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懂什麼?你以為我真是天外之魔,老子就是這裡的生靈。老子當初飛躍星空,找尋魔之真諦。」

「花費巨大的代價,得到神秘道統,想要返回家中。結果什麼都沒有了,這處人間界,是被神仙拋棄的,他們統統都進入地仙界。」

「地仙界?什麼鬼?」

楊柏疑惑的看著魔,魔更加鄙夷的笑了起來,指著楊柏說道:「就是你們說的終極,何為終極,仙之傳承,終極的入口就是地仙界,那裡才是真正世界,現在的地球,算什麼?垃圾場嗎?」

「放屁,你把自己家叫垃圾場?一起死來?」

楊柏狠狠瞪了魔一眼,不過心中卻激蕩,終於知道終極的秘密,那是地仙界,那是一個神秘的世界,自己的父母去了地仙界。

「天地靈氣稀薄,合體就能夠橫行人間,更加無法修鍊到大乘、渡劫,談何飛升。只有真正進入地仙界,才能夠真正的修鍊,才能夠追求仙路,長生不死!」

魔在這個時候也無法保留了,一些話重要說的,畢竟輸給楊柏,魔也相當鬱悶。幾千年前,魔輸給龍,而如今魔又輸給龍的傳人楊柏。

魔知道的一切,那是天地最隱秘的事情,如今告訴楊柏,魔是發現,楊柏好像擁有奇特的氣運,或許魔的某種機緣就在楊柏身上。

「行了,你聽我說,當初我想返回地仙界,找尋半天,終於知道終極。可那時候,那條破龍,也就是地仙界派出鎮守神獸,居然阻擋我。」

「老子什麼脾氣,當然也不在乎。我要回家,我要返回地仙界,誰敢擋我,我就殺死!」

楊柏已經聽到魔跟龍的故事,跟他以前了解的有所出入。原來魔只是想回家,卻被真龍阻止,真龍是守護在地仙界。

「你快點,別墨跡了,這跟魃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你知道什麼是魃,它的確是大地寵兒,天生天養,開天闢地之時。」

「當初我們的戰鬥,打天崩地裂,魔血、龍血染紅這片天地,可就在這時候,魃這個萬惡之源,居然蘇醒了。」

「魃這個生靈,是滅世的,是毀滅一切的,它沒有任何靈智,它的存在,就是毀掉這一世。」

「什麼?」

楊柏終於震驚了,從魔那裡你知道一切。當初有無上強者,把人間界從地仙界剝離出來,神魔高高在上,處於另一個空間當中。

而被剝離出的,也就是地球這片天地,不光派出真龍守護,暗中居然留下魃。魃的出世,那是毀滅這處人間界,成就魃王。

一些人用人間界,來飼養魃,用億萬生靈,獲得某種力量。

魃的出世,震驚魔和龍,兩人本來戰鬥許久,如今面對剛剛復甦的魃,魔跟龍聯合了。

「你們真的聯合了?真龍不是聽從地仙界嗎?」

楊柏已經被魔和龍的事情吸引,而魔已經恢復冷靜,已經說了這麼多,也不介意楊柏都了解,或許魔也需要被人傾聽。

「那條破龍就是死腦筋,他要守護人間界,魃卻是要毀滅,當然要戰鬥。而我只是要回家,我跟他聯合,廢了很大的代價,終於屠滅魃,我得到魃身,擁有至強之力,真龍卻得到魃靈,擁有魃的寶藏。」

楊柏聽到這裡,終於反應過來,冷冷說道:「你們殺死了魃,得到魃的傳承,可是魃卻留下一根骨頭,在以後的歲月當中,在西方得到神血,重新復甦。不過這次的復甦,卻跟以往的不同。」

「魃毀滅了西方諸神,卻也被諸神又一次毀滅,真正的毀滅!」

楊柏能夠推衍出這個結果,誰能夠想到,這一切都來自地仙界,而龍和魔,曾經聯手作戰,共同守護這片天地。

「西方那些算什麼神,狗屁吧,得到一些神的傳承,就認為自己是神,只是強大的人族而已,一幫傻子!」

魔更加不屑,不過此時的楊柏臉色已經沉了下去,深深看著魔,然後無比認真說道:「然後,你背棄了龍,又一次戰鬥了?」

「我背棄他?是他背棄了我,最後一戰當中,你知道這個龍做了什麼?」

「楊柏,你以為龍是什麼好東西,他為了守護地仙界,不擇手段,趁我不備,居然偷襲我。」

魔越發瘋狂起來,佛光當中,魔彷彿也要脫困而出。

楊柏深吸一口氣,慢慢的退後,望著魔低沉說道:「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要說偷襲,你也準備如此吧?你們半斤對八兩,只是真龍提前了?」

