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說:“我很確定,我確實聽到了有人再喊救命,清然,我們過去看看吧。”她對於那個熟悉的聲音總覺得有些心有餘悸的擔心。

這夜深人靜,這深山野嶺中,要是真的有人被困在山裏,不凍死也得被嚇死了。

方清然點了點頭:“好,我們去看看。”

楊暖暖和方清然結伴從篝火邊離開,他們一聲不吭的朝山林深處走進去,走着走着,眼尖的方清然突然看到了前面有人。

方清然驚呼:“那裏有人。”

楊暖暖聞聲拔腿就跑,他們二人先後來到了那個人的身邊,一個穿着綠色登山裝的男人橫躺在山林間的小路上。

楊暖暖看着那個人慘白的臉,她戰戰兢兢的開口問:“清然,這個人是死是活?”

方清然蹲下來,他將食指放在那個男人的鼻子下面,試了試鼻息:“已經死了。”

聽到這個人已經死了,楊暖暖往後退了半步,她指着死者身上的衣服說:“這件衣服,和方墨身上穿着的是一樣的。”

方清然點頭:“恩,我已經看到了。”

楊暖暖問:“那方墨會不會認識他?”

方清然回答道:“可能吧,可能會認識。”

唰唰唰。

就在楊暖暖和方清然站在那個死人面前的時候,他們身側茂密的山林中突然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聽那聲音就像是有個身形非常靈活的人在山林中奔跑一樣。

“有人。”方清然猛地轉身,“暖暖,你跟緊我,我們去追。”

“好。”楊暖暖點頭答應,方清然身體一閃,他快速的衝進了山林之中。

楊暖暖跟在方清然的身後,跑着跑着楊暖暖突然察覺到不對勁,楊暖暖對着方清然大喊:“清然,別去追了,這是一個陷阱,清然。”

方清然就像是鬼迷心竅一樣,他好像根本就聽不到楊暖暖的聲音在,只顧着朝前跑。

楊暖暖停下腳步,她站立在原地,警惕觀察着身體周圍的環境。

“一年不見,你變聰明瞭。”一個穿着白色的長裙的女人從楊暖暖背後的大樹走出來,她頭髮烏黑及腰,在這深冬臘月裏,她居然還穿着白色長裙。

楊暖暖吃了一驚,她立馬轉身:“你是誰?”她看到了一張秀氣的、對她來說極其陌生的臉蛋。

白衣女人勾脣一笑,她臉上露出了陰寒的笑意:“我是誰,楊暖暖你不認識我的臉我可以理解,難道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嗎?楊暖暖,你這個騙子,賤-人!”

女人一邊說話,一邊大步朝楊暖暖走過去:“你這個賤-人你忘了當初在新華醫院附近的那家賓館答應了我什麼事情嗎,我那麼的信任的你,你卻欺騙了我!”

新華醫院,附近的賓館?楊暖暖快速的運行着大腦,突然,她想起來那夜遭遇。

楊暖暖眼神一定,她幹吞了一口口水:“是你,我想起來了。”

“我的東西呢?”白衣女人走到楊暖暖面前,她一把掐住了楊暖暖的脖子的怨毒狠辣的開口問。

楊暖暖看着女人清秀的臉:“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當初楊暖暖拿走這個女人的信物,她答應了要幫助這個可憐的女鬼替她回家見一見父母,可是在楊暖暖拿走這隻女鬼的信物之後,她食言了。

白衣女鬼的加大了手上的力氣:“我問你,我的東西呢?”

楊暖暖呼吸受阻,她艱難的開口道:“你的東西在我家,我一直都有好好的保存。”

女鬼道:“你最好祈禱我的東西沒有受到一絲傷害,要不然,我必定讓你生不如死。”

此時楊暖暖的手中就拿着偃月劍,可是在這個可憐的女鬼面前,她無論如何都無法對她下手。

這個女人是真的可憐,也真的是楊暖暖對不起她,楊暖暖理虧。

白衣女鬼帶着楊暖暖離開了,正在睡夢中的金俊突然睜開了眼睛。

金俊翻身從牀上坐起來,楊暖暖怎麼了,我怎麼感覺到她離我越來越遠了。

顧不得多想,金俊穿上衣服就去山裏尋找楊暖暖。

楊暖暖駕車,白衣女鬼坐在副駕駛座上,她時不時的偷瞟身側的女鬼:“你可以先去帝都等我的。”楊暖暖小心翼翼的開口。

女鬼道:“我知道你身份不同尋常,但是,我現在孑然一身,我可不會怕你的家族,你的丈夫,還有你那些朋友,我不會殺了你,我只要我的東西。”

楊暖暖說:“我知道你不會殺我,你是好人,不,是……好鬼。”

“……”白衣女鬼沉默不語。

金俊在山林中找到了方墨,方墨正悠閒的坐在火堆前烤魚:“楊暖暖呢?”

