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辰此時的心中,那熟悉的氣息更加強烈了!

體內巫脈也如紛騰的滾水,無法遏制!

大膽!

我族禁地,何人擅自闖進來?

隨着一聲大喝,自那巨大洞中猛地竄出兩道身影,年辰識得,正是毛民巫族之人。

只是這兩人身材都極爲高大,有兩丈左右,威風凜凜!

楊倫沒有聽懂對方的朔風語,飛舟直到洞口才停止下來,絲毫無懼地直視兩名毛民族人。

咦,是靖人族人!

年辰面色也絲毫未變,只冷冷看着對面二人:

我等無意冒犯,只想尋些甘華樹果實。

哼,這嶽山一直是我毛民族的禁地,就是我族中人,也不許擅入半步,你等身爲外族,竟然敢犯我禁地,真是找死!

說着話,這名毛民族高大身軀竟然看似一步就到了年辰二人身前,隨即一拳擊出,隱隱有風雷之聲,奇快無比!

激發了巫脈之人!

年辰心頭大驚!

從方纔這一擊看來,這傢伙定是激發了體內潛藏巫脈無疑,尋常毛民族,雖也有如此速度威勢,然而卻不可能拳帶風雷之聲!

年辰自天巫盧梭口中得知,這遠古十二祖巫,每一個都身具一種天賦,這是傳承自盤古血脈。分別爲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時間、空間、天氣。就如年辰體內的帝江祖巫血脈,正是擅長空間速度!

只不知這毛民族是哪個祖巫遺脈,竟然身具風雷二勢!

楊倫在對方近身的瞬間,已然運轉玄妖決,猛地一聲大喝,渾身金光閃耀,迎着高大毛民族人的攻擊,向斜上方一拳搗出! 聲響之後,山間揚起了無數塵土。

清晰可見,一塊巨石從山巔之處墜下,緊隨其後,便是一塊又一塊巨石,前赴後繼的墜落與山崖!

“這······”

方家老祖看見這一幕再次輕咦了一聲,對於白毅心中燃起了一絲惱火!因爲這白毅疾馳的方向正是這巨石滾落的對立面!

話句話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白毅早早預謀好的逃脫之計!然而面對這一切自己竟變成了讓他實施計劃之人!


這等心思,這等手段,這等計謀放眼整個一重天的修士有幾人敢如此去做?更何況自己還是歸一境九重天的修士!

這方家老祖越想越是氣憤,隨即一股強大的靈力從他的體內衝出,以他自身爲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橫散而去,氣流所到之處,靈力便涌現而出,與巨石相撞。

“轟轟轟轟轟!”

瞬時間無數爆裂之聲不絕於耳,聲響整個後山!

這方家老祖一臉的不悅,下一息便腳踏靈力向白毅疾馳而去,他速度快如閃電,轉眼便橫躍數百米之距!

白毅一臉蒼白,他使勁了全力疾馳,也無法擺脫腳後靈力的緊隨,更危險的是那方家老祖也緊跟其後!

“沒想到你這小娃娃居然還有這等求生意識!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然!”方家老祖緩緩開口,眼神之中浮現一絲殺意。

一絲絲藍色靈力悄無聲息的從四面八方凝聚而來,只用了僅僅三息便將白毅籠罩了起來!

“什麼?這······”

白毅一臉惶恐,瞬時暴發體內一身靈力欲做反抗,可他畢竟只有築基境一重天的修爲,這靈力的強度又豈能與歸一境修士相比,這自然是以卵擊石!


“恩?沒想到你這小娃娃居然將我方家混沌一元煉體法修煉到了銅皮鐵骨之境,這可比那些沒用的兒郎強上些許,若你真是我方家子嗣,老夫還真不願取你性命!

要怪就怪你行事過於高調,在這仙界不修仙卻修道!今日若放你一馬,你也是客死他鄉,不如成就老夫,讓老夫踏破這歸一境!”

方家老祖雙目凝視着白毅,則是一臉的振奮之情,他擡起雙手,禁錮着白毅的靈力便緩緩移動而來。

“不!不!不!我白毅乃是九州之地白家之後,豈能死於你的手中?”

白毅大聲喝道,一身靈力沖天而起,帶動了層層氣浪,一股強大的白色寒氣從白毅體內飄散而出,籠罩着四周!

