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還有人來,沈雲頓時心神定了一些,剛要說什麼,就聽得外面人說道:“白師叔,沈師叔,新來的數名道友已經到了,正在下面的正廳等候。”

白仙子急忙應了一聲,與沈雲出門走了下去。

當沈雲看到站在正廳的數人時,忽然苦笑了一下,而對面的人中有一人看到沈雲,先是滿臉的驚訝,接着就是一陣無奈地苦笑。

這人,竟然是當年在冰山禁制中有過一面之緣的矮瘦長髮男子。當日這男子還爲了一株天香花催動青蛇要殺了自己,沒想到現在,自己已經是通靈境初期修爲的修士,而這位當年自己要稱呼“師兄”的人,卻還在脈通境修爲徘徊。

看來就如那些前輩所說,哪怕是有一點點失誤或是運氣有那麼一點點不好,想要通過生命泉水進入通靈境都是會失敗的……多年過去,這位曾經的“師兄”已經過了最佳衝境的年齡,想必這一生,都會在脈通境修爲度過了……

長髮男子見到沈雲,訕訕笑了下,很尊敬地躬身喚了一聲“師叔。”

沈雲當然也會答應,畢竟當年此人很是輕蔑自己,現在能夠壓住對方,沈雲心裏還是會有些得意的。

相互介紹完畢,白仙子囑咐了幾句,便叫了一人帶着新來的弟子下去了。

然後兩人就在大廳中談論着一些事情,慢慢地也有些累了,白仙子便岔開了話題,聊起了一些閒天兒。

“對了,不知道師姐能不能幫我弄到人類的屍體?”

聊着聊着,沈雲便將話題聊到了採礦上,從白仙子的口中得知採礦的那些凡人時不時會有出現危險死去的,便裝作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屍體?!”白仙子一怔:“師弟要屍體做什麼?”

“嗯,是這樣。”沈雲並不打算說個太過分的謊言:“師姐可知道‘傀儡八環陣’?”

“唔……好像聽說過,不過我對陣法不感興趣,只是覺得耳熟而已。”

“嗯,師弟湊巧在一位前輩那裏聽到了一些有關傀儡八環陣的事情,學到了一些煉製傀儡的皮毛,所以想,找個屍體自己煉製一下,畢竟這東西煉製出來的話,在爭鬥中還是能派上用場的。”

白仙子微微點了點頭:“可以,你是這裏的師叔,明天自己去停屍間找一具沒人收回的屍體就好。”

沈雲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急忙點了點頭,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沈雲便從停屍間找到了一具沒人要的屍體,不過他可不想將這屍體拖回到自己的房間中,而是找了一處沒人的礦坑,坐在了裏面。

沈雲面對着面前這具強壯的男人屍體,心中不禁有些發毛:媽的,這是誰發明的此種法訣,也不怕晚上做惡夢……

閉眼調息了一會兒,沈雲才慢慢平復下心情,睜開眼睛,按照人皮骨訣上的方式將屍體慢慢煉製起來。

一個時辰之後,這具屍體已經完全脫離了人類肉身的概念。他現在只能算是一塊有骨頭的肉而已,完全成了一件煉製的底材。

沈雲看着已經毫無血色與生氣的屍體,這才感覺心中好受了些。

然後他將幾件煉製傀儡所需的靈礦取出,用靈氣控制着塞進了屍體之中。現在就連沈雲自己也不知道該叫這東西爲什麼:屍體?看起來跟木頭做的似的!傀儡?可他明明是真正的肉身變化而來的……

沈雲苦笑了下,將一塊高價收來的中階靈石放入到了傀儡之中。這塊靈石,可是花費了沈雲近半的身價。只要將它放入到傀儡中,傀儡便就有了靈氣來源,只要能夠成功的話,便可以與沈雲一樣擁有通靈境的修爲。

“開始……”沈雲自言自語了一句,便用靈氣將傀儡馭起,將靈氣輸送進了傀儡的三十二脈中,運行一個周天之後,與傀儡體內的靈石建立了聯繫。

保持這種狀態一個時辰之後,沈雲才長出了一口氣,將靈氣收回,看着離開自己的催動卻依舊懸在空中的傀儡:着實沒有想到,這具根本就不是修真界之人的傀儡,竟然能夠承受住靈氣的洗練!這樣已經算是成功了大半,只要一天之後傀儡與靈氣能夠成功地合爲一起,便算是大功告成了。

