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想通了沒有。”

凌軒看着楊文,輕輕的說道,嘴裏的語氣平淡的很。


楊文點了點頭,看着凌軒的眼神都帶有着一絲莫名的感激。

“想通了。”

凌軒點了點頭,打量了一下楊文。

“你選擇從商還是從軍,你自己選擇,如果是從商的話我可以送你去一個地方,如果選擇從軍我同樣送你去一個地方。”

“我從商。”

楊文沒有絲毫猶豫的就說了出來。

“那你就告訴我一個你從商的原因吧。”

凌軒嘴角掛着一絲奇異的笑容隱祕的朝着楊武點了點頭後朝着楊文問道。

楊文苦澀一笑,眼神裏面有着絲絲的後悔。

“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如果讓我從軍我怕我在裏面待上一個星期差不多就死掉了,但是相反,我的大腦非常的活躍,我覺得從商適合我一點。”

凌軒點點頭,看着楊文的眼神略微閃過一絲讚賞,因爲楊文找到了自己的價值,不像自己,自己雖然看起來風風光光,但是卻沒有找到自己有價值的地方,甚至就連自己的感情自己都是一直用着極其強勢的態度解決,但是自己終究還是有着感情的人類,雖然有着感情讓自己非常的疲憊,但是凌軒也不得不面對感情,因爲自己不面對就找不到自己的出路,最後只會變成人不人的東西。

“好,既然你找到了你自己的價值,我明天會安排人送你去英國皇家商業學院的。”

凌軒的這一句話讓的楊文的大腦直接出現了一片空白之色,而楊武臉上也是掛着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凌軒。

“老大,不是吧,你什麼時候和英國皇室勾搭上了。”

凌軒站起身來到了楊武的身邊,在他的頭上輕輕的拍了拍,笑罵的說道:“你小子,難道不知道你老大我無所不能嗎?不就是英國皇室嗎。”

凌軒說完直接對着楊文下來逐客令。

“你小子回去收拾一下吧,不過不要驚動任何人,也不要讓認何人都知道你去了那裏,兩年之後我一定要讓華夏國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凌軒的話說完,楊文已經回過神來,他看着凌軒的眼神有着感激和崇拜之色。

感激凌軒把他弄進英國皇家商業學院。那一座學院可是有着兩千多年的文盲,從裏面走出來的商人無一不是站在這個世界商業界的頂層人物,相傳現在世界排行前十的集團至少有着五個集團的創始人是從那裏面走出來的。

而崇拜凌軒是因爲凌軒居然能夠把他弄進英國皇家商業學院,這足以表面了凌軒龐大的力量。

楊文轉過身朝着門外走去,但是當他快要跨出門的時候凌軒叫住了他,他轉過頭疑惑的看着凌軒。

“去向那一個警察道一個歉吧,至於他也後我會安排你的哥哥去和他談的。”

楊文自然知道凌軒要說的是什麼,他點了點頭,恭敬的對着凌軒說了一句之後轉身便走了出去。

“我一定會的。”

等楊文走了之後,楊武看着凌軒,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凌軒拿出兩支菸,自己點了一支,然後給楊武扔去一支,他嘴角掛着淡淡的微笑,然後朝着楊武問起了弒神隊的情況。


“小武,弒神隊的情況怎麼樣?”

楊武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朝着凌軒嘻嘻一笑。

“老大,你這是要讓我報告情況嗎?”

“當然。”

惑情:邪魅總裁的雙面情人

“弒神隊在老大你和莫老大走了之後就一直沒有接過任務,分散在全球各地,現在華夏國就我一個人而已。”

楊武說完之後嘴巴撇了撇,顯然他也不想呆在國內。

“喔?那爲什麼我只有聽到弒神隊的旗號呢?”

凌軒腦海一動,雖然他猜測到了一點點,但是他又有一點不敢確定。

楊武對着凌軒哈哈一笑,狠狠的吸了一口煙。

“老大,那其實是我幾個交出來的徒弟,嘿嘿,不過現在就十人,你和莫老大的徒弟你們還沒有讓他們出來呢。”

凌軒嘴角扯出了一條怪異的笑容,他眼神看着窗外。

“我讓那小子去調查一件事情去了,而且我想下一個弒神隊差不多也要聚齊了。”

楊武有些疑惑的看着凌軒,眼神裏面閃爍着不明的光芒。

“老大,你說的事情是?”

“馬航事件。”

楊武的臉上少見的露出了正容,不過片刻之後臉上又帶着一絲笑容。

“看來這一次是下一個弒神隊競爭隊長的時候了,我想莫老大的徒弟也會去吧。”

凌軒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堅定的表情。

“一定會去。”

“老大,你變了,你變得會僞裝了。”

楊武看着凌軒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轉移了話題。

“僞裝,你說我哪裏僞裝了?”

凌軒同樣看着楊武,嘴角總是掛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他一眼。

“原來的老大身上透漏出一股朝氣,而且全身的氣勢永遠都不會收起來。而如今的老大經歷了歲月的洗禮變得成熟,學會了用冰冷和無情掩飾自己的內心。”

楊武說完之後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我知道,老大多情的性格永遠不會變,因爲根本就改變不了,因爲老大你是天生的帝皇。”

楊武說的話有些玄乎,但是也是真因爲如此,凌軒在他們弒神隊裏面永遠如高高在上的神一樣。

“你現在在我身上感覺到了什麼?”

