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許取出兩個女款的揹包,樑子一臉嫌棄:“師兄,你就給我帶了這個?”

“裏面還有東西呢,你跟小福一人一份兒。”

何許說完,樑子一聲歡呼:“不愧是是我的親師兄,讓我看看有什麼。”將拉鍊拉開,首先取出的就是一部手機,何許爲了多裝點,連包裝盒都扔了,所以樑子目標找的很準確。

手機打開,樑子笑的眯着眼:“師兄真好,想親師兄一口呢。”

何許讓她想親就親,又不會打她。

樑子搖頭:“不行不行,我還是寶寶呢,不能親。”

龍小福跟樑子學着擺弄手機,告訴何許好好努力,練好了本事,直接把樑子也搶回家當壓寨夫人。

何許不跟她們廢話,放出伈縛:“紙房子的花月說要讓你幫着找那什麼萬獸鼎,你說說吧,你能發揮個什麼作用?”

伈縛表示不知道,猜測那紙房子的人就是瞎講。

何許想了想“花月肯定不是瞎說,但你這麼辣雞,到底能有什麼用呢?我們一點點理,從你身上找答案。”

何許問它從哪來的,這世界上它是獨一份,沒有同類,那就不是媽生的,從哪來的呢?

伈縛表示不能說。

“爲什麼不能說,你難道不知道不說我會揍你嗎?”

“這真不能說啊,捱揍也不能說,我怕送命。”

何許踢它一腳“少廢話,誰會要你命。”

伈縛哭出聲來“真不能說啊,說了主人你都不會放過我。”

“不說我現在就宰了你,你本來就沒用,現在連這點事兒都不告訴我,我留着你還有啥用?”

伈縛委屈死了:“我說,我是神念聚集而成。所以我可以借用任何神堂的神念之力。”

樑子聽的雙眼放光,推推何許“師兄,這傢伙對奇術師來說是寶藏啊!一絲神念被奇術師所取,那就是好處無窮。可這個傢伙竟然是神念聚集而來,咱倆把它燉了吃掉吧。”

何許好笑“你就別嚇唬它了,怪不得它不敢說呢,這事兒還真不敢讓奇術師知道。”

何許讓伈縛放心,不會宰了它的。問它現在到了這裏,能不能通過這神堂的神念之力,確定神堂的方位?

伈縛說能,再往前走就是,雖然現在看不見,但其實不遠了。問這就是自己能發揮的作用嗎?

何許說不是,肯定有別的作用,走走看看吧,先找到地方,也許就知道它能幹啥了。

“好,我帶路,主人你真帥”伈縛挺能拍馬屁,它最怕的就是讓何許知道它是神念化來,會想辦法把它給吸收掉。

伈縛跑在前面,何許抱着狗跟樑子一起騎着奔雷驢,龍小福弄出地行獸帶着狗蛋二人。

樑子耳朵裏塞着耳機:“師兄你別坐的跟我這麼緊啊,弄得我意亂情迷的。”

“我去,少亂用詞,說的我佔你便宜一樣。”說着何許摸摸她的腰:“師妹你怎麼這麼瘦?紫光島不至於把你養的營養跟不上吧?”

“我長身體呢,當然不會橫着長肉。不過該有肉的地方,我也不少。”樑子對自己身材還是自信的,前凸後翹,跟誰家妞比都不落下風。

這對師兄妹絕對是世界上最無聊的一對師兄妹。

就這麼瞎扯當中,他們上了一座很高的沙丘,站在沙丘之上,眼前的景色讓他們呆住了。只見前方是一片巨大的綠洲,綠樹環繞着一個湖泊,湖泊的最中心,正是樑子他們幹掉伏門獸打開入口之後看到的那座大殿。而在一個個小島上,是各種各樣的玄獸出沒,但沒一個品種是他們認識的。

呼啦啦的一羣綠色的大鳥從一座島上飛起,往他們這邊飛來。樑子趕緊抽出劍。

何許抓住她的手:“師妹,這麼多玄獸,真打起來我們毫無勝算,就別拔劍了,也嚇唬不了誰。”

樑子說也是,到了這裏好像再去靠武力,就真的是獻醜了。 一羣鳥來勢洶洶,飛行當中羽毛根根立起,化作鐵羽,一看就是來打架的。

一幫人都是緊張,而樑子收起劍後,突然臉上掛起笑容,對着一大羣鳥揮手:“你們好,我來看你們了。”

一羣鳥飛過來,正準備攻擊呢,聽到這話全都停了下來,集體懵逼的互相看看。

樑子欣喜:“師兄,它們好像能聽懂人話,跟小白一樣。”

何許點頭,讓她接着忽悠。

wωw★ ttκǎ n★ ¢ ○

樑子笑呵呵的繼續跟鳥扯淡:“你們忘了我嗎?我是樑子啊!”

這傢伙一副跟人家好熟的樣子。


一羣鳥落低高度,好奇的打量着樑子。可還沒等它們看明白,突然遠處大殿方向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哈哈,真是個調皮的丫頭。無數年了,這羣鐵羽鳥從沒離開過獸神堂,你何時跟它們相識?這羣傻鳥也夠蠢的,連人類都沒見過,卻聽你瞎扯。這裏的所有靈獸都很宅的,也許好騙就是因爲出門少吧。”

聽到有人說話,幾人都是欣喜,能溝通就好辦了。樑子喊道“沒想到此處還有高人前輩,前輩能否出來一見?”

樑子喊話的工夫裏,龍小福小聲問何許,什麼叫靈獸?這些不是玄獸嘛?

