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和校長說話還是一本正經的木小寶這會秒哭,不用多猜測紀澌鈞和木兮都知道木小寶是假哭裝委屈。

梁棟看到木小寶哭得那麼凄涼嘴角抽搐兩下,這也成?

木兮推開紀澌鈞,想要問小寶具體發生什麼事情了,剛要說話嘴巴就被男人捂住,「好了,不哭了,跟爹地說發生什麼事情了?」

「嗚嗚嗚,老紀,有人在學校欺負我,還笑我是拖油瓶,胖子梁替我出頭被老師逮進校長室了,那些家長好凶,還說要拆我的骨頭,更是罵我的親生爹地死全家,嗚嗚嗚。」

「對啊,對啊,紀叔叔,那些人好過分,還說小寶弟的親生爸爸一定是個坑蒙拐騙專騙人的騙子,所以才丟了小寶弟不要,跑路了,還說你是撿人的爛鞋子穿,頭頂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什麼策馬奔騰也奔不到盡頭。」

嘲笑他就算了,居然還敢欺負他兒子!「你讓他們等著!」

「嗯嗯,我現在還在校長辦公室不敢出去,怕他們打我,老紀,我好怕怕嗚嗚嗚。」老紀這是關心他呢還是說因為罵的是老紀所以老紀才那麼生氣?

「別怕,爹地馬上處理。」

「嗯嗯。」

紀澌鈞掛斷電話后立刻給費亦行打電話。

「喂,紀總?」

「你馬上去幼兒園一趟,看看哪個活膩的敢欺負我兒子,馬上讓他們全家收拾鋪蓋滾蛋!」

「是,紀總。」還好沒公開身份,否則紀總一定會被幼兒園評一個「年度最霸氣爹地獎」。

敢犯我兒者!

殺無赦!

紀澌鈞掛斷電話后捂住女人嘴巴的手被推開,木兮沒在自己身上找到手機就去拿紀澌鈞的手機,「電話給我一下。」

「我已經處理完了。」木兮處理的方式他覺得不行,對於欺負他兒子的人不需要手下留情。

「我得給小寶打個電話,還有這件事不能這樣處理,至於為了幾句拌嘴話就讓人家公司倒閉,你這樣只會教壞小寶,萬一以後小寶長大了,被人欺負就讓人家公司倒閉,這……」

木兮話沒說完,男人的手指就抵在木兮唇瓣,原本憤怒的臉緩緩平靜,說話的時候眼神一直打量木兮紅潤的唇瓣,「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只是你應該聽說過一句話,治標不治本,所以,我覺得你先治治我,我學到了才能更好的教育兒子。」他覺得沒錯,擁有權利就該用權利解決事情,更何況,他只有一根獨苗,寵壞了他也認。

「沒你這樣教育孩子的!」哪有人這樣做人老子的,現在小寶都知道出事找紀澌鈞了,看那熟練的程度不像是第一次,木兮什麼都不怕,就怕紀澌鈞這種辦法會讓小寶變得喜歡用權利解決事情。

「有氣往我這灑,別打孩子,孩子都是無辜的,養不教父之過,所以你好好教育教育我,讓我銘痛在身。」說完后低頭封住木兮的唇瓣繼續沒完的事情。

「嗯!」木兮氣得揚起拳頭胡亂捶打紀澌鈞胸口,結果落下的拳頭都因為男人的熱吻變成軟綿綿的捶打。

電話那頭的木小寶掛斷電話后,旁邊的梁棟一臉擔心,「小寶弟,你老紀怎麼說?」剛剛只是替木小寶說了話也沒聽到電話那邊說什麼,再加上大家都說小寶弟的媽咪和老紀要散了,真怕老紀不幫木小寶,梁棟一臉擔心。

剛剛還在大哭的木小寶一臉淡定,「切,我是誰,能有我擺不平的事?」

「早知道我就下多幾拳,打扁他,看他嘴賤的樣子,就令人討厭,等我長大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他,你看著,我分分鐘KO他。」梁棟手握雙拳左右出擊氣勢洶洶。

