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珍和幼藍點頭,帶着小太歲和鬼童子,尋路向北側的山壁攀援。

小太歲雖然肥胖,但是有特意功能,可以像壁虎一樣爬動。三個鬼童子在一邊照應着,協助大家出谷。

葉知秋和柳雪,沒敢立刻衝擊禁制,要等幼藍等人到崖頂纔敢行動。要不,觸動天雷,說不定又會誤傷幼藍蘇珍等人。

柳雪看着前方的開闊地帶,說道:“沒看到孫靈聰和其他人在這裏,說明……前面已經有人,衝破了禁制,進去了?”

“他們可以進,我們也一定可以進。不過這裏面,一定還有佈置,小心爲。”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點頭,確認幼藍等人已經去了,這才和葉知秋一起向前。

走到剛纔蘇珍闖關的地方,葉知秋和柳雪停下腳步仔細觀察。

但是眼前空無一物,並沒有任何異常,更看不到禁制所在。

再往前走,空氣忽然有波動,似乎撞了前方的無形屏障!

隨即,空亮光一閃,天雷再一次降落!

葉知秋和柳雪不敢怠慢,急忙施展門遁形之術離開原地,躲避天雷。

轟!

巨響過後,山谷恢復平靜。

柳雪看着前方空蕩蕩的地面,說道:“真是怪,明明不見任何異常,一旦靠近,卻有天雷降臨,果然是禁區。如果沒有幾下子,躲避稍微慢一點,難逃滅頂之災。”

“雪兒,我們直接使用門遁形,向裏面強衝吧。孫靈聰是利用五行法旗強衝過去的,我們應該也行。”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點頭:“好,我們退後幾步,然後強衝!”

葉知秋和柳雪一起後退,攜手並肩,準備強衝。

“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柳雪掐指推算,忽然一扯葉知秋的手:“跟我遁形!”

葉知秋順力而去,和柳雪並肩向前衝。

耳邊聽見啵地一聲響,似乎撞開了一道水幕,已經衝破了禁制,眼前場景也隨之一變。

轟轟轟!

身後連續三聲巨響,地動天搖。

看來被柳雪說對了,真的是三星合一,要不三道巨響不會如此密集。

葉知秋和柳雪站定腳步,各自詫異:“這是什麼地方,怎麼和我們先前看到的不一樣!?”

眼前是一片黑霧籠罩,能見度極低,耳邊陰風呼嘯,似乎身處地獄之。

而先前在外面看,這一片區域很正常,根本沒有黑霧陰風。

“會不會是遁得太遠了?”葉知秋問道。

“不會啊,我當時推算,只遁形十丈的距離。而遁形之前,我們可以一眼看到幾十丈的範圍……”柳雪皺眉,轉頭向後看。

後面也是黑霧陰風,茫茫不見盡頭。

“這是陣法,和峨眉山老尼姑的‘寸土乾坤’差不多,在外面看,是一點點的面積,進入陣,卻感覺到面積廣大!”葉知秋環視四周,說道:“不過,這個陣法可老尼姑的陣法高明多了……”

嗖!

正說話間,身後忽然有金刃劈風之聲!

葉知秋嚇得一縮脖子,猛地撲在柳雪的身,借勢向前一滾,大叫:“雪兒小心!”

柳雪更加敏感,無極符早已經出手,祭在空旋轉不停,散發出柔和的光芒,罩住了自己和葉知秋。

葉知秋翻身站起,急忙向身後看去。

卻見一個身高二丈的金甲神將,正拖着一把巨大的青龍刀,向左轉去,隱入黑霧消失不見。

“是關二爺?”葉知秋吃了一驚。

“不是關二爺,關二爺是紅臉,這個是黑臉……而且還沒鬍子。”柳雪也站了起來,收了無極符,揉着被摔痛的屁股,皺眉說道:“這人好怪,爲什麼劈了一刀,轉身走?”

