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咯咯笑着走上前來,然後一躍,直接就飄到了我的身前。刃風急忙喊了句:“靈兒小心!”

但是晚了,我一把就抓住了刃靈兒的脖子,刃靈兒一下愣住了:“楊落,你還是男人嗎?你打算用我威脅我父親嗎?”

我呵呵笑着說:“只是和你開玩笑,我只是想告訴你,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會掀開你的裙子打你的屁股。”

她噗地吐了我一臉,我毫不猶豫,直接把她按在了我的膝蓋上,擡着頭,看着衆人,啪地一下就給了她那小屁股一巴掌。這下,很多人都哈哈笑了起來,這熱鬧,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啊!

“楊落,你該死,你再打我一下試試!”

我直接笑了,說:“你要求的,我沒有辦法。”

接着又是一巴掌,這屁股直接就被我打腫了。我是下了狠手了。這刃靈兒喊叫着說:“楊落,我恨死你了,爹,快殺了這小子!”

“傻丫頭,你在人家手上,我怎麼動手啊!”刃風已經哭笑不得了,他背過身去,不忍心再看了。自己的寶貝公主被一個男人按在腿上大屁股,相信他的臉也要丟盡了吧!我就是喜歡這個效果。

這就是,打在刃靈兒的小翹臀上,丟的是刃風的那張老臉!

刃靈兒這時候喊了句:“楊落,我錯了,我知錯了,你不要打我了,你要我做什麼都行。”

我笑着說:“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

我把她抱起來,摟在懷裏,看着刃風的後背喊了句:“魔君大人,你女兒真的是國色天香,不可多得啊!腰肢柔軟,乃天之尤物。不過本王不是好色之徒,還給你了。”

我把刃靈兒一推,這傻丫頭就被我送了出去,她猛地就到了刃風身邊,轉過身朝着我罵了句:“流氓,找死!”

我指着她說:“小心屁股哦!”

刃靈兒一聽臉就紅透了。

所有人都懵了,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開始有人議論紛紛了。

“這就是江湖中盛傳的江湖中最恐怖的人排名第四的楊落嗎?”

“看起來也就是個六品仙啊!怎麼和兩位五品真人抗衡呢?這可是差着足足的八級啊!”

“是啊,但是既然能成爲最恐怖的人之一,也該不是等閒之輩啊!”

“你看他,手裏有人質,竟然瀟灑地放開了,很明顯,這不是有實力就是沒腦子啊!”

“我們看吧,今天有好戲了,中玄城的城主納蘭清河和魔君刃風聯手對上了最恐怖的人之一的楊落,我們之後說親眼看到這一場大戰,也該多有面子啊!”

“不知道怎麼的,我寧可與納蘭清河爲敵,也不願意和這個楊落爲敵。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很難受,反正我不想和他動手。”

“再厲害也就是個六品仙,至於嗎?”

“此言差矣啊!江湖最恐怖的人排行榜可不是胡亂排的,看熱鬧好了,你會明白的。”

……

納蘭英雄此時已經是二品真的級別,雖然不是實至名歸,但是實力相當於一個一品真加還是沒問題的,加上太極劍的玄妙,也能有二品強的實力。主要是那太極劍,確實很玄妙。但是,他能有勇氣和我對戰嗎?

此時,納蘭清河和刃風並沒有要和我交手的意思,但是我也看出來了,他們也不想讓我逃走。此時的燕子手握長弓,站立在我的身旁,英姿颯爽,嫵媚妖嬈。她的長髮飄揚,渾身都散發着誘人的光澤。

我們兩個人都是那麼的瀟灑,看起來無比的輕鬆。

我摸摸鼻子,看着納蘭英雄說:“孩子,是不是你爹逼你和我戰鬥的?是不是你不想和我打,你爹非要逼你跟我打?你爹這是爲你好,是爲了讓你在我這裏找回你丟在我手裏的自信!”

說着,我把手伸出來,慢慢鬆開拳頭,對他說:“孩子,來拿吧,只要你保護好自己的臉!”

納蘭豪傑這時候一步走出來,對納蘭英雄說:“堂兄,我們一起上,我就不信這傢伙是萬能的,不就是個六品仙嗎?”

納蘭英雄的手緊緊捏着那把劍,捏緊了,又鬆開,鬆開了,又捏緊了。我始終微笑着看着這個慫蛋。納蘭清河剛要開口,刃風說道:“兩位賢侄,一起上,有我和納蘭宗主在這裏給你們助陣,你們還怕什麼呢?”

