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雅穿著高跟鞋,哪裡追得上樂果橙,沒一會就氣喘吁吁了。好不容易抓住了樂果橙,「還給我!」

「好!」樂果橙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手卻是一松,「哎呀,不好意思,掉下去了。」

手機從窗戶直墜而下,十五樓,掉到地上估計得摔成渣渣。

「你」程雅氣得要瘋了,抓著樂果橙的胳膊不由用力,恨不得能吃了她。

樂果橙張嘴就喊,「救命啊!謀殺啊!有人要推我下樓啦!快來救救我!」聲音高亢而驚恐。

程雅驚呆了,慌忙鬆開手,一回頭對上好幾雙愕然的眼睛,不由更慌了,解釋說:「我沒有推她下樓,是她扔了我的手機。」天地良心,她才剛抓住她的胳膊好么?根本就沒有推她。

「對呀,就因為我不下心掉了你的手機,你氣憤,所以才推我的。」樂果橙十分委屈。

「不就是一部手機嗎?都說了是不小心掉下去的,我賠給你就是了。你居然想把我推下樓,十五樓哎,掉下去我還有命嗎?你怎麼這麼惡毒!」樂果橙大聲指責著,一臉憤憤的模樣。

「我沒有!」程雅惱怒的大聲反駁。她的肺都快氣炸了,怎麼會有這樣有心計又顛倒黑白的女孩子呢?

樂果橙立刻如受驚的貓咪縮到江雪的背後,「你好凶哦,媽媽,我害怕。」

江雪還處於震驚之中呢,樂果橙推了她一把才回過神來,一抬頭正對上程雅猙獰的表情,跟她平時的樣子很不一樣。江雪不由自主的也抖了一下,硬著頭皮,說:「程老師,你看,你那手機多少錢?我給你賠,我家女兒還是個孩子——」心裡對程雅也有些不滿了,不就是掉了手機嗎?再買一個就是了,怎麼能上手推人呢?手機比人命還重要嗎?

江雪就是再傻,女兒和一個無關緊要的插花老師,她還是知道誰親的。

「江雪你什麼意思?沒看到是你女兒搞事情嗎?」程雅大聲打斷江雪的話,「你這是要準備包庇她嗎?好,很好,這房間里有攝像頭,事實怎樣一清二楚,我就不信警察的眼也是瞎的。今天的事我一定要追究到底。」

樂果橙從她媽身後伸出頭,「好呀,好呀,事實是什麼你心裡不清楚嗎?蠱惑我媽抵押貸款,把錢投給你那個什麼朋友,等騙得多了就捲款潛逃,然後你們兩個對半分錢。警察來了也是抓你,至於我,我不就是不小心掉了你的手機嗎?我還沒成年,我媽說了會賠你的。」未成年三個字她咬得很重。

程雅臉色又是一變,「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難怪雨菲說樂果橙討厭,果然是個難纏的角色。

樂果橙繼續氣人,「是你太過了吧,我們沒有惹你,是你來惹我們的,所以你活該,活該!」看著她急速起伏的胸膛,樂果橙心裡有一種無法言說的痛快,程雅,你也有今天呀!欠了我的,加倍給我還回來。

「果橙,你消停點。」江雪的頭都大了。她就是再傻也看出來她女兒是故意氣人的。其他人也都紛紛皺著眉頭看向樂果橙。

樂果橙翻了個白眼,從她媽身後走了出來,「這麼仇恨的看著我幹什麼?不是你自找的嗎?先撩者賤不知道嗎?」

然後話鋒一轉,「我們家有兩個女兒,我長得像媽媽,雙胞胎妹妹長得像爸爸,說是雙胞胎,可是她實際的年齡也就比我小几個月。程老師你見多識廣,你知道這是幾個意思嗎?」

程雅瞳孔猛地一縮,強作鎮定,「你家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

樂果橙勾起嘴角,臉上都是嘲諷,繼續說:「我這妹妹命特別好,雖然不是我媽媽親生的,可我是跟著老家爺奶長大的,她卻是在帝都被爸媽寵大的。各位阿姨,你們知道這是幾個意思嗎?」