葉知秋也困惑,卻看見右側的黑霧,又轉出來一個同樣威武高大的金甲神將,瞪着眼睛,揮刀劈來!

“雪兒小心,又來了!”葉知秋大叫,赤元劍隨心而發,一束劍氣向着金甲神將射去!

柳雪急忙一揮手,催動無極符向金甲神將攻去。

可是金甲神將毫不畏懼,眼神裏一點變化也沒有,還是舉刀劈來!

錚!

葉知秋的劍氣射金甲神將,貫胸而過。

但是這並不能阻擋對方的來勢,他的大刀,還是劈了過來。

柳雪的無極符,明明擊了對方的刀身,將他的刀頭切斷。但是不知爲何,對方的大刀還是大刀,轉眼劈到了眼前。

“快躲!”葉知秋一推柳雪,躲開了對方的一刀。

金甲神將一刀走空,拖刀走,也不糾纏。

葉知秋連發劍氣追擊,人家都坦然受之,頭也不回!

前者剛走,後面又轉出來一個金甲神將,還是和先前一樣,揮刀劈。

“你妹,都是一樣的套路啊!?”葉知秋不再慌張,也不進攻,等對方的大刀劈到,一彎腰躲了過去。

這傢伙也和前面兩個金甲神將一樣,只砍一刀,然後轉身走,像舞臺跑龍套的一般。

但是這傢伙還沒消失,後面卻又出來第四個金甲神將。

“我來試試!”柳雪再次祭起無極符,催發光芒,罩住自己和葉知秋,硬接對方的大刀。

/html/book/45/45269/l 柳雪還是不大放心,繼續催動無極符,跟着葉知秋向前走,低聲問道:“那又有什麼糟糕的?”

“這個走馬燈可是神器,落在孫靈聰的手裏,必然對我不利,他會利用走馬燈,跟我щww..lā”葉知秋說道。

“別擔心,我幫你搶回來。”柳雪笑道。

兩人加速向前,再沒有遇上金甲神將的攻擊,也沒有遇到其他的機關陣法。

但是往前走了一里多路,還是不見走馬燈在什麼地方。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葉知秋停下腳步,環視四周:“鬼童子說,這裏的禁制區域,只有三四里長,按道理,我們應該接近了啊,怎麼還是毫無所見?”

“你忘了,這是在陣法裏面,距離長短,空間大小,都和外界迥然有異。”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用心細聽四周動靜。

既然有飛瀑深潭,肯定會有聲響的。

柳雪也在用心傾聽,忽然面有喜色:“我聽到瀑布的聲音了,還遠着。”

“好,繼續往前走!”葉知秋精神一振。

兩人繼續向前,邊走邊搜索。

因爲金甲神將停止了攻擊,所以柳雪乾脆收了無極符,只是小心戒備着。

一口氣向前奔出七八里,眼前終於出現了一條瀑布,如飛龍一般掛在天空,磅礴而下,聲勢駭人。

瀑布之下,果然有一汪潭水,面積大約三四畝地,因爲瀑布落下的衝擊,所以潭水翻騰,有如開鍋。

奇怪的是,瀑布上那麼大的落水量,這裏卻沒有河流,只有一眼深潭。

這種現象極不合理,除非潭水中藏有出口,通向地下暗流,否則峽谷中應該形成河流纔對。

因爲瀑布從高空落下,衝擊潭水,所以這裏水汽瀰漫,看起來霧氣嫋嫋,空氣氤氳潮溼。

柳雪眼尖,手指瀑布和水潭,說道:“水潭邊有人,好幾個人,說不定就是那個孫靈聰!”

葉知秋極目而望,果然看見潭水的東側,有幾個影影綽綽的身影。

“好啊,我們過去看看,見見老朋友。”葉知秋笑道。

柳雪一點頭,和葉知秋攜手並肩,向着飛瀑深潭而去。

兩人來勢極快,眨眼間到了水潭的西側,與孫靈聰隔水相望。

孫靈聰那邊,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僧一道,都是五十多歲的人,葉知秋卻不認識。

而且,地上還躺着幾具屍體,看樣子都死去已久。

葉知秋明白了,孫靈聰等人,大概是利用屍體作爲擋箭牌,才躲過金甲神將的砍殺,來到這裏的。

可是,那個走馬燈哪裏去了?爲什麼沒見到?