我一笑說:“我看,你們一起上吧!包括你們改造的那些血屍戰士,恐怕那些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種了屍毒吧!”

刃風罵道:“楊落,你胡說什麼?兩位賢侄,還不動手等什麼呢?”

納蘭英雄這時候嗷嗷地喊了起來,之後竟然真的紅了臉,異常地興奮,他竟然被我逼的進入了一種超常的狀態。此時,我相信,他的每一個細胞都被充分調動了起來。我心裏暗罵壞了個屁的了,手裏直接就拽出了破天刀來。

“哈哈哈哈……”納蘭清河大笑了起來,“英雄,爹就在你身後,這纔是我的好兒子,快去,找回屬於你的尊嚴吧!”

我左手裏先是捏了一把梅花鏢,真氣佈滿了全身,頓時長袍和頭髮都飄了起來。一股浩然正氣頓時形成,這種氣息似乎是與生俱來,媽了比,值得信賴!

納蘭清河喊了句:“竟然後威壓!小小六品仙竟然有此等威力。”

刃風喊道:“這是浩然正氣,兩位賢侄,不要心虛,拿出勇氣,捨我其誰!”

我都不知道這威壓是什麼時候形成的,似乎是很自然的就有了。記得我和林俊杰比武的時候就有了這威壓了,那時候還沒在意,這時候不經意就釋放了出來,沒想到,竟然讓兩個鬥志昂揚的小崽子退縮了,剛剛提起來的戰鬥意志,直接化作了無形!

納蘭清河吼了一聲:“呔!英雄,不要退縮,你要告訴自己,天下,捨我其誰!對抗這浩然正氣,必須要拿出更大的豪氣來!”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一聲聲爽朗的笑聲傳了出去,周圍看熱鬧的魔教信徒都向後退了三十米左右,貌似他們對這浩然正氣非常的牴觸一樣。

納蘭英雄滿腦袋都是汗,他握着劍瘋子一樣衝了過來。這簡直就是找死啊!我剛要出手,就看到一道金光朝我射來,我長刀一橫,就聽啪地一聲,巨大的能量爆炸出去,愣是在空間中形成了波紋。我的身體頓時向後滑去。我身後可就是那刃風,頓時我開始覺得,自己差得真的太遠了。

還好,此時的燕子拉滿了那長弓,直接朝着我身後的刃風就是一下。

納蘭豪傑喊了聲:“落日長弓,魔君小心!”

我穩住身形,正好看到那光箭擦着我的身體飛了過去,過去後最奇怪的是,竟然轉了個彎,就像是左勾拳一樣朝着刃風的左側太陽穴而去。

刃風用手伸出去,手掌前頓時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盾牌,就聽哄地一聲炸響,能量散開,我感覺到了一股強風吹過一般,身體呼地一下。

再看那刃風,他揮了下手掌,然後背過手去說:“好弓。”

我笑着說:“是不是手抖的了啊?拿出來吧,不笑話你!”

此時,燕子再一次拉滿了長弓,這次,她對準的可不是刃風,也不是納蘭清河,這長弓雖然厲害,但是對這兩個老怪物級別的存在可是沒什麼作用的。

她對準的竟然是納蘭豪傑。這把弓本來是他的,他最知道這把弓的厲害了。這把弓似乎附魔了知途鳥的魂魄,竟然射出去的光箭自己會尋找最容易進攻的線路,這帶拐彎的光箭,就太不好對付了。

納蘭豪傑頓時嚇傻了,開始往後面縮。我這時候哈哈大笑着說:“怎麼?跑什麼?你們兄弟倆難道不是要堂堂正正和我打一場的嗎?”

納蘭清河喊道:“光箭交給我,你們專心去對付楊落。”

我一伸手,壓下了燕子手裏的長弓說:“好啊,我今天就和你們倆堂堂正正打一場!不用外掛,靠真本事。”

我收了浩然正氣,這時候我纔看到了納蘭英雄長長呼出一口氣來,那些魔界的魔教信徒也都有一次圍了過來。浩然正氣竟然有此威力,這是我最新的發現。

兩個人這時候互相看看,總算是再次提起了勇氣來。

我知道,今天要是不和這兄弟倆打一場,我是別想走了。這兩位老大一前一後把我夾在了中間,我明白,今天我是有一場惡戰了。看看燕子,我一伸手說:“來。”

她慢慢伸出手,我拉住,她直接就被我拉進了內世界中。

她在裏面喊:“我不!”