而沈雲也不能閒着,將傀儡分神訣取出,按照第一層的法訣慢慢修練着自己的神識。畢竟總歸是要用神識去控制傀儡的,若是自己的神識不夠強大的話,是很可能被傀儡反噬的。這一點,沈雲自然很是謹慎。

但是這套所謂的傀儡分神訣,本來就是極爲難以修習,而那位木葉教的老怪也曾經說過,若是本身神識不夠強大的話,是根本無法修練此功的,一旦冒險修練了,很可能就只有成爲廢人甚至直接身死的下場了。

不過沈雲此刻倒是不在意這些了,如果自己不夠強大的話,或者說沒有足夠自己逃竄的實力的話,很可能在幾個月後的正魔爭鬥中就被直接變成炮灰了,倒不如試試看自己能不能修習這種專門淬鍊人的神識的法訣!

所以沈雲毫不猶豫的默唸起傀儡分神訣的第一層口訣! 當沈雲默唸完第一層的法訣時,忽然發現自己體內有一股淡藍色的東西在慢慢聚集!竟然是自己的神識!

沈雲不禁大急:要知道神識可是一個人的意念之力,若是讓這傀儡分神訣給控制了,自己很容易就會走火入魔,甚至當場慘死。

明白這一道理的沈雲急忙聚精會神地看着自己體內的神識慢慢聚在一起,將一股靈氣緩緩包圍住它,希望能在關鍵時刻起到作用。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沈雲有些丈二摸不着頭腦:這些神識聚在一起之後,只是慢慢地流轉着,然後不斷解分,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分成了無數個小點點,讓沈雲不禁覺得有些頭痛。而後這些神識又不斷融合在一起,接着再次分開,不斷反覆。

這樣半個時辰之後,沈雲便已經有些受不了了。他感覺自己要窒息了!自己的神識現在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而是不斷地分離、結合,再分離再結合!而且它們已經開始慢慢吸收着自己包裹它們的靈氣,這讓他更是感覺不可思議!

意識之力,怎麼能夠吸收天地自然的靈氣之力呢?!

再次過了半個時辰,沈雲幾乎已經進入到了不能自控的狀態。他現在意識有些模糊,只是本能地控制自己的身體。那些包裹着神識的靈氣,已經幾乎被神識所蠶食一空。並且這些神識開始將沈雲的身體變成了一個活動場,不斷地分離開來,在沈雲的體內四處亂逛。

很快,沈雲終於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有效控制,瞬間變成了血脈暴怒狀態,架着鬥龍拳在礦坑中砸來砸去!

幸虧這座廢棄的礦坑距離中心礦場很遠,而且比較深,聲音傳出去也不會有人聽到。不過那位白仙子則不同了,這位通靈境後期的高手此刻正在修習,忽然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靈氣震動:魔道打來了?!

她一個激靈坐起身,卻忽然想起如果是魔道打來的話,靈礦的法陣應該會提早做出警告的,但是現在並沒有啊,難道是靈礦內的修士打起來了?!


但是,能製造出這麼大動靜的,只有沈雲一人呀!這位師弟出事了?!

白仙子也不再多想,急忙起身順着震動追了過去。不多時,就在一處廢棄的礦洞前發現了震動的來源。

她急忙來到礦洞之上向下看去,就見一名身材強壯魁梧的肌肉男正在發瘋似地捶打着礦洞的洞壁,每一拳都散發着陣陣威勢,看上去氣勢非凡。

這是誰?!白仙子可沒見過沈雲的這種形態,根本就與那個長相普通的壯實男聯繫不到一起!

白仙子自然立馬想起這人很可能是修練時意外走火入魔了,便馭起一張靈氣護罩,慢慢飛了下去。

“道友可有意識?!”白仙子輕聲傳音問道。

聽到耳邊傳來聲音,沈雲的身子怔了一下,猛地轉身朝白仙子一拳打去!

這一拳威勢不小,加上又很突然,讓白仙子面色一凜,急忙閃身躲了過去:“道友,你……沈雲?!”

白仙子看到了礦洞中的一具像是傀儡的屍體飄在半空中,立時想起昨日沈雲曾經對自己提起要找一具屍體的事情,再細細看着眼前這人,分明就是沈雲的面孔!


看着沈雲依舊要追上自己殺來,白仙子可犯了難:自己雖說比沈雲修爲要高,但是還沒有高到可以將走火入魔的通靈境初期修士控制住的境界。

這樣一來,自己只能不斷逃竄,最好能在沈雲殞命之前將他消耗殆盡,或者想辦法將他從走火入魔中拖出來!

