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碎們,拿命來!”

銀槍在手,陸本善爆發出的氣勢很強橫,雙臂抖動,銀色長槍像是靈蛇般的向着一名向風學院的學生吞吐而出。

“真是癩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氣!告訴你,無雙學院已經完蛋!就憑藉你們,還想救出無雙學院的那羣蠢貨,簡直就是癡心妄…..”

啪!

這名學生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道白影從眼前飄過,還沒反映過來,胸口就傳來撕裂般的疼痛,人也吐血倒飛而出。

“哈哈,雜碎!月珊好樣的!”

陸本善哈哈大笑,抽空對着楊月珊豎起了大拇指。

“哼!”

楊月珊臉色冰寒,眸子異常凌厲,卻是聽不得這名學生在那裏大放厥詞而憤怒出手。

她實力也在元衍境六重天,唯一不同的就是體內融合靈根的數量,圍攻他們的人體內融合靈根最多的也不過七根,而他卻融合十一根,相差四根,戰力翻了好幾倍。

故而,楊月珊一人激斗六名學生,還能夠抽出時間來幫助陸本善一下。

“你就是無雙學院的女神主任楊月珊吧?真是人間絕色,實力也強橫,不過我勸你還是放棄無雙學院,來我們向風學院,無雙學院已經到了末日了,良禽擇木而棲,月珊主任還是不要白白耽擱功夫。”

“不錯,月珊主任實力雖然強橫,我們聯手也殺不了你,但纏住你卻還是有可能的,到那時,即使月珊主任擺脫了我們去了白霞林,見到的不過也是一堆屍體罷了。”

向風學院的學生看見楊月珊的實力強橫,心中驚駭的同時又起了爲向風學院招攬的意圖,如果成功,或許會獲得學院的獎勵。

楊月珊聽見並不說話,眼中殺機凜冽,手中的白玉鞭子在空中化爲百道鞭影,向着之前說話的兩名學生籠罩而去。

那兩名學生臉色驚駭,看見鞭影襲來,體內的衍力侵泄而出,舉起手中的下品凡衍器鋼刀抵擋而去。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爆響聲音傳來,兩名學生被抽的吐血倒飛,身上嫩肉翻卷,鮮血淋漓,而他們手中的鋼刀也出現條條裂痕。

好恐怖的女人……

其餘幾名學生看見楊月珊的爆發更是心驚,一個兩個都不敢和楊月珊對碰了,只是遊鬥在楊月珊身邊。

“好彪悍的女人!”

陸本善看的心驚不已,不過手中揮舞的銀色長槍卻加快了起來,一股股強勁的衍力從那銀色長槍上爆發出來,圍攻他的人被逼的連連後退。

“楊月珊實力真恐怖!”

躲在一邊觀看的秋若水心中驚訝,雖然已經知道楊月珊的戰力強橫,但再一次看到,依舊讓她震撼不已。

“的確是一個強悍的女人,不過還是善良了一些,要是陸本善這小子,在打傷那兩個人之後恐怕就追上去了擊殺了。”

古羲搖了搖頭,楊月珊竟然對這羣人心存善心,要是拿出與他對戰的那天晚上的那種氣勢出來,這兩個人恐怕已經被她擊斃了。

“或許是她覺得學生是無辜的,主導者是學院的老師吧!”秋若水洞察人的心思非常厲害,一瞬間就知道楊月珊心中所想。

“哼!”

古羲不屑冷哼一聲,暗道這楊月珊不僅瘋,而且傻。

“老師,你怎麼不去幫忙?”看到古羲在這裏看了半天也沒有上前的意思,秋若水不由的問道。

“不急,他們暫時還死不了,楊月珊不忍殺,陸本善這小子可不會,你看,他要猛攻了!”


古羲露出一絲笑意,示意秋若水看向戰場。


秋若水扭頭看了一下,發現陸本善在對着一個學生瘋狂的猛攻,長槍上面衍力纏繞,一波又一波強勁的攻擊將那名學生打的步步後退,連連吐血。

“這個人恐怕要死在陸本善手中了,這該死的陸本善怎麼會這麼強,半個月不見,實力竟然又變強了!同樣是元衍境三重天,爲何他就能夠融入那麼多的靈根!”

看見陸本善那狂暴的攻擊,秋若水忿忿不平。

“這是他的機緣,你羨慕不來,不過若水,你的眼力有待加強,陸本善攻擊真正想殺的不是他現在攻擊的這個人,而是在他旁邊之前被楊月珊一鞭子抽飛的那個人,他這番猛攻只是做給其餘的人看的,第一是爲了讓其餘三人放鬆,第二,有着其餘三人的幫忙,他也殺不了這個人。”

古羲一邊看,一邊給秋若水分析着。

真是一個非常關心學生的老師,如果讓陸本善知道了,恐怕要氣的吐血了。

“真的?”

秋若水半信半疑,陸本善表現出來的氣勢,明顯就是要一舉擊殺被他壓着打的那個人。

“自己看!”古羲目光緊緊的盯着陸本善的動作,眼睛閃過一道道亮光。

秋若水不由的再次看戰場。

“給我死!”

