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從第三招開始逐月、追星、逐日號稱日月星三招,這三招都是可以引起異象的,只有從逐月開始,武浩才算領悟了極光九劍的真諦。

而黑雲、狂雷,閃電三劍合起來稱之為雲、雷、電,這是極光九劍大成的三招,只要到了這個時候極光九劍才開始具備讓人膽寒的威力,畢竟這是可以引起天象的。

而最後一招極光則是極光九劍傳說之中的招數,據說此招一處,極光閃爍,迅疾的速度可以讓時間靜止甚至是倒流,絕對是可怕到極點的功法,可惜,就算是創出此招的前輩也只是在理論上預言了此劍,而沒有走到最後。

逐月一出,沈浪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種可以出現異象的招數沒有一招是好對付的?不過現在也只能迎頭而上了。

月光皎潔空明,映照武浩身上少了三分殺伐氣,多了七分飄渺的感覺,他像是傳說之中的謫仙人,劍勢優美,凌虛御風……

武浩從沈浪身邊飄過,落地之後把半截斷劍扔在地上,而此時的沈浪則像是木樁一樣站著,良久之後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來,最後軟軟地跌落到地上。

武浩沒殺他,但是卻用利劍的劍氣破壞了他的經脈,如果說經脈是儲存靈力和橡膠管的話,那此時沈浪的橡膠管卻千穿百孔,再也不能用了!

「你殺了我吧。」沈浪臉色煞白,哀求地看著武浩,對於一個心高氣傲的武者來說,廢掉功力的痛苦不比死了差。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武浩撇了沈浪一眼,「我比你仁慈,至少留了你一條命,以後做個普通人吧,當然,若是有人找你秋後算賬,那隻能說之前做人太失敗了!」

會有人找沈浪報仇嗎?答案是肯定的,他這種目中無人、狂妄自大之輩平時仗著自己的實力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現在他已經成了沒牙的老虎,受其壓迫的勞苦大眾自然要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誰還來挑戰我?」武浩靜靜地站在龍虎台上,虎目掃視,無人應答。

開玩笑,連外門弟子第一人的沈浪都不是對手,外門弟子之中誰敢自討苦吃!

「武浩你現在是外門弟子第一人了。」七長老忽然開口說道,「忘了告訴你,按照劍派的規矩,外門第一人必須接受內門弟子的審核考驗!」 次日清晨,衆女一行人與段辰天道別過後,便離開了華山,只留下一攤子事交由段辰天處理。而段辰天目送衆女離去後,便徑直趕往明空禪師的住處。

片刻之後,段辰天便已來到明空禪師所在的住處門前。輕敲幾下房門後,便見房門打開,一位少林弟子站在門前,施一佛禮道:“阿彌陀佛,不知段少俠來此有何貴幹。”

“我來此找明空禪師有事相商,勞煩通報一聲。”段辰天略一還禮,開口說道。

“施主稍等,容我去通報一下師傅。”少林弟子聞聲說道。隨後便匆匆朝裏面走去。

不多時,那名弟子便已匆匆回來,對段辰天說道:“段少俠,裏面請。”說着側身示意段辰天進去。

段辰天見狀,當即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輕車熟路的來到明空禪師的房間面前,剛欲敲門,便聽裏面傳來明空禪師的聲音:“段少俠,請進。”

段辰天聞聲,便推門而入,只見明空禪師正盤膝而坐於臥榻之上,睜開雙眼,緩聲說道:“段少俠來找老衲,有何事情?”

“禪師,是這樣,雪晴她們有事離開了華山,把盟主之位交於我,我想請禪師替我宣佈一下,畢竟僅我自己的話,恐怕難以服衆。”段辰天將來意說了出來。

“這…這恐怕恕老衲無能爲力,盟中之事也並非是老衲能夠做主的,況且這三番兩次的換盟主,也對正義盟無利。”明空禪師先是吃驚東方雪晴等女竟然會不告而別,而後又是出聲拒絕道。

段辰天聽出了明空禪師對自己等人略微不滿,不由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辰天就不麻煩禪師了,辰天還有要事在身,就先離去了。”說完,不等明空禪師有所迴應,轉身便已離去。

待段辰天離去後,明空禪師方纔輕喃了一聲:“阿彌陀佛。”發出了一聲嘆息,隨後繼續閉目誦經。

離開明空禪師住處的段辰天,心中很是鬱悶,自己現在是徹底的沒有倚靠了,就連明空禪師也不在相助了。失意之下,段辰天不禁心神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正在此時,只見房門‘砰’的一聲,被人撞開,驚得段辰天心中一跳,隨即擡頭望去,只見蔣鳴踉蹌的走了進來,滿身的酒氣,髒亂的衣服,再加上亂遭的頭髮,儼然好似一個乞丐。