自然是第二個方法最合適,因爲如果等到沈雲自己消耗殆盡的話,估計也會受很重的內傷!


怎麼辦?!白仙子扭頭看了一眼僅僅追着自己的沈雲,不禁苦笑了下,卻忽然想起了白瀟瀟!自己這位同門師妹不正是沈雲的雙修伴侶嗎!

“沈雲,我是白瀟瀟!”白仙子也沒多想,便傳音至沈雲的耳邊!

果然,沈雲聽到白瀟瀟三個字,身子一滯,便停了下來,雙眼茫然地看着白仙子。

“雲,我是瀟瀟呀!”白仙子本來就是一位有些孩童心性的女子,否則也不會想出在冰山禁制前與林泉爲了賭約打賭的主意。雖然與林泉結爲雙修伴侶之後便收斂了許多,但是此時面對沈雲,卻忽然玩心大起……

瀟瀟……沈雲體內的神識可是慢慢放緩,並且讓沈雲本體有了一絲的意識:“瀟瀟,你還在怪我嗎?”

“怪你?”白仙子如何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硬着頭皮順着說下去:“我怎麼會真的怪你呢!我喜歡你呀,你是我唯一的愛人……”

“太好了!瀟瀟你不怪我了!”沈雲一聽此話頓時面露喜色,竟然直接躍過來抱住了白仙子!

白仙子哪裏會想到沈雲這麼直接,急忙伸出雙手想要推開,卻想到此時的沈雲還在走火入魔之中,若是被自己推開的話很可能會加劇意識的分散,便皺着柳眉將雙掌掌心拍在了沈雲的後背上,將一股清涼的靈氣慢慢注入到了他的體內,幫助他將已經散掉的靈氣慢慢整合起來。

“瀟瀟,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沈雲忽然開口說話了:“我自己一個人一路走來,每時每刻都在想着你,想着還有你、婉兒,包括張龍他們,你們都在默默支持着我。你知道當你對我說那些話的時候,我心中有多麼的傷痛嗎……但是我不能說,因爲是我做錯了,我愛你,我不能……”

沈雲忽然停下了,而白仙子也覺察到,沈雲體內的靈氣已經慢慢歸位,而且出現了一團淡藍色的東西!這讓她驚詫了一陣,覺得這東西像是元魂,可是轉念一想便回過神兒來:這沈雲比自己修爲還低,怎麼會有元魂……

“師姐?!”

沈雲忽然驚聲叫了一聲,白仙子便見面前的男人恢復到了正常樣子,並且一下子放開了自己。

饒是白仙子,也不禁有些臉紅:“嗯,我之前感到一陣靈氣震動,便出來瞧瞧,沒想到師弟卻走火入魔了,無法之下便想出了這個主意……”

沈雲更是老臉通紅,心想幸虧沒有他人看到,若是被他人看到的話自己可就有理說不清了!

“多謝師姐了!”沈雲抱拳謝道:“我本想修習一種控制傀儡的法訣,卻沒想到神識不夠強大,這纔會走火入魔……若不是師姐相救,後果不堪設想!”

“沒事,你自己也是的,爲何不早點告訴我,讓我給你護法……”白仙子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想起剛纔沈雲說的話,他說這一路一直是他一人走來,想必在修練的路上很是艱難……

“算了,沒事就好,若是需要我幫忙儘管說,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我記住了,師姐回去休息吧,師弟有難處自然會尋師姐而去。”

白仙子應了一聲,化爲一道白芒消失離去。

沈雲獨自站在空曠的礦場上,惆悵了好久。他真的希望之前就是瀟瀟,而不是白師姐……他真的希望瀟瀟不再責怪自己,與自己能夠真正的一起生活,一起修習……只是這一切,現在變得如同鏡花水月一般。

“唉……”沈雲長嘆了一口氣,想起那具傀儡還在礦洞中,急忙轉身飛回去!


