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好吧,十分鐘的時間,咱們快點梳洗打扮。十分鐘後,一樓大廳的餐廳見面。”說罷,李靈就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等她走後,葉荒這才讓公主給自己準備一身出門的衣服。

備選的方案有很多,葉荒選擇了一身看上去十分保暖的羽絨服,並搭配了一頂灰色的帽子將光頭給遮蓋了起來。在破除雷家祕境那個殺陣的動力爐,也就是那塊巨大的紅色靈石的時候,葉荒身上被燒的乾乾淨淨,自然也就包括了頭髮,現在的他一如當初下山的時候,光頭敞亮。

穿戴好衣服之後,葉荒又走到了自己牀頭櫃前來開了抽屜。在這抽屜裏面,一隻渾身紅色毛髮的小貓,正抱着一個檀木盒子酣睡着。

這隻小貓,是葉荒在破壞了那塊巨大的紅色靈石之後,出現在隨便之中的小東西,這段時間以來葉荒一直將其待在身邊,它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甚至連東西都不用吃,剛開始葉荒還擔心這樣下去,它會餓死,誰知道十幾天過去了,它還是這樣生龍活虎,既然是從靈石中出現的生物,肯定不同凡響,漸漸的葉荒也就不擔心它進食的事情來。

而這個小貓所抱着的檀木盒子,則是五毒教的左長老,讓他幫忙豢養的五毒聖蟲。答應了別人的事情,葉荒自然是說到做到,每天都有割血餵養這條蠱蟲,但是最近這條蠱蟲也沉睡了起來,盒子中都是它結下來的繭。

兩個小東西都這麼好養活,葉荒也樂得如此清閒。

現在葉荒決定離開安全局,前往永寧街居住一段時間,自然也是要帶着這兩個小傢伙一起走的。

葉荒伸手去抓檀木盒子,紅色的小貓當即就睜開了眼睛,充滿着戒備,看到是葉荒之後,小傢伙的戒備就鬆懈來下來,親暱的蹭了蹭葉荒的手背,順着他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又滑落到了葉荒羽絨服的帽子裏面,繼續呼呼大睡。

重生之食全酒美 ,根本就不用葉荒操心。他將檀木盒子往兜裏面一放,準備完畢之後,就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十分鐘已經過去了,李靈卻還沒有從房間裏面走出來。 都市修仙主宰 ,李靈才姍姍來遲。

女孩子嘛,出門的時候總要打扮一番,李靈也不例外。

她穿着米黃色的長風衣,帶着一條圍巾。原本的長髮,已經在兩天前被她自己用剪刀剪成了短髮,只不過她自己的手藝不怎麼樣,看上去跟狗啃了似得,到處都是缺口,還是葉荒幫忙修剪了一下,才能夠看得過眼。

李靈蹦蹦跳跳的走到葉荒的身邊,很是親密的挽着葉荒的手。

“誒誒?”她突然發出了詫異的聲音。

“怎麼了?”李靈鬆開手,退後了兩步,比了比自己的肩膀,說道:“臥槽,葉荒你是不是又長高一些了?”

原本李靈就比葉荒要矮上半個頭,在葉荒所認識的女性之中,也就只有李靈和周舟,外加一個童Y巨R的柳子凝個頭比他矮了,其他的人,一個個都格外的高挑,與她們站在一起的時候,身高只能夠算是中等的葉荒,總是有些沒有底氣。

“誒,真的嗎?”

“真的,應該有長高這麼多吧。”李靈的食指和拇指,比了一個五釐米寬的距離,很是驚歎的說道:“你這也長的太快了一些吧,從咱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也就半年時間吧,你就長了這麼高,你這是吃了豬快長嗎?”

“葉荒嘴角的笑意根本就不加掩飾,他摸了摸自己的鼻樑說道:“難怪最近睡覺的時候,總感覺腿有些抽筋,看來真的是長高了一些啊。嘿嘿,怎麼,你很羨慕啊?”