說到這兒樂果橙故意停了一會,然後才說:「這表示我爸給我媽戴了綠帽子!你們知道我妹妹的親媽是誰嗎?」樂果橙一副神秘的樣子。

那幾人眼裡頓時亮起了八卦之光,「是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當然就是我們美麗優雅的程雅老師了。」樂果橙一語驚人。 「你胡說八道!」這是程雅尖利的聲音。此刻的她又慌又亂,一點形象都無,歇斯底里,「我要告你,我要告你誹謗、污衊。」

「好,你去告吧,我等著。」樂果橙一點都不怕。她說的都是實話,只要做個親子鑒定就足夠了。

其他人一看程雅心虛的表情,就知道這恐怕是真的,都震驚無比,天,這太狗血了吧! 縱是無情偏難休 氣質高雅的程雅老師居然是小三,私生女兒都這麼大了。而且搶的還是江雪的老公,天雷滾滾啊!

難怪樂果橙要處處針對她了,看那樣子江雪還蒙在鼓裡,她們一直覺得江雪傻,果然是個傻的。

此時再仔細回想這件事,任何人都不得不多想,程雅有那麼好心?一時間看程雅的目光鄙夷極了。

江雪呆若木雞,大腦一片空白。程雅是雨菲的親媽?!誰來告訴她這是怎麼一回事。

「程雅,果橙說的是真的?你是——雨菲的親媽?你和益民生的?」江雪死死望著程雅,艱難的開口,渾身發冷。

她的目光里隱含著一絲希望,她希望程雅否認,明明是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怎麼會和她老公有關係呢?肯定是弄錯了,肯定是果橙這個孩子胡說八道。

程雅還從沒這樣被人質問到臉上,還是她向來看不起的江雪,她簡直要氣死了,「不是,不是,我說了不是!」她大聲否認著,無比瘋狂的樣子。

樂果橙一手抱臂,一手摸著下巴,冷笑,「你說不是就不是了嗎?做個親子鑒定不就什麼都清楚了嗎?前幾天我還看到你和樂雨菲親親熱熱的逛街呢。」

江雪立刻轉向女兒,「你真看到她和雨菲一起逛街了?」

樂果橙點頭,「當然了,不僅我看到了,曾柔也看到了。樂雨菲挽著她的胳膊,兩個人有說有笑,親親密密的。難怪一整個暑假樂雨菲天天往外跑,原來是去找人家親媽了,媽媽,你——」

江雪崩潰的捂住耳朵,「別說了,別說了,果橙你別說了!」眼淚嘩嘩的往下掉,身體搖晃著,只覺得眼前一片烏黑,天都要塌了。

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是她?她的命怎麼這麼苦呢?

樂果橙抱住媽媽,拉開她捂住耳朵的手,「為什麼不讓我說?你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程雅是樂雨菲的親媽,她和你老公十多年前就搞到一塊去了,她對你能安什麼好心?你還把她當成知心朋友,還聽她的話去貸款投資,她這是把你往死里坑知道嗎?」

樂果橙的聲音又冷靜又殘酷,「讓你長點心,長點心,你就是不聽。今兒要不是我,你就被人坑死了。你還罵我不懂事,我從你肚子里出來的,我能害你嗎?現在看清程雅的真面目了吧,你哭什麼?天又沒塌!走,回家,等著看那些不要臉的人的報應。」

那個劉成才肯定涉嫌詐騙了,幫著拉皮條的程雅又能多乾淨?

「不許走!」程雅氣急敗壞的阻攔,「你散布謠言,毀壞我的名聲,必須負責澄清。」

樂果橙輕蔑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無情的嘲諷,「你人長得不美,想的倒挺美。我給你澄清?你多大的臉!你一個三兒,有你說話的份嗎?」推開她直接往外走。

程雅不甘心,想要再攔。屋裡的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十分默契的上前把人拉住,「程老師你可不能走,我們是交了錢上課的。」

「就是呀,身為老師,師德就不說了,總得有點責任心吧?」

還有一人小聲的嘀咕,「難怪之前明裡暗裡總打聽江雪家的事情,原來是舊情難忘呀!」

程雅臉上滿是猙獰,轉過身來卻一片寧靜,「好,現在我們開始上課,今天這節課的內容是——」

幾人相互看了一下,心中均是一凜,這個程雅好深的城府,江雪怕不是對手。身為原配,她們自然是站在江雪這一邊,何況江雪人這麼天真,對她們沒有一點威脅。

在樓下樂果橙遇到了兩個警察,她心裡明白,這肯定是來找程雅的,心裡痛快了一下,隨即又滿臉愁容,她這個天真的媽,可怎麼辦呢?

