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麒麟軍安頓好之後,江沉和慕傾雪就重新回到了那座小小的院落中。

崔玥被江沉打發到金陵城中,找周肅去了。

眼下,周肅和他手下那一干城衛軍已經卸去職務,住進逍遙王府,替江沉看家護院了。縱然他們有萬般不願,但若是他們敢說一個不字,江沉也不會殺他們,但很大概率會將他們廢掉。

……

“沉哥哥,現在我要仔細的檢查一下你的丹田,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之前慕傾雪並未在意江沉那煉氣二十幾重的修爲,直到江沉吞了那尊鼎之後,慕傾雪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雖然現在沒有什麼異常,但是她真的擔心江沉會突然間爆開。

“我覺得現在很好。”

江沉坐在慕傾雪的對面,他皺了皺眉,凝神內視之下,丹田之中並沒有任何異狀。

表面上看去,那金色的真氣漩渦依舊只有十重,但是內部卻又多出了十五重,恰好對應煉氣二十五重的修爲。

“而且我覺得……若是你現在探查我的丹田,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江沉也說不出這是爲什麼,就是一種奇妙的第六感,讓他有這種感覺,“對你,對我,都不好。”


江沉十分認真的說道。

“就是那種……你破開滄海成空劍域時候的感覺嗎?”

慕傾雪微微的一怔。

“對,就是那種感覺!”

江沉點頭,“說不清,道不明,卻又很奇妙。”

“好,既然沉哥哥這樣說了,那我就不堅持了,等兩個月後,明月姐姐來的時候,她也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前世的慕傾雪是神王,但是司空明月卻是神帝。神帝的見識和能力,遠不是神王所能比擬的。

慕傾雪不敢貿然檢查江沉的丹田,但司空明月必然有辦法。

“好。”

江沉再度點頭,“對了,我爹呢?來到武功府之後,我就沒有再見到他了。”

江沉知道慕傾雪將逍遙王送到某個地方療傷,但是將近一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父親,江沉還是有些擔心。

“王爺在武功府的丹房,有我爺爺守着。”

“沉哥哥你不用擔心,有了這天地九竅石,我不僅僅能治好王爺的傷,還能將他打造成真武聖體!”

慕傾雪得意一笑,她將那塊造型奇特,彷如人形的紫色石頭拿在手中。

以慕傾雪的本領,當然能夠輕易治好逍遙王,她之所以沒有立刻醫治,是想要藉機將逍遙王打造成傳說中的真武聖體。

真武聖體乃是武道聖體之一,一旦長成,便可與天地共呼吸,日後武碎虛空,成就神位也是輕而易舉的。

天地九竅石,恰好能夠塑造真武聖體,這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異寶。

鑽石女人極品男 ,但那並不是他的路。

江沉有自己的路要走……《造化·逆神篇》便是 江沉爲自己鋪墊路,他無須任何聖體。

聽到慕傾雪這樣說,江沉也放下心來。

“還有傾雪,你也不要太拼了。”


江沉有些擔憂的說道:“這幾日你透支太多,要多注意身體。”

慕傾雪的眼睛彎成兩個月牙,她笑着說道:“我曉得了!”


“不過,我要儘快修煉到神海境才行……唯有神海境,我才能開啓我的神國,取出神國裏的寶貝。”

慕傾雪湊到江沉的身邊,將頭靠在他的肩頭,小聲的說道。

“神國?”

江沉眨巴了一下眼睛。

“神國,是神帝纔會擁有的國度,一方真實的世界。前世的我雖然只是神王,但沉哥哥你卻專門爲我打造了一座神國,丹寶神國!”

“我剛剛重生回來的時候,以爲之前經歷的是一場離奇的夢境,直到我發現了神國的存在,才知道,那一切都是真的!”

“神國也隨着我的重生回來了。”

慕傾雪看着江沉,臉上全是滿足。

爲神王打造神國,就算江沉也付出了無數的心血和代價,但是那個時候的他,爲了慕傾雪已經不惜一切了。

有了神國,慕傾雪成就神帝也只是時間問題……只可惜,江沉沒有等到慕傾雪成爲神帝,他就隕落了。

不僅僅是慕傾雪,江沉也爲其他幾位夫人打造了神國。江沉用情至深,換來的當然也是她們真心以待。

“我這麼厲害嗎?”

