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文勅心中一驚,忙瞄準狼蛛的頭又是一槍打出。可惜,又打在了肚子上。

這時就見狼蛛嘴一張,一股白sè的蛛絲如長繩一般沖著步文勅這邊就shè了過來。

步文勅嚇的馬上趴到了地上,蛛絲從步文勅頭頂之上呼嘯而過。步文勅忙向旁邊滾了兩圈,趴在地上,端起槍又朝狼蛛打了一槍。

還別說,不知算不算歪打正著吧,這一槍打的那叫一個正,正好從狼蛛的嘴裡打了進去。狼蛛又是一個前滾翻,在地上連滾了好幾圈,八隻長腿不停地亂蹬。叢林中的地面被赤青狼蛛攪動地如同水浪一般不停地波動著。

步文勅看著不停掙扎的狼蛛,心道:好險好險,還是趴地上打的准呀,早知道這樣我早趴下了。看來這狼蛛也是命盡於此了,否則真要讓它近身,憑赤青狼蛛的土系魔法,自己這一百多斤恐怕今天也就交待在這兒了。

片刻之後,就見赤青狼蛛已經沒有了魔力波動,大地也恢復了平靜。赤青狼蛛仰躺在地上,8支大長腿沖著空中不停地蹬著,顯然還沒有死絕。

哼!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步文勅端著槍小心翼翼地向赤青狼蛛走去,離狼蛛還有十多米的距離時,步文勅抬起槍,沖狼蛛的小腦袋又是一連三槍shè出。狼蛛終於紋絲不動了。

步文勅走到赤青狼蛛的身前,伸手一引,將狼蛛巨大的身體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然後向狼蛛殺來的方向跑去。

來到那幾個被赤青狼蛛殺死的人類身前,步文勅挨個看了看,無一倖免。但那個孩子卻意外地活了下來,只是身上刮破了點皮。那孩子是個女孩,年紀大概有五六歲的樣子。此時已暈迷了過去。

是非之地不可久待,步文勅見活著的人早已跑的沒影了,這麼久也沒回來,大概是跑遠了。於是把孩子抱了起來,並將一眾被狼蛛殺死的人類也都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然後快速地離去,回到了玄冰城之中。

步文勅找人把那幾個人埋葬之後,見小姑娘無親無故,也很招人喜愛,便收為了養女,隨了步文勅的姓氏,更名為步月月。

轉眼又是兩年過去了。步文勅的jing神力隨著靈力的不斷開啟,恢復的更快了。也能凝聚起靈晶了,但也只有一擊之力,不能做長時間的凝聚。

而且唯一的一擊也不能太耗jing力,否則攻擊到一半就會因jing神散亂而使攻擊潰散。

步文勅剛能夠凝聚靈晶后不久,沈凌雲就得到了通知。對於步文勅平時的舉動,別看無人關心,也無人過問。但他的一舉一動,都有專人通知給沈凌雲知道。這也是沈凌雲出於對步文勅的關心,一直在背後默默地給步文勅以幫助。

當沈凌雲聽到這個消息時,心裡非常高興。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步文勅的jing神力總算開始有好轉的跡像了。

只要能凝聚靈晶,繼續修鍊的話,好轉的速度應該就更快了。等到步文勅恢復了當年的修為,他的情緒也不會再消沉下去了,自己總會有機會追到他的。畢竟時間會消磨一切,自己這麼多年的感情付出,並不會沒有收穫的。

沈凌雲在心中暗暗的思索著,要怎麼才能幫步文勅重新拾回自信。沈凌雲想起了當初步文勅帶的第一批學員時的情景。

那時的步文勅在學員的影響下,明顯變的開朗了很多,也不是那個每天只知道死練功的榆木嘎達了。

對,讓步文勅繼續帶一批學員,也許效果會很不錯。沈凌雲馬上安排,派人把步文勅叫了過來。


當沈凌雲把要讓步文勅再重新帶一批學員的意思說完后,步文勅說什麼也不同意。按步文勅的意思,自己的修為還沒有恢復,怕是影響了學員的修習。另外自己也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進行修鍊,儘快恢復自身的修為才是主要的。

其實,在步文勅心中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不想離沈凌雲太近。如果開始帶班教學的話,免不了經常跟沈凌雲打交道。雖然雪兒去世這麼多年了,但步文勅每次看到沈凌雲的時候就會想起自己的妻子,心中免不了一陣痛苦。

但做為沈凌雪的丈夫,步文勅並沒有打算離開學院。因為這裡有著太多兩個人以前的美好回憶。步文勅早已把自己的心鎖了起來,而鎖的另一面,便是只有步文勅與沈凌雪兩個人的世界。

