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色的城堡之中,有兩個背後長着紫金色蝠翼的英俊青年來回走動着,而其中一名身後的紫金蝠翼之上還覆蓋着一層乳白色的光芒,翅膀上也頭髮遮一股浩然正氣的力量。

如果薛易看到的話肯定能夠認出這正是從衆神戰場之中跑出來的那名血族,只是不知爲什麼他的翅膀上面充斥着一層光明氣息,和這裏的環境格格不入,但是卻和他的身體內的暗黑神力完好的融合在一起。

另一名停下腳步道:“我們該怎麼辦?極北之地的死靈忽然大亂,聽我們駐紮在北地密探傳來的消息說,哪裏的死靈相互吞噬,不斷的發生變異,實力變得越來越強,真不知住在極北之地那些傢伙是幹什麼吃的,難道他們就不管管這事嗎?如果一但控制不住就會波及到整個冥界,我們血族也會受到影響。”

散發着乳白色光芒的血族道:“我知道,但是我們能夠做什麼?你也知道,現在天地法則大亂,很多地方都開始出現縫隙,我不就是鑽了這個空子從衆神戰場的封印中逃了出來嗎?這次死靈作亂,我想也應該跟這次天地大變有很大的關係。”從桌子上端起一杯美酒,狠狠的喝了幾大口,用手摸了一下嘴巴,又道:“只是不知我們的始祖何時才能歸來,聽說光明始祖已經迴歸。”


聽到這話,另一名神帝血族臉皮使勁的抽搐了一下,“我真的希望我們血族始祖快點回歸,不然在將來的征戰中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也不知居住在中央的冥神如何處置這事,看他們好像非常沉得住氣,我就不行整個冥界都打亂起來他們仍舊能夠這樣。”對着另一名血族說道,“我出去看看,也許能有什麼發下呢。”

“嗯,我知道,只是拜迪你最好小心點,雖然你融合一名神皇級別的光明神族的神格,但是你的實力畢竟還沒有恢復道鼎盛時期,現在的世界太亂了,實力強橫的傢伙好像不要錢的大白菜,到處都是,別在外面吃了虧。”另一名血族提醒道。

被稱作拜迪的那名血族不耐煩的道:“這我還不清楚嗎?怎麼就你這麼囉嗦,你聽聽你的名字,魯斯,一聽還以爲是女人呢?歸不得這麼羅嗦。嘿嘿嘿。”拜迪陰笑了幾聲,展開雙翅,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就消失在黑色的城堡中。

被稱作魯斯的那名血族也只能苦笑,現在可不是鬧矛盾的時候,就是團結在一起還不知能不能從大劫中存活下來呢,如果載內鬥的話,那只有死的更快,這也只能幾下,等以後安然度過這次大戰再說。

拜迪飛出城堡,一對蝠翼一展,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的殘影,瞬間就消失在北邊的天空中。而其他的地方也有幾個實例強大的人迅速的朝北方飛去,只是眨眼的時間,那些人邊都消失了身影。

冥界的地域卻是非常廣闊,薛易騎着噬神獸,都已經走了五天了,卻仍舊沒有來到修羅山,最後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還是在噬神獸全力飛行的情況下,終於看到遠處一座高大的血紅色山峯。

遠遠地就看到那座血紅色的巨山之上雕刻着修羅山三個大字,三個大字不停的遊動,好像是活過來了。三個大字按照一定得軌跡運轉,如果不懂其中奧妙的人長時間觀看,恐怕連魂魄都會被那三個大字吸收,就此恢恢。

幾個呼吸的時間,噬神獸馱着薛易來到了修羅山的近前,來到附近才發現,整個修羅山被一座巨大的法陣籠罩着,這應該是冥王輪迴陣,功放於一體,也是一個絕殺大陣,就是神帝進去,也輕易出不得。

這座大陣雖然厲害,當人攔不住薛易,這可以說也是他自己佈置的,對於進出之法可是非常熟悉。來到大陣面前,只見大陣好像是感應到了有陌生人靠近,便激烈的運轉起來,從大陣的表層漂浮出許多奇形怪狀的符文,還有許多蝌蚪文字,在外面飛快的旋轉起來。

薛易看到這些只是笑了笑,深處一根手指,在面前的大陣之上輕輕的一劃,一道高約五米,寬約三米的門戶出現在薛易的面前,薛易騎着噬神獸從容的穿過,終於來到了修羅山的內部。

