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的一驚,從那種石化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不過,我卻並沒有對衆人解釋這座大殿,與我夢中那座大殿,以及神祕人的事情,我只是指着那座大殿,頗爲複雜的對衆人說道:“這裏,就是古殿了吧?”

“肯定是古殿!”石乾坤插了一句話,頗爲興奮的說道:“你看這大殿,簡直就是古代的建築,這裏,肯定就是奇幻空間,大殿之中,肯定藏着大虞王朝的寶藏!”

“可是……古殿之外,爲什麼這麼安靜?不僅沒有人影,連屍體都沒有!”陸茗軒有些警惕的嘀咕了一聲,“會不會,那些人都已經進入古殿之中了?”

“那還等什麼?既然都走到這裏了,不進去看一看,又怎麼甘心呢?”石乾坤躍躍欲試的超前邁出了一步,見沒人阻攔他,那傢伙便順勢,踏上了石階。

“我們也去吧!”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釋然般的說道:“石乾坤說的對,既然已經來了,那就沒有任何理由去逃避了,該面對的,我們永遠也逃不掉!”

言罷,我神色一凝,快步朝着石階走了過去!

我們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踏上了石階,一邊向上攀爬,一邊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動向,畢竟,我們已經進入了古殿區域,這裏,應該就是最終的區域了,所有敵人和朋友,都會結集於此,一場曠世惡戰,已經是在所難免!

不過,我根本就沒想要避免,我來疆省,來奇幻空間,除了爲了解開楚家的詛咒之謎以外,還有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幹掉張道一!

我們沿着石階,不斷的向上前進,沒多久,我們大家便登上了石階的最頂點,這時候,那座古舊的大殿,便終於完全的呈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這座大殿,沒什麼好說的,很破舊,也很平靜,與和電視中的古代大殿,沒什麼區別,真正讓我在意的是,大殿的巨門,是敞開着的,裏面,隱約透出了火把燃燒的赤色光芒,而在那辭色光芒與月光的倒映下,我將目光,定格到了門檻之上……

那是一道雕刻着奇異符紋的石門檻,與我在夢中見到的大殿門檻,一模一樣,連符紋,都沒有任何的出入!

直到此時,我終於敢肯定,這座大殿,就是我在夢中,見到的那座大殿! 我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盯着門檻上的符紋,不由的,我呆住了。

“小舅子,你又什麼了?”石乾坤撞了一下我的肩膀,不滿的說道:“自從進入古殿區域之後,你就總是走神,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沒事!”我回過了神,隨即,微微搖頭,道:“大家小心一點,接下來,纔是真正的戰鬥!”

“我們早就準備好了!”石乾坤不滿的撇了撇嘴。

隨後,這傢伙的手掌之上,便突然凝聚出了一股內勁氣旋,當即,石乾坤便直接朝着地面掃了一下,頓時,那由不知道是什麼石材鋪設而成的地面上,便出現了一道淺淺的裂痕……

“我們的內勁可以使用了,包括神識,也能用,只不過,神識視乎還會受到某種限制,無法擴散到太遠的地方!”石乾坤輕聲說道:“還有這地面,這到底是什麼石材?竟然這麼結實,被我的內勁轟了一下,竟然之出現了淺淺的裂痕而已……”

“內勁和神識可以動用,這對我們來說,未必是好事,但也未必是壞事,見機行事吧!”我微微搖了搖頭,也感受了一下體內的內勁和神識,的確,與石乾坤所說的一樣,內勁可以動用,但神識的限制,卻很大,我也只能窺探到大殿的一角而已!

“這裏的一切,都充滿了未知和神祕,我們要小心!”陸茗軒正色的囑咐了一聲。

“好!”石乾坤應了一句,言罷,他便當先邁出步子,跨過了門檻,走進了大殿之內。

緊接着,我們衆人,也小心翼翼的貼着門邊,與石乾坤一起,走進古殿之內……

進入古殿之內,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處並不算太寬敞的正殿,正殿的四周,掛滿了火把,跳躍的火苗,不斷髮出“噼裏啪啦”的炸裂聲,赤紅色的火光,將正殿,映的通紅……

只不過,見到眼前這處並不算太寬敞的正殿之後,我又愣住了……

這也不是我在夢中見到的大殿啊!