方墨漫不經心的轉動竹竿上的魚:“不知道,我剛剛去方便了,等我一回來,楊暖暖和我師叔就都不在了。”

沒一會,金俊又在山中找到了方清然,方清然也正在尋找楊暖暖。

天漸漸亮了,遠處出現了一座高速服務區,楊暖暖問:“我們能不能休息一會?我很累,我害怕繼續開下去會出車禍。”

白衣女鬼閉着眼睛:“可以。”

楊暖暖停下車,她時不時的轉頭看着這個女人,猶豫了好久,楊暖暖結結巴巴的開口問:“那個……那個,你的父母還好嗎?”

白衣女人刷一下的睜開眼睛,她眼神毒辣的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

楊暖暖身體一麻,她慢慢的擡頭看着這個女鬼。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車中楊暖暖不經意間提起白衣女鬼的父母,那隻女鬼刷一下的變了臉。

它眼神怨毒狠辣,直勾勾地盯着楊暖暖:“我本來不想殺你的,但是你剛剛的話提醒我,應該現在就送你上西天!”女人伸手一把掐住了楊暖暖的脖子

這次,白衣女鬼用了十成力的力氣,楊暖暖的臉立馬變了顏色。

“我的東西,我會去你家慢慢地找,現在,你就去死吧。”女鬼的手慢慢地用力。

“呃……放開,我。”楊暖暖臉頰的憋的通紅,她瞪着眼睛,雙手扒着白衣女鬼的手,兩隻腿胡亂的蹬着地,“救命。”

因爲對這隻白衣女鬼的信任,楊暖暖在上車的時候就把偃月劍放在了車後座上,現在的楊暖暖手無縛雞之力。

楊暖暖的臉色由紅轉變成淡淡地紫色,她胸腔被悶的快要爆炸。

“砰。”的一聲巨響,副駕駛位的正扇車門,被人一腳從外面踢散架。

“啊。”緊接着就聽到白衣女鬼啊的痛苦尖叫了一聲,它的手從楊暖暖的脖子上脫離。“咳咳咳……”白衣女鬼一鬆手,楊暖暖身體立刻軟了下來,她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脖子,止不住的尷乾咳。

“唰。”的一下,那個白衣女鬼的身體就像是一陣風似的被人丟出了車外。

“暖暖。”站在車外的龍少決,彎腰緊張地看着楊暖暖的臉。

“是你。你怎麼來了?”楊暖暖看到龍少決,心中涌過一陣狂喜,不管遇到了什麼事情,只要能看到龍少決,楊暖暖就會覺得心安。

“來,到我這裏。”龍少決對楊暖暖伸出了手。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她呼吸略微急促,朝龍少決伸出了手。

楊暖暖的小手搭在了龍少決的手上,她的手剛落進龍少決的掌心,他便合緊的手掌,緊緊地握住了楊暖暖的手。

在龍少決的帶領下,楊暖暖從汽車裏走下來,她一下來就看到那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白衣女鬼,女鬼的身側左右各站着一個穿着黑西裝的冷麪男人。

龍少決玩彎腰將楊暖暖抱起來,低頭伏在楊暖暖的耳邊問:“暖暖,現在是回我們的家,還是你家?”

楊暖暖說:“那都不回,就在a市住下。”

“恩。”龍少決點頭。

龍少決抱着楊暖暖離開,他語氣寒冽的命令着身後的人:“除了那個髒東西,居然敢碰我的人的。”

“是。”兩個男人身體一正,齊聲答應。

楊暖暖一把揪住了龍少決的胳膊,她仰頭看着他俊美倨傲餓臉龐:“別殺她,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完成答應她做的事情。”

龍少決低眼看着楊暖暖,他沉默了兩秒:“知道了。”

楊暖暖被龍少決帶走,寬敞舒適的房車中,龍少決緊緊地抱着楊暖暖,他微微仰着頭,眼眸微閉閉目眼神。

他的一隻大摟着楊暖暖的腦袋,強行將她的臉貼在自己胸膛,楊暖暖睜着眼睛,聽着龍少決微弱的心跳聲:“你怎麼知道我在a市的?”