看到薛易那些修羅山上的人都知道這是薛易,於是急忙迎了進去,白骨法身在這裏是可是展現過這個面貌,所以這裏的人都認識。

來到一座大殿中,薛易做到大殿之上的一座雲牀之上,看着下面跪着的數十名魔門弟子和鬼門弟子,輕聲道:“你們都起來吧,給我說說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數十人都急忙從地上站了起來,站立在兩旁,躬身以待,其中一個好像是領頭的弟子出列道:“回師祖,冥界確實發生了大亂,那封求救符就是弟子發出的。最近冥界開始時出現動亂,我按照老師所說,一旦發生了超出我們所能控制的事情,便可以使用那封求救符。這件事便超出了我們所有人的控制。”

薛易微閉雙目道:“說。”

“冥界死靈大亂,他們相互吞噬,而且能夠開吞噬其他死靈增長自己的實力,而那些死靈又因爲是靈體,我們都不能有效的制服他們,不過幸好,過來的那些都是比較弱小的。主要的死靈和厲害的死靈都在極北之地,來到這裏的都不是太厲害。實力強大的弟子都將臣老師帶走了,我們毫無辦法。”下面的弟子小心的道。

“其他地方呢?其他地方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麼?”薛易問道,他聽了這個事情已經隱隱的知道自己爲什麼算不出來的原因了。

“其他地方雖然沒有, 幽冥使者 ,幸好發現的及時,都被我們阻止了。”那名弟子恭敬地回答。

(新書《天妖傳》已經開始上傳,請大家前去收藏支持) 原來,自從那次天地大震盪以後,冥界的死靈便開始出現了亂象,很多死靈都開始不停的嚎叫,酷愛殺戮,一吞噬別的死靈爲樂。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自從那次天地大亂,天地法則發生變化,很多強者都開始閉關,不再理會外面的事情,這些死靈也就無所顧忌,而那些冥神也因爲沒有上面的命令而沒有及時阻止,等到了發現這件事嚴重時,再出手就有一些晚了。

以前也發生過死靈互相吞噬的事情,但是,那些吞噬並不會給吞噬者帶來多大的實力提高,也不會使死靈發生異變,可是這次卻不一樣,那些吞噬者會吸收所有被吞噬者的實力,而且發生變異的機率和存活的機率大變大了不知幾倍。

這本來應該是好事的,這樣畢竟能夠增加冥界的實力,只是後來失控了。那些死靈不僅吞噬死靈,還不時的偷襲冥神,他們同樣能夠吞噬冥神,吸收冥神的實力,而且還能擁有被吞噬的那些冥神的神通。

最近又有傳言,死靈中出現了六名實力強大的統領,他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神皇頂峯的實力,而且實力還在增加,只是不知爲什麼,他們的實力好像達到了頂峯一般,不管怎麼吞噬其他死靈和冥神,就是無法突破神皇達到神帝級別。

薛易微閉着雙目仔細的想着冥界這件事情,他雖然隱隱的知道這件事情的因果,但是還不太肯定,也不好胡亂作出決定,一旦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那自己可就有可能接下天大的因果,因果不清,永不成聖,這可是東皇告訴他的成聖鐵律。

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 ,很多都選擇了避世靜修,不干涉外物,以避免接下因果,到時又是一大堆麻煩。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還真的沒有聽說六道輪迴的傳說,難道是因爲這個異世界缺少這個東西,從而造成了冥界這個大因果。”薛易閉目深思,下面的弟子見到祖師爺在想問題,都是安安靜靜在下面站着,恐怕發出一絲聲音,影響到祖師爺。

“來了這麼久,還真的沒有研究這個世界的靈魂是怎麼轉世投胎呢?難道沒有這個環節?那新的生命是如何來的呢?時間沒有什麼無中生有,除非能夠達到聖人之境,才能隨手造出新事物,擁有無中生有的大神通。”

“看來自己對這個世間的事情瞭解的還是不完全,自己所參悟的大道還不是很完善,雖然自己知道六道輪迴是怎麼回事,但是卻無法建立六道輪迴。追根究底還是自己對於生命輪迴瞭解的不是太多。”

“輪迴?哈哈哈。”薛易內心中開始大笑起來,他想起來自己收的鬼門傳人就是輪迴,爲的就是讓他將來主持冥界,掌管世間萬物輪迴,“難道時間一切真的是自有安排?不然自己怎麼就收了一個鬼門傳人?還賜名輪迴?難道這名弟子就是掌管六道輪迴的主人?”

