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老還是很給林辰面子的,聞言,氣消了不少。

橫了楚雲飛一眼後,冷冷的道:“我主意一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幫助林辰從白家手裏,把人救出來,這樣,趙寒,雲飛,還有瀟瀟,你們即日便跟林辰一道去京都,到時候,盡力協助……”

“可是爹……”

“你給我閉嘴!”楚老狠狠的瞪着還要插言的楚雲飛,厲聲大喝。

這一下楚雲飛再也不敢亂插嘴了,屁也不敢放一個。

“事情就這麼定了,對了林辰,你準備什麼時候動身?”楚老爺子轉頭看向林辰,林辰道:“哦,我已經訂好了機票,明天早上七點。”

“好,那就早上七點,你們一塊……”

老爺子雖然已經退居二線,但是在楚家,還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他既然已經這麼說了,便沒人再敢反對。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

林辰,楚瀟瀟、趙寒,還有楚雲飛出現在東海市飛機場,沐婉晴原本也打算要來送林辰的,不過林辰並沒有答應,而是讓她乖乖的留在家裏,等着他回來。

世上最難過的便是生離死別,林辰可不想被這種情緒牽絆住。

幾個人並沒有從正常的途徑上飛機,而是通過特殊渠道。

上了飛機,直奔京都,與此同時,白羽和白傑,也從臨近東海的城市登上了飛往京都的飛機,而在上飛機之前,這兩個傢伙已經提前跟家族方面打過招呼。

他們通知了白家年輕一輩第二號人物,白皙李。

這白皙李在白家年輕一輩中,可以說是跟白華宇並駕齊驅的存在。

在白家,他和白華宇,並稱爲白家年輕雙驕。

當然了,無論是白華宇或是白皙李,對此都極爲不爽。

兩個人暗地裏,都想壓過對方一頭。

而作爲雙驕之一的白皙李,得知白華宇死了,心裏就別提有多爽了,他真的還挺感激動手弄死白華宇的林辰,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太明顯。

再怎麼說,白華宇也是白家子弟,被人弄死了,他在這邊興高采烈確實不合適,所以,只能裝腔作勢,裝出一副憤慨模樣。

命令白羽白傑,務必將林鈺彤帶回來,親自處置。


林辰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到底發生了。

而有了白皙李這話,白傑白羽等於是又有了新靠山,頓時高興的跟什麼似得。


心裏對於林辰的那點恐慌,立刻煙消雲散了。

就這樣,帶着林鈺彤,乘坐航班,直奔京都。

一路上的事暫且不提,只說一路跋涉,五個小時之後,林辰他們下了飛機,下了飛機之後,楚家的人早就等在飛機場了。

過來接人的是楚瀟瀟的表妹,名叫楚香香。

香香是楚雲龍二弟的次女,長得跟楚瀟瀟有七分相似,也是一個標誌的大美人,而因爲常年生活在京都這種大城市,整個人顯得格外的活潑開朗。

相比於楚瀟瀟更爲活潑。

楚瀟瀟見到自己的表妹來接,頓時高興的不得了。

兩姐妹因爲性格相近,又是表親,年紀相差也不大,所以關係極爲要好。

在楚家這龐大的家系裏,屬她們兩個女孩關係最好。

見面之後,兩個女孩立刻嬉鬧成了一團。

“香香,好久沒見,你這丫頭是越發的漂亮了,而且這身材,嘖嘖,真是越來越……嘻嘻,快,讓姐姐量身檢查一下……”

“啊,姐姐,別鬧了,這是機場!呵呵……”

二女見面,立刻嬉鬧,全然不顧這裏是公共場所。

全然不顧周圍無數男情人熱烈的眼神。

楚雲飛見自己的侄女和女兒如此沒規矩,不禁老臉一黑。

黑着臉,沒好氣的橫了二女一眼,怒道:“胡鬧什麼,也不看看這裏是那裏,身爲楚家的丫頭,怎麼可以這麼瘋,一點也不顧禮儀!”

“爹,你也真是的,我們姐妹的玩鬧,你也管!”

楚瀟瀟當即嘟嘟起小嘴,一臉的不高興。

楚瀟瀟之所以從小跟爺爺長大,而不是留在京都,就是看不慣自己老爹嚴厲。

十足的老榆木疙瘩,守舊!

楚香香可不敢公然的頂撞自己的大伯,小臉一白,乖乖站好,衝着楚雲龍道:“大伯教訓的是,香香知錯了,香香以後再也不敢胡鬧了。”

“唉,行了,大伯也沒生氣,來香香,大伯帶你見過咱們家的恩人林辰!”楚雲龍嘆了口氣,隨即,便把林辰介紹給香香。

“香香,這位便是林辰,你爺爺的救命恩人,來,跟林辰哥哥問好。”

“林辰?!”香香看着面前長相標誌,三分俊朗的林辰,不禁一愣。

這麼年輕,竟然是爺爺的救命恩人,大伯沒有搞錯吧?

老爺子的病好了,楚家上下也都之情,也知道是一個姓林的男子出手治好的,不過,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姓林的男子,竟然會如此的年輕!