李靈很是坦誠不停的點頭,說道:“有什麼祕訣嗎?葉大哥,葉爸爸,葉大爺,快告訴我,快告訴我。我也想長高一點。”

葉荒很是嘚瑟,一擡手剛好壓在李靈的肩膀上,說道:“羨慕也不告訴你,你就一輩子當我的扶手好了。” “滾滾滾滾滾!!!”一連好幾個滾字從李靈的嘴裏迸了出來,她很是不悅的甩了甩手,說道:“不說算了,哼。”

葉荒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可不是我不說,而是天生的體質差異,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長到二十歲身體還能發育呢,你呢,基本上已經定型了。”

“啊,不聽不聽,王八唸經。”李靈捂着耳朵,飛速的跑開了。


兩人打鬧了一會後,向基地借了一輛車,當然開車的是李靈,葉荒至今還沒有學會駕駛車輛這個技能。雖然使用輕功,方便快捷,但在這都市裏面,學會駕駛技術,還是很有必要的,葉荒覺得自己什麼時候得抽空學一學。

駕駛着車輛,離開了安全局基地大樓,朝着永寧街走過去。

穿過崇慶市的街區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人們的日常生活工作,已經大體恢復了正常。街道上的店鋪開始營業,一些破損的樓房也在加緊時間的修復着。看到這般景況,估計不會有人想到,就在半個月前,這裏還是一片宛若空城般死寂的危險地區吧。

在結果市中心最繁華熱鬧的地帶時,可以看到外置的廣告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有關武者的新聞報道,屏幕中出現的人,真是風輕雲。

對於風輕雲,報道中絲毫不吝嗇讚美誇獎的詞彙,再加上風輕雲本身就長得英俊帥氣,這段時間已經,已經有不少的人慢慢的接受了她,甚至還有了一部分的小迷妹粉絲團。

估計就按照這樣的節奏繼續下去,崇慶市絕大部分民衆,對於武者和異能者的印象都會發生改觀吧。

半個小時候,葉荒和李靈就來到了永寧街的街口。

這裏在十幾天前還遭受了怪物的圍攻,很多的樓房都在那次圍攻中破損的不成樣子,永寧街是崇慶市中一條頗具歷史的老街,崇慶市重啓計劃啓動的時候,這裏也是最先開始修繕的,經過建築工人們風雨兼程的加班加點,永寧街已經基本恢復到了原來的面貌。

只是一些地方,新的建築取代了頗具歷史感的建築,看上去失去了一部分原有的韻味。

到了街口之後,葉荒和李靈就下了車。街道里面青石板鋪墊還沒多久,還不讓車輛通行,免得被壓壞。

下車之後,葉荒說道:“咱們要不要買點東西過去?”

“買東西,爲什麼?”李靈不解的問道。

“就是覺得恩,劫後餘生,相互在拜訪的時候,買點東西上門總沒有錯吧。”

“拜託,我是回我自己家誒。”

“我又不是回自己家。”葉荒說道:“還是買點東西吧,徐老爺子畢竟是武林前輩,還有小周舟,這麼久沒見面,買點禮物送給她。”

“好吧好吧,你要這麼客氣的話,我可是一點意見都沒有。”

兩人商量了一下,李靈提議道待會就中午了,與其買別的華而不實的東西,倒不如去買兩隻烤鴨,再帶上一些好酒,中午一起好好的吃一頓。這個想法不錯,葉荒贊同,但與其去賣烤鴨,還不如去買兩隻活的,他自己親自動手做,豈不是顯得更有誠意。

不過這個想法只能夠被扼殺了,這周邊的菜市場,也纔剛剛恢復正常的營業,可沒有活雞活鴨這之類的東西可以購買。

只好就聽了李靈的話,買了些已經制作好的烤雞,烤鴨。

給周舟準備禮物的時候,葉荒又犯了愁。好在李靈在這裏出謀劃策說道:“給她買手辦吧,前段時間就一直惦記着深海少女的手辦,正好我知道什麼地方有正版的售賣。”

手辦?

這是什麼玩意?