薛易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他雖然不敢肯定,而這也只是很模糊的感應,也就是直覺上感覺應該是,但是他非常相信這個直覺,因爲以前他的直覺都非常準確。

而這時的薛易也終於知道爲什麼自己明明知道冥界有大亂,就是無法默運元神推算出是什麼事情,原來,那些死靈都是世間萬物死後的魂魄,其中也包括天神和冥神死後的靈魂,這些靈魂死後卻無法轉世投胎,即使是死的再怨,也無法報仇,於是這種怨氣越聚越多,終於在天地大劇變中爆發出來。

這個因果可不小,自從天地開闢以來,所有的生靈死後的靈魂都聚集在冥界,這個因果你可以想象有多大,特別是每萬年都會爆發的一次衆神之戰,以及上古那次衆神大戰,這會有多少冤死的生靈,雖然有很多都是靈魂徹底飛灰湮滅,但那畢竟只是少數。

玄黃仙境。

薛易的八大親傳弟子都正在默運元神,遨遊太虛,參悟薛易傳下來的無上大道,而神門的青衣也坐在一旁,繼續煉化上古水神留下的神格,使這可神格和自己更加的契合,一邊在戰鬥中發揮更大的威力。

在他們的下首卻是二代弟子,他們也都是默運元神,調和龍虎,增加法力神通,這些可都是玄黃宗將來的中堅力量,每一個弟子的實力都是高深莫測。

正在修煉的輪迴王,將臣和莎莉的腦海中突然出現薛易的傳音。“帶着你們的弟子到外面的廣場上,我將你們帶到冥界來。告訴你們的小師弟和青衣,讓他們到天界找天庭的天帝東皇太一,那裏自由他們的機緣。”

說完這些,薛易的聲音便徹底消失,就好象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三人急忙從蒲團之上站起來,招呼了一下自己門下的弟子來到外面的廣場上。

將臣又來到青衣和薛玉龍的身旁道:“小師弟和青衣師妹,老師有旨意。老師讓我告訴你們,讓你們也到廣場上來,他會送你門到天界,然後你們自去尋找天界天庭的共主天帝東皇太一。我和輪迴師弟也將前往冥界。”

“師兄,老師又沒有其他的吩咐,難道沒有什麼事情讓我們做?”泰坦甕聲甕氣的問道。

將臣笑道:“老師沒有說,看來你們還得在這裏靜修一段時間。”

“真是的,老師怎麼也不給我們一點事情做,我都快憋出毛病來了,老師也真是,只給你們事情做,哼。”泰坦有點不高興,於是一臉的不高興。

青蓮看到泰坦的模樣以及他說的話,於是一臉不高興的道:“師弟,注意你的身份,老師既然沒有給你什麼事情做,那自由老師的道理,你這是什麼態度?”其他幾名門人也都看着泰坦,直讓泰坦頭皮發麻。

最後見躲不過才道:“各位師兄,我以後會注意的,我這不也是發發牢騷嗎?捏們就不用這麼瞪着我了。”

青蓮轉過頭對青衣和將臣他們道:“既然是老師吩咐,你們就不要怠慢了,快點準備吧,不要讓老師久等。”

其他人也都紛紛和這些將要離開的人道別,因爲這一別還真不知道到何時才能再次相見,離別愁啊,就是修者也逃避不了。

青衣和小傢伙在廣場上剛剛站好,就見天空裂開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一隻大手從中伸出,直接把他們兩個帶走。

其他人看到這種情形都不禁臉色大變,因爲他們感應得出,那不是他們的老師,也就是薛易的氣息,就在他們想暴起傷人時。從上面的空間裂縫中傳出小傢伙的聲音“各位師兄師姐,你們不用擔心,這是我義父來接我們了,是經過我爹爹允許的。”

話音落下,天空中的空間裂縫也已經閉合,天空又恢復了平靜,連天上一塊雲彩都沒有受到影響。而這些在下面的衆人也沒有感覺到一絲空間波動,他們不禁大是驚駭,這種手段,這種大神通,他們雖然也能使出來,但那肯定是聲勢巨大,不像這個強者無聲無息。

“也許只有老師才能和這位強者相比吧,也不知自己何時才能達到這種境界。”這是衆人心中同時出現的一句話。

“各位師弟師兄,我們要走了,老師要帶我們去冥界,後會有期。”

大地之上同樣裂開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從中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掌晶瑩如玉,把那些弟子託在手掌上迅速的縮了回去,大地之上的空間裂縫也在大手縮回去後閉合如初,大地之上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同樣,這些剩下的人也沒有感應到絲毫空間波動。