段辰天見狀,不由緊皺眉頭,望着蔣鳴說道:“蔣兄弟,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落魄成如此模樣。”

“段兄弟,陌大哥…陌大哥他被人殺死了。”蔣鳴來到段辰天身旁,悲傷的說道。

段辰天見狀,開口沉聲說道:“我知道,我會調查此事,找出陷害陌大哥的那個人,爲陌大哥報仇。”

“段兄弟,不用調查了,我已經找出此人了。”蔣鳴眼神迷離,身形微晃的說道。

段辰天聞聲,心中一沉,急忙起身問道:“是誰?”

“就是這華山派的掌門,韓賓。”蔣鳴聞聲,痛恨的咬牙說道。

段辰天聽到蔣鳴說出此人,心中不禁一驚,隨即暗道:“這韓賓隨然一直與自己處處爲敵,但也僅僅是爲了這盟主之位,並無其他仇怨,更何況陌無情與韓賓無冤無仇,韓賓爲何要加害與他。”

蔣鳴見段辰天不說話,忍不住開口說道:“段兄弟,你莫不是怕了那個韓賓吧,也罷,我本以爲你會念在昔日兄弟之情,爲陌大哥報仇,但現在看來是我想錯了。哼,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蔣鳴冷哼一聲,說着便欲離去。

“且慢。”段辰天見狀,急忙叫道。蔣鳴聞聲停下腳步,一臉怒氣的望着段辰天問道:“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今天在此一併說了吧,今日之後,你我二人互不相識。”

段辰天不禁苦笑着說道:“蔣兄弟,我什麼時候說過不爲陌大哥報仇的,你先坐下,我們好好商量一番,再下決定也不遲啊。”

蔣鳴尋思了一陣後,方纔一臉狐疑的坐下,隨後冷眼相望。段辰天見此,開口問道:“蔣兄弟,你是怎麼知道韓賓就是殺害陌大哥的兇手?”

“陌大哥被人陷害後,我便一直暗中調查此事,我發現陌大哥被害的那天,唯有韓賓不在華山,並且陌大哥是死於劍傷,我觀察了一下陌大哥的傷口,那傷口甚是猙獰,顯然是被其一擊斃命,但以陌大哥的武功,是誰會讓陌大哥毫無還手之力呢,顯然不可能,所以我猜此人一定是與陌大哥相識之人。”蔣鳴開口分析道。

“嗯,按照你這麼說,也並非毫無道理,那你還有什麼其他的發現嗎?”段辰天接着問道。

蔣鳴思索了一下後,開口答道:“還有,我發現韓賓似乎一直暗中與一位神祕人聯繫,但這神祕人是何方神聖,我就不知了。”

“神祕人?看來這個韓賓定有隱瞞大家的事情。”段辰天先是一驚,隨後眯眼分析道。

“原本我也以爲韓賓的目的不會如此簡單,但現在看來,除了暗中殺害陌大哥外,韓賓此時並無任何舉動,所以我纔來找你,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爲陌大哥報仇。”蔣鳴見狀,開口說道。

段辰天點了點頭,沉聲說道:“蔣兄弟,你給我一些時間,等我將此事調查清楚後,會爲陌大哥報仇的。”

蔣鳴尋思良久後,方纔緩緩說道:“好,我就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一個答覆。”

“好,蔣兄弟放心,只需三天,我便能將此事調查清楚。”段辰天聞聲,向蔣鳴保證道。


蔣鳴見段辰天答應,也不多加逗留,轉身離去,直奔山下酒樓繼續喝酒去了。而段辰天卻在房間之中尋思了良久。

良久過後,段辰天方纔起身匆匆離去,下山去找蓮兒。午時,段辰天方纔趕到百花樓的門外,這一次老鴇在樓內接客,卻沒有看見段辰天到來。

段辰天見狀,也不想多加麻煩老鴇,於是便自己進了樓內,朝蓮兒的房間匆匆走去。很快,段辰天便輕車熟路的來到了蓮兒的門外。

也不敲門,徑直推開房門走了進去。蓮兒似乎早就知道段辰天回來一般,正坐在牀邊等待着段辰天,此時一見來人是段辰天,不禁嬌嗔道:“公子怎麼也不知道敲門啊,如若叫外人看到,那可如何是好。”


段辰天望着片縷遮羞的蓮兒,忍不住狼性大發,一臉壞笑的撲了上去,在蓮兒的一聲驚呼之中,又是一番顛鸞倒鳳……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外門弟子第一人必須接受內門弟子的考驗?有這個規矩嗎?不少劍派弟子一頭霧水,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規矩?

