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逸高高躍起.手持死神鐮刀.鐵血光芒.在半空狠狠一劃.一撕.

火焰化作剛烈之神.和衝天血氣.交相輝映.舉世無敵.狠狠一下.就將血骨大斧.斬成兩截.

獨眼惡魔一隻手掌.更是被從中切開.一條手臂.被一分為二.粗大了一倍有餘.鮮血噴洒.如同江河.滾滾而下.

「吼.」獨眼惡魔咆哮連連.腳下卻無法移動一步.

「不好.」邪坤這時候也感覺出來.它根本不是秦逸的對手.

「怎麼回事.這傢伙的實力.怎麼這麼強.他手裡那把武器.也絕對不是普通的道器.威力比仙器還要強.難道是……神器.」

邪坤驚疑不定.根本不敢抬頭多看秦逸一眼.死神鐮刀上滾盪的殺機、魔氣.及時相隔數百丈.也讓它膽戰心驚.

「法外分身.收起.」厲聲大喝.邪坤運足真氣.就要逃走.

「想走.」秦逸凌空狠狠一抓.

噼里啪啦.

虛空破開.彷彿一個黑洞.吸力滾盪.要想周圍一切.全都吸收.吞噬.狠狠碾壓.

獨眼惡魔發出一聲凄厲的咆哮.剩下那條胳膊.被黑洞一下子吸了進去.剎那之間.咔嚓咔嚓.叫人牙酸的聲響傳來.被絞成血漿.

半空鮮血.拋灑降落.如同夏日驟雨大風.捲成道道巨大漩渦.

「給我過來吧.」秦逸抓住機會.悍然出手.一拳打出.「風雨.」

無敵真氣.狠狠爆發.一拳化萬拳.周圍虛空.齊齊震碎.搖搖欲墜.如天罰降臨.如宇宙破滅.


轟轟轟轟.

砰砰砰砰.

獨眼惡魔全身炸出一個個巨大血洞.身體如瓷器一般裂開.大股鮮血.滲透出來.一塊塊血肉.從身體上被打飛.龐大的身軀.頃刻之間.四分五裂.


一塊塊血肉.熱氣騰騰.糊滿血漿.重重墜落到地上.如同一塊塊岩石.紅炭.

「我的法外分身.」邪坤心神俱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法外分身被徹底摧毀.它的境界.至少要下降一個等級.等到重新練回現在的境界.至少需要數百年的時間.

「修道者.我和你不共戴天.本命屍丹.走.」邪坤狠狠丟下一句話.腦後紅光.璀璨刺眼.大團真氣.陣陣轟鳴.將它的速度.脆聲道極致.隨便一動.就憑空出現一道道漩渦.推動它往前急速飛去.

秦逸眼中.厲芒閃爍.他的速度.比邪坤快了十倍都不止.邪坤逃跑的速度.在他看來.就和烏龜爬.沒有區別.

心念一動.秦逸原先懸停的半空.炸出大團漣漪般的波紋.虎豹雷音.震得邪坤心臟一沉.臉色慘白.

下一瞬間.秦逸就到了邪坤正上方.雙手握住死神鐮刀.狠狠一劃.

似鐵似血的光芒.剎那之間.就將整個虛空.都撕裂開來.風雷吼嘯.運轉虛無.

邪坤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反應.就主動撞上了凌冽鋒芒.身體頓時就像是汁水飽滿的番茄.被一分為二.大片血水.在半空滾落下去.彷彿瀑布.

它的眼睛里.寫滿了恐懼、憤懣.不甘.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這麼多人.境界幾乎都高於這個修道者.怎麼還被對方.輕鬆就全部殺死了.

「接下來.就輪到摩羅交易所.再然後.就是整個日落之城.」

秦逸的聲音.淡淡傳來.說的好像不是斬殺千萬惡魔的壯舉.而是一件吃飯喝水一般簡單的事情.

邪坤一分為二的屍體里.猛然間一股怨氣.衝天而起.猙獰可怕.齜牙咧嘴.想要繼續逃逸.

「給我滾回來.」秦逸一掌拍下.火焰滔天.如千軍萬馬.奔騰長嘯.狠狠踐踏.