「行了,以後別暴力行事,萬一我媽咪在旁邊聽到了,我就完了。」

梁棟點了點頭,小手輕輕扯了扯木小寶的褲子,說話的時候臉上帶笑,「看來他們說的不是真的,他還是很關心你的,和你媽咪一定沒事。」

「呵呵……」木小寶發出兩聲冷笑,就算真是沒事,他也不會輕而易舉就放過老紀這傢伙,居然敢不接他電話,也不給他回電話,和他親近了就不再重視他這個兒子是吧,等著。

從我是特種兵走出的兵王 木小寶拿起辦公室的座機直接摁號碼。

這回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坑爹,以後你敢對不住他媽咪,這種日子多的是等著你。

……

早上去其他公司談事的高博文,儘管後面沒有接到方秦或是紀優陽的回電說是否要來吃飯,但是搬出了沈呈,高博文就認為紀優陽一定會過來,想到自己搞定了紀優陽項目的事情就必定手到擒來,心情愉悅到哼著小曲下車準備進公司。

剛下車,就看到一部最新款的轎車停在公司門口的停車場,高博文問了句旁邊的杜東,「門口那部車是不是昨天車展那款鎮店之寶?」

「是,今天我剛接到銷售部的電話,說這款車讓一個上市企業老總提走了。」因為高博文看中了但是沒錢買,又為了面子才會留下號碼假裝要買車,其實是想看看那邊的人識不識趣會不會免費把車送給他,沒想到現在卻給人買了,高博文的臉色一定不會好看到哪裡去吧。

聽到這句話,高博文的臉瞬間拉下,他的意思都那麼明顯了沒想到那些人也太不識趣了,居然還把這款車賣給別人,高博文心裡特別不痛快,雖說他是SY的社長,但是他目前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沈東明以社長的條件配給他的,所以他並沒有足夠的資金去購買這款上百萬的轎車。

高博文剛踏入公司門口,原本背對著他的七八個人突然轉身,在他們轉身的時候高博文就看到攝影機。

記者看到高博文出現了,蜂擁而至把高博文圍在中間,「高社長,我是驕陽財經報的,聽說昨晚萬景酒店出事後你們連夜發消息澄清收購的消息,請問你們臨急甩手是不是怕影響到你們集團股價下跌?」

「高社長,還有人放料說是你們集團因為要投資新項目資金不夠才趁機改變收購的主意,現在廣大民眾都很想知道真相,麻煩高社長做下回應。」

高博文做了那麼久的助理,早就練就了一臉官方的笑容,停下步伐,特別有耐心回應:「關於這件事我們集團已經有公告,大家可以到我們官方社交微博上去了解,那裡有最詳細的回應,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高博文重新提步往前走,記者趕緊跟上,「高社長請做下回應,請問你有沒有覺得這次事發突然是競爭對手設計的局?」

「高社長,請問海域投資的項目,SY是否能拿下?」

杜東護著高博文進到公司后,保鏢和公司門口的保安一塊把記者攔在門口。

進到公司大廳后,高博文的臉瞬間沉下,壓著聲音咬牙切齒罵了句:「他媽的,怎麼會有記者在這裡伏擊我,他們是怎麼知道我的行蹤的?」

高博文看著他好像在懷疑是他泄漏的,杜東連忙解釋,「高社長,我覺得這件事有些可疑,萬景酒店的事情媒體並沒有公布……」

沒等杜東說完高博文就不耐煩低吼了一句:「那他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這正是可疑的地方,剛剛他們一開口就很有目的性問是不是競爭對手,看來很有可能是紀澌鈞故意派人想要讓你和負面新聞掛鉤,一旦這些媒體亂寫說你人品不行,為了保住股市臨時抽腳恐怕會影響小祁總對你的印象。」

杜東這麼說高博文也覺得有可能,紀澌鈞和他是這個項目的競爭對手,肯定是想他出事,高博文壓著聲音低聲罵了句:「這個紀澌鈞,真他媽夠陰的,老子都沒搞他女人,他先弄我,如果這個項目讓他拿到手,以後景城還有我高博文站的位置?」

到了電梯門口,杜東摁了上樓鍵,很快電梯門打開了。

「高社長電梯來了。」

高博文剛要進電梯就看到迎面出來的萬景酒店的老總。

「陳總?」高博文看到西裝革履,容光煥發的陳豪生目光有些驚訝,萬景沒被收購,公司資金周轉不靈的陳豪生應該是急的走投無路灰頭土臉四處求人買酒店才對,怎麼會那麼好面色?

