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這座沒有絲毫的奢華但是卻無比的大氣與肅穆的巨大樓閣,楚皓仰着頭窺視了全部樣貌。這裏作爲妖獸山脈最後一道屏障,自然傭兵工會也是明白這裏的地理位置是多麼的讓人眼紅,所以這裏有一個如此規模的傭兵工會既在意料之中,也在預料之外,楚皓沒有任何驚奇。

再次走進看了眼旁邊無比囂張而又拉風的傭兵工會的大旗,彩旗飄飄。進入了傭兵工會的大門,頓時感覺眼睛有點放不來了,人,全部都是人。而且大都都是身上有着一股濃濃的血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相與的善人。


仔細的拿起一本小冊,上面是對與傭兵工會的介紹,楚皓所處的一層正是大多數傭兵的盤踞之地,而一些牛逼的角色都是在二樓或者三樓的獨立閣樓之中。實力越強,待遇自然也是不同。

至於四樓、五樓、六樓則是一些物品交易區,物品交易區自然也是遵從實力爲尊的鐵律,越往上東西的質量自然也就越好,需要進去的等級也要越高。不僅是需要自身武人的等級,還需要你的傭兵等級。

傭兵自從進去傭兵工會以後,註冊了一個傭兵名稱拿到了傭兵徽章之後,你就是一名合格的G等傭兵了,當然也是等級最低的傭兵。而要想等級上升只有一條路可以做,那就是做任務一圖,就和楚皓門派中的門派任務的積分一般,只要達到就可以升級了。

而任務也分爲公開任務與私密任務,公開任務不言而喻就是處於公開狀態,每一個人,不對,應該是每一個傭兵都可以完成,但是唯有最先完成的那一個傭兵或者傭兵團可以拿到獎勵,而剩下的傭兵即使完成了任務只要你不是第一個,那就是白費時間。

還有一種屬於私密任務,一般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像什麼刺殺某某人物,偷竊某某寶貝反正反之一切見不得光的東西。發佈任務者一般不留下任何表示身份的東西而傭兵工會也不準泄密,就算是刺殺傭兵工會高層,他們都需要無條件發佈。而接受任務者不管有沒有做成,也是不需有絲毫泄露其中的祕密。

所有泄密者,殺無赦。

而對於每一個發佈的任務,傭兵工會也有專門的任務對其評估,劃分等級。一般分爲3S/2S/S/A/B/C/D/E/F/G這麼詳細的等級,所有傭兵只能最多跨越三級來完成任務,不可超過這個界限,但是如果你是傭兵團成員,可以再次跨越一級完成任務。就比方說,楚皓現在是一個G級傭兵,那麼他只能最多做E級的任務,如果楚皓再次加入傭兵團的話,就可以完成D級的任務。

完成任務之後,傭兵徽章之上自動爲你記錄積分。當完成者積分達到升級上線就可以進入傭兵工會再次換取徽章,如此循環往復。當然升級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不像楚皓原先世界中的YY小說中豬腳的豬腳模式,幾天就能升到最高級,震懾羣雄。

可以這麼不負責任的說,有的人即使一輩子也無法升一級,大多數傭兵都在茫茫的爲了虛無縹緲的等級奮鬥了大半輩子也不過而而。據這本小冊記載,在傭兵工會創立至今達到A級的傭兵成爲歷史的有5個,現在依然活着瀟灑的有4個,而聖級與尊級的傭兵還沒有出生,由此可見要想升級那是多麼的困難。

楚皓出神的看着小冊,絲毫不覺已經落入一個陌生人的眼球之中······ 楚皓出神的看着這本傭兵入門小冊,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經落入一個陌生人的眼球之中。

慢慢的傭兵入門小冊合上,楚皓看了看左邊的那一面牆上所發佈的各種任務,從G級任務到A級任務有序的排列着,當然這種任務隨着等級的不斷增加也是越來越少,到了S級已經沒有了。

S級任務可以說是幾年難得遇見一次,畢竟不是有那麼多稀世罕見的東西,物以稀爲貴嘛,如果一個傭兵工會S級任務隨便到處都是的話,那麼也不會到今天就只有9個A級傭兵出世了。

楚皓一邊想着這些不着調的事情,一邊慢慢瀏覽着上面千奇百怪的任務。TMD,居然連幫人送信的任務都有,還是F級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騷包的感慨了一下,楚皓從任務發表臺上收住眼神。根據傭兵入門小冊的介紹,楚皓來到了一處前臺邊上。前臺處是一個水靈靈的小白菜,雖然不是非常的漂亮,但是勝在青春有活力啊。看來不管是原先的世界還是現在的九州,前臺都是MM的定律都逃脫不了啊。

掛着職業的微笑,前臺MM看着這個比自己還要小的小弟弟。微笑的問道:“小弟弟,你要註冊傭兵?”這是一種疑問句的形式,聽着楚皓那個叫一個不爽,難道我就不能註冊成爲一個傭兵嗎?