“憂傷,給人一種想要窒息一般的憂傷。”

楊武在凌軒的話剛剛說完就瞬間說道,幾乎是連着凌軒的話說出來的。

“但是我的外表充斥着什麼?”

秀色滿園 。”

幾乎又是和剛纔一樣,凌軒的話剛剛說完楊武就飛快的回答了凌軒的話。

“是啊,無情,這是一個坎,如果我能看透這一個坎的話我的實力就會在進一步,這也是我爲什麼這一年多都沒有修煉的原因,而是在全球各處到處的跑,就是因爲感悟。”

楊武的臉上頓時一邊,看着凌軒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個怪胎一樣。

“老大不是吧,如果你再進一步你的實力那時候有多強?”

凌軒笑了笑,走到了窗臺,眼神若有若無的閃現道道精光。

“再進一步,神榜的創始人我有九層把我打敗他。” “什麼,老大,不是吧,你咋怎麼還是怎麼變態。”

楊武頓時臉色一變,他沒想到凌軒居然變得這麼強悍,再進一步居然有九層的把握擊敗神榜的創建者。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小武,要不要我們兩個來練一練?”

凌軒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等着楊武,眼神之中閃爍着光芒。

“算了,還有任務呢,等任務完成之後我在給你當沙包吧。”

楊武非常識趣的搖了搖頭,顯然他大心裏面不願意和凌軒交手,因爲一交手自己鐵定是當沙包的貨,自己沒有被虐的性格。

“我就知道你要拒絕,後天我們就出發吧,我想也是時候了,小日本最近好像囂張的很,我要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不僅只有美國一個霸主,我華夏國可不是那小小的倭國能夠比的。”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眼神裏面閃過一絲厲色,臉上滿是瘋狂和興奮之色。

“哈哈,老大說的對,四十多年前,二十多年前分別都有着一個超級強者出世把這個世界弄得惶恐不安,這一次就讓他們看看老大的威武吧,老大註定是這一代的傳奇。”

楊武的臉上也滿是瘋狂之色,不過瘋狂之下帶着期待之色,他可是非常的期待看到凌軒走到這個世界的巔峯,讓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爲之臣服。

“無緣見到那兩個強者真的是我一輩子的遺憾。”


凌軒搖了搖頭,眼神裏面有着少許的失落之色,強者註定是孤獨的。

“老大,那不一定哦,雖然沒有辦法見識到那兩位強者,但是日本好像有着一個叫做木村一天的人物,傳說他在二十年前可是非常的強悍,如果不是那一位傳奇人物遮住了他的光芒,我想這個世界一定有着他的一席之地。”

“木村一天?神榜排行第五的那個?”


凌軒臉上微微起了一絲波動,不過隨即身上涌出一股驚人的戰意。

“對,二十年過去了,不知道那個叫木村一天的日本人現在是什麼修爲,而且相傳很多古老的世家也開始紛紛出世了。”

“古老世家?”

凌軒心頭一動,他眼神帶着一絲憂傷朝着北方的位置看去。拳頭握得咔嚓直響。

“老大,你怎麼?”

看到凌軒這個表情楊武的身子微微朝後退了兩步,做了一個隨時逃跑的舉動,他可是知道,凌軒露出這種情緒表示他已經進入了憤怒狀態,那個時候的凌軒可是非常的嚇人的。

聽到楊武的話後凌軒憋在心裏面的那一股殺氣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舉起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凌軒轉過頭朝着楊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到:“小武,不好意思了,剛剛老大想起了一些慘不忍睹的事情。”

凌軒說話的時候用着一股開玩笑的語氣說道讓的楊武頓時笑了笑。

“哈哈,老大,這纔像你嘛!老大原來就是一個大流氓,吃乾淨抹油就跑路的事情經常幹,而且說話幽默風趣,你隱藏難道不累嗎?”

其實楊武比凌軒都還要大,差不多二十五歲左右,但是他心甘情願的叫凌軒老大不僅是因爲凌軒的實力,而且還是因爲凌軒那時候很招人喜歡,做事情果斷。說話風趣幽默,讓的衆人都非常的佩服他,而且凌軒最後在實力方面遠遠的超過了他們,所以凌軒就成了弒神隊的老大。

凌軒苦澀一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面,朝着楊武翻了翻白眼。

“你以爲老子想啊,我還想安安穩穩的當一個流氓呢,但是爲了報恩,我不得不堅持啊。”

楊武看着凌軒的眼神有着一絲疼愛,他還有弒神隊的所有人在內心裏面都是把凌軒當做弟弟,而且衆人多多少少知道一點凌軒身上的擔子,但是他們沒有實力可以爲凌軒分擔。

“如果莫皇隊長知道老大你這麼累的話她就不會走了。”

楊武突然想到了莫皇,一個性格比男人都還堅強的女人。

“你怎麼突然提起她來了,我想她現在還在狠我吧。”

凌軒眼裏面閃過一絲心痛,自己還真他媽的不是人。

“但是那一切都不是老大的錯不是嗎?”

楊武否定了凌軒的話,用着堅定的語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