「這不是高社長嗎?真是巧了,會在這裡遇到你。」陳豪生笑著和高博文打招呼,陳豪生的秘書從後面出來手上還拎著兩箱大閘蟹,陳豪生看到以後遞了眼外面,「你先拿出去。」

「是。」

「喲,大閘蟹,好東西啊。」

陳豪生說話的時候壓低聲音,語氣中是難掩的歡喜,「郭總送的,剛空運過來新鮮貨,我老婆喜歡吃,這不趕緊拿回去給她嘗嘗。」

按道理說陳豪生現在應該是落魄潦倒,怎麼郭總還會給陳豪生送大閘蟹?而且在景城有一種不成文的送禮習俗,凡事講究好彩頭,送禮皆成雙,按道理說,如果陳豪生沒什麼價值了,郭總應該不會那麼注意這些習俗隨便送一箱打發就好了。

仔細留意陳豪生的表情,眼神之中帶著一種春風得意,就在高博文打量陳豪生的時候,陳豪生低頭看了眼手錶,「不好意思高社長,我還有事先走了,不耽誤你忙。」

「好,陳總慢走。」高博文轉身目送陳豪生離開。

何止高博文覺得不對旁邊的杜東也覺得有古怪,進到電梯后忍不住問了句:「這個陳豪生,怎麼過的比昨天還有精神?」 「誰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陳豪生到底是景城老一代企業家,認識的人也多,說不定是找到什麼關係幫忙度過難關了。」

很快電梯抵達了郭總辦公區域的樓層,來到前台,杜東報上姓名后,前台的工作人員就帶著高博文和杜東去見郭總。

剛走到辦公室,還沒進去,高博文和杜東就聽到郭總的笑聲。

「好好好,沒問題,中午我一定請客吃飯。」

「叩叩叩……」

「什麼事?」郭總看了眼門口方向。

「郭總,AS集團旗下的SY高社長來了。」

「讓他們進來吧。」郭總說完后對著電話那邊說了句:「放心吧,我把老陳也叫上,中午LK俱樂部,吃完飯,泡個腳,打夠十三圈,你們不把我和老陳兜里的籌碼贏完就不給我們面子。」

高博文和杜東進去的時候聽到這句話,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這個郭志宏怎麼那麼開心,臉上的笑容和陳豪生的差不多,難不成這兩個人是搞到什麼門路賺大發了?

電話掛斷後,郭志宏從位置起身,手裡拿著一串刻有經文的珠子,看到高博文進來了比了一個請的手勢,「高社長,請坐。」

「郭總這生意是門開就進財,今天股市一開盤就猛漲,論這氣勢不愧是我們景城老企業家的代表。」

「高社長過譽了,現在的生意哪裡有那麼好做,門打開喊著買一送一也不見得有人過來看兩眼,這每賺一分錢都是血汗錢不容易啊。」

這些景城人骨子裡就是謙虛,明明是身價百億卻穿得像個月入一兩千的普工,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公司里打雜工的外聘人員,高博文入座后洗乾淨雙手接過郭志宏遞來的紙巾擦手,「謝謝。」

望見郭志宏伸手泡茶連忙往前坐,「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在樓下看到最新款的車,聽說是一個上市企業大老闆提走的,看來這個神秘買家就是您。」伸把手接過茶壺。

這個高博文是助理出身的,這察言觀色能屈能伸的應變能力可比某些二代出身會做多了,郭志宏收回手讓高博文倒茶,笑得一臉謙虛,手轉動手裡的佛珠,眼睛看著高博文手上那一套熟練的茶藝,「我賺的每一分錢都是公司員工和股東的,他們才是老闆,我就一個打工的,一個月領那千來塊的工資哪裡有那麼多錢去買車,這車啊,是老陳送的。」

「陳總?」高博文醒茶的時候目光抬起看著前方的郭志宏,這個陳豪生難道真是鹹魚翻身了?

「這事說來還得多謝高社長你成全,否則老陳也不會有今天,剛剛老陳還跟我說,改天一定要抽空請你吃飯,好好謝謝你。」

這是什麼意思?聽不懂的高博文在沖泡的時候眼眸看了眼郭志宏又落回眼前的茶具上,說話的語氣何止謙虛還帶著一些歉意,「郭總別笑話我了,該是我和陳總賠禮道歉才是,談的好好的,就因為總部那邊臨時有變動導致連夜取消合作。」

高博文當初在旅遊峰會上當著眾人的面在紀澌鈞面前是如何耀武揚威商界皆曉,今天能讓高博文在他面前低三下四討好他,無非就是有利可圖,高博文這個人聰明會做事更會說話,「生意上的事情永遠都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這次不能合作那就下次,總有機會。」

倒茶的時候,高博文從沙發起身,雙手端茶遞到郭志宏面前,「話是這麼說,可我畢竟是一個剛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剛來景城,不了解這些規矩,如果哪裡有得罪了,還請郭總能替我在陳總面前多美言幾句。」這番話意不在陳豪生,而是想藉機和郭志宏套近乎。