原本以爲孫靈聰捷足先登,已經見到了走馬燈。

沒想到,這傢伙也在水潭這裏,舉步不前。

孫靈聰見到葉知秋,大喜過望,站在水潭那邊揮手:“葉師弟別來無恙,我們又見面了!”

那一僧一道,見到葉知秋和柳雪,也非常吃驚,各自打量。

葉知秋冷笑,朗聲說道:“孫靈聰,你已經被逐出茅山,不再是茅山弟子了,所以,別跟我師兄師弟的套近乎。”

孫靈聰嬉笑:“葉師弟,斗轉星移,機緣就在眼前,你我兄弟何不放下那些恩仇,合作一把?眼前的水潭裏,一定藏有寶物,如果我們合作,機會就會加大許多!”

葉知秋哈哈大笑:“就算真的有寶物,合作取出以後,怎麼分?你肯定還是貪圖寶物,趁我不備,或者乾脆殺我滅口,帶着寶物溜之大吉,就像偷走五行法旗一樣,對不對?”

“葉師弟,你我師出同門,我怎麼會跟你玩陰的?”孫靈聰嘆氣。

“少廢話,要合作的話,先把五行法旗押在我這裏。”葉知秋說道。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葉知秋和孫靈聰鬥法。孫靈聰輸了,卻使詐脫身,所以葉知秋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人。

孫靈聰搖頭:“葉師弟,五行法旗現在不能給你,你以後還是別提了。”

“你叫我不提,我就不提?”葉知秋哼了一聲,繞着水潭走向東岸,說道:“我千里迢迢追過來,就是要清理門戶,奪回茅山法器的。孫靈聰,識相的,就自己跟我走吧,省得我動手!”

孫靈聰繼續搖頭:“葉師弟,你不用逼我太甚,以你目前的道行,拼鬥起來,一定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師命難違!別說是兩敗俱傷,就算是粉身碎骨肝腦塗地,我也要清理門戶!”葉知秋眼神凌厲,抽出了赤元劍。..

孫靈聰還沒反應,他身邊的老道惱火了。

“無量壽佛!”老道抽出了身後松紋古劍,指向葉知秋:“這位小道友想必有些道行,不如老道陪你玩玩,如何?”

“茅山派清理門戶,與他人無關。老道是何方神聖,怎麼一把年紀了,這麼不懂事?”葉知秋冷冷地說道。

“無門無派,終南隱士,只是見你口氣太大,想領教一下!”老道腳步走動,繞向水潭北側,向葉知秋走來。

孫靈聰有些得意,笑道:“葉師弟,這位道長是我的朋友持雲子,你要殺我,他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說話間,持雲子已經走近,雙方距離不足五丈。

葉知秋正要出手教訓這個多管閒事的老道,柳雪卻一聲大叫:“影子武士又來了,知秋當心!”

說話間,柳雪的無極符隨即祭起,護住了自己和葉知秋。

與此同時,金光一閃,瀑布方向射出來一個金甲神將,揮刀劈來。

那個持雲子嚇了一跳,轉身就跑。剛纔還是一臉正氣高人風度,現在卻狼狽逃竄,喪家之犬。

逮捕呆萌罪妃 葉知秋也吃驚,急忙向柳雪靠近,轉眼看着瀑布的方向。

金甲神將,就是從瀑布水簾後面出來的。

如此看來,走馬燈也就設置在水簾後面了。

那道水簾有兩丈多寬,葉知秋先前並沒有注意,只是將注意力放在水潭裏。沒想到,走馬燈卻藏在瀑布水簾之後。

出來的金甲神將,劈了葉知秋和柳雪一刀,又追着持雲子而去。

持雲子一邊躲避,一邊向着孫靈聰大叫:“快,給我一具屍體擋擋!” 柳雪還是不大放心,繼續催動無極符,跟着葉知秋向前走,低聲問道:“那又有什麼糟糕的?”

