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子英明,正所謂醫者首當其衝,在抗瘟疫的鬥爭中,煉丹師經總是戰鬥在抗病的第一線上,治病救人,不計較個人安危和利益,爲窮人提供免費服務這纔是良醫”的美德,而小公子一向如此,相信這次小公子也能再次爲百姓們謀福音的。”

www● t t k a n● ¢O

秋長老一臉慷慨激昂的說着。

“呵呵!”

蘇齊只能呵呵一笑。

“秋長老,我吃飽咱們就走。”

蘇齊又拿起雞腿啃了起來,吃飽了纔有力氣幹活嗎?

“小二,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在去給小公子拿兩個雞腿或是豬蹄來,小公子可是最喜歡吃這兩樣的。”

那侍衛又快速的吩咐道。

“好,好!小的這就去。”

小二這個時候還哪敢帶着有色的眼睛,速度還要快一點呢。

蘇齊不由得多看了那侍衛一眼。

“大哥,你倒是挺了解我的。”

“在皓月國京城,沒有誰是不認識小公子的。”

嫡女爲謀:重生之傾世毒妃 那名侍衛笑了笑。

“呵呵!”

蘇齊得意的笑了笑,原來他已經這般出名了。

是啊!每個人都會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而他,能成爲人人仰慕的煉丹師,就是自己想要的樣子。

看着小二把雞腿端上來,蘇齊站了起來。

一手拿着一個,“秋長老,我們走吧!”

“好,好!小公子請!”

秋長老就等着他這句話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蘇紫陌她們終於到了明月谷裏。

蘇紫陌看着仿若仙境的明月谷。

已經快一年沒有回來了,看着谷中常年不敗的鳳尾花,那花朵細緻纖美,就是寒冬臘月,依然挺立在寒風中的傲然嬌姿,只要看到它們傲然的嬌姿,彷彿所有的落寞和孤單都會消息。

美人似毒 “莫爺爺,白爺爺,馨兒回來了。”

馨兒對着明月谷裏大喊着。

突然,看到不遠處飛身而來的白色身影,就如嫡仙一般,畫面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蘇紫陌微蹙黛眉,出神的凝望着那抹白色的身影,思緒沉溺在記憶中。

看着白色的身影將至,馨兒快速的從沐雲軒的懷裏下來,催動體內的幻羽。

小小的身影瞬間朝着那抹白色的身影飛去。

白傾君一看,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抹擔心,剛要落地的身影又瞬間飛了起來。

抱着馨兒在空中,轉了一圈,一大一小緩緩落地。

白傾君靜靜的笑看着蘇紫陌,一雙平靜又勾魂攝魄的眼眸有着淡淡的喜悅,眼角微微上挑,更添加了撩人的風情,薄脣輕抿,似笑非笑的,一頭白髮更是映出他肌膚白皙盛雪。

沐雲軒更加的驚訝!沒想到傳說中的白傾君會如此的絕美無雙。

“丫頭,又被我的美色給迷住了嗎?”

白傾君故意眨了眨勾魂攝魄的眼眸,笑容也愈發的擴大,一雙眸子裏,只有蘇紫陌和馨兒。

沐雲軒和莫無珩在他眼中反覆不存在一樣。

“美男我天天見,你這也算美啊!你不自戀也沒人會說你的。”

蘇紫陌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人如箭似的走到白傾君面前,一把抱住白傾君。

也不管身後站着的是誰。

“我想你們了,所以回來看看你們。”

白傾君雙眸裏一片寵溺。

“想我們了,怎麼這麼長的時間纔回來一次。”

而沐雲軒卻一臉嫉妒的看着蘇紫陌的背影,在怎麼親近陌兒也要注意男女有別吧!

“白爺爺,你有想馨兒嗎?馨兒可是每天都想白爺爺呢?”

馨兒說着,在白傾君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白傾君光華瀲灩的笑了笑。

“馨兒,何止想,簡直是太想了。”

白傾君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蘇紫陌也離開白傾君的懷抱,笑得很開心。

“雲軒見過前輩。”

“無珩見過前輩。”

沐雲軒和莫無珩兩人同時見禮。

蘇紫陌和沐雲軒同時看了他一眼,原來他叫無珩。

白傾君這纔看向他們。

“你們跟我來吧!”

“是。”

莫無珩和沐雲軒點了點頭。

特別是莫無珩,心裏很激動。

“走,馨兒,我們回屋子裏去,你莫爺爺知道你要回來,一早就上山打獵,給馨兒摘馨兒喜歡吃的紅果去了。”

白傾君捨不得放下馨兒,一直抱着馨兒走。

“哇!明月谷的紅果很甜,是馨兒吃過的最好吃的紅果了。”

馨兒甜甜的笑着,大大的眼眸一閃一閃的,可愛得讓人移不開眼。

“你二哥那個小饞鬼沒有回來,要不然今晚可有口福了。” 白傾君也很想念蘇櫟和蘇齊,只可惜他們兄弟兩人都沒有回來。

“白爺爺,大哥和二哥雖然沒有回來,但他們都很想念白爺爺和莫爺爺的。”

馨兒如寶石一樣閃亮的大眼裏彷彿含着笑意。

白傾君看着她的可愛模樣,忍不住捏了捏她粉嫩的臉頰。

“就你這小丫頭說話最貼心,你大哥和你二哥長大了,他們有他們的路要走,白爺爺不能把你們留在身邊一輩子。”

白傾君在心裏嘆了一口氣,心裏終究是捨不得他們。

“白爺爺,可是我們能陪着白爺爺一輩子啊!”

“嗯!馨兒這句話說得好!”