我記得,我在夢中見到的那座大殿,正殿無比的寬闊,彷彿一望無際的大海,可我眼前的正殿,充其量也就又一兩百平方米而已,與我在夢中見到的大殿,根本就不一樣!

這一次,我倒是沒有讓錯愕持續太久,我強壓下了心中的疑惑和震撼,開始掃視起了正殿……正殿之內,除了火把之外,並沒有任何物件,包括地面上,都沒有那種厚厚的灰塵,彷彿,有人經常打掃似的……

忽的,我的目光,定格到了正殿角落處了一條幽黑長廊,長廊之中,仍舊隱約傳出了一股赤色的火光。

這正殿,無跡可查,別說人影,連屍體都沒有,那麼,我們也只能將注意力,集中到那條走廊的入口之上了,那裏,自然而然的,成爲了我們唯一的目標!

“去看看?”石乾坤朝着那散發着微弱光芒的走廊,揚了揚下巴。

“好!”我點了點頭,沒有任何猶豫的貼着牆邊,朝着那走廊的入口走了去。

在這種充滿了未知的環境下,我們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貼牆邊走,是最好的路線,最起碼,牆邊佈置機關的可能,要遠遠低於正殿中的其他位置!

也不知道是這正殿之中根本就沒有機關陷阱,還是我們沒有將其開啓,總而言之,我們一行人,很順利的走到了走廊的入口出,通過入口,我看到了走廊內部的情景…… 那是一處長度未知,寬度接近四米的綿長走廊,牆壁的兩側,仍舊掛滿了一排排散發着赤色光芒的火把,而在火把之下,走廊兩側的牆壁上,竟然雕刻出數不盡的繁瑣古文,以及一些生澀難懂的圖案,最誇張的是,凡是我目光所及之處,牆壁上,皆是充滿了文字和圖案,一直延伸到走廊的最深處……

這走廊,又一次讓我震撼到了……因爲,這根本就不是我在夢中見到的那座古殿!

不過,我的臉上,卻並沒有表露出任何的表情,可就在這時候,羅藝卻突然壓低了聲音,輕聲說道:“小心,走廊裏面,有血腥味!”

被羅藝這麼一說,我也下意識的抽了抽鼻息,自然而然,我也聞到了血腥味!

“走!去看看!”我將聲音壓的極低,一邊說着,一邊躡手躡腳的邁出了步子,走入了走廊之中。

我們並沒有去理會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只是小心翼翼,不發出一點聲響的朝着走廊內部摸了過去……

隨着我們一行人越來越深入走廊的內部,那刺鼻的血腥味,便越來越濃重,當我們沿着綿長的走廊,左繞右拐了接近半個多小時之後,我們,終於發現了血腥味的源頭……

此時,我眼前的走廊之中,橫七豎八的躺滿了屍體,有龍虎山的,有崑崙的,有武當的,還有不少其他勢力的屍體,當然,我沒有發現二叔,以及張道一,陳泰和白天虹的屍體!

我盯着眼前那幾十具,幾乎將走廊都完全堵住的屍體,隨後,我朝着身後的衆人緩緩的壓了壓手掌,示意大家不要發出任何聲音,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衆人沒有出聲回答我,只是紛紛朝着我點了點頭,而且還都遞給了我一個“小心”的眼神,旋即,我才無比小心的邁出了步子,走向那羣屍體……

我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便走到了其中幾具屍體之前,我蹲下身子,用手指輕輕的抿了一下地上的血跡……尚未乾涸,應該流出來不久!

旋即,我有將兩根手指,隨手搭在了其中一具屍體的脖頸處……尚有餘溫,死亡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一小時!

通過血液和屍體,我斷定,這場大戰,應該是剛剛結束不久,而且活下來的人,很有可能已經進入到了走廊的深處,並沒有在這裏……

可是,還有一個疑點,我沒想通,那就是,牆壁!

我的目光,順勢從屍體上,轉移到了牆壁之上,這裏的牆壁,與之前的牆壁一樣,全都寫滿了不知道是什麼朝代的古文字,以及生澀難懂的圖案,可關鍵是,牆壁上雕刻的文字和圖案,卻沒有出現一點被破壞的痕跡,哪怕是細微的裂痕,都沒有!