「你啊,就放心吧,這回老陳是全托你福,才能富貴險中求,因禍得福,我們景城人大部分都信佛,有時候很相信緣分和貴人,你,就是老陳和我的貴人,改天老陳請你吃飯,我也要加一份宴請高社長。」說完后郭志宏輕抿一口茶。

這個郭志宏口口聲聲說和陳豪生都是托他福,福到底從何而來?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高博文越想越好奇,「郭總,您說的這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郭志宏發出特別豪氣的笑聲后將茶杯放下,握在掌心的佛珠輕輕轉動,「是這樣的,原來之前有個國外投資商看中了萬景酒店,這次聽說你們取消合作了,這不,馬上就給老陳打電話,連夜就簽了合約錢也付了,說是準備把萬景拆了搞個什麼辦公商場一體化的商業大樓,這可比開酒店賺錢多了。」

怎麼他之前沒想到這件事,看到這個甜頭被人佔了高博文心裡暗暗咬牙切齒。

郭志宏一直在留意高博文的表情,目光自然垂落看著手裡的佛珠,「昨晚老陳給我打電話說,他和對方簽約的時候順嘴提了句我們郭氏,對方聽到后很有興趣,一早公司就派人過去和對方交談。」

「對方是什麼公司?」怎麼以前沒聽說還有人對萬景有興趣。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對方出手闊綽,對景城的投資很有興趣,老陳那間上市公司出了些資金問題,也是對方出錢幫解決的,我覺得有可能是什麼大財團之類的,不方便露面所以找人打理這些,這幾年這種大手筆的投資商也不是頭一次見。」

「原來如此。」陳豪生和郭志宏都是這行的老人,如果對方來路不明不安全也不會和對方合作,看來這個人是有點實力,沒想到隨著紀澌鈞過來這邊,是越來越多人注意景城。

「對了高社長,你們AS可是有名的奢侈品集團,在景城還沒有一間百貨能拿下你們集團一線大牌的授權,我聽說那個投資商對你們AS旗下那個一線的化妝品很有興趣。」

「AS旗下所有門店都是公司的直營店,對選址很有要求,除了看一個地區的人流消費能力以外,更看重這個城市的在國際上的排名,以景城目前的能力來說,還未達到要求,如果他有興趣的話,二線的牌子入駐機會還是能爭取。」

「高社長啊,如果有這個機會那就別錯過了,管他一線還是二線,能談成業務給公司賺錢,股東笑了,沈董自然也笑了,到時你回瑞士了,可就不再是一個社長,分分鐘啊,給你個總經理或者是副總裁。」

如果對方真是有實力的人,多結交一個也無害,如果萬景的改建達到品牌入駐的標準,談成這件事對他來說也算是一個表現機會,高博文重新抬起的眼眸帶著笑容,「那就麻煩郭總有空給我介紹一下這位投資人。」

「沒問題,就今晚,約在LK會所。」 遊戲大神是學霸 郭志宏笑的時候,眼裡還帶著一股高博文沒留意到的陰謀。

LK會所從不對外招收成員,都是由內部精挑細選,從身價到對社會所作出的貢獻以及在富豪榜有排名作為篩選條件,能入得來的都不是普通人,今晚約過來的不管是不是投資人本人,但能進得了這個俱樂部可以說是實力的保證,「好。」應完話后,高博文看了眼旁邊的杜東。

杜東上前一步,將文件遞給高博文。

接過文件,高博文打開後起身將文件夾遞給郭志宏,「郭總,我還是希望您能再考慮一下這塊地。」

郭志宏接過這份已經拒絕了不下三次的交易,「高社長,本來我是該拒絕你的,但是……」放下手裡的佛珠,從標袋取出黑色的水筆,說話的時候眼睛看著高博文,「你算是我和老陳的貴人,看在這份上,這塊地就算是不要你錢我也要給你。」

不要錢是假,都是些客氣話,高博文沒想到談的那麼順利,早知道就不加價了,高博文笑著給郭志宏加茶。

文件簽完后高博文還有會沒有多留,走的時候郭志宏給他送了二箱大閘蟹和幾瓶洋酒以及一張價值過百萬的商場購物卡。

從郭志宏的公司出來,這回高博文學聰明了不走正門從地下室走。

上車后,在後備箱放東西的司機關車門時那陣力道震到車內的高博文,高博文的手指貼在唇瓣上,腦子裡想的是剛剛在樓上談的事情。

杜東上車后整理好東西回頭就看到在發獃的高博文,小聲喊了句:「高社長?」

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的高博文看了眼杜東,「嗯?」

「沈呈喜歡吃大閘蟹,郭總送的那幾隻個頭大,要不要拿回去?」

「嗯。」應完后立刻接了句:「對了,你找個人去查查那個神秘投資人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

