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武松再敬學究一杯!」

武松說着,一口喝乾。

吳用一邊連說不敢,一邊也連忙起身,將杯中酒喝乾。

宋江見狀,面上雖然掛着笑容,內心卻是一陣無奈。

無奈歸無奈,這個時候,卻也只能強顏歡笑。

故作高姿態。

武松到鄆城縣后,舉目無親,人生地不熟。

認識宋江后,頗感投緣。

又得宋江多方照顧、幫襯。

心裏很是感激。

今日又新結識吳用,見吳用雖然是讀書人,卻一點也不迂腐。

相反的還非常豪爽。

剛才又聽聞他在詩詞會上,拒絕趙大人的正六品官職。

心裏更加欽佩。

因此,心情大好。

喝起酒來,更是豪氣萬千,一碗接一碗的喝。

也不知喝了多少碗。

吳用內心暗想:

「書中言武松酒量好,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吳用見武松為人豪爽,內心歡喜,開口贊道:「武都頭好酒量!不愧是打虎英雄,端的英雄豪傑!」

武松哈哈一笑,朗聲道:「小弟今日認識兩位哥哥,心裏開心,貪杯多喝,讓學究哥哥見笑了。」

「武都頭客氣了,吳用想多喝,卻沒有武都頭的氣魄和海量。」

吳用連忙說道。

「好!吳學究也是性情中人!」

武鬆開心的說道。

吳用開心道:「吳用早聞武都頭好酒量,景陽岡上連喝十八大碗不醉,還能赤手空拳打死那害人的大蟲。都頭真神人也!」

宋江此刻已有七分酒意,聞言,睜大著那發紅的雙眼,大聲道:「我武松兄弟,就是神人!」

武松哈哈一笑,道:「二位哥哥說得武松臉紅,小弟只是貪杯好酒,酒量比常人大,身上有幾斤蠻力罷了。哪敢稱什麼神人?二位哥哥勿再取笑武松。」

宋江一拍桌子,起身道:「兄弟此言差矣!沒有過人的酒量,身上哪來千斤神力?沒有千斤神力,哪能打得了哪吊睛白額大蟲?」

吳用見宋江酒勁上來,醉態顯現。

武松雖然酒量好,卻也喝了很多,擔心他醉。

便想趁著對方清醒,說出武大的事。

於是開口道:「武都頭且慢喝。敢問都頭是否有一個哥哥,名叫武大?」

武松也已經有幾分酒意,此刻剛好一碗酒倒進喉嚨,一聽武大二字,全身一震。

那酒咕的一聲,頓時卡在喉嚨口。

一下被嗆得滿臉發紫,連聲大咳。

當下瞪大雙眼,邊咳邊問吳用道:「咳、咳!學、學究如何知我兄長姓名?」

吳用道:「小生昨晚剛與大郎一起喝茶。」

武松一下站了起來,雙眼發直的瞪着吳用。

許久才道;「學究此話當真?」 霸王知道蕭何找的是個箱子,所以給蕭何帶了回來。

蕭何感激的看了霸王一眼,兩人的交情,不需要在多說什麼!

十一位戰士的葬禮上,蕭何本來想多待一會兒的,但他身體狀況實在太糟糕了。

好幾次都差點在輪椅上昏厥,霸王和顧筠,不得不將他送回醫院!

病床上,蕭何打着吊瓶……顧筠幫他將箱子從床底下拖了出來。霸王叫人搬來一張桌子,然後將箱子放了上去。

霸王站在一旁好奇問道:「箱子裏面是什麼東西?我剛才研究過,根本打不開!」

蕭何道:「當年我在那個山谷里,發現一個同樣的箱子,裏面裝的是一本醫書,我學習之後,擁有了天下無雙的醫書!」

「這箱子,也是在當年那個地方發現的,而且跟當年那個箱子一模一樣……所以我想裏面的東西肯定不簡單!」

蕭何說完,叫人將他扶了起來!

他伸出雙手,仔細在上面尋找打開的機關!

十多分鐘后,他失望了。

兩個箱子雖然一樣,開啟方法卻完全不同!

當年那個箱子,有個圖案,機關隱藏在圖案之中,伸手輕輕一按,箱子就打開了!

現在這個箱子,雖然也有一個圖案,但蕭何伸手按在上面,根本不起作用。

霸王又在旁邊道:「我仔細研究過這個箱子,只有下面有一個小洞,好像是鎖孔,我叫開鎖專家來試過……他說孔洞裏不到一寸就有東西堵了,根本沒法將開鎖工具插進去,將之打開!」

霸王在說話的時候,也將箱子在桌子上翻轉了過來!