不過楚皓初來乍到,也不想隨意的得罪一些人。說道:“漂亮姐姐,是啊。我來註冊傭兵,難道到你這裏不註冊傭兵還有什麼別的服務?”楚皓看了看這個前臺MM因爲傭兵制服而緊緊框住的大胸脯,略帶一點壞笑的說道。

“啊?!”前臺MM用脆生生的小手抱住了自己引以爲傲的豐滿兇器,不過看到人家還是一個初初長成了小正太,一時又覺得不太好意思。瞪了這個孟浪小子一眼,俏臉生紅的說道:“小弟弟,怎麼這麼小就這麼不正經。還看姐姐的那裏。”

“當然是姐姐的那裏好看啊,愛美之人人皆有之嘛,所以看到如此美麗的風景當然要多看幾眼了。”楚皓口花花的說道。

聽着這個傢伙看着人家的咪咪還一副有恃無恐的做欣賞狀,前臺MM很顯然沒有料到這個傢伙的臉皮厚實程度,一時敗到了下風。不想再在這件事情上引起不必要的引申,前臺MM再次成爲掛着職業微笑的擬真形機器人,公式化的說道:“把這個表格填好,在交上50金幣就可以了。”

感慨一下這個MM翻臉如翻書一般的神速,楚皓伸出手來接住了前臺MM遞過來的那張表格,還不忘用自己的魔爪在這個前臺MM的小手上掏了兩下,再次讓這個MM臉紅的好像看見公車色*狼一般快速的將小手縮了回去。


看着表格上需要填寫的一項項東西,楚皓沒有多看。將自己的真實名字與傭兵名字填上了就搞定了。他也不怕真實名字會給自己帶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傭兵工會如果連傭兵們這麼簡單的祕密都保守不住的話,那麼他們也無法在九州大陸上橫行而不敗落。

將身上最後的50金幣給了那個還兀自羞紅一片的前臺MM,這下這個小白菜也是知道措施了,隨意的眼睛一瓢前臺的臺子上。楚皓無語的笑了一下,看來這個MM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絲毫不給楚皓再次佔便宜的機會。

前臺MM將他所填寫的資料認真看了一番,鎖在了下面的櫃子中。然後從底下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徽章,帶給了她心目中的色*狼人物。

楚皓接過這枚徽章,入手處有一種微微清涼的感覺,楚皓也無法分辨這是什麼材料製作而成。徽章上面刻畫了一個**着上身下身穿着獸皮褲子的傢伙拿着一把很爲原始的棍棒一棒將一個妖獸敲死的壯麗場景。這幅圖的下面刻畫了傭兵二字,兩個字的旁邊還有個很爲明顯的印痕“G”,看來這就是所謂的G級徽章了。

將這枚徽章收入到空間袋中,楚皓可沒想將這這憋屈東西別再衣服上。實在太丟臉了,這個傭兵大廳隨意的拉出一個人來也比楚皓的等級要高啊,就算等級不高,起碼積分也比楚皓要多啊,楚皓的人生真TMD悲催。

看着楚皓將這枚徽章收起,前臺MM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不支持,不反對。雖然傭兵工會有這個必須將徽章佩戴的規矩,但是規矩是死的認識活的,沒必要這麼嚴格要求。前臺MM再次看了看楚皓說道:“你現在是G級傭兵只可以接受最高等級爲E級的傭兵任務,最多可以接受十個。”前臺MM再次公式話的說道。

“不過你要是可以進入傭兵團的還會有加成,不過看你這種傭兵菜鳥是不會有人來拉你這種菜鳥級人物的。”前臺MM說話有點刻薄,看來對於剛纔的佔便宜還非常的記仇。都說女人是非常記仇的動物,此言果真不虛啊,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

沒有理睬這個前臺MM報復性的挖苦話語,楚皓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再次來到的左邊的牆上,一個個查詢着上面的任務。 寵妃晉升記

雖然這些任務的等級也不是全部都是E級的,有的還有G級的,但是唯一相同的地方都是需要進入到妖獸山脈之中完成。終於掃蕩了一番這些低級的任務,這些任務都是一次性的,只要有人接受了,就會消失,如果此人完成自然皆大歡喜,雙贏了;如果沒有完成的話,這些任務會再次出現在這面牆上,如同脫得朦朦朧朧的少女不斷勾引着那些傭兵們的熱血沸騰的心。

楚皓有點小遺憾,還有幾個自己中意的任務沒有接到。實在這個任務接受量的侷限性,只有十個多一個都不可以。楚皓一進入妖獸森林沒有十天一個月是不會出來的。一方面他是奔着歷練的目的。另一方面自己初來乍到就得罪了這裏的地頭蛇,不得不進入妖獸森林暫時躲避。唉聲嘆氣了一聲,楚皓轉頭準備離開。


“唉,這位老兄,看你唉聲嘆氣的樣子有什麼難事?”一個面目俊朗,脣紅齒白,肅穆端莊的無發英俊青年伸出手攔住楚皓,一臉詢問。

看着這個一身如同書生打扮的和尚攔住了自己的去路,楚皓本能的懷疑起了他的目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自己在這裏也沒有什麼認識的人,他無緣無故的攔住自己的去路會有什麼企圖,難道是毒蛇傭兵團的狗腿子?