楊柏也不是三歲小孩,魔說什麼就聽什麼,楊柏當然有分辨能力。魔那麼兇狠生靈,怎麼會放棄這個機會。

以後的事情,都是楊柏了解的,魔和真龍兩敗俱傷,如果中間沒有魃的事情,真龍和魔也不會淪落如此,真龍的身軀,被崑崙所佔有,就剩下龍魂逃脫。

魔更是如此,就剩下殘念,如今被楊柏鎮壓在龍紋令。

「楊柏,你如果想活下來,我告訴你一個辦法,絕對能夠滅殺這個法奧。甚至我會讓得到魃所鑄造王冠的力量,你就擁有超神的力量,你就會成為人間最強的,未來你也會進入地仙界,尋找母親。」

魔散發特殊魔音,想要催眠楊柏。可惜魔失望了,楊柏如今元神太過強大,哪怕被法奧重傷,眉心有靈珠鎮壓,楊柏已經無懼。

「是嗎?超神?你愛說不說,反正大不了一起死,一起留在這空間當中。我倒要看看,毀滅龍紋令空間,你這個殘念還能不能活下去。」

「你瘋了?為什麼要死,你難道不想活下去,你有家,楊柏,其實你跟我一樣,你要回家!」

魔又一次咆哮起來,佛光震動。

不過就在魔咆哮的時候,在佛光當中,突然又一次傳來轟鳴聲,整個龍紋令空間都在抖動,普拉的舍利子猛的倒飛出去,普拉之魂抖動不已,即將消散。

「不好!」

楊柏趕緊看向法奧,在那封印之地,法奧頭頂上的王冠徹底鑲嵌在腦袋上,那些倒刺所化的晶體,讓法奧的身軀之上,出現無數的雷霆。

法奧發出驚人的咆哮,在雷霆當中,一對對翅膀,轟然張開。天地當中,法奧已經長出十六翼翅膀,恐怖的境界,橫掃龍紋令空間。

「死,你們統統都要死!」

巫妖王,不,魃已經隕落了,可是魃留下的寶物,卻隱含毀滅之力,這股力量,已經侵蝕法奧,法奧已經化為另一個魃,要毀滅世界。

只是此時的法奧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侵蝕,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讓法奧早就無視任何。

法奧的雙眸又一次變化,這一次,兩個黑洞從雙眸而出,毀滅之力,化為死亡射線,掃視佛光。

佛光在湮滅,封印即將打破。而這個時候,楊柏長嘯一聲,深深望了一眼遠處,那是家的方向,那是楊柏最後的思念。

「對不起,我回不去了!」

楊柏已經閉上眼睛,決不能讓法奧出去,用生命破碎龍紋令空間,就讓法奧永遠留在空間亂流當中。

「楊柏,別死,我告訴你辦法。你溝通真龍,雖然它是龍魂,可他曾經得到魃靈,而我也掌控一個秘術,我告訴你,你代替我,跟真龍聯合,一切滅殺它。」

這個時候魔好像放下仇恨,魔念在扭曲,一道道光影當中,出現奇特的魔紋,這個魔紋,讓楊柏瞳孔一縮,同時在魔也傳遞給,召喚出真龍的方法。

「你有龍魔佛的能量,你是萬中無一,你一定能夠召喚出真龍,楊柏,都靠你了,毀滅它,一定要毀滅它。」

楊柏的意識深處,演化魔紋,而同時碎裂的龍泉,也感受到楊柏散發的某種氣息開始劍鳴不斷,龍紋令綻放一道道光芒,這道光芒從異域空間而起,穿過港島上空,然後朝著東方而去。

而就在龍紋令出現波動的時候,遙遠的塘子村,龍首山之下,一道光芒,一雙龍目轟然睜開! 看完楊桂蘭的澄清視頻,秦語純是一臉的黑線。

這個楊桂蘭又是搞哪出?她怎麼會主動跑去為她澄清這次的家庭醜聞呢?太陽可真是打西邊出來了!

秦語純覺得十分不解,可是慢慢靜下心來仔細想想,也完全能理解楊桂蘭會這麼做的目的了。

楊桂蘭如今是徹底的看清楚了兒子秦明東對她的真正態度,也意識到那個不孝的兒子根本不會給她養老送終,那麼如果說自己的晚年還有誰可以依靠的話,那就只能是女兒秦語純了。

所以她才一反之前的偏心態度,主動登新聞幫助秦語純澄清醜聞,甚至還把那些髒水都潑到了秦明東的身上。

楊桂蘭為秦語純澄清的一個視頻一經發布,立馬就令網友們炸鍋了。

我的天啊! 都市逍遙神醫 今天這又是什麼情況?秦語純她媽不是一直說她女兒不管她的死活,不贍養她嗎?怎麼突然又改口了,這劇情反轉的也太快了吧!

