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可能還活著,我親眼看到你進入埋骨禁地的!」

王耀麟努力的恢復平靜,或許穆凌的實力並不會引起他的重視,但他好奇,他很想知道穆凌究竟是怎麼從埋骨禁地裡面活下來的。

聽到這個聲音,穆凌那歡愉的神色也是漸漸的冷漠了下來:「王耀麟,好久不見啊,你就這麼盼著我死么,我掛在裡面了,那玄乳靈石你們不就永遠都找不到了嗎,所以你應該高興我還活著才是。」

司馬風此刻也是下意識的連連點頭:「不錯,你把我北院的玄乳靈石藏到哪裡去了,現在給我交出來!」

穆凌瞥了一眼司馬風,當即卻是沒好氣淡淡的說道:「你算是哪根蔥,我為什麼要把玄乳靈石交給你,我何時說過玄乳靈石在我身上了,還有,交流賽上你輸了為什麼不滾出冥荒學院,現在還趴在這裡學狗叫嗎?」


穆凌的話無疑是將一桶火藥直接給完全點燃,周圍許多還在好奇之中的學生都是匆匆離開了數米之外。

以穆凌剛剛說的話,司馬風幾個人怕是不會顧及這食堂的什麼規定了。

果然,半晌過後,司馬風的神色由鐵青化為了猙獰,一絲凌厲的煞氣蜂湧而出。

「穆凌,老子弄死你這個小雜碎!」

狂暴的玄氣破體而出,周圍的吃飯的桌椅頓時紛紛倒飛而去,數米範圍之內都是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而王耀麟卻並沒有像之前司馬風阻止他一樣去阻止司馬風,他反而是抱胸而立。

他的心思被穆凌一眼看穿,司馬風出手無疑能夠試探出穆凌的一些實力,如果穆凌真能夠參加院賽的話,也可提前對其有點準備。

可憐的司馬風卻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人家給利用了。

「白痴,現在你連我都打不過,還來動穆哥,異想天開!」

李修一步踏出,一股絲毫不弱於司馬風的氣勢也是傾瀉而出,紅色的玄氣聚集整個右臂。

砰的一聲,李修和司馬風兩者瞬間碰撞在了一起,一股更加狂暴的氣勢如萬鈞之鼎從高空落地一樣。

悶哼聲響起,四周桌椅地面已瞬間化為了無數粉末,但所有人都未注意到,穆凌身後無論是桌椅板凳還是地面。

完全是完好無損,似乎有他在的地方,就不會有絲毫的東西會損壞。

李修和司馬風二人也是紛紛後退,穆凌輕輕伸出右手,一股溫和的力量直接化解了司馬風作用在李修體內那混亂的力量。

只不過司馬風更慘,他的修為似乎是要低於李修,此刻那種力量完全制止不住,直到砸到身後一堵牆之後才勉強停下來,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李修的這一擊竟也出奇的強大。

「幾天不見,沒想到你也突破到了魂玄境啊,只是魂玄境似乎還沒有在南院面前張狂的資本,以後你最好是收斂點!」

穆凌沖司馬風淡淡一笑,只是笑中卻是帶著些許寒意,這裡如果是在萬妖死澤,司馬風已經是一個死人。

王耀麟也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穆凌不出手,便再也沒有出手的機會了,他自然也不可能看不出其實力現在到底是幾何。

果然,食堂裡面傳來一聲怒喝。

「你們幹什麼?吃飯吃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不想在學院待了我立刻上報院長去!」

王耀麟卻是連忙轉身充滿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這幾個南院的學生不懂事,有點小爭執就先動手打了司馬風,還望您別見怪,下午我找人來把這裡給修好。」

此人看了穆凌一眼,眼神裡面閃過一絲疑惑,旋即數道:「算了算了,你們把這裡給我修好,下不為例。」

他說完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唯有留下一臉怨毒之色的司馬風在原地緊捏拳頭,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當初敗給了穆凌。