經過這樣一番慘烈的大戰,死傷人數多達幾十人,可是,爲什麼被雕刻在牆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卻沒有受到絲毫的破壞呢?

難道是因爲石牆的材質太堅硬?

不可能!

再堅硬的石牆,經歷過這番慘烈的大戰之後,也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吧?

要知道,石乾坤隨手一揮,都能將地面炸出一道淺淺的裂痕,那麼,這麼多人爆發的混戰,沒有理由連一點裂痕,都沒有製造出來吧? 我深深的看了牆壁上猶如鬼畫符一般的文字和圖案之後,便小心翼翼的原路返回,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的回到了衆人的身邊。

當即,我將聲音壓到了最低,用一種細若蚊聲的音量,將我心中對於石壁的疑惑,說了出來……

聽了我的敘述之後,衆人的眼中,也紛紛閃現出了疑惑的神色,貌似,大家都沒有想明白,爲什麼這些人,沒有破壞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

“這裏死了幾十人,而且,能夠從沙漠區域,一路走到古殿區域,毫無疑問,都是各大勢力的好手,這些高手之間,所爆發的不死不休的死戰,爲什麼偏偏沒有破壞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呢?”陸茗軒擰起了秀眉,無比疑惑的輕聲嘀咕了起來。

“一般,在這種情況下,那羣傢伙不去破壞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便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比他們的生命,還要重要!”石乾坤煞有其事的說道:“不然的話,連命都快沒了,又有誰會去可以保存那些東西呢?所以說,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在這羣人的心目中,肯定比命都重要,只不過,最後,他們誰也沒得到罷了!”

“比命還重要……”石乾坤之言,彷彿讓我捕捉到了什麼,當即,我的腦中靈光一閃,我便猛的瞪起了雙眼,用一種難以抑制的聲音,低吼道:“大虞祕術!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一定是玄妙的大虞王朝祕術!”

被我這麼一提醒,衆人也是恍然大悟!

沒錯!

石壁上的文字和圖案,一定是大虞王朝流傳下來的祕術!

別忘了,這裏是奇幻空間,號稱,大虞王朝寶藏的埋藏地點!

作爲大虞王朝的寶藏,其中,有可能沒有金山銀山,沒有錦衣玉馬,但是,卻萬萬不可能沒有大虞王朝的祕術!

龍虎山,崑崙和武當等各勢力,來尋找大虞王朝的寶藏,並不是爲了那些財富而來,他們的最終目標,是足以逆天改命的大虞王朝祕術!

衆人,似乎都想到了這一點,當即,除了不屬於靈異世界的羅藝之外,衆人望向石壁上那些文字和圖案的眼神,也逐漸的變得狂熱了起來!

大虞王朝的祕術,那可是曠古絕今,更是號稱,其中還有長生之術的逆天神術!

身爲術人,別說是陸茗軒等人了,就算是張道一,恐怕也無法壓制內心中的悸動吧?

所以,大家的臉上和眼中,會露出這種狂熱的表情,我一點也不吃驚,甚至,連我都有一種恨的不把牆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全都記在腦中的衝動!

誰人不想長生不死?

古有始皇嬴政,各朝歷代皇帝,近有大清雍正帝,西太后慈禧,這些權傾於世的人,都妄圖長生不死,就更別說我們這些只能活在陰暗世界中的術人了!

只不過,長生不死這種虛幻縹緲,近乎於不存在的事情,對於我而言,遠不如解開楚家詛咒的誘惑大!

我劇烈的喘息幾次之後,這纔將內心中的震撼,強壓了下去,冷靜的分析起了現在的局勢,“各位,不要再看這些石壁了,這上面,應該是沒有長生之術,不然的話,張道一等人,爲什麼沒有留在這裏觀摩?我想,張道一等人,一定是走到了走廊的最深處,也許,他們認爲,他們想要尋找的東西,並不在這裏,而是,走廊的最深處!”