天琴拉住她說:“聽話,我們出去也是無濟於事的。”

我急忙回過神來,看着這兄弟倆說:“你倆,不行,還是叫你們老子一起上吧!”

納蘭清河喊了句:“用游龍擺尾去攻擊,不要給他喘息的機會,一百招內,不會打敗你們兄弟兩個的。”

我哈哈笑着說:“不管你用什麼招,我三招打不敗你們兄弟倆,我就認輸。”

納蘭清河罵道:“大言不慚!”

納蘭英雄和納蘭豪傑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一左一右兩個人揮舞着長劍就衝了過來。太極劍,近身搏鬥技能,借力打力,無比玄妙,講的是綿綿不絕,我要是被纏上了,還真的是沒辦法擺脫了。真後悔當初在龍虎山沒學到這套精妙的劍法,要是論太極劍,龍虎山纔是正宗。

我直接灑出了一把梅花鏢,之後又是一把甩出去,一共是十八朵,身體向後退去,收回了破天刀,一伸手,手裏多出一朵籃球那麼大的曼陀羅。

納蘭清河喊道:“注意防守,氣盾,他不可能一直維持的,這需要真氣維持,還要消耗巨大的靈魂力。和你們消耗真氣,他不行的。他只是六品仙,你們要有信心!”

兄弟倆轉攻爲守,每個人身體周圍都形成了氣盾。

我哈哈笑着說:“第一招了,接下來就第二招!”

此時,梅花鏢已經在我靈魂力控制下包圍了兩個傢伙,開始在外面不停地旋轉切割,金屬性鍍上的那層真氣膜無比堅韌,就這樣對兩個人的氣盾不停地切割着。

刃風罵道:“混蛋,你到底幾種屬性?金屬性真氣,簡直是混蛋,兩位賢侄小心,快補充氣盾。”

“晚了!”我直接將這曼陀羅推了出去。這曼陀羅我灌注了五分,現在六品仙的五分力,和三品仙的五分力可不能同日而語了。起碼是那個的八倍加。每一次提升,我的靈魂力都能提升一倍,真氣似乎也是成倍的增長,操控力和蓄能力都成倍的提升。這種提升簡直令人癡迷。

我心中默唸:“爆!”

那十八枚梅花鏢直接炸開了,氣盾瞬間炸開。緊接着,這曼陀羅便到了,我伸手一抓喊道:“爆!”

就聽哄地一聲巨響,頓時地上的石板都被掀了起來。

我一伸手就拿出來霸王槍,舉起來喊道:“第二招完了,這是第三招!”

這不需要任何的技巧,我看着被炸飛的兩個小子,他們的身體在空中翻騰着,二品真人,不愧是二品真,竟然沒能震碎他們。我看準機會一槍扔出去,直接穿透了兄弟兩個,鐺地一聲就將兩個倒黴鬼直接釘在了魔教聖殿的牆上。

上次是一個,這次是一雙!痛快!

前面是納蘭豪傑,被我穿透了小腹,後面是納蘭英雄,他被我穿透了大腿。

我看着納蘭清河說:“三招,我贏了。”

納蘭清河一閉眼,往後一退,捂着胸口,一口血噴了出來。

這是氣血上涌引起的嗎?

我哈哈笑着說:“納蘭宗主,你兒子和侄子都沒有死,何必呢?”

“沒有死,還不如死了。今後他們兩個該如何是好啊!”

我喊道:“我就是要他們活着,就是要活着。”

我一伸手,霸王槍收回,這兩位直接坐在地上。納蘭豪傑捂着肚子,納蘭英雄已經麻木了,他甚至不知道疼了,爬着往魔教神殿大門裏爬,最後,他總算是爬了進去,還關上了大門。之後,我聽到了一聲淒厲地哭聲:媽……

他是在喊媽媽嗎?看來,這中玄城的孩子和我們也沒什麼區別啊!

我這時候笑着問:“納蘭宗主,你兒子是想娘了嗎?你還是帶你兒子快回家吧,幼小的心靈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啊!”

納蘭豪傑指着我說:“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要你命的時候。”

他拿出瓷瓶,吃了金瘡藥,然後站起來,捂着肚子進了魔教聖殿的大門。此時,我看到恩恩趴在門縫看着我,她對着我搖搖頭,然後轉身跑掉了。

她是在讓我不要管她嗎?這裏面有着什麼危險嗎?