我就知道語純一定不是不養老人的人!都是她那個貪得無厭的哥哥,這下誤會總算是解開了,大家不許再罵我們家語純了!

稀有技能 這澄清的也太突然了吧?會不會秦語純她媽是被逼迫,不得不出來澄清的?

我也這麼覺得,肯定是秦語純給了她媽錢,故意跑出來為自己澄清的,這些很明顯根本就不可信啊!

秦語純的粉絲們看完澄清視頻自然是開心雀躍的,但是網路上還是一貫的有很多的杠精們質疑這個澄清背後的真假性。

辛虧之前跑去拍攝直播的那些媒體記者們目睹了一切,又懼於秦語純後來的威脅,一個個都有些慫了,紛紛發出之前拍攝到的各種證據。

有的人在網路賬號上發布了秦明東出入賭場和被人追債的照片,這些直接的證實了楊桂蘭澄清視頻中所說的話,一下子也完全讓那些質疑的網友們也紛紛閉了嘴。

那個楊桂蘭說的居然全是真的!這秦語純之前也實在是太可憐了吧,她怎麼這麼倒霉,攤上秦明東那麼一個賭徒哥哥。

這賭博就是一個無底洞,就算再是親兄妹,就算秦語純再有錢也不能這麼個一直給她哥哥還賭債啊!

唉,這賭博果然是會上癮的!一旦沾染上就完了。

秦語純本以為這次的醜聞,要十分艱難的公關上一段時間呢,她也沒想到,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解決了。

她看著面前的許醉凝,眼神不由得變得有些複雜。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還真的多虧你了,謝謝你!這次就算我欠你個人情吧,以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就儘管說,只要我能幫的上忙的一定儘力。」

秦語純的這番話是很真心實意的。

雖然說她依舊很討厭那個楊桂蘭跑來不斷地糾纏自己,可是現在這個結局總好過楊桂蘭和她那個賭徒哥哥合起伙來抹黑造謠她。

許醉凝聽著秦語純的話,不由得輕輕笑了起來。

「好!我下次如果有什麼事需要你幫忙,一定很不客氣的告訴你。」

許醉凝也清楚按照秦語純那麼一個要強的個性,恐怕是受不了欠誰人情的,所以乾脆也完全沒有推脫,大大方方的應了下來。

許醉凝快速的給秦語純的腿做了一遍檢查,然後又重新給她換了葯,施了針之後便準備要離開了。

她剛剛站起來準備告辭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就瞄到了秦語純放在茶几上的一本劇本上。

劇本外皮上寫著三個大字——

《如夢令》

許醉凝想要說的話不由得就梗在了喉嚨里沒有說。

「嗯?怎麼了啊?」

秦語純也注意到許醉凝的失神,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劇本,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難道你對《如夢令》這部電影也很感興趣嗎?」

「之前有聽說過。」

許醉凝很老實的回答道。

《如夢令》是秦語純最近接下的一部文藝短篇電影。

只是,這部電影的藝術價值更高,但是觀賞性一般,所以製作方也根本就不是沖著電影票房去的,而是為了沖-擊那些有含金量的獎項,也因此,這部電影一直沒能在國內上映。

許醉凝自己本身對電影什麼的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可是她的好朋友周雙卿很喜歡,也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叨叨這部電影,說很想看看,但是可惜的是影片沒有在國內上映,所以就連盜版都沒得看。

秦語純也明白為什麼許醉凝說會感興趣,立刻說道。

「既然你對這部電影也感興趣,我這裡有它的完整高清片源,我可以拷給你,你帶回去看看。」

一般來講,尤其是電影主創,是絕對不可以把電影的高清片源這麼輕易的拷給別人的。

這部電影雖然未上映,但是秦語純作為主演,又與導演製片人都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她的手裡才會有高清片源。

許醉凝幫了秦語純這麼大的忙,她心裡也是真心感激著,所以也不介意為許醉凝開這麼一個例外。

想到周雙卿那麼喜歡,許醉凝乾脆也毫不客氣的答應了。

「那就麻煩你了。」

秦語純很快就把電影拷好,將U盤遞給許醉凝之後,許醉凝這才告辭離開。

走出秦語純家的小區之後,許醉凝就直接打車回到了學校。

可她沒想到的是她興沖沖回到宿舍之後才發現,周雙卿這個小妮子居然不在宿舍,已經跑回家去了。

沒辦法,這電影也只好等周雙卿回來學校之後再給她看了。

宿舍里的顧薇薇沒有回來,沈清晏又被趕出去了,這下子周雙卿又回了家,就只剩下許醉凝一個人在宿舍了,她自己在宿舍洗了澡,又做了一會兒學校裡布置的作業,感覺有些無聊了。

