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告訴我爲什麼嗎?”鄭家慧不明所以的盯着林凡,不知道他爲什麼會拒絕這個誘人的條件。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離開這裏而已!”林凡簡簡單單的說道。

“不想離開這裏?難道這裏有你放不下的人?”女人好奇道。

“不是!”

“好吧!”見林凡似乎不想說的樣子,鄭家慧也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只是有些可惜,不能隨時隨刻吃到剛纔那麼好吃的美食了。


女人走了,但是還是不死心的給了一張名片到林凡。

林凡隨手揣進兜裏也沒細看。

“大力哥,你真拒絕鄭家慧了啊!”小倩還一副沒回過神來的樣子。

“是啊,怎麼呢?這個鄭家慧很厲害嗎?”林凡隨意問道。

“當然很厲害,她可是鄭氏集團的總經理,鄭大亨的女兒。”

“哦!”林凡心裏完全沒有概念,因爲他根本就沒有記憶,不知道鄭氏集團,還有鄭大亨、鄭家慧是誰。

小倩無語,你就這個反應?

拜託,那可是鄭氏集團,鄭大亨的女兒也!

小倩已經完全不能理解了,要是她能遇到這麼好的事情,一定會做夢都會笑醒。

“沒事我就去幹活了。”林凡臉色平靜的就要走回廚房。

限時寵婚:總裁,我有了

頓時攔住林凡一副笑眯眯的眼神說道:“大力啊,以後幫廚的事你就不要做了,你只需要負責做菜就行了。”

心中卻是暗想,這回丫頭可是撿到寶了。

“啊……”林凡一臉懵逼,不知道爲什麼楊媽媽對他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難道是因爲剛纔的那些菜,可是他真的覺得自己做的很一般。

“那幫廚的活呢?”

“我再重新找個人就是了,不行就讓你平叔上。”楊媽媽頓時大手一揮道。

“這會不會不太好?” 燃婚蜜愛,影帝的替身甜妻

“有什麼不好的,就這麼決定了。”

“決定什麼了?”這時,楊爸從廚房裏走了出來問道。

“我決定讓大力做我們餐館的主廚。”楊媽媽道。

“那他做了主廚,我怎麼辦?”

“你……”

楊媽媽斜了他一眼道:“自然是做幫廚嘍!”

“啊……”

於此同時,緬甸駐華大使館。

“李中校,緬甸軍方已經找遍了整個金三角附近的所有水域還是沒能找到段少校的蹤影,估計是凶多吉少了。”大使館館長是一個儒雅的中年男子,對着李青璇一臉遺憾的說道。

太初 真的找不到嗎?”

李青璇一臉的惋惜,同時又很是自責,要是她不答應段飛一起來執行任務,說不定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龍騰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優秀的人才,就這麼沒了。

其實當晚若不是林凡牽制住了異能行者,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如此簡單的完成任務,不說全軍覆滅,損失慘重是一定了,只有真正見過異能行者的強大,纔會知道他們是多麼可怕。

“璇姐,你就要不要自責了,誰都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想當晚段兄弟一定是遇到了那個異能行者,兩人打了起來,纔會一起葬生了在了這河裏。”水牛安慰的說道。

原本,水牛是不喜歡段飛這個傢伙的,但是經過了這件事之後,段飛在水牛心中的分量可謂是直線上升。

“段飛,難道你就這麼死了?”

行動之後,段飛和異能行者同時不見了蹤影,只有河邊有打鬥的痕跡,就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水牛說的,另一種就是段飛被異能行者給抓走了,不過這種可能非常小。

如今李青璇以緬甸大使館的名義要求軍方尋找段飛的蹤跡,整整三天沒有絲毫線索,李青璇也不得不放棄。

“水牛,幫我訂一張去東海的機票,無論如何,段飛死了,他的家人都有必要知道真相!”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自己回京城,將段飛犧牲的消息稟告給組長,段飛是因爲國家和全世界人類的安全才犧牲的,不能讓英雄被埋沒。”

“我知道了,璇姐!” 東海,夏氏集團。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暫時關機,請稍後再撥!”

聽着手機裏傳來重複冰冷的話語,夏夢差一點就把手機氣的給扔了,當然心裏,更多的則是擔心。

自從一個星期之前,林凡要說去一趟京城,便再也沒有了消息。

夏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每次打林凡的手機都是提醒電話已關機,這讓她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問了所有和林凡有關的人,他們都不知道林凡去了哪裏。

爲此,還驚動了夜梟和杜胖子。

可惜他們都不知道林凡的行蹤,別說去找,到那裏去找都不知道,只知道林凡去了京城。

不過,夜梟還是發動了暗影的人手在京城四處搜索,不過根本就沒有絲毫線索。

咚咚咚,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夏夢暫時收起心中的憂慮,對着門口說道:“進來!”