這寒流來的極快,讓這方家老祖猝不及防,方家老祖浮於空中,硬生生的被這寒流之氣逼的後退數步。

“開!”白毅再次大聲喝道,凝聚的寒氣瞬間將禁錮自身的靈力給掙脫開來,四周溫度極度下降,明明還是春季彷彿已經進入寒冬臘月一般。

“這······哈哈哈!老夫說過你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徒然!”方家老祖感應到四周的變化,不僅不緊張,神情之中竟還多了一絲玩虐之意!

“寒氣決!”白毅冷聲喝道,雙手擡起,股股寒流匯聚一塊,形成了一道飆風,朝方家老祖席捲而去。

方家老祖雙眉一挑,眼中殺機浮現,握掌爲拳,向這道飆風憑空錘去,頓時空氣炸裂,引起一聲巨響,這由寒氣所結的飆風頓時停滯,瞬間化作股股狂暴的氣流向四周散去。

僅僅是如此也就罷了,這方家老祖的拳勁沒有絲毫減退之意,向着白毅突襲而來,浮於空中的白毅在這拳勁中衣衫撕裂,長髮紛飛,再次口吐鮮血,一臉的蒼白。

陽光照射在白毅的身上,散出了一道青銅色光芒,這光芒顯得無比奪目,將白毅的銅皮鐵骨展現的清晰可見!

“不錯!若不是我方家的功法你又豈是這輕傷?”方家老祖看了一眼白毅緩緩而道。

話罷,再次擡起了左拳向白毅揮舞而去,這拳速快如閃電,耳邊竟傳來了破風之身,白毅下意識雙手合拾阻擋這一拳!

“嘣!”

只見白毅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仰天墜落,這拳霸道十足,白毅感覺雙手無力傳來陣陣痛楚,要知道白毅現在可是銅皮鐵骨!難以想象這方家老祖已經達到何種的境界!

“不好,這手腕應該是骨折了!這方家老祖還並未用什麼功法,僅僅是這肉身竟如此之強!”


白毅一臉的震驚,連忙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極爲珍貴的丹藥,一口吞下,他在這後山這麼長的時間,一直不敢亂吃丹藥,爲的就是此刻!

“哼!當下一重天大亂老夫也無空陪你玩過招拆招的遊戲!就這樣吧!!!”

方家老祖從天大降,其聲響徹山谷,下一刻便單手抓着白毅的脖子,強行開始融合白毅的修爲!

“啊!”

白毅感到一股極爲強大的靈力將自己籠罩,渾身上下疼痛欲裂,額頭上更是青筋暴起,汗珠連連,一臉痛苦之情!

就在這時,股股白色寒流從白毅脊椎處緩緩上升,涌現而出,順着這方家老祖的手臂順勢蔓延開來。

“這······”方家老祖感覺手臂一陣冰涼,這突如其來的寒氣抵住了靈力的灌輸,此刻這手臂越發的冰涼,已有一絲僵硬!

“莫要再掙扎了,你這小娃娃與老夫之間的境界可是雲泥之別!”

方家老祖一臉憤怒,大聲喝道,隨即體內涌現更加磅礴的靈力,這股股寒氣瞬間消散,清晰可見這方家老祖手臂上居然在短短的數息之間凝聚出了一層冰渣!這寒氣之力也讓方家老祖有些忌憚,幸好這白毅修爲不高,若不然還真有些麻煩。

雄厚的靈力如同海水一般將白毅全身浸沒,白毅滿臉通紅,極爲痛苦,那脊椎涌現的股股寒氣如抽絲般飄向這方家老者。

方家老祖吸收着一絲絲寒氣頓時渾身一顫,一臉的震驚,隨即便是一臉的狂喜,他感到這絲絲寒氣引動了那久久無法突破的修爲!

“哈哈哈哈,方家之禍因你而起,老夫若踏破歸一境也因你而爲,這恩仇就如此兩兩相抵了,若你還能苟活,老夫便留你一命!”