白傾君一聽,瞬間笑意絕絕,這樣貼心的話就聽着就舒服。

反派BOSS不準死 蘇紫陌也無聲的笑了笑,知道他和師傅兩個人的孤獨,櫟兒他們三兄妹的出聲,的確給他們帶來了很多的快樂。

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了四合院門口。

門口,一身白色衣服的莫雲天,在晚霞的折射下,俊逸的容顏上映出淡淡光輝,晚風吹得他衣袂飄飄,宛若嫡仙,微微一笑,有着驚心動魄的魅惑。

莫無珩激動的看着莫雲天。

深邃的黑眸裏,是激動,是恨,但更多的是想念。

“爹爹。”

蘇紫陌毫無預兆的叫了莫雲天一聲爹爹。

不僅是莫無珩愣住了,就連莫雲天也有些不可置信。

作爲知情人的沐雲軒的俊顏上卻沒有任何情緒。

白傾君卻看着莫雲天笑了笑,也許從此以後,雲天可以真正的快樂起來了。

而馨兒,蘇紫陌也已經提前跟她說過了,也是甜甜的笑看着莫雲天。

“陌兒。”

莫雲天仰制不住心裏的激動,滿臉激動的走到蘇紫陌的身邊。

“爹爹,是女兒不孝,讓爹爹操碎了心,讓爹爹一個人痛苦了這麼久。”

蘇紫陌在回來的路上已經想好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蘇紫陌,莫雲天就是她的父親,他爲了她付出了那麼多,這聲爹爹,是她應該叫的。

不管是黎夏國的父母也好,明月谷的爹爹也罷,她們都是她最親愛的家人。

“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紫陌不是納蘭文昊的女兒嗎?她怎麼會是你的女兒?”

莫無珩激動的冷聲質問。

更讓他生氣的是,他明明活得好好的,卻不願意回魔都看他和無涯一眼。

他們都以爲他已經不在人世了,每年都會找雲城的人報仇。

“珩兒,既然你來了,爹爹自然會與你說清楚,先進屋吧。”

越過莫無珩,莫雲天淡淡的看了沐雲軒一樣。

“莫爺爺,聽白爺爺說,莫爺爺給馨兒摘了紅果了?”

雙心地球 馨兒甜甜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刻的寂靜。

“是啊!莫爺爺知道馨兒最喜歡吃紅果了,莫爺爺今天上山摘了很多,馨兒可以吃個夠了。”

莫雲天從白傾君手中接過馨兒。

隨看了蘇紫陌一眼。

“陌兒,既然你回來了就去做晚膳吧!爹爹和傾君都很想念你的手藝。”

蘇紫陌卻癟了癟嘴,“爹爹,陌兒現在是客人,應該是爹爹做給陌兒吃纔是,還有,爹爹,陌兒還沒有給爹爹介紹你的女婿呢?” “你啊!就是這樣淘氣,爹爹打了一隻很肥的野雞,還有魚和蝦都已經處理好了,至於女婿呢?就進屋以後在說吧!”

莫雲天說着,便抱着馨兒往屋子裏走。

白傾君俊逸的臉上一直都是帶着微笑的,蘇紫陌和馨兒回來,他真的很開心。

一間主屋,簡樸又應有盡有。

沐雲軒越過衆人,跪到莫雲天的面前。

“小婿見過岳父大人。”

莫雲天笑着看了他一眼。

“起來吧!”

沐雲軒依言起身,坐到一邊的椅子上。

“把陌兒交給你,其實,我不是很放心,可是你是櫟兒的父親,你和陌兒又兩情相悅,我便沒有什麼可說的了,我要的不是你們沐家的金山銀山,我要的是你能從心靈上給陌兒幸福。”

莫雲天知道,人與人之間存在着不同的見解。

人自從有了自己的命運以後,就會沉浸在自己想依靠的世界裏。

而他的世界,就是希望他的女兒能夠得到幸福。

那一聲爹爹,把他拉回了屬於他的世界裏,那股幸福的感覺,又都回來了。

“岳父大人請放心,雲軒知道該怎麼做了。”

沐雲軒明白莫雲天的意思,幸福,不是表面上的,而是發自內心的幸福,這些,他都能給陌兒。

莫雲天擡眸,一臉寵溺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現在放心了吧,爹爹不是會欺負你的夫君的。”

“哇!聽爹爹的語氣,好像是在說陌兒不在的話就會欺負陌兒的夫君了,是不是?”

蘇紫陌說着,對着沐雲軒眨了眨大大的美眸。

彷彿是再說沐雲軒已經通過審覈了一樣。

沐雲軒對着他點了點頭,一臉感激的笑了笑。

“你這丫頭就是這般伶牙俐齒的,快去做晚膳吧!我可是餓了。”

白傾君目光柔和的看向蘇紫陌,每次這丫頭回來,他就非常的開心。

總喜歡和她鬥嘴嘮嗑。

“餓了就自己去做吧!你雖然很老了,但你還沒有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

蘇紫陌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傾君。

“哎呀!我做的飯菜雖然好吃,可是我就怕有的人嫌棄我老眼昏花,要是鹽放多了或者是吵焦了的話就要讓你們餓肚子了。”

白傾君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我陪你去吧!”

沐雲軒知道莫雲天肯定有話對莫無珩說。

“好啊!”

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

兩人往外邊走去。

“馨兒,來白爺爺帶你去吃紅果。”

“好啊!好啊!馨兒這會可饞了。”

馨兒白皙的小手伸向白傾君。

白傾君看着她紅潤的臉色忍不住笑了笑。

“馨兒的病治好了,真好!”

抱着馨兒,白傾君最後看了白傾君一眼,抱着馨兒離開。

只剩下莫雲天和莫無珩。

莫無珩目光怔怔的看着莫雲天。

莫雲天卻對着他笑了笑。

“珩兒,多年不見,你們都已經長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