龍少決回答道:“金俊。”

楊暖暖說:“那也不對啊,我昨天晚上被那隻女鬼帶走的事情,金俊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龍少決低眼看着楊暖暖,他勾脣輕笑:“山人自有妙計。”

楊暖暖翻白眼瞪了他一眼:“故弄玄虛。”

回到a市市中心的時候,天已經完全亮了,透徹陽光光臨大地,龍少決單手摟着楊暖暖a市最豪華的酒店裏走,他們二人的身後跟着兩個冷麪的黑衣保鏢。

進了酒店房間,龍少決直接開始脫-衣服,楊暖暖看着一件一件丟着衣服的龍少決問:“你想幹嗎?”

龍少決回頭看着楊暖暖:“你覺得呢”說完之後,他嘴角勾起了一道壞笑,“老婆,我們都三天沒見了,我好想你,想你想到發狂。”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不語,

在楊暖暖的注視下龍少決的身體上越來越乾淨,終於他脫的只剩下了一條內褲,楊暖暖看到龍少決根本就沒打算停,她別過頭。

龍少決回頭看了一眼臉頰緋紅的楊暖暖,他眼神溫柔的能滴出水,穿着內褲的他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浴室。

浴室裏傳來嘩嘩嘩地水聲,楊暖暖走過去撿起龍少決扔在地上的衣物。

十分鐘之後,洗好澡的龍少決光着腳從浴室中走出來,他頭髮溼噠噠的往下滴着水,浴袍衣襟大開,完美健碩的肌肉線條,讓人看的想要噴鼻血。

“老婆,你不去洗洗嗎?”龍少決手裏拿着一條白毛巾擦拭着頭髮,擦頭髮的過程中,他歪頭看着坐在沙發上的楊暖暖。

楊暖暖擡頭看着龍少決說:“我不洗,我還要出去,金俊他們還在金山村的山裏,我昨晚突然失蹤,他們肯定很着急的在找我。”

方清然一定會找楊暖暖的,而且他一定會不找到楊暖暖不罷休,楊暖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麼確定。

龍少決來到楊暖暖身邊,他手擦頭髮動作頓時停住:“他們?”他們是誰?

楊暖暖說:“我昨天在酒店餐廳,遇到了一個童年時期的好朋友。”

龍少決說:“哦,你不用自己親自去,等會我會讓人去把金俊喊回來。”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說:“那樣我也不要休息,我要回我家看看。”

龍少決坐在楊暖暖身邊,他幽深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楊暖暖問:“老婆,你爲什麼突然想起回家?”

楊暖暖看着一臉認真的龍少決,我要怎麼回答你呢,直接告訴他我要回家尋獵鬼的方法,我要親手爲了我們的孩子報仇嗎?

楊暖暖想了一會,她說:“沒什麼,大概是因爲年紀大了,就想回到自己生命最初的地方看一看。”

龍少決說:“明天我陪你一起回楊家。”

“不要!我不要你陪我一起回家!”楊暖暖想都沒想,話立刻脫口而出。

“恩?”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一沉,“老婆,你是在嫌棄我嗎?”

楊暖暖手拉住龍少決的手:“我哪敢嫌棄龍將軍您吶。”

龍少決反手握住了楊暖暖的手:“那爲什麼不帶我一起回家?醜女婿遲早也是要見丈母孃的。” 低508章爲了愛情鼓掌,啪啪啪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她沒忍住,輕笑出聲。龍少決幽深的眼眸定定地看着楊暖暖秀氣乾淨的臉蛋,看着看着,他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餓狼看見了鮮肉。

他慢慢地低下頭,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楊暖暖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龍少決,就在龍少決的脣瓣即將碰到楊暖暖嘴巴的時候,楊暖暖突然伸手推開了龍少決的臉。

楊暖暖裝作兇巴巴的看着龍少決道:“說正經事呢,你想幹嗎?”

“我想吻你。”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道:“不行!”

龍少決眼神黯然神傷的看了一眼楊暖暖,他倏地站起來:“我去睡覺。”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高大背影,想了想,她也站直身體,朝門口走過去。

打開房門兩個黑衣男人一左一右站在門口杵着,兩個男人看起來就像是門神一樣。

楊暖暖擡腳往外走,她才走了一步,就被兩個男人攔住:“夫人,現在外面太陽很毒,你還是回房休息吧。”

楊暖暖憤憤地轉身,她大步的來到牀邊,龍少決成大字橫躺在大牀上,閉着眼睛,嘴角帶着若有似無的笑意。

她站在牀邊盯着龍少決,龍少決等了一分鐘,他慢慢地開口:“想出去,就拿出一點誠意來。”

誠意?誠你的頭!