如今竟然連南院的李修都能輕易的碾壓他,那種深入骨髓的恥辱感讓他此刻心頭在滴著鮮血。

只不過對於司馬風這件事,穆凌似乎也並沒有多說什麼的意思。

那種感覺,似乎是司馬風根本就是和空氣一樣,直接忽略了他,無論你是否遵守當初的賭約那已經完全無所謂。

當一個人被打被罵,起碼他還可以有一點自尊可尋,自己是值得別人來動手的,那便說明了自己身上還有值得他人注意的地方。

但當一個人連被人打被人罵的資格都沒有了,那他基本上也就沒有存在感可言了。

「穆凌,穆凌,我一定要殺了你,我要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低語的咆哮聲讓司馬風雙眼赤紅,呼吸急促,此刻他猶如是一頭受傷的野獸,如果有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想必讓他將靈魂出賣給魔鬼他都會隨時答應。

「穆凌,希望在院賽的時候能夠見到你,那時候,你會明白自己的那點分量其實根本就可有可無,當然了,前提是你有資格進入院賽,楊雷和曾氏二兄弟的事情可不會那麼輕易的了賬的。」

王耀麟話音落下,轉身便離開了此地,至於地上的司馬風,他根本沒有幫他的打算。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靈魂大陸的春天總是盛開一種充滿香味的花,叫海魂花。海魂花非常平常,也非常容易存活,卻能香飄十里,聞者皆會感嘆造物主的神齊。

在一片滿是海魂花的花場中,一個人靜靜的躺着,周圍的海魂花像是親人一樣簇擁着,綻開着組成一套舒服的花牀。

躺在上面的人正是藍海,此時的他面容祥和,絲毫沒有自爆時的瘋狂與無奈……

“鏘鏘”藍海的意識被一聲熟悉的聲音吵醒,意識轉醒的藍海此時看見自己躺在熟悉的八卦圖中,旁邊是仍然在昏迷的紫魂,而順着那聲鳴叫,藍海望去,八卦陣的一角,一隻雄偉昂揚的鳳凰仰天鳴叫,聲音異常亢麗。

“鳳凰,活了?”藍海知道自己身體內擁有一隻三足金烏和鳳凰,但並不知道,鳳凰竟然活了,不禁感到驚訝。

“這並不是復活,而是你的自爆引起鳳凰的護住模式,產生的假象。”紫魂這時候悠悠醒來。

藍海聽到紫魂,瞬間感到失去了什麼,是呀,他失去了夥伴,雖然只是暫時的,但心中的失落感還是油然而生,從小藍海因爲父母的仇就很孤僻,如果不是紫魂多年的開導,恐怕早就鑽了牛角尖,再之後與千羽飛等人組成流氓班時,藍海冷漠的外表終於被融化了,他學會了快樂,他知道父母的仇一定要報,但是人生同樣不能失去快樂,可現在,終究還是分開了。

“那你的意思他是沒有靈魂的?如果這樣的話,怎麼爲我所用,到今天爲止,我還不能調動鳳凰的力量。”

“呵呵,你現在調動試試。”

藍海聽到,運起念氣,忽然看見身邊六個副魂全是變得金光閃閃不解的問:“這是怎麼回事,副魂怎麼變成這樣了。”

“因爲自爆的緣故,潛力爆發,所以你現在是在補魂中級,也就是五品巔峯,自然可以控制鳳凰,你現在控制試試看。”

藍海聞言連忙將其中一個副魂打入鳳凰的身體內,就看見,鳳凰就像活了一樣,眼睛睜開,一股火焰噴射出來。

藍海此時明顯感受到力量的增強,就單單說自己五品巔峯的力量,藍海就覺得此時可以秒殺一般六品,就算一般的六品巔峯估計都可以輕輕鬆鬆的秒殺,再加上鳳凰,恐怕擊殺八品以下沒問題,但是鳳凰作爲底牌的存在自然不能輕易露世,而三足金烏的力量也因爲藍海本身力量的增加,如果動用起來和七品打成平手甚至反殺不成問題,掌握這股力量的藍海心中瞬間充滿信心,未來複仇的路線越來越清楚了。

“既然我可以將副魂打入鳳凰,是不是也能打入三足金烏呢?”藍海說試就試,將另一副魂打入三足金烏,但結果令他失望。

“三足金烏雖然爲上古頂級神獸,但等級終究不如祖鳳凰,所以是沒有辦法控制的,但是就算這樣,三足金烏的力量還是不可小覷,因爲總還是頂級神獸麼。”紫魂解釋道。

“哦,只能這樣了。”