「什麼時候有這樣的規矩?我怎麼沒聽過!」武浩看著七長老問道,用屁股猜武浩也知道七長老這是憋著勁使壞呢,目的不外乎是公報私仇而已。

「本來沒有的,但是現在有了,是我剛剛加上的。」七長老陰冷一笑,怨毒地看著武浩——哼,區區外門弟子居然敢得罪我,看我不整死你。

「你無恥!」馬若愚勃然大怒,「你這是公然公報私仇!」

「閉嘴,本長老既然做了這次宗門大比的主持者就有資格給這次的比試定規矩,誰讓武浩偏偏是外門弟子第一人呢,這能怪得了誰?」七長老一副我就是很無恥,你們能怎樣的欠揍表情。

「身為劍派長老卻厚顏無恥地公然公報私仇,我要到魯門主那裡去控告你。」馬若愚大喝道。

「隨便你。」七長老冷冷一笑, 鬼將軍的冷夫人

一想到這裡的時候,七長老就感覺武浩夠白痴,他怎麼就敢把魯瑩瑩始亂終棄了呢?這不是明擺著找死嗎?

「七長老,您找我?」一個身材魁梧地弟子晃著膀子走了過來,身上的衣衫袖口綉著兩把短劍,正是天罡劍派的內門弟子,他看到擂台之上的武浩之後,頓時雙眸怨毒。

史虎,來的居然是史虎,可是說是武浩最早得罪的人。

「史虎,你來的正好,為了提高這次外門弟子大比的質量,我決定讓這次外門弟子的第一人向你挑戰,以讓他意識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道之路永無止境,學會謙虛謹慎!」七長老冠冕堂皇地說道。

「是。」史虎懶洋洋地說道,他可是內門前十的存在,對這個所謂的外門弟子第一人是半點都不放在心上,所謂的挑戰不過是找虐而已。

「不知道那位是今年的外門弟子第一人?還是沈浪嗎?」史虎目中無人的說道,外門弟子之中,也就一個沈浪還入他的法眼,也許沈浪能擊敗普通的內門弟子,但是要和內門前十的自己相比,差的還太遠。

「這不是嗎?」七長老指著龍虎台之上的武浩陰陰一笑。

「是他?」史虎在意外的同時,臉上更是狂喜,他終於明白七長老的打算了。

說他意外是因為他沒有想到武浩居然擊敗了沈浪成為了這劍派的第一人,說狂喜是因為這是最好公報私仇的機會啊,現在武浩已經得罪了魯劍,執法一脈更是恨之入骨,也就說自己就算殺了武浩都沒有人管,甚至還有人會暗暗地高興。

七長老給了史虎一個你懂的表情,史虎大喜。

「長老放心,我一定努力提拔後進,讓外門弟子學會謙虛謹守,了解武道的永無止境。」史虎忍著興奮冠冕堂皇地說道。

「小子,你有什麼遺言嗎?」史虎登上龍虎台,眯著眼睛看著武浩。

「七長老,我想問一下,待我擊敗了史虎之後,你不會又告訴我外門弟子第一人需要挑戰核心弟子吧?」武浩冷冷地看著七長老。

「狂妄自大,你以為你能擊敗史虎嗎?」七長老不悅地說道,史虎更是怒髮衝冠,這是**裸地鄙視他啊。

「還請長老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萬一到時候你讓我再去挑戰核心弟子或者宗門長老怎麼辦?」武浩不依不饒地說道,對於這個掛腸長老的無恥他是沒有半點的信心。

七長老是真有這樣的想法,你武浩不是能嗎?贏了內門弟子我給你找核心弟子,贏了核心弟子我給你找宗門長老,無論如何今天都要置你於死地,反正規矩掌握在我的手裡。

可是武浩這一刻的質問讓無話可說了,他總不能說你武浩沒死這事就沒完,想想史虎必然能殺了武浩,於是開口說道:「你贏了史虎,大比自然就結束了!」

「那就好。」武浩點了點頭,回頭看著史虎,「我們的恩怨糾葛了這麼長時間,現在可以結束了!」

「你死了,自然就結束了。」史虎冷冷一笑,身上的氣息猛的爆發!

