“嘭”的一聲巨響,但是這鐵門卻還是沒有踹開。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再來!我就不信踹不開了!”

說着話柳三爺跟着推到了後面,我們兩個人再一次卯足了力氣,跟着猛地一腳就踹了上去,“嘭”的一聲巨響,這門還是沒有踹開。

柳三爺此時有些生氣了“媽的,黃傑在哪買的這門子,質量怎麼這麼好呢?”

我跟着訕笑了一下,說道:“三爺不行就把鎖子給砸開吧!”

“不行,我還就不信了,今天非得踹開這門子不行。”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你站一邊去,看我的。”

我跟着趕忙往邊上退了幾步,只見柳三爺此時深呼了口氣以後,跟着卯足了力氣,衝着那鐵門猛地一腳再一次踹了上去,只見柳三爺這一腳踹上去以後就聽見“咣噹”一聲巨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