經過了一番掙吵之後,步文勅與沈凌雲都各退了一步。步文勅最終答應了帶一批學員的要求,但把教學地點選在了玄冰學院的遺址那邊。

而為了學院的聲譽,沈凌雲特批步文勅的教學地點做為學院的分院來開辦。於是,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之後,沈凌雲便在新生之中開始選拔學員轉去分院修習。但報名的卻寥寥無幾,而一聽教學的老師是步文勅,總共沒多少的報名者又一下子幾乎全都不去了。

唯一留下的便是步月月,還有讓步月月死纏爛說才決定留下來的豐子榆。而第三個便是沈凌雲硬塞進分院的陸文峰。

從玄冰分院成立的那一天開始,整個分院也就這麼三個學員而已,第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到了第二年,才又有飛兒和木宇的加入。至此,分院才終於有了五個學員。所以步文勅在木宇找來分院的時候,其實心裡是非常高興的。

「之後的事,你就都知道了。我的故事也講完了,這便是我這一生的經歷。也是我做的這些槍支的由來。」

步文勅講到這裡,眼神逐漸從迷離的回憶中轉回了現實。其實,這個故事中的好多細節都是步文勅所不知道的。

聽到這裡,木宇也從步文勅傳奇的一生之中走了出來。通過步文勅的講述,木宇想通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家族的興衰,包括老師臭名的由來,包括這些槍支的由來,包括槍支的另類使用方式等等,還有很多自己以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關於自己父母後來的事情,步文勅卻沒有提及。這也是木宇比較關心的事。於是,木宇開口問道:「老師,我父母十幾年前與您分手后的事情,您能告訴我一下嗎?」

步文勅思索了一下,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從那次分手之後,我們就再沒有聯繫過了。直到你來找我為止,我才知道,原來木拓夫妻已經離開了人世。唉!龍魔二公子昊焱,他不光是你的仇人,同樣也是為師我的仇人啊。」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步月月的聲音。

-----------------------------------------------------------------

步文勅的回憶故事終於寫完了。我看了看,前後足有八章的內容,會不會太長了呢?唉,手法還是不行,感覺小說寫的越來越不是玄幻了,改言情的了。從下章開始,咱們還是書歸正傳吧,我會盡量把現實的校園故事寫的更jing彩的,讓大家都能找回一些對美好校園生活的回憶吧,當然,還是會帶給大家一個另類的奇幻感受哦。 就聽步月月在門外喊道:「老師,您起來了嗎?大家在等你開飯呢。」

木宇與步文勅向窗外看去,沒想到一夜講述,此時已是天光大亮了。於是,二人整了整衣服,先後從屋裡走了出來。

「疑?木宇,原來你在老師的房裡呀。我說怎麼今天早上看不到你,飛兒還特意去你房間里找了你一趟呢。」

木宇努力擠出個笑容沒有說話。此時,木宇的心情還沒有完全從傷痛之中恢復過來。

「走吧,先去吃飯!」步文勅很鎮定地背著手,率先向廚房方向走去。

吃過早飯後,步文勅依舊給大家集中講了一堂基礎課,然後讓大家依舊進行了一次體能強化訓練。

步文勅安排的體能強化訓練其實很簡單,基本是以跑步為主。每天從上午的基礎課下課後開始,一直到中午開飯前的一個多時辰里,都是用來加強大家的身體機能的強化訓練時間。

但鍛煉也是有獎懲制度的,每天的強化訓練都跟比賽一樣排名,而比賽的最後一名中午是沒有菜吃的。

每周從周一到周六的鍛煉方式也不相同。具體是這樣安排的:

周一,跑步,從學院跑到玄冰城南門。把南門口張貼的告示內容記下,回來交差。因為南門是整個玄冰城面對大陸中心的方向,所以最熱鬧,官方的告示也在南門張貼的最多最全。

玄冰分院位於玄冰城之外,通過這種方式不僅能鍛煉大家的身體,還能時刻知曉城中的一些大事小情,不至於與社會脫軌。

周二,砍柴,練習臂力。每人都要在午飯之前跑到距玄台山兩公裡外的森林中砍一垛樹枝回來,要求不能使用靈力,只能用柴刀。但可以使用空間之石把樹枝帶回來。最後,以每人砍柴的多少決定最後一名的歸屬。

周三,跑步,從學院跑到玄冰城北門。從林家老鋪買肉包子回來改善伙食。基本上每周三的最後一名都是胖子,原因大家都知道。

周四,練習手臂的支撐力。玄台山後山有一處大河,在河面之上有幾條鐵索鏈,每個人要在這些鐵索鏈上依靠手臂的力量爬5個來回,步文勅會在河邊負責安全,想偷懶是不太可能的。