我的聲音落地,衆人的視線,也隨之,從石壁上,轉移到了走廊的最深處……雖然,我們現在根本無法看清楚走廊的最深處,到底是怎麼樣一番場景,但是,那裏,卻是我們必須要去的地方! 我轉過頭,目光一一掃過衆人凝重而堅決的臉龐,忽的,我沒來由的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誠摯的微笑,輕聲對衆人說道:“謝謝!”

衆人被我這句“謝謝”,搞的有些摸不着頭腦……

他們並不知道我心中所想……

其實,我現在有些能夠體會到,不久之前,胡墨的心態了……

即將找到最終的答案,我的心,忍不住的狂跳了起來,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張感,更是充斥着我全身的每一條經絡之中,每一寸皮膚之上!

我沉吟了良久,又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輕聲說道:“出發吧!”

言罷,我便一馬當先,跨過了那些屍體,沿着火光傳播的方向,朝着長廊的最深處,邁出了步子……

我們這一行人的腳步很輕,甚至已經輕到了足以忽略不計的地步,包括我們的呼吸頻率,都被大家壓制到了最低,幾乎是屬於那種極其緩慢而綿長的無聲呼吸,爲的,就是不像暴露目標,畢竟,在我們的前方,不僅有來自大虞王朝寶藏的威脅,還有其他勢力的威脅……

我走在最前面,接下來是陸茗軒,石乾坤和羅藝,石毅負責殿後,我們五人,始終緊貼着牆壁,小心而謹慎的朝着前方,輕緩而行……

我們沿着長廊,走了很久,甚至,連我都記不得,我們究竟走了多久,最誇張的是,這一路走來,連我都不由的產生了一個疑問……

我們在長廊之中走了這麼久,恐怕早就走出古殿了吧?

可我的眼前,卻仍舊是一望無際,彷彿永遠沒有出口的長廊!

“這長廊,是不是在磨練我們的心性?怎麼好像永遠都走不到盡頭一樣?”後面的石乾坤,忍不住的嘀咕了一聲。

“平常心!”我頭也不回的輕聲回了石乾坤一句。

其實,這句話我不僅是對石乾坤說的,更是對我自己的,我也要提醒我自己,無論我的命運,楚家的命運,最終會如何,都要時刻保持平常心!

不管這長廊,是否是在磨練我們的心性,我們都要時刻保持平常心,只有心境不受到影響,我們才能以最好的狀態,去面對敵人,面對大虞王朝的寶藏!

石乾坤不說話了,長廊之中,再次迴歸到了沉默狀態。

然而,在這種沉默的狀態下,我們五人又前行了一段時間,突然,一道囂張的狂笑聲,便洞穿了石牆和空間,傳入了我的耳中,雖然那聲音穿過來之後,已經變得有些微弱,但這並不妨礙我聽清楚這道聲音……

“楚青雲,你現在是插翅難飛,若不是看在你擁有詛咒之力的面子上,本座早就幹掉你了!”

楚青雲!

二叔!

還有那道囂張的聲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張道一!

終於!

我終於找到他們了!

這麼說來,我們距離長廊的盡頭,也很近了!

我緊緊的握起了雙拳,包括我身後的衆人,聽到了張道一的狂笑聲之後,呼吸都不由變得急促了起來,看樣子,大家都猜到了,我們距離最後的大虞王朝寶藏,已經近在咫尺了!

然而,經過了短暫的興奮之後,我的心,便再次沉了下來……

從張道一剛纔的狂笑聲,我不難聽出,二叔現在,陷入到了絕危之局,而且,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性命之憂!

不過,好在,聽張道一那意思,二叔現在並沒有死,這對於我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二叔!

等着我!

這一次,換我來保護你!

我緊握雙拳,咬緊牙關,在心中,不斷的嘶吼着…… 不知不覺間,我的眼神,變得銳利了起來,我的殺氣,也在不斷的凝聚……可是,卻再也達不到曾經那種殺意滔天的境界了!

對啊!

白起,已經走了,我又怎麼可能會擁有那種滔天的殺意呢?

一想到白起,我的大腦,也瞬間冷靜了下來,因爲,我的天機眼,連同白起,一起消失了,我現在最大的依仗,便是玄火陣,以及保存在我體內,並沒有被我完全吸收的七塊白玉牌的力量了!

可是,一旦我與張道一展開決戰,封存在我體內的白玉牌之力沒有覺醒,那我,真的有勝算嗎?

