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開車子的後車蓋,拿出了那個牛皮盒子。

盒子裡面是銅匕首!

樂天萬萬想不到,自己居然真的會有動用這個東西的一天。

他開打了牛皮盒子,銅匕首靜靜地躺在裡面,樂天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一把抓起銅匕首就往古董店裡面跑。

手上馬上就有刀鋒臨體的感覺。

樂天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

「樂天……」小助理髮現樂天又沖了回來,她急忙喊道。

「呆在那裡!」樂天吼了一句,停都沒停。

小助理急的直跺腳,可是韓妮妮死死的抓著她,不讓她跟過去。

樂天衝進了古董店,徑直衝進了院子里,他卻停下了腳步。

因為一個人正站在庭院中,這個人的身上穿著一個黑色的長袍,頭上有一個黑色的帽子,雨水順著長袍不斷的流下來。

樂天嗅了嗅鼻子,這個人的身上有自己最最討厭的那種氣息。

但是這不是他的氣息,這種氣息只是沾在他的身上的。

「你想救那些警察?」這個人陰森森的問道。

「沒錯。」樂天點點頭。

「沒用的,他們已經救不了了,陰蛛早已經在他們的體內種下了卵,再有半天時間,卵就要孵化了。」黑袍人微微抬起頭,他陰冷地注視著樂天。

雨水擋住了樂天大部分的視線,不過他依舊可以看的清楚,這個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他的臉上有掩飾不住的皺紋。

「你是巫門的人?」樂天問道。

「沒錯……你就是那個殺掉我四師弟的傢伙?就是你在幫這些警察吧?」黑袍人發出低沉的笑聲。

「沒錯!你有什麼事都沖著我來,但是現在我要救人,識相你馬上滾蛋,我饒你一命!」樂天往前邁了一步。

「站住!」黑袍人呵斥。

樂天停下了腳步。

「我倒是真的想看看,可以將我四師弟殺死的人到底有什麼本事!你如果可以擋得住我這招神術,我可以不插手,讓你救人。」黑袍人看著樂天。

「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要麼你滾開,要麼我幹掉你!二選一!」

樂天的手已經在發抖了。

銅匕首的反噬非常厲害,除非他現在將這個東西放下來。

黑袍人估計沒料到樂天會如此的堅決,他愣了一下。

樂天一看,毫不猶豫的向他撲了過去。

「哼!役鬼術……」

黑袍人一揮手,他的手中有一團煙霧撲向樂天。

樂天突然停下腳步,他張開口含了一口雨水。

「噗!」

他將這一口雨水噴了出去。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樂天噴出去的雨水和天上下的雨水,居然出現了涇渭分明的景象。

樂天噴出去的雨水中夾著一絲紅色,這是樂天的舌尖血。

黑袍人這一招馭鬼術還沒用出來就已經被樂天破了。

「滾開!」

樂天低喝一聲。

他手中的銅匕首輕輕地揮舞了一下。

「嗤……」

黑袍人身上的黑袍突然碎掉了,露出了他乾枯黑瘦的身軀。

黑袍人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樂天的右手,他看到了銅匕首……

「去死!」

黑袍人揚手扔出去了一把白色的粉末,整個小院內突然變得白茫茫一片。

樂天馬上屏住了呼吸,同時他不得不將銅匕首扔了下去,自己的手上已經布滿了細細的裂紋。

他急急忙忙的取出高小秋給自己的葯,仔細的塗抹在手上。

這種葯有神奇的效果,可以在短時間內修復自己的傷口。

黑袍人看到樂天居然將銅匕首扔了,他又奇怪的愣了一下。

可下一刻他就直直的沖向地上的銅匕首!

樂天一看,我擦……

老子的神器你都敢惦記?找死嗎?