按理說,樂果橙舉報,她也應該到警局說明情況,協助調查的,可她現在一點心思都沒有。算了,還是等警察找她再說吧。

江雪哭了一路,回到家裡仍在哭,哭得樂果橙抓狂,「哭哭哭,你就知道哭,除了哭你還會幹什麼?」

哭聲戛然而止,江雪茫然的看著女兒,美麗的大眼睛里淚水仍是不斷往外流,「連你也凶我!」她無比委屈的樣子。

樂果橙張了張嘴,「我這是凶你嗎?」她氣樂了,「媽,你能別哭了么?年輕女孩子哭,那叫梨花帶雨。你都四十的人了,再作小女兒之態就不大合適了。」她真誠的勸說。

江雪卻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我就知道連你也笑話我,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呢?你爸那個殺千刀的,他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呢?他對得起我嗎?我對他哪點不好了?」又哭得一塌糊塗。

樂果橙心底那個氣呀,「我笑話你?你是我媽,我笑話你不就等於笑話我自己嗎?我傻呀?你就會朝我發威,剛才怎麼不撕了程雅呢?」

「我——」

「你什麼?她搶你老公,還算計你幫她養女兒,你不該撕了她嗎?」樂果橙拍著桌子打斷她的話,「換了別的女人,早上去扇她耳光了,你卻不敢,你就知道哭,哭能解決問題嗎?」

「你說說你,心多大,樂雨菲長得那麼像爸爸,你心裡就沒一點懷疑?」

「人家都說誰養的孩子像誰。」江雪嗚嗚的哭著。沒有一點懷疑嗎?也不盡然。她不過是不想懷疑,不敢懷疑罷了,她過慣了這樣幸福生活,哪怕一丁點的風吹草動她都不願意經受。

「什麼都聽別人的,你長頭幹什麼的?長腦子幹什麼的?自己的親女兒不管不問,反倒對爸爸的私生女疼愛有加,你這麼偉大得到什麼好了?爸爸感激你了嗎?他只會在外頭養小的氣你。樂雨菲跟親媽相認跟你說一句了嗎?還不是跟人家親媽親!你還不趕緊想想以後怎麼辦,還哭?你要哭到什麼時候?」

江雪被女兒數落的啞口無言,半天才拖著哭音說:「你說怎麼辦?」

樂果橙深吸一口氣,「把我爸,程雅,還有他外頭養著的狐狸精,再加上樂雨菲,四個人都拿刀捅了。」

江雪大驚失色,「殺人是犯法的。」

「那你還問我?」樂果橙沒好氣的說。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江雪抹著眼淚,「可是我心裡很亂——」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幸福的假象被打破,面對赤裸裸的真相,她又心痛又茫然,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樂果橙頓了頓,「離婚,你和爸爸離婚吧。」

「不離婚!」江雪猛地抬頭,態度十分堅決,「我不離婚。」

「他都給你戴綠帽子了,你還不離婚?樂雨菲比我小几個月?三個多月。就是說你才懷上我三個多月,他就在外面找別的女人了,也許在你們結婚之前他們就認識了。這樣的渣男,你還守著他過什麼?」樂果橙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江雪的臉上閃過痛苦,「我不甘心,我為他付出了那麼多。果橙啊,你不是媽媽的第一個孩子——」

「什麼?」樂果橙大吃一驚。

江雪痛苦的抱著頭,「在你之前,媽媽還懷了一個,可是那個時候我和你爸還沒畢業——只能流產,流的時候都快五個月了,是個男孩——」她崩潰大哭起來,「我的青春,我的一切都給了你爸爸,果橙,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離了婚她還剩什麼?她就是個笑話啊!所以她不能離婚,哪怕拖,她也要拖著樂益民一起。他說過的,這一輩子他都不會對不起她。