人武者五重天,確切地說是人武者五重天巔峰,這就是內門弟子前十的實力嗎?還差一點就進入人武者六重天了。

「殺!」史虎一聲大喝,手中長劍揮動,一道犀利的劍氣像是開天闢地的戰斧從上而下,想要吧武浩劈成兩半。

天罡步邁動,武浩躲開此劍,而後以極快地速度衝到了史虎面前,一招白虎掏心的招牌動作外加白虎吼的聲波攻擊一起招呼向史虎。

聲波攻擊無孔不入,就算史虎是人武者五重天巔峰,靈力渾厚是武浩的三倍以上,但是還是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他。

白虎掏心直接抓到了史虎的胸口上,武浩感覺自己抓到了鋼板之上,手指一陣生痛,史虎也感覺心口位置一陣緊縮。

武浩的白虎掏心雖然沒有造成破防,但是還是夠疼的。

「你這也算是老虎?見識一下真正的猛虎獸魂吧。」史虎低喝,他身後浮現一頭一丈多長的猛虎,一身黑色的皮毛,猛虎的眼睛是血紅色的,彷彿時刻在向外散發滲人的殺氣。

黑虎的四肢利爪凝實,已經實現了光質化,這就是人武者四重天和五重天的區別。

光從賣相上看,史虎的黑虎獸魂才是猛虎的代名詞,鋒利的利爪,銳利的獠牙,半丈長的虎尾,而武浩的白虎獸魂不過一尺大小,更加像是一個袖珍的小白貓。

黑虎一聲咆哮,開始時候的表情是誰也不鳥的二杠子表情,虎目之中寫滿了肆無忌憚,一副虎大爺天下無敵的表情,但是當看到眼前的白貓的時候,卻直接打了一個寒顫。

黑虎感覺面前一尺長的白貓給他帶來的威壓比巨龍還恐怖,尤其是對方的威壓明顯和自己是一脈相承的,都是虎威,但是對方的虎威更純粹,更高檔。


獸魂和武者心意相通,史虎也感到了黑虎獸魂的異常,這個世界上光憑威壓能壓制黑虎的獸魂太少了,只有龍族的龍威可以,難道這是一隻披著貓皮的龍?史虎忍不住如此猜測。

「就算你的獸魂品質高又能如何?」史虎森嚴一笑,「境界不夠也不白搭,我的黑虎獸魂四肢利爪已經光之化了,可這隻白貓卻只有一隻前爪剛剛光質化,光靠等級也能贏。」

史虎一聲低吼,隱隱就是虎嘯之聲,他拱起身子,像是一隻離線的箭沖向了武浩,而黑虎獸魂則和其融為一體,所以眾人只看到一道黑光沖向了武浩。

「初春之劍!」武浩一聲低喝,手中握著劍鞘揮動,一股屬於春天的勃勃生機在武浩身上綻放。

初春代表的是勃勃生機,代表的是希望,初春之劍渲染的就是這種春天般的活力。

一劍出,春風到,百花開……

武浩和史虎交錯,眾人只看到一道黑影從武浩的身邊竄過去,而後武浩的肩膀上出現了一道抓痕,鮮血噴濺。

武浩受傷了,可是史虎居然也受傷了,武浩用劍鞘在他肋下掃了一下,留下一道一尺長的傷口,鮮血從傷口滲出來……

武浩低估了史虎的速度和攻擊力,史虎同樣是低估了武浩初春之劍的效果,那種春天百花開的氣息還是影響了史虎的靈魂,讓他的靈魂短暫地出現了迷幻,也就是借著這個機會,武浩躲開了必殺一擊,同時用手中的劍鞘發動了反擊。

史虎落地之後臉色鐵青,心中更是驚濤駭浪,曾幾何時,武浩在他心中還是隨時可以捏死的螻蟻,可就在剛剛,這是他一直小覷的螻蟻給他造成了重創! 幽香的閨房之中,只見段辰天正摟着蓮兒的嬌軀躺在牀上。而蓮兒卻是滿臉疲倦的倒在段辰天的懷中,本就嬌弱的她,哪裏經得住段辰天的連番摧殘,此時早已渾身無力,癱軟的不肯動彈。

段辰天見狀,憐惜的撫摸着蓮兒那紅暈的俏臉,口中輕聲喃道:“蓮兒,雪晴姐她們都走了,現在就只剩你還在我身邊了。”

“公子,小姐她們是有事要去做,不是離開公子,況且不是還有蓮兒陪在你身邊嘛,公子就不要煩心了。”蓮兒聞聲,輕聲勸道。

段辰天攬着蓮兒的手臂不禁緊了緊,隨後將下巴抵在蓮兒的頭頂欣慰的說道:“還是蓮兒對我最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