不像,一點都不像。只有兩個原因一個他真的不是,還有一個就是他的演技已經超過自詡可以那小金人的楚皓了。超過楚皓自己,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原因。所以他也很是客氣的施了一個佛家禮節。

九州大陸學武者大致可以可以分爲三類,一種當然是像楚皓這種門派中學習,名門正派,第二類就似乎像這個和尚一般,是剃度出家人門派,還有一種就是魔派,專門以殺人修煉武功的歹毒門派。

英俊和尚也知道這樣是唐突了這個比自己略小的傢伙,不顧從剛剛觀察來看這個傢伙和他簡直就是一路人,不過是什麼一路這個和尚不太想說。“哦彌陀佛,平僧法號天宵,叨擾施主了。”這個英俊的不像話的和尚也回了一禮。

“是這樣的,我也是剛剛註冊了一個傭兵,但是十個任務對於我來說實在太少,所以我想找一個志同道合的施主一起組成一個傭兵團。不過根據我在這等候如此長的時間還是施主最爲合適。而且我們組成一個新的傭兵團,我們相互之間互補干涉。組成傭兵團的錢也有我來支付。”英俊的不像話的和尚也就是天宵終於將這個意圖說了出來。

“這樣啊,既然天上掉下來半個餡餅,沒有理由不吃啊。”楚皓轉着腦袋想到。“那就謝謝大師了。”楚皓道貌岸然的說道。

兩人再次出現到那個前臺MM的面前,這次楚皓沒有調戲這個小白菜了。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一個傭兵界神話的傭兵團就這樣的誕生了。名字也是這個和尚想的,不過頗爲受楚皓喜歡,“羣魔亂舞傭兵團。”

不過看到了這個傢伙的傭兵名稱,楚皓徹底絕倒。居然比自己的傭兵名稱還要極品。

“女施主請留步”,而看看自己的“狂拱小白菜”,兩個人絕倒,真他孃的不是一路人尿不到一個褲襠裏。 “TMD,女施主請留步,我真是被你打敗了。看你一副得道高僧英俊的讓人羨慕妒忌恨的樣子,居然這麼猥瑣。不過·······我喜歡。”楚皓看着這個道貌岸然的猥瑣高僧一副心服口服狀。

“R,猥瑣啊,無恥啊,卑鄙啊。沒有想到我已經夠無恥的了,沒想到今天居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碰到了這麼一個極品人物,真TND的榮幸之至。”英俊的讓人髮指的天宵的嘴角抹上一抹只有同道中人才能看的懂的笑容,猥瑣的想到。

“真是不是一路人,不尿一個壺啊”兩個同道中人異口同聲道。

現在這兩個卑鄙無恥道貌岸然的傢伙真的很想斬雞頭燒黃紙做個拜把兄弟了。“哎,兄弟你也太無恥了吧,狂拱小白菜,真有你的。兄弟喜歡。”女施主請留步望着這個比自己還要小傢伙恨不得掏心掏肺的說道。

“那是,你也不賴啊。女施主請留步,你真是極品高僧,俺以前真是井底之蛙啊。原來我還以爲高僧都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紅粉如骷髏的太監式人物,沒想到啊我的認知終於被你攪合的體無完膚。”楚皓看着這個英俊無比,猥瑣至極的得道高僧說道。

兩人心照不宣,再次跑到左邊任務發佈的牆上,再次掃蕩了幾個看重的任務。由於他們現在是組成了傭兵團了,雖然只有兩個人但是依然有傭兵團的加成,每一個人可以再次多選三個任務。一切搞定,楚皓沒有了再次和這個同道中人搭訕的想法了。他來這裏最主要的還是一個—–歷練。

看到這個青衣傢伙就這麼走了,女施主請留步再次叫道:“唉,兄弟,你的裝備齊全了沒有。”說着拿出了一副地圖朝着他晃晃。楚皓還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看着他手上的地圖兩眼發光。

“給你。”說着就將那副地圖隨手一扔,楚皓也是伸出手接住,打開了一看,發現居然連妖獸的巢穴的地址都特意註明了,但是這個妖獸山脈還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是一邊的黑暗,猶如墨水潑到了上面一樣。