她不離婚。

樂果橙懵了,她上頭還有個沒能出生的哥哥?!上輩子她從來沒聽說過。樂果橙心情複雜的看著哭倒在沙發上的媽媽,張了張嘴,到底沒敢再提離婚的事。

從情竇初開的少女,身心一切都給了爸爸,最後年紀大了卻落個離婚的下場,女兒不貼心,兒子不正常,是個人都會絕望,媽媽又不是個堅強的女人,所以上輩子她才會跳樓自殺。

終於,江雪哭累了,她擦著臉上的眼淚,說:「果橙,我知道你是為媽媽好,可是媽媽不能離婚。離了婚,媽媽就什麼都沒有了。你爸,還能找個十八的,可是媽媽呢?媽媽只能找五六十歲的老頭子,還被人笑話是離婚的女人,媽媽還怎麼出去見人。」

樂果橙想說怎麼不能出去見人,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離婚的多的是,怎麼就丟人了?好多女人離了婚之後日子過得更加瀟洒,可想想媽媽的性格,她閉嘴了。

她能看開的,媽媽不一定呀!不然上輩子也不會自殺了。

沉默了一會,樂果橙才說:「那你就鬧吧!把心裡的委屈都發泄出來,朝我爸臉上抓,抓得他不能出去見人,讓樂雨菲滾,讓程雅還你養育費。」頓了下又說:「你放心,他不敢打你,他要是敢抬手,你就說要告訴爺奶,你就說帶著我和弟弟從信達頂層跳下去。我爸就是個慫包,他怕爺奶,還要面子怕丟人。你豁出去跟他鬧,他不敢怎麼著你的。」

江雪像不認識女兒似的,張了張嘴,卻說:「好。」

樂果橙繼續說:「你去公司,你天天去,他辦公你就在他辦公室喝茶上網看雜誌,他去哪你都跟著,沒事就在各樓層轉悠,對員工親切點。你把他看死了,他就沒時間出去找別的小妖精了。」

聽到最後一句話,江雪的眼睛亮的驚人,「好,我去。」

樂果橙看了她一眼,給她打預防針,「現在別把話說的太早,就怕爸爸說兩句好聽的話,你就又聽他的了。」

江雪的臉上閃過尷尬,最後咬牙說:「這一次不會了。」

「但願你說到做到。」樂果橙垂下眼瞼,然後又抬起,「樂雨菲——」

才提個頭就被江雪打斷,「我會問清楚的。」

「你拿什麼問?他倆要是不承認呢?樂雨菲是你養大的,你對她肯定有感情,她一哭你難道不心疼?還有我爸,慣會做戲的,到時反打你一耙呢?」樂果橙反問。

江雪想到那樣的情景,臉色難看起來。樂果橙嘆了一口氣,轉身上樓,不一會兒又下來,手裡拿著一個牛皮文件袋,「這裡是我調查到的資料,有程雅年輕時的照片,跟樂雨菲簡直一個模子刻的。你拿這些去和爸爸談,讓他補償你,他肯定捨不得信達的股份了,那就問他要錢,什麼夫妻之情,有錢實在嗎?」

江雪接過文件袋,打開,裡頭掉出好幾張照片,有程雅的單人照片,還有與她老公樂益民的合影,照片大多是黑白的,卻嶄新,一看就知道是翻拍的。

她心情複雜的看著女兒,「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怕你傷心,更怕你接受不了想不開自殺。」樂果橙實話實說,「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果粒就沒媽媽了,雖然我長這麼大,你也沒怎麼管過我,可我還是不希望沒有媽媽。別人都有,我和果粒也得有。」

有這麼個人在,哪怕她糊塗,耳根子軟,對她也不夠好,可有她在,她和果粒就是有媽的孩子。她要是不在了,她連個可以怨可以恨的人都沒有了,生活還有什麼意思。

江雪怔怔的望著女兒,怔怔的,眼不眨的,然後兩行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果橙,對不起,媽對不起你呀!媽媽不是個好媽媽,對不起你和果粒,媽媽愧疚啊!」她用手捂著臉,哭得比之前還要傷心。