葉荒有點不明所以,跟着李靈走到了距離永寧街相隔兩條街道的一家店鋪裏面。

一進入到店鋪裏,葉荒就感覺到了,渾然與現實世界不同的另一種風格,牆壁上到處都是各種卡通人物的畫像,商品也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小玩偶,小擺件,成堆成堆的漫畫書擺放在書架上,色彩鮮豔。

“這都是買些什麼東西啊。”葉荒問道。

“這裏是買動漫周邊的店裏,當然,還有小說,遊戲,音樂什麼的這裏也都有賣。周舟很喜歡這些二次元的東西的。”李靈一遍說着,一邊將展架上,一個用玻璃框保護起來的小玩偶給端到櫃檯錢,說道:“你就買這個送給周舟吧。”

葉荒看了一眼玻璃框裏面的玩偶,是一個二十釐米高縮小人形雕塑,藍色的頭髮散開,身周是一些珊瑚和海里面的小生物,當然一切都是仿造的。


李靈向葉荒伸出手,說道:“一千三,掏錢吧。”


“一千三?”葉荒有些詫異,雖然他並不缺錢,作爲安全局的執行官之後,每個月的津貼都有不少,再加上每一次執行任務,都會發放很是豐厚的獎勵,上次從雷家祕境回來之後,他的銀行卡里面不知道多了多少個零。但是對於一個拳頭大小的小玩偶,就要一千三,葉荒還是有些奇怪。

“這麼貴的嗎?”


“就是這麼貴,其實我也不能夠理解,但是對於喜歡這些東西的人來說,就值這個價格。”

“這些,都是日本的東西吧。”

“恩,正版的都是日本的。”

“太可怕了,這些日本人,一個小玩偶居然要這麼多錢。”葉荒一邊搖頭,從懷中拿出了現金。

當他準備結賬付款的時候,這家店鋪的老闆,卻突然將深海少女往懷中一摟,警惕的看着葉荒說道:“這個我不賣了,你們快走,別在我的店裏面待着了。”

葉荒手中的錢都掏了出來,不解的問道:“好好的,爲什麼不買了。”

“不賣了就是不賣了。”老闆將東西放回原處,目光陰冷的看着葉荒說道:“我店裏面的東西,絕對不會賣給你們這些武者的!”

葉荒一愣,這個看上去不過二十多歲,身上一點力量的氣息都沒有的店老闆,居然能夠看出來他是武者?

李靈很是不悅,瞪着那老闆說道:“你什麼意思,那有你這種做生意的。” “我怎麼做生意,還輪不到你們這些人來管!”店老闆卻好似被踩到了雷區一般,突然朝着葉荒和李靈大吼了起來。

店裏面其他幾個顧客也被嚇到了,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李靈也來了怒火,對峙着說道:“你什麼意思,一口一個我們這種人,我們怎麼你了,是殺了你家人,還是燒了你房子了。”

誰知道,這句話徹底讓店老闆憤怒了起來,他渾身顫抖着,滿臉都是怒容。

“快滾!現在快點滾!不要讓我看到你們這些人,快滾!”


“你……”李靈還想說什麼,卻被葉荒伸手拉住,勸阻道:“好了,算了吧。既然人家不歡迎我們,我們走就是了。”

“快滾,滾啊!”

葉荒拉着怒氣衝衝的李靈,迅速的退離了店面。等他們離去之後,店老闆就將門給關了起來,依稀可以看到他一個人真店裏面憤怒的大吼聲。

離開店鋪之後,李靈還是悶悶不樂,很是不爽的說道:“什麼意思嘛這個人,氣死我了!這種口氣,被其他武者打了都不稀奇。”

“別說這這些了,你自己看看吧。”葉荒將手腕上公主所呈現的信息遞給李靈看。

原來,剛纔那家動漫周邊店的老闆,在崇慶市經歷浩劫的這段時間裏,父母和妻子都已經慘死,只剩下了他和孩子兩個人苟活了下來,而這一切都被他認定爲是武者的過錯,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武者,就不會發生這些悲劇的事情。

因此這個店老闆,纔會再得知葉荒和李靈是武者之後,纔會如此的反感排斥。

看完這些信息之後,李靈頓時就啞口無言了起來,如果是她的家人,間接或者直接因爲武者而慘死,她的態度只怕湖更加的惡劣。

“可是……可是這根本就不是我們的錯啊……”