他抖手扔出去一把銅錢。

黑袍人痛呼一聲,他死死的捂著自己的臉。

樂天再次撿起銅匕首,狠狠的刺向這個黑袍人。

黑袍人躲閃不及,他突然張開口,一口黑血噴向樂天的臉部。

樂天大罵一聲,急忙閃向一邊,手中的銅匕首順勢劃過了這個黑袍人的右臂,黑袍人一聲慘叫,一隻乾枯的右臂就掉落在了滿是泥水的小院中。

黑袍人拔下插在自己臉上的銅錢扔向樂天,他自己扭頭就跑,可是他並不是沖向門口,而是直直的撞向了一側的牆壁,一道暗門被撞開,他閃身沖了進去。

樂天撲過去,暗門卻已經關上了,他粗略的看了看,沒找到機關,他也就放棄了。

現在可不是對付這個傢伙的時候,反正他斷了一條手臂,對他來說也算是元氣大傷了。

樂天撿起地上的銅錢急急忙忙的衝進屋子,那些陰蛛依舊在五隻大繭上跳來跳去。

據說這個東西全力一跳,能跳出四五米的距離,而且速度極快。

樂天小心的移動,慢慢的靠近屋子的中間。

一隻陰蛛突然跳到了樂天的頭頂,樂天馬上停了下來。

樂天的臉上不斷地滴著水,不知道是雨水還是冷汗,他身體不動但是手卻在非常慢的移動,一旦被陰蛛發覺了什麼,樂天也休想全身而退,他也是血肉之軀。

手中出現了一枚銅錢,樂天慢慢的伸出手。

「嗖!」

銅錢向著自己的腦袋彈出去。

說起這一手彈銅錢的本事,樂天可真是默默無語兩眼淚了。

這一手彈銅錢他足足練了十年,老樂還活著的時候,逼著樂天練的最多的就是這一招。

美名其曰:暗器。

也萬幸樂天這一手練的爐火純青,否則一些危急的時候,他根本是來不及反應的。

銅錢丟出去,就可以爭取一些時間。

「叮!」

陰蛛直接被打飛了,落到了不遠處。

銅錢落到了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這一聲彷彿了連鎖反應了,所有的陰蛛突然直直的站立了起來,它們的眼睛依稀都在看著銅錢落地的地方。 “雖然你身體裏的東西絕對是個麻煩,甚至可能要你的命,但是它也能夠救你的命。”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還是緊緊的盯在我身上。

對於我的情況,其實我也知道一些。跟着範老頭走的時候,我已經七歲了很多事情都還記得。但是我到現在都以爲,只要離開了家裏人就會好起來。沒想到聽方大師這麼一說,總覺得渾身都在發冷。

就好像身體裏有個定時炸彈一樣,隨時都有可能引爆。甚至,都有可能瞬間斃命。雖然我儘量的說服自己是我想太多了,可是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發生。

兩相憶長相思 “方大師,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朝着方大師問道,可是說出來的聲音依舊非常小。

“我也不知道,這也是我們讓你加入組織的原因。當時範老頭就給我們說過,本來是想讓你高中畢業再加入的。可是沒想到,他死的早了一些,而你也捲入了這事情當中。所以,我們的計劃就提前了。”方大師搖了搖頭,把讓我加入那個組織的目的給說了出來。

以前我從來都不知道這個組織,而且我也不知道範老頭跟這個組織有什麼瓜葛。方大師說,他們當時也聯繫過範老頭,就在把我剛帶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聯繫過他了。讓把我帶回去研究,但是範老頭說我年齡太小了,堅決不讓。

就因爲這事兒,範老頭跟方大師吵的不可開交。那句跟着你不會有什麼文化,也是當時方大師氣急了罵出來的。

罵完當天,範老頭氣呼呼的回家就讓我去上學。

“好了葉子,這事兒咱們以後再說,現在要做的事兒,就是得趕緊找到主墓室。”方大師說話的時候,已經站了起來。

這個墓室的格局並不大,我們已經把很大一半都搜索完了,而且方大師那邊還畫下了地圖。現在順着那個地圖找過去,應該很快就能夠找到主墓室。

本來方大師以爲會在剛纔的那個墓室裏面進行,可是裏面只剩下了血,所以很有可能被人轉移了。而轉移的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在主墓室那邊。

我現在根本就腿軟的走不動,方大師直接站起來拖着我的胳膊稍微一甩就直接甩到了他的背上把我背了起來。他的身子看起來比較瘦弱,但是揹着我卻毫不費力。不過,剛纔那一扯,我肩膀上的傷口馬上裂開了,疼的我豆大的汗珠子從額頭上往下滾。