周五,跑步,從學院跑到玄冰城西門。把晒乾的木柴賣到指定的柴房換錢回來交差。

周六,打獵,鍛煉膽識。步文勅會帶領大家在原始森林的外圍找一些落單的一二級魔獸,讓大家進行攻擊。在鍛煉大家膽識的同時還能提高大家團隊的協作能力。

只要大家能集體獵到一隻魔獸就算完成任務,然後把魔獸帶回學院改善伙食去。但也有意外,就是獵到的魔獸不可以食用。例如一二級的低等蜘蛛魔獸,這樣的存在也是能夠碰上的。能不能吃不知道,反正是沒人想去吃它。但也可以拿來換錢,所以大家依然可以用換來的錢大吃一頓。

周ri,休息。各自修鍊。

而每天下午的時間便是大家自行修鍊的時間。紫水晶靈師在cāo場上練習魔法的運用,而白水晶靈師修鍊提升靈力。

在這點上,做為白水晶靈師的陸文峰就比較吃虧了,因為他只有半天的時間來修鍊靈力。對此步文勅曾跟他提過要他在晚上進行體能鍛煉,白天全部用來修習靈力,但被陸文峰拒絕了。

陸文峰拒絕的理由就是要跟大家共進退。這樣能增進大家的感情,還能增加大家協作的能力。而陸文峰自己主修劍道,每天晚上修習的各種用劍技巧足以彌補靈力上的不足了。

而自從木宇入學以後,也繼承了陸文峰的習慣,每天上午跟大家一起進行體能訓練,下午才修鍊靈力。但其中真正的原因,別人卻並不知道。

直到步文勅發現到木宇的特殊修鍊功法的秘密之後,木宇的這個秘密才不再是一個人的秘密了。但步文勅並沒有讓其他學員們知道這個秘密。知道的也僅限老菜頭他們三個人而已。

轉眼間,又是半個月時間過去了。木宇等五名學員每天都在緊張而充滿樂趣的修鍊之中度過。在這其間,步文勅又從學院藏書閣里選了一本不錯的光系治療魔法的資料偷偷地交給了木宇。

對於木宇現在的修為來說,實在是太低了。步文勅也怕木宇的秘密一經暴光便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或危險,所以對於木宇紫靈之體的事情連同他修習的特殊功法之事,都做為秘密隱藏了起來。

對於步文勅的槍支,木宇也充滿了好奇。但步文勅說,以木宇目前的靈力修為來講,還達不到靈爆的承度,起碼也得要木宇的修為達到3級以上,以木宇的天資來說才有可能引發靈爆,來催動子彈的彈shè。

對於普通資質的靈師來講,一般修為達到4級以上時,才有可能引發靈爆進行攻擊的。

所謂的靈爆攻擊,就是指白水晶靈師的化型武器在距離敵人近前時,由靈師控制可以將化型武器隨時引爆,以此來攻擊敵人或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像是之前的哈雷古奇公子在攻擊熊魔時shè出的化型弩箭,便是在熊魔身前引動靈爆,才破開熊魔的防禦的。

所以,對於能夠引發靈爆的靈師,在jing神力上的要求很高,一般3級以下的靈師幾乎是不可能有這種jing神力來cāo控靈爆產生的,而3級以上便能引發靈爆的靈師便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經過步文勅老師的解釋之後,木宇對於槍支使用的這件事,也便先放下了。五個人每天安分地在體能訓練和靈力修鍊之中度過。

其實對於步文勅每天安排的體能訓練,大家還是非常認同的,這跟玄冰學院總院的教學方法完全不同。總院的教學完全是制度化的集中教學,很少有這種特殊的修鍊項目。煉起來非常枯燥乏味。

這也是步文勅老師經過jing心研究之後,制定出來的獨特的教學理念。讓大家在修鍊之中能有競爭,能有歡樂,能有誘惑,這樣修鍊起來才有動力。同時也增強了大家的團隊意識,增加了眾人的協作能力。

眼看離寒假不遠了,天氣也越來越冷。木宇自從轉生到紫靈大陸之後,一直生活在溫度適宜的西部叢林之中。那裡一年四季都是不冷不熱的,溫度很平穩,四季溫差很小。

但自從來到北方的玄冰城之後,這裡的溫度一年四季非常鮮明。木宇來的時候正值深秋,隨著氣溫的不斷下降,木宇終於又感受到前世在北方河北老家時的那種寒冷了。

這天一早起來,天空之中竟然飄起了零零落落的雪花。開始的時候只是星星點點,還只是一粒粒的小冰碴。沒過多久,雪花就開始揚揚洒洒的飄落開了。

天空中本來星星點點的小冰霄此時卻變成了鵝毛似的雪團不斷的傾瀉下來。

木宇站在房前,看著不斷灑落的白雪,心情也變的愉悅了。在前世,木宇本來是在南方城市「上海」長大的,從小就沒有見過真正的雪景。回到河北唐山的老家后,倒是才正真感受到了下雪時的美麗。