“啪”藍海意識瞬間回到身上,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站着一個邋邋遢遢,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隨心所欲的人,再一摸自己的臉。

“你有病啊,幹嘛打我。”藍海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鳥語花香,尤其是花的香,透過骨頭直達心靈的香,讓人不禁爲之動容。

“起來了,要不是我,你就算自爆不會死也被別人抓住了。”

藍海一聽,瞬間警惕起來,因爲知道自己魂爆而不會死的人只有幾個,而眼前之人明顯不在範圍內,並且此人能悄無聲息的接近自己還打了自己一巴掌,實力定不會太差,雖然自己並沒有清醒但意識是清醒的,而且自己現在的全部底牌秒殺七品不成問題,但仍然對眼前之人有一股從心底深處產生的無力感,此時,一陣風吹過“簌簌”的打着花海,海魂花的香味瞬間濃郁了,幾朵花兒在兩人中間飄過,藍海看到了對面之人眼中的善良。

“阿西吧,真麻煩,還得解釋,我告訴你,我叫端木楓,當初你自爆時,是我救得你。”

原來是眼前的人救了自己,當初自己在發動魂爆時,因爲情緒太過激動,所以將懷中僅有的十顆魂爆丹全部自爆,導致自己的紫魂的意識雙雙昏迷,雖然身體有神器赤紅的保護,但也因此導致赤紅陷入長期的沉睡。

“你是說,你是端木楓?大陸第一高手端木楓?”藍海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嘴裏叼着爛草葉,身上穿成乞丐一樣,滿頭亂糟槽頭髮的人。

“廢話,不然你以爲誰能這麼厲害把你從那種險境中毫無破綻的救出來。”

藍海仍然不敢相信嗎,但事實擺在眼前,不得不信,在那種情況下能救得了自己的好像只有端木楓,但是無論藍海怎樣詢問端木楓爲什麼就自己時,端木楓就是不說,無奈之下,藍海只好打住求解的念頭。

“那你能教我修行麼?”

“算了,你以後就跟着我吧,我會在你的修行上提一些建議,阿西吧,真麻煩。”端木楓翻着白眼懶洋洋的說道。

雖然端木楓只是勉強答應,但藍海並沒有從端木楓的語氣中聽到真正的不耐煩,而是一點興奮,也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

有這種機會的藍海當然不會錯過,雖然這個人看起來還不如紫魂靠譜,但有能耐將自己救出來,恐怕能力不是蓋的,所以就算端木楓總是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藍海還是虛心的求教着。

藍海此時才注意周圍的環境,在一山谷中,不禁好奇道:“這是哪裏?

“絕命谷”

“什麼,那你是要去,魔林海?”

端木楓燦然一笑,笑的藍海渾身直顫,魔林海,是大陸三大禁地之一,另外兩個一個是海洋深處的颶風口,還有一個是大陸極北的冰雪天地冰城。

就這樣“死而復生”的藍海跟在端木楓的後面開始了一段傳奇的歷險。 魔林海地處晉南以北,是一片森林覆蓋的地方,之所以被稱爲“海”是因爲森林一望無際,風一過,樹林“沙啦啦”的隨風搖曳,故稱“林海”,而魔林海被稱爲三大禁地之一是因爲魔林海中有一支強勁的控獸一族——德魯伊。

這些大自然的寵兒,一出生就被賦予各種自然的,金木水火土,每一樣都是他們精通的,並且不需要修煉實力自然會增長,通過自然元素的能力,他們擁有了控制各系魔魂獸的能力,但是因爲人類過渡開拓疆土,終於惹怒了這些善良的種族,有一天,控獸一族德魯伊向人類發起攻擊,原本的四個帝國變成了今天的三大帝國,德魯伊僅僅十天的時間久將其中一個帝國瓦解,徹底將大陸震驚了,從此將魔林海列爲三大禁地之一。

“我們爲什麼要去魔林海?”藍海看着周圍令人熟悉而懼怕的絕命谷問道。

“囉囉嗦嗦的幹什麼,叫你去你就去,怎麼一個大男人這麼多廢話。”