納蘭清河雙臂一陣,調整好了氣息說:“看來,只有殺你才能消除我兩個孩子的心理陰影了,納命來吧!”

刃風喊道:“當衆侮辱我們的公主,今天就要將你就地正法,納蘭兄,此子狡猾異常,不好對付,爲了防止他逃跑,我們一起聯手如何?”

“同意!”

那些看熱鬧的開始起鬨了,喊道:“快看,魔君和納蘭宗主聯手對付最恐怖的人,好戲這纔開始!”

“就是啊,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盛況啊!”

“楊落,加油啊!你要是勝了,那將是一個奇蹟。”

我知道,我是不會獲勝的,並且我知道,現在我就算是叫出了所有的幫手,也是無法和兩個絕對實力的傢伙抗衡的,他們真的是太強了。我們聯手,對付一個也許都成問題。

此時,面對這兩位大能,我才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無力。

我哈哈笑着說:“兩位一起來吧,我倒是要看看兩位有什麼本事!”

納蘭清河雙拳交叉,再次展開的時候,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就在身前形成,接着,從裏面猛地就彈出了一個光球,我一隻梅花鏢打出去,直接撞在了這能量球上,就聽哄地一聲巨響,我的身體直接朝着身後飛去,還沒反應過來,身上幾乎同時被擊打了幾百次。我隱約看到,刃風的腿就像是安裝了彈簧一樣,不停地抽打我的身體。

“攻擊他的左肋!”納蘭清河喊道。

接着,我的左肋連續捱了十幾腳,一腳比一腳力氣大,我的身體就在這方圓五米的空中被反覆踢了起來,身體被踢過來踢回去,一直就沒有出這五米的空間。最後,我被一腳踹飛向了納蘭清河,納蘭清河雙拳連續在我的左肋上擊打了有足足四十九拳。他喊道:“七七重拳!”

最後第二拳拳的時候,我身體被打得上浮,接着他身體一躍而起,從上而下,一拳打在了我的左肋上,我的身體猛地下沉,砸在了地板上,哄地一聲,地上愣是砸出了一個大坑來。

周圍的人開始驚呼。

“太恐怖了!”

“楊落敗了。”

“最恐怖的人之一,徒有虛名!”

“本來,一個六品仙,怎麼和五品真抗衡!?”

這次,輸得真的是什麼都沒剩下了,真的是太慘了。小武喊了句:“逃吧,我們沒辦法贏的,出去的越多,輸的也就越多。”

我搖搖頭說:“那可不一定!” 我一伸手從木星上抓了一把種子出來,直接就灑在了這深坑裏。這嫩芽剛出來的時候,我就憑藉着我那強大的木屬性親和力和它交流。我用手觸碰着這植物的嫩芽,眼看着它晃着身體長大。然後,我坐在這植物的葉子上,它將我慢慢拖起。

我從坑內升出來的時候,周圍的小夥伴兒們都驚呆了。

“這是什麼?”

“我的天,這到底是什麼?”

納蘭清河和刃風也都愣住了,兩個人站直了,看着笑眯眯的我。

植物越長越快,周圍的石板很快就被嫩芽掀了起來,粗壯的藤蔓在地上迅速攀爬着。我一閉眼,這些植物,突然就活了起來,無數的藤蔓就和瘋了一樣,朝着兩個老不死的爬去,然後就像是鞭子一樣抽打了出去。

刃風喊道:“木屬性攻擊,媽的,這個楊落到底有幾種屬性!”

納蘭清河喊道:“我去斬草除根,刃風兄,你堅持住!”

他剛剛躍起,藤蔓就追了過去,直接纏住了他的腳,愣是把他給拽了下來。然後越纏越緊,周圍的藤蔓開始瘋狂地抽打他。

就聽納蘭清河吼叫一聲:“該死!給我開!”

砰地一聲巨響,藤蔓被繃斷了無數節,但是隨後又是瘋狂地生長,撲向了納蘭清河。此時的刃風手裏也是有一把長劍,在不停地亂砍着。我哈哈笑着說:“兩位,這能量取自大地,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除非大地被吸乾,所以攻擊不會停止!”

納蘭清河喊道:“那未必,幻化時空!”

他身體一轉,一伸手,頓時就在空中出現一個洞,他一伸手就進去了,回來的時候,手裏抱着一個水桶那麼大的金鐘。

他喊道:“萬丈金光!”