江沉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飄飄然。

“不過傾雪,你真的不能再這樣拼命了,特別是不能再煉製神丹了。”

江沉搖了搖頭,然後十分認真的說道:“聽話,休息三天,三天之後再給我爹療傷。”

依舊是他那莫名其妙的直覺。

“我聽沉哥哥的。”

慕傾雪乖巧的點頭。

接下來三天,慕傾雪沒有閉關,江沉也沒有修煉,兩人就這樣肩並肩,手牽手,在武功府裏隨意閒逛,如同一對神仙眷侶。

在武功府弟子眼中,這是赤.裸裸的秀恩愛,撒狗糧。


那徐馳更是被氣的吐了好幾次血,但是付玉堂卻一直都沒有出現,不知道躲在哪裏修煉去了。

“江沉!”

就在江沉和慕傾雪卿卿我我之際,一個少年人將他們攔住。

“還有兩個月, 醉後談情,前妻生個娃 ,你現在不去修煉,反倒在這裏四處閒逛,是看不起我們武功府弟子嗎!”

這個少年人腦門子上青筋爆出,指着江沉大聲的呵斥。

“我記得你!”

江沉看到這少年,立刻說道:“你是那個智商低!”

“老子叫狄尚志,不叫智商低!”

狄尚志瞪着眼睛咆哮道。

“知道了知道了。”

江沉擺了擺手,道:“你連本世子我一拳都接不下,哪來的臉跑到這裏管我修煉不修煉?”

“還有,你再敢往我家傾雪寶貝身上看一眼,信不信小爺我再揍你一次?”

江沉微微的側了側身,將慕傾雪擋在身後。

那狄尚志雖然在朝着江沉咆哮,但是他的眼睛卻時不時的往慕傾雪身上瞄,這讓江沉很不舒服。

“眼睛長在我的臉上,我愛看哪裏就看哪裏。”

狄尚志的小臉一紅,他梗着脖子叫嚷道:“什麼你家傾雪寶貝,傾雪師姐是我們大家的寶貝!”

“找打!”

江沉醋意大發,一腳踹在狄尚志的臉上,狄尚志慘叫一聲,就沒了蹤影。

“上次就被我打了一頓不長記性,這次還敢跑來撒野,真當本世子脾氣好不成?”

江沉抖了抖腿,十分臭屁的說道。

“還有,傾雪是我的寶貝,不是你們的!”

江沉環視四周,怒聲喝道。

…… 第三十五章

“你們爹媽費盡千辛萬苦送你們來武功府,是讓你們好好修煉,將來出人頭地,揚名立萬,不是讓你們來談情說愛,風花雪月的!”

江沉環顧四周,慷慨激昂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分明是你在談情說愛,風花雪月好不好!”

諸多弟子不滿的反駁起來。

狄尚志從地上爬起來,大聲的嚷嚷道:“這兩天分明是你在秀恩愛,撒狗糧,還有臉說我們?”

“小爺我又不是武功府弟子,我談情說愛,風花雪月有什麼不對嗎?”

江沉雙手掐腰,如潑婦罵街:“還有,再有兩個月,你們就要和小爺我決鬥了,現在你們不好好修煉,反倒天天跟着我和傾雪,你們怎麼就這麼不思進取呢?!”

“江沉,你說話好沒道理!這裏是武功府的演武場,我們本來修煉的好好的,是你自己來這裏的好不好,你當我們願意看到你不成!”

“你又不是我們武功府的弟子,憑什麼來我們武功府的演武場!”

“但我是武功府的女婿啊。”

江沉嬉皮笑臉道:“本世子我在這裏走走路,看看風景就引起你們的注意了?看來你們的武道心志不甚堅定,還需要磨練啊。”

親愛的,我可不可以愛你

若不是有慕傾雪在江沉身邊,他們才懶得理會江沉如何。

慕傾雪本就是大御武功府中的一道風景線,每一次她現身的時候,都會引得諸多弟子爭相簇擁獻媚。

卻不想,現在一朵鮮花即將插在牛糞了。

“對了,這傢伙一定是想要藉助傾雪師妹亂我們心神,這兩個月間讓我等武道退步,他就有機會得到傾雪師妹了。”

忽的,有人恍然大悟的說道。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和先前他對付付玉堂的手段一樣,現在又開始故技重施了!”

“我們不能上當!”

“專心修煉!兩個月之後,打倒江沉,解救傾雪師妹!”

“打倒江沉,解救傾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