“對了,以後把你的外貌改變一下,我知道你有這種能力,我會用念力給你加持,想必沒有我強的人是看不出來你真實面貌的,阿西吧,真麻煩。”端木楓懶洋洋的叮囑着。

藍海聞言照辦,因爲當初自己在搜魂社面前自爆也是爲了躲避搜魂社的追殺,想起自爆,藍海不禁一陣羞愧,最後還是騙了大家,但是他沒有選擇,他不想拖累衆人,但是要讓搜魂社上當就一定不能和他們說,無奈之下,只能如此決定,藍海此時只希望自己的同伴不要因爲自己而做什麼傻事,但事實真的會像藍海想的這樣麼……

“我要給流氓哥報仇,沒想到紫魂就是藍海,但無論他是誰,都是我們流氓班的班長,都是海魂的頭兒,我千羽飛在這裏發誓一定要爲他報仇,將搜魂社殺的片甲不留。”

“沒錯,我們不能動用家裏的力量,就要將海魂傭兵團做大,做得能夠和搜魂社對抗,從今天起,海魂將成長爲讓所有人談之色變的勢力,流氓哥的仇,還有小雪的仇,都會報的。”傑仁君痛心疾首道。

此時的流氓班衆人極度悲傷,在心中暗暗起誓,汝嫣雪看到這樣,真想一下子告訴衆人說藍海沒死,又擔心一旦說了會破壞藍海的計劃,這一擱淺,就讓靈魂大陸從此多了一番勢力,也讓藍海迴歸時嚇了一跳……

而此時的藍海心中則想到有大陸第一的端木楓爲自己加持念力,便再也不用擔心被人發現的,當即便吩咐紫魂改變自己的容貌,端木楓看到嘖嘖稱奇:“不看不知道,這真是一個很牛掰的技能啊。”


不一會,藍海變成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小夥子,面容清秀,非常好看,此時端木楓分出魂力加持在藍海身上,藍海瞬間變得氣質非凡。

“好了,走吧。”端木楓一馬當先走向魔林海,藍海聞言趕緊追上,兩人終於踏上了魔林海的路途。

魔林海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初入林海的藍海看到陽光簌簌的從樹葉中投下來,聞者林中不知名的花香,還感覺有一絲好玩。

“千萬別掉以輕心,魔林海之所以被稱爲三大禁地,定然有它可怕之處。”端木楓不時的提醒着。

忽然林中有一絲動靜,端木楓喃喃道:“這個由你處理,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

好像聽到了端木楓的話語,林中竄出一隻巨大的金錢豹,猙獰的呲着牙,像是反駁端木楓的話。

“嘶,五品風系魔獸神風豹。”藍海驚訝道。

“要是打不過,就我來。”端木楓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哼,走吧。”

“嘿,有點意思”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神風豹猛然向藍海撲來,速度極快,而藍海和端木楓則繼續走着,忽然藍海將手中的刀猛地上揮,奔跑中的神風豹突然變成兩半,體內的魂珠隨着藍海的動作飛出,落到藍海手裏。

“沒想到,這次增長的實力這麼強。”藍海心中感嘆。

“嘿嘿,小子,有點意思,這下你算真的可以跟着我了,這魔林海還來對了,但是你如果以爲這就是魔林海的話,勸你乘早手氣這份心思,魔林海對於一個僅僅能秒殺五品魔獸的小鬼來說絕對是地獄,記住,除非你瀕臨死亡,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出手救你的,當然,如果我不小心出手晚了,那就怪不得我了,所以,你最好打起十二分精神。”

“這自然是當然的,請前輩放心。”說着兩人再次向林海深處走去,身爲三大禁地的魔林海到底會有什麼呢?

兩人一路走着,路上大大小小出現十一次魔獸的攻擊,沒有一頭低於五品的,甚至還出現了一隻六品巔峯即將進軍七品的金臂猿,藍海拼近全力纔將大猩猩拿下,通過這十幾場的戰鬥,藍海也系統的認識到自己的實力到底多強,運用起念力也更加隨心所欲。

“楓前輩,走了這麼久了,爲何還沒看見德魯伊?”藍海終於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楓前輩,叫端木前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