一聲凄厲慘叫.擊穿雲層.邪坤的怨念.一下子就被燒得乾乾淨淨.絲毫不剩.

秦逸懸停半空.彷彿如同不敗戰神一般.睥睨腳下.猛地張口一吸.

嗡嗡嗡嗡.


一連十多枚本命屍丹.有大有小.從地面血水裡.飛了出來.繞著秦逸.不斷旋轉.

秦逸將它們全都拋進吞天大墓.血水一舔.就將所有屍丹.全部鎮壓到了血海深處.

「這些惡魔血肉.都是死神鐮刀里器靈最好的補品.」秦逸將死神鐮刀凌空一拋.地面上、半空中紛揚滾盪的鮮血碎肉.隱現出道道紅光.全數朝著死神鐮刀射去.

秦逸可以清晰感覺到.器靈就像是一個飢餓的小孩子.此刻大口大口.將惡魔的精血.吞入肚子里.整個死神鐮刀.被一層紅芒包裹.吞吐不止.爆發出懾人的恐怖氣息.

隨著器靈的吞噬.那些惡魔的血肉.也像是樹葉一樣.逐漸乾枯.變成扭曲糾結的黑色硬塊.所有魔氣.也都被器靈吸得乾乾淨淨.

地面上原本鮮血匯聚而成的大河.也只剩下黑沉沉的痕迹.

秦逸一揮手.死神鐮刀飛回手中.秦逸可以看到.器靈吸收了剛剛這些惡魔的精血魔氣后.身體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比以前又稍稍大了一點.

雖然變大的幅度很小.但是這至少表明了一個兆頭.

「要是能夠在皇無極回來前.讓器靈恢復到原本大小.完全成長.死神鐮刀也就可以從一件半神器.變回神器.神器的威力.可比半神器.強大了至少一百倍.到時候擁有神器死神鐮刀.我和皇無極武器上的劣勢.就會被彌補.皇無極.你原本擁有神器太極盤古斧.但是我也會很快.擁有一件神器.」

秦逸將死神鐮刀收了回去.身上藍色法袍.一陣魔氣滾盪.再次變成了黑色長袍.將他全身包裹.

「現在去日落之城.就應該正好是交易的時間吧.」秦逸冷冷一笑.快若驚鴻.朝著日落之城的方向.快速飛去. 惡魔泥潭裡.沒有明顯的晝夜之分.

天上永遠有三個紫色的月亮.高高懸挂.火山口、巨坑.都清晰可見.

這個時候.日落之城裡面.還沒有開始熱鬧.街道上大部分走過的.還都是虎視眈眈.凶神惡煞的惡魔守衛.

摩羅貿易所大門外.幾名惡魔奴隸.獐頭鼠目.因為沒什麼客人接待.正在閑聊.

「前天不知道怎麼回事.魚頭得到了左充融侯爵大人的賞賜.整整十塊一品仙靈礦石呢.」

「什麼.為什麼.這可是好大一筆賞賜啊.」聽聞的惡魔.臉上滿是羨慕的神色.

「這個消息我也是聽說的.據說是魚頭接待了一個客人.你們猜那個客人是什麼身份.」

見其他幾個惡魔.面面相覷.全都搖頭.

「那個客人.就是子夜君王通緝的修道者.那傢伙膽子真大.竟然敢偽裝起來.進我們摩羅交易所買消息.」

「那現在呢.絕對死了吧.」

「那還用說.馬臉伯爵大人.邪坤侯爵大人.親自率領幾十個魔軍.前天就出發了.今天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把那個修道者的腦袋帶回來.」

「那一定的.嘿.這個修道者真是不知死活.竟然還敢來到日落之城.真是純粹找死.」


「這還不是邪坤侯爵大人運籌帷幄.假裝要賣消息給那個修道者.把他耍得團團轉.恐怕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暴露的呢.」

「是啊.哈哈哈哈哈.」

「這下子斬了這個修道者.我們摩羅交易所上下.恐怕都會受到子夜君王的賞賜.到時候真的就是一飛衝天.搞不好我們還有可能.藉此擺脫奴隸的身份呢.」

幾頭惡魔.喜氣洋洋.憧憬著美好未來.突然看到街道盡頭.一個全身裹在黑袍里的惡魔.正朝著摩羅交易所走來.