如此閑著沒事幹,她就乾脆打開手提電腦,將秦語純給她的U盤插了進去,準備看一下秦語純的這部電影來打發打發時間,她心裡也很是好奇,周雙卿為什麼會那麼期待這部電影。

秦語純給她的是高清的片源,所佔的空間十分的大,在電腦里載入了好久都還沒有好,許醉凝也沒有傻等著,先去衛生間去吹她那頭濕漉漉的長發去了。

等到她再次回來時,猛然發現座位上多了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

男人的白色的襯衫因為過於隨意的坐姿微微的有些褶皺,但是很是帶著說不出的清冷英俊之意,他的側臉投入一片陰影之中,更是平添了幾分魅惑。

許醉凝一時間呆住了。

「歐陽楚?」

這個突然出現在許醉凝的宿舍里的男人,就是歐陽楚。

歐陽楚聽到許醉凝的疑問,輕輕抬起頭看著她。

燈光照耀在他的俊美的臉上,勾勒出一個俊朗豐逸的輪廓來,讓人看著了就根本再移不開眼睛。

只是此刻歐陽楚的俊臉上,表情有些異樣。

男人緩緩地開口質問,聲音更是帶著些許微妙的以為。

「許醉凝,你給我解釋一下,你為什麼在看這種影片。」 龍目綻放絕世的光芒,龍首山之內,無數的動物在那一刻,都卑微的所在一起。動物身上毛髮,彷彿都停止了。

時間停止了,龍首山之下,爆發出絕世的龍威。天地都在退避,龍首山為中心,方圓千里時間統統停止。

真龍感受到了,感受到那種召喚,那居然來自魔,而且魔的身邊,居然有魃的氣息。

「嗷嗚!」

龍首山的上空出現一道巨大的金色渦旋,渦旋籠罩四方,化為巨大的磨盤。在這磨盤之下,巨大的光柱轟然而起。

真龍之魂轟然而起,龍魂巨大無比,渾身金光燦爛,龍魂顯化的龍鱗,要比神器還要恐怖,虛空之上,龍魂扶搖,如果不是時間停止,世人震驚。

龍魂朝著渦旋而去,恐怖的聲音,傳遍神州。

就在龍虎山舉行修真大會那些人,也被來自東北的聲音所驚,一些人都在推衍,不知道為什麼傳來如此恐怖之音。

龍吼,化為道音,每一個修鍊之人,都能夠感受到一股怒氣。不過這股怒氣無從追蹤,哪怕是昆皇也無法。

不管這些人如果震驚,而龍首山靜止的時空當中,龍魂復甦,被召喚出來,朝著龍紋令所在而去。

在那異度空間當中,龍魂轟然而出,龍吼連連,直接投進龍紋令當中。

而此時在龍紋令空間,楊柏跟魔已經面對法奧,此時的法奧散發強大氣場,無人能比,楊柏即將逆轉龍紋令空間。

「堅持住,楊柏,在堅持一分鐘!」

「堅持個頭,你給我堅持!」

楊柏爆發出所有的力量,聖僧之魂都要消散了,這片封印之地,馬上就要被法奧轟碎,兩人就要被滅殺。

「馬上就好,楊柏,老子還不想死!」魔還要返回終極,也就是地仙界。

「閉嘴,一起赴死,我死,你也得死!」

楊柏怎麼會把魔留在人間,就算死,也要把魔跟法奧都毀在這裡。

「敖久,你再不來,我們都要死了!」

魔念揚天怒吼,想要最後衝出封印,怎麼也得活下去。楊柏掌控的靈珠都在綻放最後的光芒,無量體被鎮壓,法奧已經從佛光當中掙脫出來,十六翼即將毀掉一切。

「嗷嗚!」

就在這時候,龍吼天下驚!

龍紋令空間所在,突然裂開一道巨大的縫隙,然後龍魂沖了進來。

「真的召喚出來了?」

楊柏激動的看著龍魂,而此時龍魂也也看到法奧,感受到魃的氣息,巨大的龍嘴朝著法奧轟然嘶吼。

「天地五行,魔斷天下!」

就在這時候,楊柏一抬手,魔氣縱橫,這是魔念傳下來的的,跟龍力融合在一起,能夠擊敗魃的毀滅之氣。

「敖久,你還等什麼,他可是你的傳人。這個西方人,馬上就要轉化新的魃,你如果不出手,我們統統都要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