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自己是救世主啊?一個一個的送過來,醫院可不是福利院哦。」白夏看著樂天提醒道。

「我知道……人家也不會白住,這是個有錢人的債主,住院費不少你的。」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白夏懷疑的看著樂天。

樂天回到了病房,看起來牧言已經和那個男人熟悉了,兩個人正聊著天,周靖站在一旁喂自己的男友吃烤鴨。

「周靖你出來一下。」樂天招招手。

周靖跟著樂天走了出來。 馬道士開始開壇做法,忙了大半夜都沒什麼動靜,但很快到了深夜子時的時候,忽然陰雲密佈,遮蔽了天空的星月,李歪嘴正在暗暗驚心,就見村莊裏突然涌起七道黑氣。

李歪嘴頓時嚇的不知所措,馬道士卻是滿臉怪笑,踏罡布鬥,揮劍做法,轉眼間就見那七道黑氣沖天而起,半空中無數冤魂嚎泣之聲傳來,霎時間便將整個村莊籠罩。

馬道士見此情景,哈哈大笑,李歪嘴忙問他這是何故,馬道士理也不理他,叱喝一聲,揮劍刺天,就見那漫天黑氣席捲而上,猶如七道龍捲風般,將整個村莊攪動,頓時陰風慘霧,飛沙走石,就好像平地起了一股妖風。

轉眼間,那黑氣滾滾涌動,竟向着李歪嘴家的院子移動了過來,李歪嘴目瞪口呆,嚇的雙腿發軟,亡魂皆冒,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連聲喊馬真人救命。

但那馬道士纔不管他,繼續做法,就見那七道黑氣很快就到了近前,就在李歪嘴的眼皮底下,竟一股腦的涌入了他家的地下。

這一來,李家大院幾乎就被黑氣完全吞沒了,李歪嘴是徹底傻眼了,渾身如篩糠一般,剛纔還能喊救命,現在連說話都不能了,只是一個勁的翻白眼。

馬道士滿臉獰笑,手中掐訣,忽然咬破舌尖,噗噗噗接連三大口鮮血噴出,隨即沒入地下,片刻後,一連串怪吼聲從地下隆隆傳來,頓時大地震顫,就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將要從中脫身而出。

只一會的功夫,地下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拱動,大地瞬間紛紛開裂,馬道士站在法壇前,大聲叱喝,似乎在發號施令一般,隨後大地轟的一聲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一頭張牙舞爪的可怕怪獸,竟從地下爬了上來。

就見這怪物看上去好似一隻特大號的蜥蜴,身長足有四五米,龐大無比,正在那裏不斷噴出黑氣,搖頭擺尾,望空怒吼。

李歪嘴只看了這東西一眼,頓時就嚇的兩眼一翻,終於昏過去了,但馬道士卻是面露興奮之色,大踏步走了上去,他一手掐訣,不斷低低唸誦什麼,一手持劍,始終指着天空,似乎在控制着什麼。

但他剛走了過去,就見那怪獸突地怒吼一聲,縱身撲了上來,兩米多長的大尾巴當即甩了過來,馬道士雖然提防着,但這一下怪獸動作迅疾無比,他勉強躲過要害,卻被一下抽中小腿,登時咔嚓一聲,腿骨竟似乎已經斷折。

馬道士面色大變,其實他借這李家大院,設壇做法,包括先前打井的事情,都是他故意做的局,目的就是爲了引出這頭蟄伏在地下的……饕龍。

這是一種只在傳說中的怪獸,是地龍的一種,傳說有它在的地方,必然發生大旱,馬道士正是根據這一點,才追蹤而來,在這李家莊設計想要收服饕龍。

因爲這東西渾身都是寶,而且生性喜陰,它名爲饕龍,渾身上下批蓋鱗甲,刀槍不入,而且食量甚好,專門愛吃各種陰魂怨靈,而馬道士先前打井,實際上是找到了這村莊的七關,也就是此地的生氣走向,他在這七關之上打井,釘死七關,將此地做成一個“死地”,破壞饕龍的生活環境,引發饕龍大怒,大地震顫,活埋了七七四十九個人,而這四十九個人的陰魂,又剛好成了饕龍的口糧。

馬道士本是想用這四十九個陰魂,加上他本門道術,控制住這饕龍,沒想到算差一步,那饕龍並沒被他輕易制服,反而突然襲擊,讓馬道士吃了大虧。

於是這馬道士也是大怒,便想要和這饕龍拼個你死我活,這時候滿村人都因爲地下生氣變化,和七關走向異常,而昏迷不醒,就只有這馬道士,和饕龍對峙在了一起。

馬道士也不是等閒之輩,當時便施展渾身本事,和這饕龍打了起來,他追蹤這饕龍實際上已經追了很久,一直苦於沒有機會收服,這一次意外受傷,更是拼了命。

那饕龍生性更是兇悍無比,其實以馬道士的本事,收拾它雖然要費些力氣,但也不至於一上來就受傷,只是他爲了釘死此地的七關,讓饕龍無處可逃,同時更是爲了用那些陰靈來做爲誘餌,讓饕龍現身,可以說是下足了本錢,沒想到那些陰靈卻被饕龍接二連三的吞噬,反而助漲了饕龍的兇焰。