很快,祕書助理就走了進來。

因爲白飛飛住院的緣故,夏夢只能是新招了一個助理祕書。

隨着夏氏集團的規模越來越大,祕書的工作量也逐漸加大,以後白飛飛一個人肯定是忙不過來,反正是要招個助理的,不如現在就招來先熟悉熟悉業務。

“夏總,外面有人想要見你,她說她叫李青璇,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訴你。”

祕書助理是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乖巧女生,十分的珍惜這次工作的機會,因此做事是一絲不苟,不敢出絲毫紕漏。

“李青璇?”夏夢對這個名字有些陌生,似乎在哪聽過,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

“你把她直接帶過來吧!”心思斟酌了一下,夏夢還是準備見見這個李青璇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告訴自己。

很快,夏夢就見到了這個叫做李青璇的女人。

看到對方的長相之後,夏夢纔想起來了這女人是誰,這不是當初和段飛一起闖入楊少青別墅的地下密室來救自己的女人嗎?

她找自己做什麼?

“是你!”當初,段飛稱這人爲李長官,夏夢也不知道對方的具體身份,所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稱呼對方。

“夏小姐你好,我們之前有見過!”

李青璇卻是對夏夢記憶深刻,因爲當時去救夏夢的時候,她能清晰的感覺到段飛對這個女人的看重,後來才知道兩人是夫妻關係。

這次段飛因爲執行任務犧牲,她不得不來東海親自將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對方。

“你好,不知道你找我做什麼?”夏夢問道。

“段飛他……”話到嘴巴,李青璇不知道爲什麼有點說不出口了,因爲她覺得自己就這麼告訴對方似乎有些殘忍。

“你知道他在哪是不是?”夏夢卻是豁的一聲站了起來,她都想找段飛快要瘋了,突然聽到段飛的信息,夏夢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李青璇點了點頭。

夏夢便再也坐不住,直接來到對方身前,一把抓住對方的雙手道:“他現在在哪裏?爲什麼消失了這麼長時間還沒回來,而且他的電話還一直打不通?”


“夏小姐,你聽我說。”面對夏夢突然的長槍短炮,李青璇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凝重。

“雖然這個事實對你來說有些殘忍,但是我還是不得不告訴你。”

夏夢身體踉蹌了一下,心中的不安越發強烈,臉色和手指全都開始發白。

只聽李青璇語氣凝重,很是遺憾的說道:“段飛在執行任務當中犧牲了。”

突如其來的驚天噩耗讓夏夢一時間天旋地轉,李青璇趕緊是扶住對方。

“夏小姐,你沒事吧!”李青璇關心的問道。

夏夢單手扶住辦公桌一角,冷靜問道:“他爲什麼要執行任務,你又是什麼人?”

“夏小姐。雖然組織有規定不能隨意泄露我們的身份,但既然你是段飛的妻子,那我也就不瞞你了,其實我和段飛都是國家祕密工作人員,一個星期前……”

緊接着,李青璇便講述了這其中的事情經過。

夏夢不想知道林凡爲什麼加入龍騰,又爲什麼要去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她現在腦子裏全部都是一個信息,段飛死了,段飛死了……

“不……”夏夢突然大喝一聲。

李青璇看着有些不忍,她知道夏夢這是不願意接受事實。

事實上,她又何嘗願意接受,但是三天的搜尋不見絲毫線索,無不說明段飛已經死在了湄公河的事實,總不能一個大活人突然人間蒸發吧!

“夏小姐,請你節哀!”

“不,這絕對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他就這麼死了,他說要一直守護我的。”夏夢嘶聲竭底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人死不能復生。”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說着,夏夢突然感覺一陣強烈的眩暈,再也是接受不住打擊,整個人都癱軟了下去。

“夏小姐,夏小姐……”

當夏夢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了,父親、母親、妹妹全都都圍在她身邊。

“姐,你終於醒了。”夏青青興奮的叫道。

“不要大喊大叫,你姐剛醒!”林蕭蕭斥責的說道。

“媽、爸、青青,我這是在哪啊?”夏夢有些頭暈的問道。

“傻孩子,這裏是醫院,你在辦公室暈倒了。”林蕭蕭說道。

“我暈倒了,段飛……”夏夢驀然坐起來,頓時就是一股強烈的眩暈感襲來,不過她還是儘量剋制住了。

“姐,姐夫他怎麼呢?”夏青青看到姐姐如此大的反應,不明所以的問道。

“是啊,小飛怎麼呢?”夏雲龍也是奇怪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