樂果橙咬著嘴唇,眼淚滴了下來,落在膝蓋上,滾燙。

「媽媽,你要保證,無論遇到什麼,任何情況下,你都要好好的。」樂果橙突然拉著媽媽的手,尋求著保證,「我發誓,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不管你,所以你好好的行嗎?」她的眼底帶著哀求。

她沒有別的祈求,只要媽媽活著,活著就好。

江雪動容了,「傻丫頭,媽媽怎麼會想不開呢?」到目前為止,她傷心歸傷心,卻沒想過要尋短見。

「那好,咱們一言為定。」樂果橙脆生生的說。

只要媽媽不尋短見,哪怕她把天捅了,自己也會幫她兜著。

樂果橙今天是請了假的,並不急著回學校,她陪著媽媽吃了午飯,又看著她睡了午覺,然後消磨掉一整個下午,本打算陪她見爸爸和樂雨菲的,江雪卻沒有同意,「無論怎麼鬧,那也是我和他夫妻之間的事情,你是做女兒的,夾在中間不好。」江雪終於學會替人著想了。

樂果橙想了想,沒有再堅持。媽媽不是三歲小孩,她是個成年人,總得學著面對這些。

「好,我先回奶奶那邊了,有事給我打電話。」走時樂果橙不放心的交代著。

樂雨菲放學回來了,一進來的就抱怨,「媽媽,你有什麼事?我今天跟同學約了去她家寫作業。」

江雪之前跟司機小張交代,一定要接樂雨菲回來。此刻她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小女兒,只覺得心寒,「真的是去同學家寫作業嗎?」

樂雨菲臉上閃過心虛,「是,是呀!不然還能去哪?我現在的學習任務可重了,兩個人一起寫作業,不會的題還能討論一下,比我一個人做作業效率要高。媽媽,以後我要是沒按時回家就是去同學家寫作業了。」開始有些磕巴,後面的話她越說越自然。

江雪怔怔的看著小女兒,這就是她一手養大的女兒!都到這個時候了還騙她,她果然是個傻的。報應,這是對她的報應啊!

「媽媽,你這麼看著我幹嗎?怪嚇人的!」樂雨菲被江雪看的渾身不自在。

江雪笑了一下,「我看你有沒有說謊。」

樂雨菲暗自鬆了一口氣,嬌嗔著說:「媽媽,我怎麼會對你說謊呢?我最乖最聽話了。媽,我上樓寫作業了。」轉身就要走。

江雪喊住了她,「就在這做吧,你爸爸一會就回來了,咱們開個家庭會議。」

樂雨菲也沒多想,就把書包放在桌子上了,「好。」

當著樂雨菲的面,江雪給老公打電話,「什麼,不回家吃晚飯了?公司有應酬?推不掉?」江雪深吸一口氣,「樂益民,我不管你有什麼應酬,七點前必須到家,我現在正準備割腕自殺,七點前回不來你就準備給我收屍吧。」直接掛掉了電話。

寫作業的樂雨菲驚呆了,「媽,媽媽——」

江雪朝她笑了一下,「沒事,我騙你爸呢。」

樂雨菲卻沒有被安慰到,她突然覺得今天的媽媽很不對勁,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不安極了。 樂益民看了眼被掛掉的手機,心情無比煩躁,最後只能認命的開車回家。不回家也不行呀,江雪要真的割腕自殺了呢?他倒不是怕江雪自殺,而是江雪自殺會讓他陷入被動,非常麻煩。

首先父母、岳父母那不好交代,其次還有果橙那個混世魔王,本就不是個乖的,還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出來呢。再有公司正處於上升期,老闆娘自殺多影響聲譽?

聚光燈下,請微笑 心裡對江雪的不滿可多了,我在外面掙錢忙成狗,你天天拿著我的錢美容逛街,還鬧幺蛾子,這日子還有法過嗎?

樂雨菲小心的偷看著她媽媽的臉色,試圖想從她臉上看出點什麼,卻什麼也沒看出來,心中更加不安了。

「媽媽,你和爸爸有事要說,我還是回房間里寫吧。」她收拾桌上的作業。

江雪看著神色不安的小女兒,心情複雜極了,也失望極了。她明明聽到自己說要割腕自殺的,卻一句都不問,只想著自己躲開,這就是她養了十七年的女兒呀!難怪果橙說她是白眼狼,可不就是個白眼狼嗎?