方家老祖仰天大笑,這笑聲旋繞山間,飄搖直入雲巔,可在白毅耳中卻顯得那麼刺耳········· 「砰!」

罡氣旋窩和擎天棍在空中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巨響之後,楊恆和老者同時被強大的氣浪震飛出去。

「噗…」

楊恆的身體還未落地,嘴裡噴出一股鮮血,臉色也變得一片煞白。

他迅速拿出一顆丹藥吃了下去,等到氣浪完全散去的時候,看到已經受傷的皮家老者,已經被海家和風家的兩個神人境後期修士斬殺,他心裡也立即鬆了口氣。

海家和風家來了三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有了他們的加入,另外四個家族的修士立即死傷無數。

楊恆等到體內恢復了一些神元的時候,立即布置了一個縛空陣,將四個家族的修士全部困住。

沒多久,陣法內就哀嚎聲四起,還有許多求饒的聲音。

楊恆絲毫沒有理會,看著這四個家族的修士一個個在陣法里死去。

「沒想到楊兄弟這次帶來幾個這麼強悍的幫手,恐怕這天空神城沒有哪個家族可以跟你們抗衡了!」

海家的一個老者,走到楊恆身前把幾枚空間戒指遞了過來,問道:「不知我們家海默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他好像是跟你們一起去了光明帝庭。」

「海默先回無極聖地了,所以沒一起回來。他們幾個都是來自無極聖地,跟海默和風揚都是好兄弟,你們若是有事也可以找他們幫忙。」

楊恆也不客氣,直接從對方手裡把戒指接了過來,破去戒指上的禁制,開始查看起來。

海家和風家的人,聽到可以請無極聖地的這幾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幫忙,一個個欣喜不已,不停的跟銘禎等人寒暄起來。

每個空間戒指里都有大量的資源,楊恆一樣都沒拿,一個一個戒指看過去。

他把所有的戒指都看完之後,在這裡竟然找到了一顆「玄銀草」,這讓他都小小的詫異了一下。

「這些戒指都給你們,這棵『玄銀草』我收下了。過幾天我會去護神城,到時候你們兩個家族派人過去,我會給你們一顆『化尊丹』。」

楊恆把「玄銀草」拿了出來,然後把戒指遞了回去。

如果沒有海家和風家來幫忙的話,今天的事還不一定能善了,所以他也不能讓人家白忙一場。

海家和風家兩個老者聽到可以分一顆「化尊丹」,頓時被驚呆了。

「『化尊丹』?難道他是七級煉丹宗師?不可能吧?他看起來還這麼年輕!」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說假,難道海家和風家也要出一個尊者了?」

周圍的修士聽到「化尊丹」之後,一個個驚呼起來。

過了片刻,海家老者激動說道:「你能分一顆『化尊丹』給我們,對我們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這些戒指里都是那四個家族多年積累下的資源,你還是收下吧。」

「不用了,這些東西我都用不到,給你們可能用處更大一些。」楊恆回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兩個老傢伙就不客氣了!」兩個老者激動地把戒指接了過去。

楊恆又從銘禎手裡把幾個空間戒指接了過來,他一一看完之後,發現了一塊掌控大道碎片,讓他更是欣喜不已。

「楊恆,你回來了都不通知我們,太不夠意思了吧!」楊恆把戒指遞還給銘禎的時候,聽到後面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他轉過頭,看到貝雨安和賀冀錳等人朝著他這邊走了過來。

「我也是剛剛回到亞元大陸,還沒來得及找你們。」楊恆笑道。

「你也要給我們一次幫你的機會啊,每次都是你幫我們。現在看來又沒機會了。」貝雨安做無奈狀。

她的話音一落,貝家的一個神人境後期老者從旁邊的人群中走了出來,對方楊恆客氣說道:「你好,我是貝雨安的爺爺。既然大家都到了天空神城,要不去我們貝家坐坐如何,也好讓我替雨安一盡地主之誼。」

貝雨安的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正欲發作的時候,賀冀錳和劉添嗣這些家族的人也相續出來,對楊恆發出了同樣的邀請。

「哼,你們這些老傢伙,剛剛怎麼不見你們出來?現在一個個出來獻殷勤,晚了!」海家老者鄙夷說道。

貝家老者臉上表情立即變得尷尬無比,心裡也是後悔不已。

他剛剛也想過要出來幫楊恆,但是一直思前顧后想太多,最終還是沒出來。這也讓他錯失了一個可以得到「化尊丹」的機會。

「不勞煩各位了,我在護神城有住的地方,告辭了!」楊恆說完就帶著人朝著天空神城的傳送陣走去。

卜末看到楊恆要走,心裡很想跟上去又怕楊恆會嫌棄他,一時愣住原地不該如何是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