陸本善雙目一睜,體內衍力瘋狂涌入銀色長槍,握槍的手一轉,那銀色長槍便被他當作標槍向着那被他壓着打的那人投擲了而去。

“小心!”

其餘三人大驚失色,身體飛躍向着散發恐怖氣息的銀色長槍攔截而去。

嘭!

三人攻擊強悍,但是長槍威力同樣驚人,衝破三人的封鎖落在被陸本善壓着打的那人身上,可惜此時的長槍已經不具備了擊殺此人的威力,只是將此人震的吐血倒飛。

而就在陸本善將長槍當作標槍擲出的一瞬間,在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個青色葫蘆,看到三人攔截長槍,臉色閃過一絲冷笑,雙腳輕點地面,身體豁然出現在被楊月珊抽了一鞭子的那人身邊。

“你可以死了!”

陸本善臉上揚起彌勒佛般的親切笑容,緊接着手掌衍力洶涌,一掌印了上去。

“噗哧!”

那人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直接被陸本善一掌擊飛,緊接着,陸本善手掌拍向青色葫蘆底部,一道黑色的光線驟然向着倒飛中的那人纏繞而去。

“天磷子!”

秋若水一愣,陸本善葫蘆中涌出的光線赫然是芝麻大小的天磷子。

“嗯!這人死定了!”

隨着古羲的這句話,被陸本善一掌拍飛的那人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旋即徹底的湮滅在密集的天磷子中。 “小毛!該死的,今天非要宰了你!”

看見己方人被殺,其餘人心底驚駭之間卻又怒火中燒,凝聚全身衍力向着陸本善猛攻而去。

其中一個濃眉學生更是狂暴了起來,氣勢澎湃,拎着一把巨大的戰斧向着陸本善連續劈去。

“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真以爲學院出來的都是牛人?一羣垃圾!”

陸本善冷笑一聲,將銀色長槍召回,雙手緊握長槍對着那濃眉學生橫掃而去。

當!當!

金屬交擊聲音炸響,狂暴能量席捲而出,將其餘兩人追擊的阻擋在外。

而陸本善身體在對轟一擊之後急速後退,臉色異常凝重的看着那濃眉學生,握着銀槍的手都有些顫抖。

“給我死!”

另一名學生突然脫離楊月珊的戰鬥,來到陸本善後方,手中長劍錚鳴,直取陸本善後心。

“陸本善,小心!”

楊月珊心中一驚,想要救援卻又些來不及,只能夠急聲提醒。


“好個雜碎!”

陸本善心頭狂跳,回身對着那疾馳而來的長劍劈了過去。


鏘!

噗!

這名學生長劍威力異常迅猛,陸本善的攻擊只將長劍給打偏,雖然躲過了致命一擊,但是手臂卻被那長劍洞穿。

“他孃的!”

陸本善看都未看那洞穿的手臂,衍力在體內瘋狂涌動,舉起長槍對着那偷襲的學生眉心急速點去。

當!

關鍵時刻,圍攻陸本善的一名學生暴跳而出,將陸本善的攻擊擋了下來,替那學生爭取了撤退的時間。

“該我出手了!”

古羲看見那偷襲陸本善的學生急速撤退,眼中寒光凜冽,青光一閃,玄靈弓已經出現在手中,衍力涌動,一支璀璨的箭矢疾馳而出。

“該死!有人偷襲!”

箭矢宛如流星,凌厲氣息沖天而起,尖銳的破空聲音像是奪命神曲,雖然有人提醒,但箭矢依舊落在那名撤退的學生身上。

轟!

地面爲之一顫,箭矢威力巨大,直接將那名學生一箭射飛,摔倒在地。

“救……救我……”

虛弱的聲音從那名學生口中發出,口中溢出鮮血,胸口的位置更是有着一個碗口大的血洞,本源已經開始潰散,離死也不遠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衆人,一箭之威竟將元衍境六重天重創,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箭矢來源方向。

“若水,就在這裏放冷箭!”

將玄靈弓交給秋若水,古羲腳尖猛踏地面,身體如鬼魅般出現在戰場上面。

“實力變強了好多!”

楊月珊看見古羲的身影,臉上露出驚色,短短半個月竟然已經能夠一箭重創元衍境六重天,比半個月前強了至少一倍,這修煉天賦讓她驚詫不已。

她卻不知道半個月前古羲與她對戰乃是本源受創!

“好!古羲,你總算來了!”陸本善看到古羲,露出驚喜之色。

“這人是誰?無雙學院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這麼恐怖的人?爲什麼老師沒有跟我們說?”

“元衍境二重天,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戰力!不對!肯定是用了什麼衍器,不管他,再強也不過是元衍境二重天,你們繼續攻擊,我去斬了他!”

一個渾身氣勢彪悍的矮個子說道,眼神異常兇悍,提起手中九環霸刀對着古羲急衝而去。

“明白!”

這矮個子好像是領頭人,其餘學生紛紛應道,五人圍攻楊月珊,三人圍攻陸本善。

“蠢貨!”

陸本善冷笑一聲,這矮個子竟然小瞧古羲,有他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