就這樣,這一人一獸足足鬥了一天一夜,互相都是筋疲力竭,那饕龍雖然吞噬了大量的陰魂,不過馬道士也不是善茬,他見勢不好,便做法將那最後幾個陰魂扣下,讓饕龍再無補充能量的來源,一直打到第二天晚上,饕龍不知是打的煩了,還是打的餓了,索性大腦袋一晃,直接就鑽回了地下。

馬道士本事高強,當即驅策那幾個陰魂,去將饕龍困住,饕龍這時也是強弩之末,被幾個陰魂拖住,一時間無法逃回地下,馬道士趁機上前,手揮寶劍,一劍便砍在了饕龍的後門,那是饕龍渾身上下唯一最柔軟的地方,這一下被馬道士捅破,頓時黑氣翻涌而出,饕龍怪吼一聲,四肢癱軟,登時倒地不起。

馬道士這下得勝,立即上前寶劍連斬,片刻的功夫竟就把這巨大無比的惡獸分割成了幾大塊,鱗甲剝下,巨頭砍斷,四肢都被剁了下來,就此一命嗚呼。

馬道士得了寶貝,但也是渾身脫力,將饕龍徹底殺死後,便癱倒在地,好一陣子才恢復過來,他收拾了戰場,將饕龍身上能用的好東西都帶上,但那饕龍太過龐大,他能帶走的也只不過十之二三。於是他臨走之前,將李歪嘴的宅院留下,將饕龍身上的寶貝藏在大院之中,又將那剩下的幾個陰魂,做法困在此地,讓他們守護這老宅,並且對他們說,以後他還會回來,取饕龍身上剩餘的寶貝。

然後,馬道士便一把火燒了這李家莊,那些在昏睡中的人們,足有上百戶人家,統統做了無名之鬼,只有李家大院由於他的特意保護,這才保留了下來。

後來馬道士繼續遊蕩江湖,他雖然得了寶貝,但一時不敢露面,於是躲在深山修煉,後來世間動盪,滄桑變化,馬道士雖然一直想要回到李家莊取寶,但卻一直都沒有機會,也沒有再回到李家莊。

許師傅的這故事就算講完了,我雖然聽的如癡如醉,但卻察覺出了什麼,當我疑惑的看向許師傅時,他淡淡的衝我一笑,對我說:“如果你小子夠聰明,現在就應該能想出來了,我也不再瞞你,咱們現在所處的墓地,就是當年李家莊的遺址,墓地圍牆外的那個老宅子,正是僥倖保留下來的李家大院。”

我渾身頓時一個激靈,驚訝道:“那這麼說,那老宅子裏的五鬼,就是當年從饕龍口中倖存下來的幾個陰魂了,他們在這裏,原來竟是奉命守護寶物?”

許師傅默默點頭:“不錯,就是這樣,不然的話,你以爲我憑什麼讓他們在我眼皮子底下,卻沒收拾他們?”

“可是……”我忽然有些迷糊了,這五鬼守護寶物,跟許師傅又有什麼關係?

我疑惑的問許師傅,他嘿嘿一笑,怪眼一翻,對我說:“說出來別嚇壞了你,那個馬道士,就是我的師傅,這個故事,也是他講給我的。”

我登時就頭皮一麻,嚇的一吐舌頭,這玩意說沒嚇到純粹是假的,許師傅這故事裏的馬道士,簡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沒想到,居然是許師傅的師傅。

我看着許師傅,這才終於相信了,他說他其實是鬼道傳人的話,也真正明白了,原來這鬼道,竟是如此邪惡之輩。

“唉……”許師傅忽然嘆了口氣,喃喃道:“當年我如果不是遇到廖師兄,現在說不定見到你小子,早就挖了你的眼睛,你要時刻記住了,我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他是安老鬼,我是許老怪,哈哈,十幾年了,想不到我們竟已鬥了十幾年了……”

許師傅喃喃自語着,雙目茫然無神,似乎已經陷入了對往事的回憶之中……

我心中惻然,也不知說些什麼能安慰他,忽然,他擡起頭看着我,獨目中閃出冷厲的光,哼了一聲說:“不過,他想跟我鬥,我就陪他到底,他想效仿師傅,也釘死這城市的七關,搞出一個死地出來,那是癡心妄想,小子,你現在就去這個地方,去破了他的佈置,記住,一定要快,要搶在安老鬼的前面!”