此刻的傀儡已經發出了陣陣白色的光芒,看上去與靈石的相融很是完美。沈雲估算了一下時間,差不多到了自己將神識輸進傀儡的時候了。

沈雲深吸一口氣,盤身坐在傀儡面前。現在他還有些虛弱,但是輸一絲神識進入傀儡,還是能夠做到的。

他慢慢將體內的神識分離出一絲,用靈氣包裹,慢慢輸送進了傀儡體內。

傀儡體內的靈石已經被團團白霧包裹,成爲了傀儡的力量來源,沈雲控制着神識進去之後,慢慢在靈石身邊轉了一圈,然後將包裹的靈氣撤到了靈石之內。

當神識在傀儡的三十二脈中運行一個周天之後,沈雲便將它放進了靈石之中。

瞬間,沈雲便感覺到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這種感覺無法言語,就像是突然多了一個自己,能夠隨意控制,能夠掌控對方的思想!就像是,自己被一分爲二了,一個主體一個分身……

“噗”的一聲,傀儡忽然散去了白光,站在了沈雲面前。沈雲被嚇了一跳,他可是知道這傢伙本來就是具屍體,自然心中發毛。

他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傀儡,發現現在的傀儡已經完全沒有了人類的特徵,仔細看去就像是一具完整的用礦石、木材等底材煉製而成的人形傀儡,毫無生氣。

沈雲瞪着眼睛看着這具冷冰冰的屍體,不禁苦笑了下:爲了你,我差點死了不說,還差點犯錯誤!

想着,沈雲便輕動意念,傀儡便一躍而起來到了礦洞之外!沈雲急忙跟過去,再次一動意念,就見那傀儡猛然伸出雙掌,兩道靈氣團迸發而出,“砰砰”兩聲將兩塊巨石砸成了粉碎!

“嘿嘿,幸虧沒有白忙一場!”

沈雲剛舒了一口氣,就見頭頂的防禦法陣猛地閃爍起一道白色光芒,然後就聽到了白仙子的傳音:“對方來攻了!趕緊來我身邊!” 聽到魔道來攻,沈雲自然不敢耽擱,手掌一翻便將傀儡收起,化爲一道赤芒向白仙子那邊飛馳而去。心中卻不禁在叫苦:剛纔消耗了許多,怎麼剛好會碰到魔道來攻?!

很快,沈雲便來到了白仙子這邊,透過法陣,能夠看到外面有三十來人的樣子,大部分是魔靈門的裝束,另外有數人應該是魔道二宗的弟子。

這座靈礦本來就處於元國北方的前線,又是一座產量頗豐的靈礦,當然不會被魔道忽略。

沈雲皺起眉頭定睛看去,見來者中有差不多十位通靈境修爲的修士,剩下的也都是脈通境七八層的樣子,反觀自己這邊,總共二十人左右,除去自己與白仙子,其餘的就都是脈通境八九層的修士,實力上差了太多!

“看裝束,應該是深魔淵的修士!”白仙子面色也有些緊張,畢竟她也沒有想到對方會一次性派出了這麼多通靈境的修士來攻打此地,現在好了,就算是自己要逃出去,都變得十分困難,最好的辦法,竟然成了依靠法陣守住這裏,等待援兵。

可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套法陣一開始就不是爲了護衛靈礦而建的,只是爲了能迷惑一下對手,拖延一下時間而已!

沈雲自然知道這些真相,臉上不禁露出了苦色:眼下,竟要慘死在這裏,或者,發動法陣的自爆功能,拉幾個魔道修士一起死……

“你們幾個好好掌控法陣,我們能守住的!”白仙子向幾人下令道。

那幾人無不面色凝重,但是都足夠堅定地應了一聲,轉身去各個節點操控法陣了。沈雲與白仙子相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擔心。以這幾個人的能力,能夠穩住法陣一個時辰就算是謝天謝地了。

沈雲在腦海中不斷想着主意,現在敵強我弱,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加強陣法的防禦!可是自己不是陣法師啊,如何加強?!如果當初把自己府邸的小彌勒五行陣帶來就好了!

嗯?!小彌勒五行陣?!沈雲忽然想起自己從洪剛那裏拿到的剩下十四道陣法旗還沒來得及安置,剛好就在手中!

“師姐,我這裏有一套現成可用的殘缺陣法,應該可以用來應急,我去佈置一下!”沈雲說罷便折身離去,白仙子似是懷疑沈雲臨陣脫逃,眯着眼睛嘆了口氣。

沈雲迅速圍着靈礦轉了一圈,找到了幾個可以安置陣法旗的重要節點,將十四隻小彌勒五行陣的陣法旗安置下去,手持那隻操控法陣的紅色小旗,回到了白仙子身邊。

白仙子見沈雲這麼快就去而復返,手中還拿着一隻漂亮的紅色小旗,不禁問道:“師弟手中是何法陣?”

“這是師弟從一個小型交流會上換得的殘陣,此刻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沈雲自然不會輕易向他人說自己手中有小彌勒五行陣,畢竟這可是頂階的法陣,就算關係再好,也不一定會沒有覬覦之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