「你們在說什麼呢.」前幾日接待秦逸的那個魚頭惡魔.此刻正好走了過來.

得了左充融賞賜的十塊仙靈礦石.再加上秦逸賄賂它的兩塊.這十二塊仙靈礦石.讓它這幾天受益匪淺.

魚頭惡魔隱隱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突破到炎師境界了.

一旦突破炎師境界.就可以獲取爵位.成為男爵.不再是地位卑微的奴隸了.

這兩天來.他也知道自己為摩羅交易所做出了怎樣的貢獻.整個人顯得得意洋洋.走路的時候.一雙方眼.幾乎都是朝天望著.

見到魚頭惡魔走來.剛剛閑聊的幾頭惡魔.趕緊裝作很忙的樣子.不敢在這個時候.觸怒惹惱魚頭惡魔.

畢竟魚頭惡魔要是真的晉陞為男爵.想弄死它們.簡直易如反掌.

「一群奴隸.」見這些傢伙走開.魚頭惡魔不屑地哼了一聲.見到遠處走來客人.它又趕緊換上一副笑臉.急急迎了上去.

「請問您想要點……呃.」魚頭惡魔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

眼前這個黑袍人.越看越像是前天自己接待的那位..秦方伯爵.

「你是……」等對方走進了.魚頭惡魔終於確定.剎那之間.它只覺得手腳冰涼.恐懼的感覺.迅速填滿心間.手腳冰涼.想要大喊:「來人……」

黑袍一下子掀開.露出秦逸冰冷的臉龐.

一拳打出.雷霆震蕩.

砰.

魚頭惡魔喊出的最後一個字.瞬間淹沒在炸碎的腦袋裡.

嗤嗤嗤嗤.

粗長如柱的鮮血.從它沒有腦袋的腔子里.噴涌而出.身軀重重砸在了地上.發出沉悶響聲.

「怎麼回事.」

「是修道者.」

「守衛呢.有修道者闖進來了.」

看到這一幕.站在門外的惡魔奴隸驚恐大叫.

「都死吧.」秦逸淡淡道.身形猛地一閃.唰的一聲.平地雷涌.颳起凌冽颶風.幾個惡魔奴隸.慘叫連連.身體像是白紙一樣.被一撕兩半.其中一個.被秦逸手指在眉心一點.啪的一聲.腦袋頓時被炸穿一個血洞.白的紅的.四下拋灑.


濃烈的血腥味.迅速在四周蔓延開來.

大股大股的惡魔鮮血.在地上嘩嘩流淌.聲若大江大河.肆意奔涌.

「有修道者闖入.」

「殺了他.」

一頭頭惡魔守衛.聞風而動.手持武器.颳起腥風血雨.喊殺陣陣.從摩羅貿易所裡面.狂奔出來.

秦逸躍到摩羅交易所的大門上.一拳轟下.噼里啪啦.整座石門.徹底炸裂、崩塌.聲音滾盪.遠遠傳出.大片火焰.覆蓋石塊.雷霆萬鈞的氣勢.狠狠砸落.

砰砰砰砰.

地面震動.火焰熊熊.

衝出來的惡魔守衛.慘叫連連.全都被石塊砸死.**迸裂.血流成河.

秦逸今天來.不僅要殺光整個摩羅交易所.更要屠盡整個日落之城.將日落之城.連根拔除.用這些惡魔的精氣血肉.為死神鐮刀的器靈.滋補壯大.

既然要殺.那就殺個痛快.不要遮遮掩掩.

「摩羅貿易所里的人都給我聽著.我來你們貿易所.買礦脈的消息.你們收了我的礦石.還要殺我.今天我就把你們貿易所上下.殺得乾乾淨淨.」

秦逸聲音.彷彿滾滾雷霆.聲波滾盪.將面前地面.都轟得炸裂.塌陷.整個貿易所上空.都彷彿被雷雲籠罩.巨石建築不斷搖晃.搖搖欲墜.

「是修道者.」

「竟然有修道者闖入惡魔泥潭了.」

「他一定就是子夜君王通緝的那個修道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