“你好。”林辰衝着香香點了點頭。

香香雖然漂亮,和楚瀟瀟有的一比,但林辰並非好色之人,所以並沒有多少動容,言語間,更是略顯了幾分冷淡出來。

香香聞言,好看的眉頭立刻蹙起,心中竟然生出一絲小小不爽。

楚香香自負自己天資國色,平時追求者也是無數,所以頗爲的傲嬌,然而,林辰面對她,竟然波瀾不驚,甚至於有一絲不屑,這不禁大大損傷她的自尊心。

對林辰的印象,瞬間大打折扣。 女爲悅己者容,林辰表現冷淡,自然無法引起楚香香的歡心。

不過,雖然心中不喜,但她還不敢太過放肆。

“你好林辰!”楚香香象徵性的跟林辰點了點頭。

態度上嘛,不算熱情,但旁人爺說不出什麼。

楚雲飛見狀,眉頭微蹙,略有不喜,覺得香香禮數不對,不過這會他也沒心思顧及這個了,轉身衝着林辰道:“林辰,你暫時就住在我們楚家吧,至於你妹妹的事情,這一點你先不用操心,我幫你調查就是了。”

白家雖然是恐怖,但我楚雲飛想要找人,還是辦得到的。

林辰一聽,眉頭微蹙。

讓他暫時住在楚家,這個沒有問題,但是讓他坐等,這個真的辦不到。

他必須親自過去調查一番,否則心中難安。

不過,林辰並沒有當場駁了楚雲飛的面子,畢竟人家是爲他考慮。

“好,全聽楚叔叔安排!”

“好好,那咱們回家。”

楚雲飛立刻鬆了一口氣,在不耽誤,立刻招呼上車離開機場。

由楚香香開着加長版的賓利轎車,載着他們直奔京都楚家所在地。

京都楚家,在京都,雖然比不上三大家族,但是卻是三大家族之下,十強家族之一,加上有楚老爺子老國字這層關係,所以楚家在京都,地位也算超然。


所處的宅邸,位於香山腳下,一個風景區內。

一般人,想在在這種地方建立宅基地,根本就沒有那個可能。

半個小時之後,林辰隨着楚雲飛他們來到了楚家府邸。

下車之後,林辰放眼看着佔地足有百畝的楚家,不禁微微有些動容。

百畝宅邸,其中別墅數十座,建立子啊半山腰區,整個半山幾乎都是楚家建築,其中,更是有私人花園,私人景區,還有幾個停機坪,簡直就是皇宮別院。

這等輝煌氣派,簡直也是沒誰了!

林辰早就有想過,楚家勢力很大,但卻萬萬沒有想到,會這麼闊氣。

楚瀟瀟見林辰發愣,立刻傲嬌的揚起小臉,癟着小嘴道:“嚇傻了吧,這下知道我們楚家有多厲害了吧,我不是跟你吹牛,就你們東海啊,所有的家族加在一塊,也比不上我們楚家的一角!”

“既然如此,那楚老爺子的病,也沒見你們治好啊!”

林辰看都不看楚瀟瀟,隨口來了一句。

這一句話,直接把楚瀟瀟弄的沒電了。

是啊,楚家在牛又能如何,爺爺的病,不還是這個臭混蛋治好的,換句話說,他林辰不還是楚家的恩人,你們楚家不還得敬若上賓。

楚瀟瀟頓時吃癟,一時間小臉憋得通紅啊!

楚香香在一旁瞧着自己表姐被人懟了,頓時不幹了。

立刻橫眉看向林辰,沒好氣的說:“哼,人家都是好漢不提當年勇,你至於張口閉口把這件事掛在嘴上嘛,你這是打算以此要挾我們楚家不成。”

“你是對我爺爺有恩,但我楚家也不是還不起人情,這樣,你說個數,我這就回去叫我爹轉賬給你,是一千萬,還是兩千萬,你隨便提!”

這丫頭,比起楚瀟瀟來還敢說。

林辰聞言,雖說他有萬載心境,但還是心生不悅。

一千萬?兩千萬!虧她說的出口,真把他林辰當成要飯的打發了!

且不說他林辰爲老爺子洗髓伐骨,耗費之巨大,絕非區區金錢可以搞定,就說這一千萬兩千萬的,以現在林辰的身份,也真看不上眼。

畢竟,他現在可是實際上東海整個城市的掌控者。

“放肆!”而就在此時,楚雲龍聽到楚香香一番言論,不禁大怒啊!

這丫頭,怎麼可以怎麼說話,太沒有禮貌了!

楚雲飛雖然有些惱火林辰不聽他的告誡,但是,本身還是很喜歡林辰,很感激他的,而此時眼見着自己的侄女竟然敢對林辰如此無禮,頓時氣得不行。


邁步來到楚香香面前,揚起手就要教訓。

楚香香見狀,嚇得立刻張大嘴巴,萬萬想不到自己大伯竟然要揍她!

整個人直接嚇得愣在原地,驚恐的盯着楚雲飛,小臉慘白。

不過,到底楚雲龍沒有捨得下手。

巴掌距離楚瀟瀟小臉一寸距離止住,隨後,氣呼呼的怒道:“你這丫頭,真是無法無天,太放肆了,剛纔那話不許再說,快,過來給林辰道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