但木宇在唐山老家並沒有呆幾年,畢業后又帶著一眾打工仔回去了南方打工。所以,在木宇的前世之中並沒有過多的看到過雪景。

憶起了前世的雪景,木宇又不禁想起了獨守在老家的母親。8年多了,自己的母親不知道現在過的怎麼樣了。希望母親在自己的幾個鐵哥們的關照下,過的不要太艱難吧。

眼神迷離之中,木宇的思緒卻又被眼前的雪景逐漸的吸引回來。與記憶中城市的雪景相比,山區的雪景更帶有一種蓬勃大氣之美,連綿起伏的群山雪白瑩潤,一片蒼茫中,與天空契合的那樣完美。

山間的小路早已不見,唯有層林盡染的雪樹銀花,展現著各種姿態的銀裝素裹,不斷顛覆著心中對於美景的感嘆。然而,如此美景卻是被眼前不斷飄落的雪花所模糊了,變的那樣虛幻,卻又呈現出一種虛無縹緲之美。

木宇信步走進美景之中,如同步入了一片虛幻的銀sè世界。心情莫名地興奮了起來。

然而,此時在cāo場之中,卻另有一人,也被眼前的美景所迷醉了。那就是身披白sè披風的飛兒。

飛兒也是第一次來到北方地區,對於雪的神奇,飛兒可是比木宇來的更加陌生。以前飛兒也僅是聽說過有這種神奇的自然景象而已。今天第一次看到下雪,便被雪的潔白和美麗所折服了。

白sè的雪映襯著一席白sè披風的飛兒,此時卻已是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只有飛兒紅紅的小臉蛋和黑sè的明眸在風帽下顯的異常顯眼,惹人喜愛。

此時,步月月、胖子和陸文峰也都來到了cāo場上。三人去年就已經在這裡修習過一年了。所以並沒有像木宇與飛兒二人那樣看的那麼迷醉。

就見胖子看到滿世界的白雪,興奮的不得了。馬上捂了個雪球狠狠地沖步月月砸了過去。口中還興奮地嚷著:「哈哈,哥今天報仇的ri子到啦。招我一法寶!」

步月月見雪球飛過來,丫的瞄的還挺准,馬上一個火球打出,直接在空中把雪球給化成了水。儘管步月月完全可以用手擋開,但她才不去碰那雪球呢,太涼了,步月月可不喜歡。

胖子知道步月月怕冷,不會拿雪球回擊的。去年下雪的時候,胖子就知道步月月從來不去摸雪的,堆雪人時也只是拿著鏟子鏟鏟而已。

於是胖子馬上抓住時機,決不放過。一枚枚雪球如同炮彈一般不停地砸向步月月,一邊砸還一邊在那邊叫囂道:「哥的法寶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我看你的火球能頂到什麼時候。招法寶!招法寶!」

陸文峰見二人鬧的不亦樂乎的樣子,笑著搖搖頭,心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順手一揮,三尺寶劍提於手中,一個劍花甩出,陸文峰便在這充滿詩情畫意的雪地之中舞起了凝風落雪劍法。

霍如羿shè九ri落,

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

罷如江海凝清光。

一套凝風落雪劍,直舞的方圓五米之內勁風徐徐,雪花亂舞。地面之上剛剛飄落不久的積雪又隨著陸文峰的劍風飛舞了起來。凜然把凝風落雪劍法的第一重「快」字決運用的揮灑自如,虎虎生風。

----------------------------------------------------------------------------

快樂的校園生活又開始了,怎麼樣?有沒有找到點美好的回憶呢?什麼?沒有嗎?那推薦票有嗎?給個一張兩張的,我會在下文中讓你找到哦。 此時,胖子和月月也不鬧了,跟木宇一起,離的遠遠的,看著陸文峰舞劍。

這麼長時間了,陸文峰一直都是在晚上的時候獨自練習劍法的。所以眾人很少能夠看到陸文峰的修為究竟達到了哪種承度。

今天借著雪景,陸文峰也是一時興起,才盡興舞起了這套劍法,直把胖子等人看傻了眼。

「乖乖,知道你強,也不至於強到這份上吧。」胖子喃喃地說道,同時蹲下身,捂了幾個大雪球。


「陸大哥,要不要兄弟幫你一把?」胖子大喊了一聲后,抬手就把雪球沖陸文峰甩了過去。嘴裡還嘟囔道:「招法寶!招法寶!招法寶!」

陸文峰見狀,哈哈一笑,說了句:「來的好!」

「唰!唰!唰!」幾朵劍花甩出,一連五個雪球,一個沒落,齊刷刷地粘在了劍身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