他伸出手指按在箱子底部的中間位置,然後用力往旁邊一劃……那裏分開了,一個小孔露了出來!

小孔的形狀是鋸齒形的,根本就不像是鎖孔。

顧筠在旁邊道:「可不可以使用暴力將之打開?」

蕭何搖了搖頭:「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那樣做!」

他仔細盯着那個小孔看,越看越是感覺熟悉,像是在哪裏見過一般。

沒多久,他就開始頭疼。

因為他現在不能過渡思考……他重新躺會到了床上。

顧筠在他身邊晃來晃去,他就要閉上眼睛昏睡的時候,突然看到顧筠身上綁着一根特殊的腰帶!

那腰帶通體赤紅,跟烈火燃燒一般……正是他的九九血龍鞭!

血龍鞭怎麼會在顧筠的身上?

蕭何立刻皺眉詢問:「顧筠,你身上那條腰帶……」

顧筠回頭道:「從你身上解下來的,我看它漂亮就拿來用用……你在哪裏買的?我也想買一條同款!」

蕭何之前受了傷,救治的時候,他全身衣服都被換了!綁在身上的腰帶自然也被解了下來。

但那不是普通的腰帶啊!那是九九血龍鞭,蕭何都仿製不出來,顧筠還想買同款?純粹就是在開玩笑。

血龍鞭上有很多機關,稍微不注意觸碰后,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所以蕭何叫顧筠還給了他,但……就在他接過腰帶的一剎那,他神情凝固了。

腰帶尾部是鋸齒形狀,跟箱子上的那個小孔太像了!

「扶我起來!」蕭何喊道。

「你現在需要休息!」顧筠憤怒。

蕭何不管,他就是要起來,霸王和顧筠都沒辦法,只能將他攙扶坐起。

「把箱子挪過來一點!」蕭何又喊道。

霸王和顧筠,把箱子挪到蕭何面前,他們看蕭何此時臉上認真神情,心裏都嘀咕,難道他發現打開箱子的辦法了?

蕭何拿着血龍鞭,將尾部插進小孔之中……

「果然沒猜錯,血龍鞭的尾巴,就是開啟箱子的鑰匙!」蕭何臉上露出笑容,但一秒鐘之後,這笑容就凝固!

因為,插進去一寸后,血龍鞭就遇到了阻礙,沒法在繼續往裏面插了。

霸王在旁邊道:「沒用的,剛才就試過,這個小孔只能插進去一寸……打不開箱子的!」

蕭何皺起眉頭,不應該啊!血龍鞭的尾部跟箱子上的小孔完全吻合,插進去的時候,一點縫隙都沒有!

絕對應該是打開箱子的鑰匙,為何會不起作用?

「咦!剛才你這條腰帶還軟綿綿的,怎麼突然變的這麼硬?」顧筠又在旁邊好奇的問。

蕭何腦海突然靈光一閃……莫非,小孔里並非是有東西阻擋,而是在一寸距離的時候,小孔就彎曲了……

開鎖工具都是金屬製品,沒法彎曲,所以就沒法打開?

而血龍鞭,可以柔軟的像是麵條,也可以硬的像是鐵棍……只要將它變柔軟,就可以繼續往裏面插了嗎?

蕭何立刻嘗試,一切都跟他猜想一樣,變的柔軟的血龍鞭,很快又插進去了十公分……

咔咔……

機括扭轉的聲音響起,箱子打開了!蕭何從裏面拿出一本泛黃的古書。

霸王和顧筠臉上都露出驚訝神情,他們急忙問道:「書上寫的什麼?」

書上是繁體古字,很難辨認,蕭何學過,所以一眼就認了出來。

「鍊氣長生!」這是書的名字。

蕭何打開,只看第一頁內容,他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顧筠看到后,立刻在旁邊驚喜道:「蕭大哥,上面有修鍊元氣的方法?」

蕭何點了點頭。

「元氣?蕭何你要修鍊元氣?」霸王在旁邊驚訝道:「那你豈不是要成為宗師?」

蕭何微微一驚,宗師的存在,他也是最近才從鬼長豐那裏知曉!霸王竟然早就知道了。

蕭何立刻詢問:「霸王老兄,你能跟我說說宗師的事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