“沒事兒,讓血留着吧,待會兒咱們倆身上都沾滿了血更好。”我讓方大師放我下來包紮傷口,他竟然說出來了這麼一句話。要不是胳膊疼的受不了,我真想伸手把他掐死這兒。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方大師腳下的速度還是加快了許多。

按照方大師的那個地圖上所畫的距離來看的話,估計走上個十分鐘左右,就能夠到達那邊。可是方大師揹着我往前走了十多分鐘,就快要到達地圖上所畫的主墓室的時候,卻發現前面沒有路了,只是一道牆。

把我放下來之後,方大師去敲了好半天那堵牆,到最後得出結論,這堵牆是實心的,背後不可能有墓室。

“方大師,你能不能別看地圖了,先給我把血止住,再流我真的會死的。”我這時候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渾身都在發燙。甚至能夠感覺到我的生命力都在流失,進入了那種瀕死邊緣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眼前竟然再次看見了劉明他們幾個。

劉明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兄弟,他蹲在我的面前很關心的問我怎麼樣了,看到我的傷口之後他那焦急的樣子都讓我十分的感動。甚至,還扇了我一巴掌罵我爲什麼要來這兒,讓我他孃的哪兒來的趕緊回哪兒去。

在那一刻,我都忘記了劉明已經死了,還跟他對罵了幾句。

而此時,我纔看見劉明身後黃瑤跟王玉龍他們幾個,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猙獰,朝着我這邊抓了過來。還說,是我害死他們的,要讓我給他們償命。

劉明護在我的身前,不停的在給他們解釋着什麼,至於到底說的是什麼,我已經完全聽不清楚了。眼睛裏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就是,劉明被黃瑤他們接給撕成了碎片,接下來就是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等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還在那堵牆旁邊躺着,而方大師那邊額頭上都在冒汗。我的旁邊放着很多點燃了的香燭,以及驅鬼符之類的東西。

方大師看到我醒來之後,有些擔憂的朝着我喊了一句:“葉子,是你嗎,你醒了?”

我艱難的點了點頭,問方大師發生了什麼事情。方大師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種種的呼出一口濁氣,然後把我身邊的那些驅鬼符銅錢之類的東西都撞到了自己的揹包裏。一邊裝,還一邊說我剛纔發生的事情。

就在剛纔我暈倒了之後,方大師給我處理傷口。他說當時正在給我處理傷口的時候,發現我眼睛忽然睜開,而且雙眼通紅,渾身充滿了邪惡的氣息,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了。當時想起我體內那個邪惡的東西時候,方大師也嚇了一大跳。立刻就朝着我脖子後面給了那麼一下子,讓我暈了過去。

接下來就開始在旁邊佈置起來,希望把我體內的那邪惡的東西壓下去。

好在,他的佈置最終還是奏效了,醒來的是我並不是那邪惡的東西。不過方大師卻說,這次那東西已經開始出現了,也就意味着我可能會越來越發的危險。

“放心吧葉子,我覺得它只有趁你情緒混亂或者最爲虛弱的時候才能夠出現,其他時刻都會被你壓制着。這次過後,我帶你回去組織,想辦法把那東西給解決掉。”雖然方大師說的好像很輕鬆,但是我知道他這是在安慰我的。而且那個組織,我到現在爲止還是不太相信。

爲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我決定還是轉移話題,朝着方大師問道:“找到那個主墓室在哪兒了嗎?”

聽到我這麼問,方大師顯然也是一愣,看得出他還在編措辭安慰我呢。不過既然我扯開了話題,方大師這邊也鬆了一口氣,指了指腳下說主墓室就在下面。 惹愛成癮 如果剛纔不是我暈倒了,說不定現在都已經到了那邊了。

我說自己現在還能夠撐得住,讓方大師先去找路看看怎麼下去。方大師從包裏給我掏出來幾根火腿腸和一瓶礦泉水,讓我先補充一下,然後自己拿着那張地圖開始研究了起來。等我吃完了,方大師也研究的差不多了。