楊暖暖彎腰拿起一個枕頭,她直接揮枕頭,用枕頭打着龍少決:“龍少決,你居然敢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去死吧,去死吧,我打死你。”

楊暖暖打了大約兩分鐘,龍少決翻身從牀上坐起來,他一把揪住楊暖暖揮過來的枕頭:“老婆,你的良心不痛罵嗎?”

楊暖暖瞪着龍少決:“你不知道嗎,我沒有良心!”

龍少決擡眼,他眼巴巴的望着楊暖暖:“我們是被法律承認的夫妻,我就想親親你都不行,你看過比我還憋屈的男人嗎?我的心好痛……”

楊暖暖看着憋屈的像個小媳婦一樣的龍少決,她突然彎腰,對着龍少決的嘴巴就伸出了的腦袋。

四脣緊貼,楊暖暖原本只是想在龍少決的嘴上輕啄一下便離開的,可就在她的嘴巴碰到龍少決嘴巴的一瞬間,他突然伸手。

龍少決的長臂攬住了楊暖暖的腰,他半仰着身體,手臂輕輕一用力,楊暖暖的身體一下倒在龍少決的身體上。

然後,脣齒廝磨,就是一個綿長到讓楊暖暖幾度窒息的深吻。

楊暖暖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她只覺得身體一涼,睜眼移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不知道何時被龍少決撕開了。

“唔唔唔……”看到衣服落地,楊暖暖有些着急,她推搡着龍少決的身體,嘴裏發出唔聲。

龍少決手上嘴上沒有停,他身體靈活的一翻,楊暖暖的身體落在大牀上,龍少決單手撐在她的身邊,將楊暖暖壓在了身下。

楊暖暖身上的衣服多數被龍少決撕碎,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辦法,在楊暖暖沒有任何察覺的情況下,她已經變得赤-裸-裸了。

他的吻從楊暖暖的脣瓣上慢慢往下移,一路經過下巴,最後停留在楊暖暖修長白皙的脖頸處。

反覆舔-舐,輕啄,楊暖暖的呼吸漸漸紊亂,她裸-露在外的白皙的皮膚上,染上了一淡淡地粉紅色。

十分鐘之後,龍少決雙手撐在楊暖暖的身體兩側,他低眼看着楊暖暖,幽深的眼眸染上了一成濃厚的情-欲。

“暖暖,我可以嗎?”龍少決呼吸濁重的看着楊暖暖,低沉着嗓音問。

楊暖暖慢慢睜開眼睛,在她睜眼的瞬間,一滴汗從龍少決的額頭滑落,準確的落進了楊暖暖的眼睛中。

她眼睛一閉,那滴涼涼的汗,在她的眼中暈開。

楊暖暖閉着眼睛道:“說什麼廢話!”說着她伸手摟住龍少決的身體,用力一壓,龍少決的身體一下全部壓在了她的身體之上。

金山村,金俊帶着方清然和方墨二人從山上下來。

“暖暖,真的已經安全了嗎?”方清然再次不放心的開口問,這個問題他已經問了17遍了。

金俊點了點頭:“恩,楊暖暖現在就在市中心,她根本沒有離開,而是被人帶走了。”

方清然問:“帶走她的人是誰?”

金俊撇了一眼把自己當成楊暖暖親人的方清然:“管得着嗎你,你管是誰帶走了楊暖暖。總之她是安全的,你們都可以散場了。”

金山村村裏,龍少軒一個人站在一戶人家的屋頂上,他的耳朵上依舊帶着耳機,

不久之前他聽到了楊暖暖和那個白衣女鬼的對話,在龍少軒聽着耳機裏傳來的聲音去找楊暖暖的時候,手機的信號全部消失。

楊暖暖在被白衣女鬼帶走的過程中不幸遺失了手機,後來,楊暖暖的手機被金俊撿到,現在就在金俊的口袋裏。

聽到金俊說楊暖暖在市中心,龍少軒總算是可以放心了。

龍少軒是跟着楊暖暖來到了這個村子裏,現在楊暖暖已經離開了,那他也就沒有繼續在金山村逗留的理由了。

他順着樓梯下樓,什麼東西都沒帶,直接走到村外,開走了自己的那輛黑色轎車。

楊美晗看到龍少軒離開,她跟在龍少軒的身後追了兩步:“龍少爺,你等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