何許回答,那是自己老家的說法,懷疑碰上老鄉了。

而此時那個聲音也回答樑子了:“我們有什麼好見的,我們天天見。”

“天天見,你是大寶?”這樑子也是逗比,這時候想起廣告來了。


那個聲音再次大笑:“果然是可愛的姑娘,不過你們還是退去吧,現在你們來到這裏沒什麼意義。”

“那什麼時候來有意義?”樑子挺會抓重點。

那個聲音告訴她:“別關心那些了,該來的時候你們會來。”


“可我們還要拿萬獸鼎呢,我們衝着萬獸鼎來的。”

“那是我的東西,爲什麼給你們?”

“可牛逼吹出去了啊!”

“你吹的,自己想辦法收回。真要硬搶,不是瞧不起你們,你們實在不夠看的。”

樑子苦惱,問何許怎麼弄?聽起來這是個老實人,他沒騙人,的確打不過。

何許看向伈縛。

伈縛讓他別看自己,花月那女人就是瞎說,自己是主人御封的辣雞,對得到萬獸鼎一點忙都幫不上。

何許搖搖頭:“不對,你有用,你不是神念所聚而來嘛!那你把這個說話的傢伙收掉,別告訴我你不懂收取神念。”

所有人聽的懵逼,樑子最先反應過來:“你說這貨就是那道留存的神念?”

何許說是,而且這裏的所有小動物,恐怕都是跟伈縛一樣的意術所化,並不是真的。

伈縛說不對,意術的話,不可能瞞過他。

“你算哪根蔥,人家比你厲害唄!”

“可我真不懂收取神唸啊,我只能利用其中的力量。”

“有沒搞錯,好意思自稱神念所化。那你的意術是怎麼破解的,我們同樣的方法破解此處意術。”

“這個說了不太好吧。”

“滾,不會給你說出去的。”

伈縛猶豫一下“好吧,其實很簡單,只要讓自身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就行。”

“我去,是夠簡單,我們弄吧。可是看不見聽不見怎麼走路呢?只能瞎子摸象了。”

何許覺得想的該是沒差,伈縛的作用一定就是來識破意術,告訴大家怎麼在意術中不被迷惑的。只是它本事不夠,識破這個環節被何許幹了。

何許說完,那個聲音再次響起:“聰明的傢伙,既然你識破了意術,那你進來吧,就不用費力破解了。但只有你可以進來,別人在外面等着。”

樑子不同意:“我們已經找到進去的方法,大家一起進多好,幹嘛聽你的。”

“樑子姑娘,你以前名字多好聽啊,樑欣欣,幹嘛要改名字呢?”

“這你都知道”樑子驚奇,問他說這個幹什麼?

“我想說,我的力量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我無所不能。破了意術,我就攔不住你們嗎?想多了。”

“那我跟師兄一起進,我就不信你會拒絕一個美女的這點小要求。”

“調皮啊!進吧,跟你師兄手拉手進來。”

“還是挺好說話的嘛!”樑子歡喜,抓住何許的手,而這時候天上一隻大鳥也落下來,二人手拉手上去。

飛入空中,樑子讓何許猜猜,爲什麼要手拉手。這麼拉着男生的手,感覺有點……

“你不會又想說意亂情迷吧?”

樑子嘿嘿笑着點頭,沒正形的傢伙。

剩下幾人看着他們飛遠,只見倆傢伙飛到神堂之時,便一閃消失了。龍小福雙手一攤:“不帶我們玩,我們自己玩吧,找個小島摘果子吃。”

歐陽雪擔心,問那些大怪獸會不會咬人?

“咦,對啊。既然是意術,怎麼還不收起來呢,這些玄獸還在。難道是永久的意術,那得多龐大的力量。不過不用擔心,現在該是不會攻擊我們。”

龍小福對着鳥們招招手:“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你們帶我們去島上耍耍唄!”

三隻大鳥真的飛下來,三個人分別爬上一隻鳥,龍小福說不錯,何許跟樑子倆人一隻,他們一人一隻,待遇好多了。

他們仨變成了打醬油的,而何許跟樑子也出現在了神堂之中,四下打量着神堂,樑子說真大,大的不像話。可是不對啊,神堂中該有神像啊,這裏怎麼沒有?

正說着呢,一個身影走了出來,但看不見相貌,蒙面貨。

“神像在這裏呢。”說着蒙面人扔過來一個巴掌大小的神像,落到桌子上。

樑子拿起來看看:“這也太迷你了,逗玩的吧。”

來人蹲下:“所謂神像,都是凡人爲神人貢設,這裏沒有凡人來過,哪來的神像,只有真神在此。”

樑子讓他解下蒙面,神也不至於喜歡蒙臉吧!

蒙面傢伙壞笑兩聲“我怕露出面目你會害怕。”

“我有什麼好怕的,再醜我都不怕,你趕緊的。”樑子說着就要親自動手?

那人將她阻止:“我自己來,怎麼說我也是神仙中人,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別人見了我都要磕頭的。”

說話間,那人一下子撕掉臉上黑布,倆人呆立當場。他們看到了什麼啊,看到了另一個何許,除了衣着,一模一樣。

樑子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看看何許的臉,再看看那個傢伙:“這……這是開玩笑對不對?”


那傢伙說不是,這就是本來面目,可能是巧合吧。

“我總算明白你說我們天天見是什麼意思了,這張臉還真是沒少見啊,刺激,太刺激了。長巧了,哈哈,如果我不是樑子我就信了。不過放心,出去我啥都不說。”

講完樑子摟住何許手臂:“師兄,我決定了,做你小夫人,今晚就洞房。”

“你不是還小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