“好了,沒關係的,不就是吼了我們兩句嗎。忍一忍就好了,難不成你還打算找他麻煩啊。”葉荒說道:“現在他家中還有一個兩歲大的孩子,就靠着他一個人養活父子兩人了,你忍心嗎。”

“說的也是,好吧,這一次就放過那個人了。”

“不僅是這一次,以後發生這樣的事情,能夠忍讓的就忍讓一下。武者的信息已經被公佈了,想必剛纔那個老闆能夠認出我們兩個,也是因爲在安全局公佈武者信息欄中,找到了我們兩個的信息。”葉荒說道:“崇慶市作爲武者和普通人和平共處的試驗區,一開始的時候,肯定難免會發生一些衝突的,我們自己作爲安全局的人,一定要避免這些衝突和矛盾。”

“是是是,你說的是。我都聽你的。”李靈覺得葉荒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囉嗦了起來,她攤開手說道:“現在好了,深海少女買不到了,我是想不出,還能夠送給周舟別的什麼東西了。”

“別的東西……”葉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算了,既然是帶去噩耗的,又何必在噩耗之前,還給予她一些欣喜呢。”

“你打算,將周清的事情告訴她嗎?”李靈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葉荒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她遲早要知道的,與其一直這樣漫無盡頭的等下去,不如早點讓她知道這件事情,也好過一位的等待一個,再也不會回來的人。”

“好吧,不過你也要看情況說啊。周舟這段時間,跟着撤離的人東奔西跑,身體要是虛弱的話,這些話你還是先不要說吧。”

“放心,這些事情,我考慮的比你多。”

兩人往永寧街走過去,路上,葉荒總覺得有不少人的目光,正在注視着自己和李靈。想必這些人也都是認出他武者身份的普通人吧,這些人的目光中,敬畏者有之,恐懼者有之,好奇者有之。

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走在路上的時候,如同動物園裏面的猴子一般,被人所觀賞着。

“不爽,媽的,實在是太不爽了。”李靈罵罵咧咧的說道:“搞得好像我們變成了什麼犯人似得,要是每一個武者都被這樣對待,這樣子的“和平共處”怎麼可能會長久得下去。明明是武者和異能者將這場災難終結,卻遭到了這樣的對待,你不覺得對於武者和異能者來說,有些太過不公平嗎?”

葉荒說道:“在這種事情上,弱者缺乏安全感,就需要強者的退步。我們不可能真正的脫離於普通人的社會,就只能夠讓自己去適應普通人的社會。”

“我只是覺得太難受了,憑什麼我們要忍受這些啊,憑什麼啊,真的是!”李靈還是悶悶不樂的說道。

當兩人再一次走到永寧街入口的時候,卻有一個小男孩突然攔在了他們兩個的面前。

這個小男孩莫約四五歲的模樣,虎頭虎腦的,十分可愛,雙手背在身後,看上去有些緊張。

葉荒和李靈詫異的看着這個小男孩,四下巡視了一圈,發現不遠處,有一對三十歲左右的年輕夫妻,正在看着他們,並未這個小男孩加油打氣。

“小朋友,有什麼事情嗎?”葉荒蹲下身子問道。

小男孩一愣,後退了兩步,目光看向李靈,然後將背在身後的手拿了出來。他的手中,抓着一個紅色的小氣球,他舉着氣球放在了李靈的面前,奶聲奶氣的說道:“小姐姐,這個氣球送給你。”

“誒?給我的嗎?”李靈有些詫異的接過氣球,說道:“謝謝你啊。”

“還有小哥哥,這個糖給你。”小男孩又送口袋裏面,拿出了一顆糖果,放在了葉荒手中。

“謝謝啊。”

小男孩連忙擺手,說道:“不客氣不客氣,仔仔要謝謝你們纔對。”說完,小男孩就逃似得跑回了那一對年輕夫妻的身邊,他的父親將他抱了起來,朝着葉荒和李靈揮了揮手,然後一家三口離開了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