在這種完全沒有任何禁制和封印的奇幻空間之中,與靈異世界呼風喚雨的巨頭張道一決戰,我,有勝算嗎?

這個問題,讓我衝動發熱的大腦,瞬間冷靜了下來。

可是,冷靜又能如何?

我能退嗎?

不能!

且不說張銘的仇,單說二叔還在前面,我就不能退!

更何況,前面,還有我的宿命!

所以,無論我是否是張道一的對手,我都不能退,哪怕是死,我也要和張道一拼個魚死網破!

我微微的側過了身,望着身後衆人,突然,我輕笑了一聲,低聲對大家說道:“你們在這裏等我,我去前面探探路,如果我發生了意外,或者我發出那種很痛苦的慘叫聲,你們不要猶豫,馬上逃離這裏!”

羅藝等人想出言爭辯,但是,我在大家出言爭辯之前,便直接揮手打斷了他們,將大家想說的話,硬生生的給嗆了回去……

我知道大家想說什麼,但恰巧,他們想說的話,卻是我最不想聽見的話!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尚且無法自保,那我就更不能讓大家去送死了,所以,讓大家留在這裏,是最好的安排!

如果,我真的死在了張道一的手上,大家的行蹤也不會暴露,可以安全撤離這裏。

雖然我們並不知道離開古殿區域的路,但是,只要大家在古殿之外,隨便找一個地方躲上一段時間,等張道一那羣人離開,大家在跟着張道一衆人走過的路,去尋找出路,反正我們身上的乾糧和水,足夠大家在這裏支撐一兩個月的,我就不信,一兩個月,張道一等人,還不走?

我這也算是爲大家,變相的安排退路了,畢竟,我不想讓大家跟着我一起陪葬……

當然,如果發生意外,我能幹掉張道一,那是最好的結局了!

不過,一切的前提是,羅藝等人,暫時不能露面!

“行了!”我輕輕的擺了擺手,道:“你們什麼也別說,我不一定會死,你們也不一定要逃,不過,你們留在暗處,隨時支援,隨時偷襲,也算是我的一張底牌,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我都把話說到這種程度了,衆人自然無法在拒絕了,當即,衆人便紛紛向我投來了不情願的目光。

不過,對於這種目光,我卻不以爲然,只是輕輕的聳了聳肩,旋即,我轉過了身,毫不猶豫的朝着前方的長廊盡頭,邁出了腳步!

也許,我這一路走到盡頭,便是真正的赴死之路,不過,那有能如何?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胡墨和雪狐說的對,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最終宿命,許多人,窮其一生之力,也無法捕捉,無法找尋,而我,最終宿命就擺在我的眼前,只要我一路走過去,便能輕易觸碰到,那麼,我爲什麼不走過去呢?

哪怕,我走的這條路,是所謂的赴死之路,也無所謂!

因爲,我叫楚風! 我決然的邁出了步子,義無反顧的朝着走廊的最深處,走了去……

我不知道身後的衆人,此時是什麼表情,但是,這的確是我目前能想出來的,最好的辦法了!

我努力讓自己的心境平靜下來,儘量不去想大家,儘量讓我的注意力,集中到接下來,即將與張道一爆發的那一戰之中……

不知不覺,我在長廊中,轉過了幾處轉角,忽的,一團更加明亮的火光,便映入了長廊之中,瞬間,便將長廊牆壁上懸掛的火把光芒,跟吞沒了……

前方,有更明亮的光源,是不是說明,我已經走到了長廊的盡頭,馬上就要面對二叔,面對張道一,面對龍虎山,面對大虞王朝的寶藏了?

一時間,我的心跳,沒來由的加快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候,張道一那囂張無比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張道一的聲音,無比的清晰,就彷彿,我與他,只有一處轉角的距離一般……

沒錯,只要我轉過這處轉角,貌似,我就能遇見張道一了!

“白天虹,陳泰在哪裏?”

白天虹?

陳泰?

聽着張道一的聲音,我不由的停下了腳步,貌似,白天虹也在,而且,之前距離大虞王朝寶藏最接近的陳泰,那傢伙卻不在這裏?

這倒是讓我大吃了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