青蓮一臉笑容的道:“呵呵呵,果然,只有老師才能和剛纔那位相提並論,也許師尊還要強上一籌。”“那是當然,這個世上有誰能夠強過我們老師,哼哼,我們老師纔是最強者。”泰坦好像是要彌補剛纔的過錯,急忙附和,把薛易大讚特讚了一番。

歸一道:“好了,各位是兄弟,我們還是回去繼續修理吧,我想我們現在也應該有了目標了吧,哈哈。我真期待能夠擁有這樣的神通,到時我們也就不用老師事必躬親了。”

衆人聽了以後又都回到了宮殿內,繼續默運元神,參悟大道,調和龍虎,增加自身的法力道行。

冥界。

修羅山的宮殿裏突然多出數十人,這數十人正是被薛易接來的將臣他們。

幾人見到上面坐着的薛易,急忙倒身便拜,口中呼道:“老師聖壽無疆。”薛易用手請託,衆人便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輪迴王道:“不知老師找我們下來有何吩咐?弟子一定竭盡全力,完成老師吩咐。”

薛易輕聲道:“輪迴,我教授給你的六道輪迴訣修煉的如何了?”

“弟子的六道輪迴訣修煉的已經有小成了,六道輪迴門已經有了雛形,只是還不太穩定。”輪迴恭聲道。

薛易誇讚道:“好好,你已經不容易了,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內,你竟然修煉到了如此境界,想來你最近修煉不順吧?”薛易問道。

“老師明鑑,弟子最近一直努力修煉,可是好像缺少一點什麼,六道輪迴門就是無法最終成型,總是那樣模模糊糊,好像一碰就崩潰一般。”

“哈哈哈”薛易大笑道:“無妨,爲師知道癥結所在,那是因爲你的六道輪迴門中缺少六個道主,只要你能找到六名道主就可以使六道輪迴門初步成型,隨着你的法力增加,他們的威力也會越大,最終成爲六道輪迴。”

輪迴王急忙跪倒在地:“請老師慈悲,指點迷津。”

薛易笑道:“爲師這次找你們來,就是爲了這件事,另外的事以後再說。這次,將臣和莎莉陪同你去極北之地收服那六名異變死靈,讓他們成爲六道道主既可。” 辭別薛易,輪迴王在將臣和莎莉的陪同下一同朝極北之地而去。

極北之地,現在仍舊非常混亂,死靈在地上飛奔,天空中飛舞,看到另外的死靈就撲上去廝殺吞噬,很多路過這裏的冥神也被撲上來的死靈吞噬一空,連靈魂都無法飛出。

在極北之地的一座陰山之上,站立着六個身高百丈的巨大死靈,這六名死靈並沒有加入到混亂的廝殺吞噬當中,而是站在山頂之上看着遠處的廝殺。

“大哥,我們是不是到別的地方逛逛,嘎嘎嘎,我真想看看天下大亂的景象,嘎嘎嘎,我們這些弱小的死靈千百萬年來都是被別人驅使,現在也是我們報仇的時候了。”最右面的那個死靈嘎嘎嘎笑道。

最左邊的那名死靈,使勁的瞪了那名最右邊的死靈一眼,喝道:“六弟,我都說了多少次了,你就知道廝殺,就你這一點實力,如果遇到真正的強者,你也只有死的份。”

那名六弟聽到老大的訓斥,只是用手使勁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嘎嘎笑了幾聲。沒有再說什麼。

右側第二人,看了山下一眼道:“我們因該怎麼辦,自從我們達到了神皇頂峯,實力就再也無法前進一步,如果總是這樣,早晚也會被其他強者滅掉。冥王之所以沒有來管我們,空就是因爲我們的實力還不夠看。神帝級的強者來一名就能夠把我們全滅。之所以其他人也沒有前來,恐怕使他們想借我們的手把冥界搞亂,好從中取利。”

被稱作老大的人又道:“五弟說的沒錯,他們其實就是把我們當槍使,現在之所以沒有人來找我們的麻煩,那是因爲我們還有利用的價值,一旦我們沒有利用價值,那時就是我們滅亡之時。”

“可惜,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突破神皇進入到神帝,如果我們能夠達到神帝級,那時也就不用怕其他人來這裏找麻煩了。”右側第三人也開口道,“雖然天地法則發生了改變,我們有了可乘之機,從而發生了異變,但是也不知這天地異變一旦恢復正常,我們會有何種後果,唉。”


血族神帝拜迪站在遠處的一座巨大的山峯之上,看着這邊的情景,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心道:“這些死靈確實非常麻煩,就是神皇級的強者來這裏也只能留在這裏了。”