「是。」

……

一個小時后的TX總裁辦公室的休息室。

依偎在男人懷中的女人望著他有些烏青的眼皮,紀澌鈞的皮膚特別好,好到讓人妒忌,如果熬夜的話會有黑眼圈但是只要連續幾天正常休息黑眼圈就會消失不見,看來昨晚他是沒睡好。

木兮伸手去摸他臉頰的時候,男人原本靠在枕頭的臉龐直接垂下貼在她手指上。

那粘人的樣子和小寶睡著時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指腹輕輕點了點他的鼻尖,「也就睡著才那麼可愛。」醒來的時候就像一頭體積龐大的獅子,一張嘴那尖銳的牙齒就讓人心生恐懼。

「叮鈴鈴……」木兮耳邊傳來手機震動聲,木兮伸手摸過手機,剛要接電話電話就掛斷了,木兮回撥過去。

沒一會那邊接通了,「木秘書,我是Nina,很抱歉打擾你。」

「不會,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我上午請假沒在公司,秘書辦的人都去開會了,能麻煩您十分鐘以後去國內計調部一趟拿個U盤給紀總嗎?」

「好。」

電話掛斷後,木兮輕手輕腳起床,洗漱完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路過床邊的時候,順手將地上的衣服都撿起放到一旁。

在休息室的門關上那一刻,男人搭在床上的手動了動,停頓三秒后,手指又摸了一下四周,什麼都沒摸到猛地睜開眼,「兮兮?」 從夢中驚醒的男人坐起身後,帶著一絲慌亂的眼神看到四周都沒女人的身影,急到掀開被子就想下床。

但,當他摸到被子還有餘溫時,緊張不安的眼神才有了一些平靜。

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來是剛走了。

「叮鈴鈴……」耳邊傳來手機鈴聲。

紀澌鈞曲起一條腿,胳膊抵在膝蓋上,掌心捂著腦袋,順手拿過手機,手機剛貼到耳邊那邊就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你是阿威嗎?」

「什麼?」從夢中驚醒的紀澌鈞有點懵。

「我看過你的照片了,身材還可以,我出一晚三千,今晚過來陪我。」

紀澌鈞的臉瞬間拉下,什麼玩意?

直接掛電話,「——」

從床上起來的男人,在胡亂堆疊的衣服中找到一件男士浴袍,穿上后正要去浴室洗澡放在床上的手機又響了。

紀澌鈞拿過手機后,將接通的手機貼在耳邊,「喂?」

一個女人驚訝的尖叫聲響起在耳邊,紀澌鈞的耳膜都快被刺穿了。「天啊,你的聲音好man噢,小威威,人家現在想馬上就見到你。」

這次這個聲音和剛剛第一遍打來那個完全不一樣,紀澌鈞不耐煩將手機掛斷。

沒一會電話又打了過來,紀澌鈞想要掛斷,結果因為被這些無聊的電話騷.擾到有些不耐煩一急就摁錯地方。

「小威威,如果你跟了我,豪車別墅由你挑,另外一個月再給你十萬,跟我怎麼樣?」

「——」紀澌鈞再一次將電話掛斷。

也就是他不再接電話這個舉動導致他的電話從他踏進浴室就沒停過來電鈴聲。

紀澌鈞惱到臉都黑了。

這部電話是他的私人手機,只有重要的聯繫人才知道他的號碼,怎麼會突然有那麼多陌生電話打進來,而且開口就把他當做那種男人,肯定是有人在整蠱他。

紀澌鈞一怒之下,給費亦行打電話。

如果讓他知道,是誰敢這樣捉弄他,非得廢了這個王八蛋不可!

電話剛掛斷,又有匿名電話打進來,紀澌鈞直接將手機關機丟到一邊。

……

從辦公室出來,木兮就感覺一路上後背總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可是不管她回頭看多少次都找不到可疑的人,木兮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什麼幻覺了。

來到計調部的總監辦公室,木兮還沒敲門,從外面進來的趙純宇就看到木兮了。

「稀客,木秘書怎麼親自來找我,有何指示?」趙純宇說話的時候目光打量木兮。

「Nina讓我來拿U盤,我還要回去跟紀總交差沒空陪趙總監在這裡閑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