他說着便伸出手來,死死的指向了地面之上,那四顆“北斗星”旁邊的一個位置。 周靖疑惑的看著樂天,因為她實在是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卻不但給她買了吃的還讓自己的男朋友重新開始治療腿。

「你和我實話說一說你和這個王正的事情。」樂天看著周靖。

有些事他還是要聽聽兩方面的說法,一面之言實在是不能信了。

「我和王正……我五年前去了他的公司,他是一家生產汽車配件的公司,規模還算可以,我剛剛入職的時候是想去做一個文職工作,可是王正看上了我,就讓我做了他的私人秘書,條件是……」周靖說到這停了一下,她看了看樂天。

樂天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說。

「後來因為經濟的原因,我……就同意了做他的情人,他這個人很怕他老婆,所以我們的事情是非常保密的,我以為他不會幹涉我找男朋友,所以就認識現在的男友……」周靖小聲地說道。

「那你和王正要別墅要錢是怎麼回事?」樂天奇怪的問。

「是……是……是我男朋友最後發覺了異常,他質問我,我沒有辦法只好和他說了我的情況,他讓我馬上辭職,並且和王正索要我的青春損失費用!王正原本已經同意了,其實他玩了我五年,早就厭煩了……」周靖依稀有些難以起口,但是還是將大致的經過說了出來。

「他後來找你做了什麼?」樂天皺眉問道。

「那一天我偷偷拿了他的房本去了房產局,卻沒想到過戶必須要本人親自來辦理,後來王正發覺了這件事,我和他大吵了一架,也徹底的撕破了臉,後來我一氣之下就說要威脅他……我發現他害怕了。」周靖吸了口氣,繼續說道。

樂天知道下面就是自己插手之後的過程了。

「可是沒想到只過了一天,王正就找到我,他的幾個手下將我的男朋友也強行帶到了住的地方,他說我拿他的錢養小白臉……還說我敲詐勒索!我當時嚇壞了,我男朋友為了保護我,被打斷了腿,王正卻還是不解氣的將我打了一頓,後來我就暈了過去……」

周靖說到這裡,她的身體還在情不自禁的發抖,很明顯當初的毆打過程不是一個短時間的事情。

樂天皺眉思索了一下。

「你不打算去見一見他的老婆?」樂天問。

「王正打我的那一天……就是帶著他老婆去的!打我的其實就是他老婆。」周靖回答。

樂天吸了口氣,這個死胖子倒是挺聰明的啊,知道提前和自己的老婆打個招呼,提前認錯的情況下,雖然他老婆不高興,但是只會將怒氣發泄到周靖的身上。

「我知道了,你先在這裡照顧你男友,剩下的事情我幫你處理,你覺得王正應該賠償你多少錢才算合理?」樂天點點頭問道。

「我男友的腿受傷這麼重,還不知道後期要花多少錢才能好,萬一將來不能上班,這又是一大筆花費……至少,至少也要五百萬!」周靖想了想,曝出了一個數字。

樂天估算了一下,倒是覺得蠻合理的。

「那個王正的公司叫什麼名字?」他問。

「正方汽車配件廠!」周靖回答。

「行,你就等我電話吧,到時候我再通知你。」樂天示意周靖先回去。

周靖點了點頭,返回了病房。

我兜里有張卡 樂天坐在醫院走廊外面的長椅上想了想。

電話突然響了,樂天嚇了一跳。

「喂?」他接起電話。

「小冷已經到我這裡了啊,通知你一聲。」

電話是李光明打來了的。

「知道了,你多教點有用的東西。」 生活在港片世界 樂天回道。

「放心。」

李光明掛了電話。

樂天收起了手機,他看著手機上的電話號碼,他將手指停在了嚴子黃的號碼上,停頓了一下之後點了點。

「嘟……嘟嘟……」

電話被撥了出去。

「我是嚴子黃。」嚴子黃接起了電話。

「樂天。」樂天哼了一聲。

「哦?有事嗎?」嚴子黃看起來有些意外。

「有點小事……你的公司和一個叫正方汽車配件廠的企業有沒有合作?」樂天問。

嚴子黃愣了一下,他奇怪地看著手機。

「你問這個做什麼?你想經商?」

「我就是問問……有點事。」樂天說道。

「唔……我看一眼,有的……一年大概有幾千多萬的訂單吧,算是一個小的合作商。」嚴子黃回答。

「你現在在哪?」樂天問。

「在公司啊,你以為我和你一樣那麼悠閑的嘛?幾萬人靠我吃飯呢。」嚴子黃笑著說道。

「行!我一會過去找你……晚飯你管了。」樂天也笑著說道。

「沒問題。」嚴子黃答應了。

嚴子黃看了看掛上了電話,他喊過自己的秘書。

「今晚我有事,將所有的四點以後的工作都推到明天。」他慢慢的說道。

「是!董事長。」秘書麻利的回答。

嚴子黃點點頭,秘書快步離開了。

其實他還是蠻喜歡和樂天待在一起的感覺,因為沒有那麼累,不需要裝的人五人六,自從和鄭玲見過一面之後,嚴子黃髮現自己的心好像死了一樣。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不舒服。