“不過,只要來一個神帝,一絕強的實力就可以把他們全滅了,只是現在這些人都巴不得這些死靈大鬧一場呢?嘿嘿嘿,亂中取利。嘎嘎嘎”拜迪發出一陣低沉的笑聲。

“如果我出手,也就是一巴掌的事,可是,這樣也許就會給那五方的勢力藉口,我們血族可就有難了,這是誰愛管誰管去,只要他們不來我們血族的地盤鬧事,一切都好,否則,我也只能出辣手了。”血帝拜迪心中暗自想着。

展開雙翅,悄無聲息飛離了此地,隨後,從其他的地方也飛起數道殘影,遠離了這地方,他們也許和血帝拜迪一樣的心思吧。

在他們離開不久後,又來幾人,這幾人就有輪迴王他們,另外還有另外兩人,只是這兩人也是陰沉着臉,看着六名強大死靈,眼中露出貪婪 目光。

其中一人陰測測的笑道:“嘿嘿嘿,我的這面陰魂幡就差幾名強大的死靈了,如果能夠把這六名死靈收到陰魂幡裏,想來我的陰魂幡的威力會提高數十倍,到時就是神帝級的強者前來,我也能夠抵擋一番。”

“對對,到時我的噬魂旗的威力也能提高數個級別,嘿嘿嘿,神器厲害了,就能越級挑戰,這可是事實,雖然自身實力的提高是根本,但是自身的實力哪有那麼好提升的,沒有強大的勢力做靠山,沒有一等的修煉法訣,想提升實力難啊。”另外一名手拿噬魂旗的黑衣人道。

“我們悄悄過去,從背後下手,否則,我們可不是他們的對手,畢竟他們可是六名神皇啊,我們雖然有剋制陰魂死靈的神器,但我們也只有神皇的實力,好漢架不住人多。”兩人悄悄地潛入到六名的死靈的身後。

輪迴王早就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他們現在的實力可以說都是神帝初級的實力,再加上神識的妙用,他們雖然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可是這邊的人卻是毫無知覺。

三人好笑的看着那兩人的舉動,有他們三人在這裏,他們怎麼可能會讓那六個死靈出問題呢,必要時他們自然會出手。

那兩名黑衣人快速的潛入到六名死靈背後百丈開外,嘴裏默唸着一些魔法咒語,突然大喝一聲,兩人的頭頂分別飛出一旗,一幡。

這一旗和一幡突然從那兩人的頭頂飛出,由巴掌大小迅速變成了數百丈大小的黑旗和黒幡,巨大的噬魂旗和陰魂幡冒出滾滾的黑氣,黑氣滾動,散發出一陣陣的鬼嘯之聲。

這時那六名神皇死靈也察覺到了周圍的異常,急忙轉過身,看到後面懸浮在高天之上的噬魂旗和陰魂幡,臉色都是大變,他們都從那兩件神器上面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那是一種專門針對他們死靈的危險波動。

“不好,竟然有人偷襲我們,快快結陣,媽的。這兩個不知哪裏冒出來的東西,竟然有這麼陰損的神器。”老大向他的五個小弟大喊道。


六人急忙站成了一個圓圈,一圈圈的灰色光芒從他們的身上冒了出來,正好抵擋住侵襲過來的黑氣。

“嘿嘿,嘎嘎,你們就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乖乖的被我們的神器吞噬吧,我保證你們會變的更加厲害。”指揮着頭頂陰魂幡的黑衣人奸笑道。

“休想,雖然你們的神器能夠剋制我們,嘿嘿嘿,但是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就沒有神器?不然我們早就被消滅了,我看你們的神器挺好的,那就都留下來吧,兄弟們,我們把他們給滅了,這兩件神器正好適合我們用。”

老大喊了一聲,六人頓時都拿出一根漆黑的棍子,漆黑的棍子上面雕刻着無數的孤魂野鬼和死靈,強大的死靈之氣從上面不斷的冒出。

竟然是六件上等的神器,也不知他們是從哪裏弄來的,這絕對是煉製陰神手中法寶的絕好材料。

看着這邊打鬥的輪迴王他們心中暗道。 第五章 六道道主(二)

六根漆黑的棍子帶着呼嘯之聲攻向那兩名神皇,六道黑色的光柱在中途合在一起,變成了一道更加粗的黑色光柱。黑色光柱一下子就轟進了不停翻滾的黑雲之中,只聽見一聲慘叫,從黑雲之中掉下一人,正是那名指揮噬魂旗的神皇,噬魂旗上的黑氣已經非常單薄,而掉在地上的那名神皇也不停的抽搐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