金鐘頓時升起,金光四射。就聽嗡地一聲大響,之後聲音震盪了出來,頓時,這些植物就像是自爆了一樣,整體寸斷。

我的天,這就是中玄城金頂的那金鐘嗎?他是怎麼拿來的?

“劃開虛空極其消耗真氣,我們快合力攻擊納蘭清河!”

天琴說完直接就出來了,化作了本體,咆哮着就衝了過去。同時,狼靈盡出。火狼渾身*,雪狼冒着寒氣朝着納蘭清河奔跑過去,之後是玄武一躍而出,剛出來,便一蹬地,朝着納蘭清河而去。綺羅跳出來後,晃晃頭,四蹄翻騰,吼叫着用頭也撞了過去。朱羽出來也是化作了本體,緊緊跟在天琴後面,亮出了閃光的黑爪。

立體式的攻擊立即展開,毫不猶豫。

燕子出來的時候,拉了滿弓,直接就是一下。

我呢?用盡了全力,一朵籃球大小的曼陀羅形成,我慢慢推出去,旋轉着朝着納蘭清河而去。

“納蘭兄,小心!”刃風大喊一聲。“不好!楊落小兒狡詐啊!”

狡詐也是本事!

納蘭清河一隻胳膊抱着金鐘,一拳打在了天琴的尾巴上,天琴的身體被震飛了出去,狼靈一起撲上去撕咬,納蘭清河再次用真氣震盪,哄地一聲後,狼靈四射了出去,玄武此時一腳踹在了納蘭清河的小腹上。就聽哄地一聲,納蘭清河竟然就這樣抗了下來,接着小腹一挺,又是一聲爆炸,愣是把玄武給炸得失去平衡,向後翻騰着摔在了地上。綺羅的角頂了過去,卻被納蘭清河單手抓住,用力一擰,竟然將綺羅的身體翻轉了過來,直接砰地一聲摔倒滾出了很遠才站了起來。

朱羽的爪子倒是直接抓在了這老傢伙的肩膀上,也見了鮮血流出,但是這老傢伙就像是在地上生根了一樣。他一隻手抱着金鐘,另一隻手直接抓住了朱羽的一隻腿,用力一摔,啪地一聲,直接將朱羽拽在了地上,朱羽的嘴裏頓時就有了鮮血溢出。沒錯,朱羽的防禦是最差的。

我的曼陀羅此時炸了,就聽哄地一聲巨響過後,納蘭清河的身體倒飛出去,手裏的金鐘直接就撒手了。朱羽一看,猛地就撲了出去,一雙爪子直接抓了金鐘,朝着遠方飛去。

納蘭清河此時口吐鮮血,他落地後往後退了十幾步,捂着胸口喊道:“不要管我,快,刃風兄,幫我追回金鐘!”

狼靈這時候全都歸了位。我雖然很虛,但是我還是要笑着,我對刃風說:“魔皇,我們還繼續嗎?”

刃風哼了一聲說:“你想打我便陪你,你不想,我倒是無所謂。”

我明白,此時就剩下他一個人了,看我一輪攻擊下去,就這樣將納蘭清河打敗了,他心裏也沒底了吧!納蘭清河在這裏可以輸,但是他刃風可輸不起。

我呵呵笑着說:“既然這樣,我還有事,告辭了,這次戰鬥,只有納蘭宗主輸了,你我都沒有輸,我們都是贏家!”

我先是收了狼靈,緊接着,玄武回了內世界,綺羅也回去了,天琴沒有回去,燕子也沒有回去,兩個人一左一右,和我一起大大方方走下了這黑峯山。朱羽一直抓着金鐘在天空盤旋着,她不敢降低高度,又不能離開我們很遠。在天空,沒有人能拿朱羽怎麼樣。

我們下了黑峯山,出了黑峯城後,朱羽纔回來了。她進了內世界後,直接就去了那木星,將金鐘祭出,頓時金鐘在空中金光萬道,嗡地一聲過後,地上的藤蔓植物寸斷,這顆星球總算是恢復了寧靜。

朱羽收了金鐘,她落在地上,抱着燒透了的金鐘笑了,說:“屬於我了!”

隨後,我看到她將自己的鮮血滴入了金鐘,金鐘嗡鳴了起來,隨後竟然逐漸變小,最後,就像是荔枝大小,朱羽在上面栓了個繩子,掛在了腰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