樂天掛上了電話就徑直離開了醫院,他上了自己車就直奔嚴子黃的公司。

保安已經認識樂天了,直接開大門放行,樂天這一次倒是規矩的將車子停在車位上。

只不過他停的位置依稀有點不好,佔據了兩個車位。

保安看了看,沒敢出聲。

樂天下車之後就直接走進了天籟集團的辦公大樓,這樣規模的公司辦公大樓的忙碌程度是可以想象的,到處都是一路小跑的小白領。

樂天沒有去找嚴子黃,他倒是先去了人事部。

「您好……請問您找誰?」一個人事部的小白領奇怪的看著樂天。

「周桃桃今天來上班了嗎?」樂天問。

「唔……桃桃啊,今天來了……不過好像她明天又要請假,說是自己的姐姐要做手術了。」小白領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樂先生?您這是……」

人事部的經理看到樂天,他是認識樂天的,知道這是大老闆的朋友。

「哦,我來找一下周桃桃,沒事……你忙你的。」樂天笑著說道。

「那好,那您就自便。」經理點點頭。 樂天走進人事部裡面,就看到周桃桃的辦公桌前,周桃桃正在埋頭工作,看起來忙的不亦樂乎。

「咚咚……」樂天走過去,輕輕敲了兩下她的桌子。

周桃桃奇怪的抬起頭。

「是你?」她急忙站起身。

樂天看著周桃桃這副緊張的樣子,他笑了笑。

「很忙嗎?」

「還行……這幾天沒上班,積壓了不少的工作。」周桃桃回答。

「我佔用你幾分鐘,問題不大吧?」樂天笑呵呵的問。

周桃桃連連點頭。

「我們去一旁的茶水間說話。」她指了指一側。

樂天點頭。

兩個人去了茶水間,這裡就是員工平時打水喝的地方,一些員工也趁機在這裡聊幾句閑話,休息一下,不過一般不會超過五分鐘。

「你姐姐現在的情況穩定了嗎?」

樂天看著周桃桃。

兩個人在茶水間的一側站著,時不時就有人來打水喝,會奇怪的看上他們一眼。

樂天有些不習慣,但是周桃桃看起來早就習以為常。

「穩定了,醫院答覆說,這幾天就要準備手術了,快的話明天甚至就可以開始了。」周桃桃點點頭。

「那就好,你在你姐的面前還是要多提提她孩子,一般情況下,女人為了孩子會爆發出極強悍的生命力。」樂天提醒道。

「我知道,我這幾天都讓我侄女陪在我姐姐的旁邊。」周桃桃回答。

幾個小白領過來了,她們明顯認識周桃桃,一個個都和周桃桃打招呼。

「桃桃……這是你男朋友嗎?」其中一個笑呵呵的問。

「不是啦,你們可別瞎說。」周桃桃臉都紅了。

「是嗎?你可不要不承認哦……我們可等著吃喜糖呢。」另一個介面說道。

周桃桃小心的看了看樂天,樂天笑呵呵的不說話。

幾個女人打好了水,相繼離開。

「你和同事的關係看起來還不錯。」樂天問。

「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在公司裡面,當面一套背地裡一套的人多著呢,不過大家表面上都保持著關係不錯的樣子,如果背地裡能陰你一把,她們絕不會客氣的。」周桃桃嘟著嘴說道。

樂天有些意外,看來什麼地方都不好混啊。

「對了,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一件正事。」他說道。

「你說。」周桃桃看著樂天。

「今晚我要和嚴子黃吃飯,你準備準備,把你跳舞的本事都拿出來!」樂天說道。

周桃桃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她原本就沒有將這件事當回事,勾引嚴子黃,開什麼玩笑……就她這樣的姿色,唔……其實自己長得還是蠻好看的,關鍵是自己只是一個小白領,有什麼資格去惦記嫁入豪門?

「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她咽了口唾沫。

「開什麼玩笑?我們不是早就說好了?你要是反悔的話……哼哼!」

樂天哼了一聲,臉色冷了下來。

周桃桃面色一變,現在姐姐的手術費用還沒有到位,如果對方反悔……

這個後果自己可承擔不起。

「我不反悔,我不敢……」周桃桃急忙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