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曦早就嚇得全身發抖,抓著柳浩然的手臂不放,她剛剛還看到主持人活生生的站在那裡,現在卻已經成了死人。

「老公。」蘇紫曦顫抖著聲音叫著柳浩然。臉色蒼白。

柳浩然知道她在害怕,伸出手安撫道:「別擔心,有我在。」

蘇紫曦聽到後面三個字的時候。心裡有一絲安慰。

柳浩然把蘇紫曦給護在了身後,伸出頭觀察邊上的情況。

這裡面領頭人拿著槍坦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似乎習慣了這種場面,而其他的人則是拿著槍,指著他們,不聽話就開槍。

柳浩然看了一下。一共進來了三十多個人,柳浩然心裡有些不解,這些人到底是怎麼進來,這裡都是上流社會,按照道理保安系統做的都是很好的啊。

蘇紫曦也悄悄的看了幾眼,害怕的縮了回去。

柳浩然突然臉色一變,四處尋找方龍的身影,卻在一邊的角落裡站著,身邊還跟著兩個人。

方龍倒是很冷靜,同樣的眼神里露出不解,似乎也是很好奇這些人是誰。

這時領頭人再次的開槍,全場一片安靜,都捂著耳朵蹲在了地上。

「大家都冷靜一點,我們來也就是為了錢而已。」

領頭人沙啞的聲音回蕩在大廳里,眼神環顧四周但凡有不老實的就開槍。

「一個個來,我們只想劫財。」領頭人說完就對身邊的人使了眼色。

身邊的手下當即拿出了自己的袋子,走到那些女人的身邊,意思就是把首飾都拿出來。

其他的人都跟著動手。

也就是趁著這個機會。方龍和保鏢悄悄地離開了。

柳浩然也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從另外一邊的門離開的,重點是那邊卻沒有人去看守,心裡也起了疑惑,也來不及多想。

可是李榮華卻沒有那麼幸運了,站在一邊把身上值錢的東西和他妻子的首飾都給帶走了。

領頭的人很滿意,轉過頭看向台上的位置,「好了沒有?」

「馬上大哥,很快就會轉移到賬戶上了。」站在中間位置的人,語氣很是興奮。

現在都是網路轉賬。在捐款的時候也就都捐到慈善機構賬戶上,想要得到更多的錢直接從電腦上直接轉賬。

柳浩然也趁著這個機會給劉清泉發消息,讓他們報警,當然也有不少人打電話報警了,其中一個歹徒拿著兜子,走到了他們的身邊,看到蘇紫曦身上帶著的東西,語氣不善道:「拿出來。」

蘇紫曦心裡不想拿,因為是柳浩然第一次送給她的東西。

歹徒見她不動。直接動手就要去搶。

柳浩然見狀,還沒有碰到蘇紫曦的時候,伸出一腳,直接把對方給踹出了幾米遠。

敢對蘇紫曦動手。

找死!

「你敢打我。」歹徒拿起槍就要對柳浩然出手,柳浩然鬼魅般的身影竄到了對方面前,伸手直接掰斷了他的胳膊。奪下了槍。

其他的人見狀連忙對著柳浩然開槍。

柳浩然直接把剛剛動蘇紫曦的歹徒給推到了前面,做了擋箭牌。

也趁著這個機會滾到了中間的位置,把正在轉賬的歹徒一槍斃命。

其他的人都跟著開槍,射向中間的位置。

原本安靜的大廳再次槍聲四起,還摻雜著女人的尖叫聲。

蘇紫曦很擔憂的看向柳浩然的方向。

領頭人半天不見人有動靜,示意他們停手,走上前掀開桌子,原本以為會看到一具屍體。

結果卻空無一人。

柳浩然早就在打死轉賬歹徒的時候,借著他的身體。閃到了另外一邊。

而且還是毫髮無損。

柳浩然神情緊張,這次有點棘手,要是沒有槍還好說一點。

「人呢。」

領頭人怒喝一聲。眼神環顧著四周,尋找人在哪裡。

柳浩然趁著這個時間開槍又打死了幾個人。

頓時槍聲再次響了起來,也不知道人在哪裡。就是一通亂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屋頂上的通風口跳下來幾個人,而且動作很是迅速,看到歹徒就直接一刀斃命。

撿起地上的槍就是一通亂射。

柳浩然躲在一邊,清楚的看到了來的人是誰。

不是劉清泉還能是誰。

柳浩然嘴角勾起笑意,果然,還是劉大哥是最專業的。

三十多個人除了被柳浩然打死了幾個人,剩下的劉清泉等人也很快就解決了。

這種情況對劉清泉等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

領頭人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都死了,眼神出現了惶恐,眼神四處亂看,看到了一邊的蘇紫曦。