「不用,就在這寫吧,事情和你有些關係,你聽一聽也好。」江雪淡淡的說。

「哦,和我有關?媽媽,是什麼事情呀?」樂雨菲一副好奇的樣子,心裡其實可惴惴了,和她有關?難道是——她想起一事,又覺得不太可能,不,不會的,樂果橙最緊張媽媽,絕不會把她的身世說出來的,要說她早幾天就說了,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江雪又看了她一眼,「一會你爸來就知道了,安心寫你的作業。」

樂雨菲只好又坐下,哪裡還有心神寫作業?

七點的時候,樂益民還沒有到。江雪起身去了廚房,回來的時候手裡拿了一把鋒利的水果刀。

不僅樂雨菲看的心驚膽戰,「媽,你不會真的要割——不要啊!」就是一進門的樂益民也嚇得魂飛魄散,「你幹什麼?把刀放下!」緊張的盯著江雪手裡的水果刀。

江雪聲音幽幽,「七點零四分,整整四分鐘,你再晚回來一會正好趕上給我收屍。」

樂益民的眼睛依然盯著水果刀,「你先把刀放下。」

江雪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想起大女兒的話「你不用怕,我爸爸就是紙老虎」,果然不假啊!她順從的把刀放一邊桌上。

樂益民心頭一松,態度立刻就變了,黑著臉斥責,「你到底搞什麼?老子上了一天班,都要累死了。你以為掙錢容易嗎?供你吃好的穿好的,你好好的日子不過,出什麼幺蛾子?」

「我有事找你——」

江雪才一開口就被樂益民打斷了,「有事?你能有什麼事?你知道我今天有個非常重要的飯局嗎?你知道我不出席會給人留下多不好的印象嗎?你知道無形中損失了多少錢嗎?你有事不能等我忙完了再說嗎?」

一連串的質問劈頭蓋臉砸下來,江雪的心都涼了。從什麼時候起,那個深情的老公就變了呢?變得如此陌生。

「雨菲是你和別的女人的私生女。」江雪突然開口。

樂益民愣了一下,瞬間就鎮定下來,「你在外頭聽誰胡說八道?雨菲是我的——哈,當著孩子的面你開什麼玩笑!」

樂雨菲一臉震驚的樣子,「媽,我不是你和爸爸的親生女兒嗎?」

「雨菲,你媽更年期,神志不清了。這沒你的事,你上樓去。」樂益民對樂雨菲說。

樂雨菲巴不得趕緊離開,雖然和親媽相認了,但媽媽到底養了她十幾年,不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她現在最希望的就是維持現狀,不揭開她就還是媽媽的女兒,揭開了,她在家裡就更沒地位了,而且私生女也太難聽了。

「站住!」江雪大喝一聲,質問樂益民,「關係到她的身世,你把她支走什麼意思?而且你的好女兒比你可能幹多了,人家私底下已經和親媽相認了,就瞞著我這個傻子呢。」

「你什麼意思?」樂益民皺起了眉頭,看了樂雨菲一眼,見她整個人都傻了,不免心疼起來,「什麼親媽不親媽的,你一個當媽的,在孩子跟前說這個合適嗎?」

樂雨菲要哭不哭的樣子,「媽媽,我怎麼聽不懂你說的話呢?你就是我親媽呀,你不要我了嗎?媽媽,你別不要我呀!我,我再也不和姐姐爭東西了,再也不惹你生氣了。」可憐兮兮的,讓人心疼極了。

樂益民順勢指責,「看你把雨菲嚇的,有你這樣當媽的嗎?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少跟那些人來往,她們老公有的和我是競爭夥伴,巴不得我倒霉呢,她們故意編排這樣的謠言,目的就是讓你跟我鬧,你還真傻的當真!你說說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呢!」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江雪看著老公理直氣壯的樣子,要不是看過證據,她真的就相信了他的話。 名門淑媛 她的心也沉到了谷底,怎麼會有這樣不要臉的人呢?而且還是她的老公,她深愛了二十年的老公!

還有雨菲,小小年紀,戲就演得這麼好!她養了她十七年,都不知道她有這樣的心機。

她果然才是最傻的那一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