把東西收起來之後,方大師這回小心翼翼的把我背在了背上,也不敢跟剛纔那樣粗野了。現在,他還勸說我以後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不准我用自己身上的血了,而且就算那樣也必須得少用。

這回,很有可能是因爲失血過多,才導致那個邪惡的東西從我身體中冒出來的。

確實這回我失血真的太多了,估計會去得買好幾斤大紅棗加紅糖再吃上幾天菠菜,看看能不能補回來。

方大師現在揹着我要去的地方,就是我們上次下到下一層的那個地方。越往那邊走的時候,發現地面上的積水越深,到最後幾乎都到了腰上。這樣的積水,方大師揹着我走起來特別的困難。好幾次我要下來自己走,都被方大師拒絕了,生怕我出現意外。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這樣揹着我,在這一刻,我確實覺得非常的感動。

就在剛剛下到下面一層的時候,方大師立刻就展開身上的地圖開始對照了起來,朝着主墓室的那個方向走過去。

在靠近主墓室那邊的時候,方大師把我放了下來,讓我把自己揹包裏面的傢伙事兒都掏出來,而且還把自己手中的一個塑料瓶子遞給了我。這塑料瓶子裏面裝的就是我的血,看上去都有些凝結了,方大師說讓我待會兒遇見什麼東西別再放身上的血,用這血就可以。

我朝着方大師點了點頭,提着包開始朝着那邊的主墓室靠了過去。

剛到主墓室的洞口,就見裏面隱隱有閃爍的火光,而且還有那種血腥的惡臭味道。聞到這個味道,我跟方大師對視了一眼,看來應該就是這裏沒錯了。這個味道,跟之前那個血池子裏的味道幾乎一模一樣。

我和方大師站在洞口往裏面瞄了一眼,就看見這裏的佈置幾乎跟上面的那個墓室裏面如出一轍,那些紙人的排列以及棺槨都跟上面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邊的棺槨旁邊,點燃着許多香燭,看上去整個墓室顯得格外的詭異。

在墓室裏面掃了一圈之後,發現裏面並沒有什麼人在。方大師讓我先在這兒等等,他去看看裏面的情況,順便把那紙人清理掉。可就在方大師剛進入裏面,就看到一個人影從棺材後面走了出來。

看到那個人之後,我跟方大師齊聲震驚的喊道:“原來是你。” 樂天沒有絲毫猶豫的拿出了銅匕首,他發了狂一般的狠狠的將銅匕首往地上插去!

地面是大理石的,一般的東西根本不可能插進去。

但是銅匕首可以!

現在的銅匕首看起來非常的滲人,上面全是樂天手上細小傷口流出來的血跡。

銅匕首幾乎全部插進了地面。

「逆亂陰陽!」

樂天低喝一聲。

那些陰蛛突然瘋了一般,它們像是沒頭的蒼蠅一樣原地轉圈。

樂天看到這一幕,他長長的吐了口氣。

陰蛛這個東西對陰陽的平衡非常的敏感,但是一般封住陰陽的方式又很難騙過它們,因為這個東西的智商非常的高。

萬不得已,樂天只好動用了銅匕首。

不過剛剛那個黑袍人依稀對銅匕首非常的在意?他剛剛有明顯的想搶的意圖。

樂天急忙來到一個大繭的面前,他用力的撕扯大繭,可是這些蛛絲是陰蛛分泌出來的,極其堅韌!他居然根本撕不開。

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如果裡面是蘇紫萱,她已經被注入陰蛛的卵,那麼那些卵可馬上就要孵化了。

一旦孵化,就算神仙來了都沒用了。

韓妮妮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急忙掏出來。

「馬上帶著你的東西進來……」樂天的聲音傳出來。

「好。」韓妮妮應道。

她馬上掛上電話,對小助理說道:「樂天讓我們進去,自己小心點。」

小助理點點頭。

兩個女人冒著雨急急忙忙的衝進了古董店。

她們看到已經死去的三個警察,面色大變。

當她們看到屋子裡情況的時候,兩個女人都驚住了。

「別發獃了,馬上拿手術刀出來。」樂天催促。

韓妮妮急忙打開自己的箱子,拿出了一把手術刀。

「你們也各自用刀切開這些大繭!」樂天吩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