蘇紫曦見他盯著自己。更是害怕地搖頭。

柳浩然也注意到了,在領頭人還沒有碰到蘇紫曦的時候,對著他的頭就是一槍。

柳浩然快速的走了過去,蘇紫曦站起來抱住柳浩然,小聲的哭泣著,「我還以為……」

「沒事。沒事了。」柳浩然也是一身汗,他不是擔心自己的安危,而是蘇紫曦。

他不能讓蘇紫曦有事。

偌大的房間里,只有劉清泉等人是拿著槍站在一邊,其他的人也都是還在驚恐中沒有反應過來。

趙鐵剛得知這裡出事了就親自過來了,畢竟這裡的人都是有權有勢的,他不能讓這些人有閃失。

到了以後見到滿地都是屍體,眼神里有些驚訝。

不過也就是一瞬間而已。

「去查看有沒有其他的人受傷,還有叫救護車。」

趙鐵剛吩咐完就走到了裡面。

這些人見他來了都紛紛不滿,不停的指責著趙鐵剛。

劉清泉他們都圍在了柳浩然的身邊,看著先生平安無事也就放心。

「先生,我們恐怕要去警察局了。」

這話是劉清泉說的,劉清泉的身份和應國強不一樣。

要是被知道了,恐怕會……

柳浩然沒有說話,而是用眼神對劉清泉使用了眼色。 「來,影殺大人吃!別和我客氣!」

姬昊嘴上招呼了一聲之後,便開始狼吞虎咽的掃蕩了起來。

影殺卻沒有動,只是一雙眼眸死死盯著姬昊,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麼。

只是姬昊除了一副胡吃海塞的模樣,實在無法從他的眼眉中捕捉到丁點的訊息。

影殺那顆本來還算平靜的內心已被姬昊那句天玄之上給徹底攪亂了。

他原本是天神州第一大宗天狼闕的上任宗主,在一次爭鬥中輸給了青鸞帝主洛青天,之後更是被洛青天在身上種下了惡毒的禁制,使得他不得不成為青鸞帝主最忠實的走狗。

但大丈夫豈甘久居人下!

影殺無時無刻不在想方設法擺脫洛青天的控制,只是受修為所限根本無法做到。

這時姬昊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希望,他從帝主那聽說姬昊極有可能得到了一份天玄境修士留下的傳承,剛好帝主派他前來處理姬昊之事,這讓他那顆沉寂的心再次躁動了起來。

只需得到姬昊的傳承,他必然可以擺脫洛青天的掌控,最後甚至將洛青天反殺!

想到這裡,他看向姬昊的眼神越發的灼熱起來。

這頓早飯,姬昊足足吃了半個時辰。

但系統的提示音還是沒有等來,這讓他心中越發感到不安了。

「這呂文和到底是如何辦事的?怎麼到現在還沒有讓柳無雙和武大聖飲用茶水!還是說血脈大增之後,那些劑量已經對他們沒什麼作用了?」

呂文和現在性命捏在自己的手中,他是不可能會突然背叛自己的。

這樣看來極有可能發生了自己無法預料的事情。

看著姬昊眼前那些已經清潔溜溜的碗碟,影殺挑了挑眉頭說道。

「姬公子,吃也吃了,是不是該出城辦正事了?」

姬昊聞言哈哈一笑還想繼續打馬虎眼進行敷衍。

卻見影殺一拍桌子厲聲喝道。

「姬昊!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雖然你身上有我要的東西,我不好對你出手,但是我可以殺光你武府上下所有的人,對他們我可沒有什麼顧忌!」

說到這裡他的嘴裡發出了一聲冷笑。

「哼哼!柳無雙應該也在武府之中吧,若是姬昊你再敢拖延半刻,我這就上門宰了她!」

聽到影殺的威脅,姬昊剛到嘴邊的敷衍之言,只能再次的咽了回去。

只能悻悻的說道:「看給您急的,我也沒說不辦啊!這就走這就走!」

說完便對著店內的夥計大喊一聲。

「結賬!」

在等待夥計算賬的同時,姬昊在桌子下面偷偷的將呂文和的小人取了出來,再次用玄氣在他的腿上恨恨的刺了一下!

這一切自然逃不過影殺的感知,但是他卻並不在意,他不認為一個靈玄境的修士可以在自己的手上走脫!

武府之中,呆立在柳無雙房內的呂文和突然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叫喊。

驚得柳無雙從入定之中醒轉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