“這個走馬燈可是神器,落在孫靈聰的手裏,必然對我不利,他會利用走馬燈,跟我周旋。!”葉知秋說道。

“別擔心,我幫你搶回來。”柳雪笑道。

兩人加速向前,再沒有遇金甲神將的攻擊,也沒有遇到其他的機關陣法。

但是往前走了一里多路,還是不見走馬燈在什麼地方。

葉知秋停下腳步,環視四周:“鬼童子說,這裏的禁制區域,只有三四里長,按道理,我們應該接近了啊,怎麼還是毫無所見?”

“你忘了,這是在陣法裏面,距離長短,空間大小,都和外界迥然有異。”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用心細聽四周動靜。

既然有飛瀑深潭,肯定會有聲響的。

柳雪也在用心傾聽,忽然面有喜‘色’:“我聽到瀑布的聲音了,還遠着。”

“好,繼續往前走!”葉知秋‘精’神一振。

兩人繼續向前,邊走邊搜索。

因爲金甲神將停止了攻擊,所以柳雪乾脆收了無極符,只是小心戒備着。

一口氣向前奔出七八里,眼前終於出現了一條瀑布,如飛龍一般掛在天空,磅礴而下,聲勢駭人。

瀑布之下,果然有一汪潭水,面積大約三四畝地,因爲瀑布落下的衝擊,所以潭水翻騰,有如開鍋。

怪的是,瀑布那麼大的落水量,這裏卻沒有河流,只有一眼深潭。

這種現象極不合理,除非潭水藏有出口,通向地下暗流,否則峽谷應該形成河流纔對。

因爲瀑布從高空落下,衝擊潭水,所以這裏水汽瀰漫,看起來霧氣嫋嫋,空氣氤氳‘潮’溼。

柳雪眼尖,手指瀑布和水潭,說道:“水潭邊有人,好幾個人,說不定是那個孫靈聰!”

葉知秋極目而望,果然看見潭水的東側,有幾個影影綽綽的身影。

“好啊,我們過去看看,見見老朋友。”葉知秋笑道。

柳雪一點頭,和葉知秋攜手並肩,向着飛瀑深潭而去。

兩人來勢極快,眨眼間到了水潭的西側,與孫靈聰隔水相望。

孫靈聰那邊,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僧一道,都是五十多歲的人,葉知秋卻不認識。

而且,地還躺着幾具屍體,看樣子都死去已久。

葉知秋明白了,孫靈聰等人,大概是利用屍體作爲擋箭牌,才躲過金甲神將的砍殺,來到這裏的。

可是,那個走馬燈哪裏去了?爲什麼沒見到?

原本以爲孫靈聰捷足先登,已經見到了走馬燈。

沒想到,這傢伙也在水潭這裏,舉步不前。

孫靈聰見到葉知秋,大喜過望,站在水潭那邊揮手:“葉師弟別來無恙,我們又見面了!”

那一僧一道,見到葉知秋和柳雪,也非常吃驚,各自打量。

葉知秋冷笑,朗聲說道:“孫靈聰,你已經被逐出茅山,不再是茅山弟子了,所以,別跟我師兄師弟的套近乎。”

孫靈聰嬉笑:“葉師弟,斗轉星移,機緣在眼前,你我兄弟何不放下那些恩仇,合作一把? 非你不可 眼前的水潭裏,一定藏有寶物,如果我們合作,機會會加大許多!”

葉知秋哈哈大笑:“算真的有寶物,合作取出以後,怎麼分?你肯定還是貪圖寶物,趁我不備,或者乾脆殺我滅口,帶着寶物溜之大吉,像偷走五行法旗一樣,對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