“怎麼這地圖不是完整的啊。”楚皓看着地圖向着天宵問道。

“當然不是完整的,到今天爲止,依然有地方沒有被探清楚。一些冒險的傢伙們都是進入了,就沒有出來過,所以那些黑暗的地方屬於妖獸山脈的禁地,不是一般人可以隨意的進去的,好像有一次兩個高級武師進入了都沒有出來過,你想想那是什麼個禁地啊。”天宵到時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全部把這些東西一股腦的都給這個傭兵菜鳥說了。

“明白,天宵,那我就告辭了。希望下次見面一定把酒言歡。”楚皓對着英俊齷齪男說道。

“沒有問題,看你也不是好惹的主,十有八九是惹到什麼棘手事情了。你就先走吧,可不要連累我這麼英俊帥氣英勇無比的小生。”天宵倒是一個十足齷齪的傢伙,說的一番話直插楚皓心臟,不過末尾那句話更是讓楚皓崩潰,有必要這麼直嘛,楚皓決定無視。

看着楚皓漸漸消失在猥瑣英俊男的眼球之中,猥瑣英俊男很臭屁的擺了一個自認爲迷死上至**下至少婦的經典騷包poss,淡淡的笑了說道:“的確是一個有趣的傢伙,和我有的一比。”

臭和尚回眸一笑當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特別是他一雙無比風騷的桃花眸子,簡直讓斷背山下來的傢伙都把持不住。

收回眼神,大和尚也隨着傭兵們的大流慢慢消失在無盡人流之中,成爲了一朵沒有泛起什麼大浪的小水滴。

“哎呦,我的大小姐啊,你怎麼跑到前臺做什麼勞什子接待啊,要是被你老頭子知道了,還不把我給廢了啊。”一個身穿皮甲的中年男人看到這個無敵大小姐立馬頭疼的說道。

中年男子大概四十左右,一身皮甲看起來就知道不是什麼凡品,特別是這個中年男子背上背的那把巨刀,黝黑而又霸氣,很好的將這個男子的氣質烘托的再高上一層。不過自從他看到這個古靈精怪的侄女之後,立馬氣質就變成了苦口婆心的大媽了。

“叔,哪有這麼嚴重啊。最多我不去了就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眨了眨眼睛,鼓着小嘴巴說道。如果楚皓看見這個小白菜的話一定會感覺到非常的熟悉,明明就是自己剛纔調戲的前臺MM嘛。

這個大小姐,十八九歲,明牙皓齒,雙眼之中透露着靈氣,一看就知道是個古靈精怪的主。不過這個小白菜雖說也是一個美人,但是最美的還不是這裏,而是胸前的那一個大殺器,如果根據看了無數愛情牀戰片的楚皓目測,起碼也是有35D+的趨勢了,而且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啊,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蜂腰**啊。

想起今天看到了那個清秀少年,大小姐顯然十分的不爽。自己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孟浪的色*狼,就算那些人私底下有什麼不道德的行爲,但是在她的面前一個個都是典型的正人君子範兒,沒想到今天會遇到一個這個猥瑣的傢伙,想到這個傢伙盯着她的那裏直瞅,小丫頭就感覺那裏癢癢的。

暗呸了一聲自己也是被那個傢伙帶壞了,心裏狠狠的畫圈圈來詛咒他。已經臨近妖獸山脈入口的楚皓突然一陣陣打噴嚏,讓楚皓自己莫名其妙。

終於臨近了妖獸山脈的入口,楚皓仔細的瞅了瞅好像沒有什麼人跟蹤自己,看來那些人的反應速度真不怎麼樣啊。鄙視了一番這個什麼三大傭兵團之一的反應速度,楚皓像一隻靈猴似得竄進了一眼望不到邊的妖獸山脈之中。

其實根本不像楚皓想的那樣,毒蛇傭兵團反應速度慢。而是楚皓跑了實在太快,毒蛇傭兵團一大早就在趙俏兒的小院門口守株待兔。他們也不少在小鎮裏面做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畢竟不想惹得天怒人怨。雖然他們在妖獸山脈之中殺人奪物,但是那畢竟沒有證據,可是在小鎮裏面,還是大白天的到人家家裏找事,那就會遭千人罵,萬人遣了。江鶴可不是那麼愚蠢的人,所以雖然已經暴怒了,依然只是在小院門口守株待兔。

當然他沒有想到楚皓早就已經跑了,現在已經進入了要少山脈瀟灑去了,實在是太悲催了。

進入了妖獸山脈的外圍,楚皓沒有冒失的隨意進去闖。自己的小命可就一條,不能隨意的瞎搞。

打開地圖,找到一個最近的任務地點,那是一羣人面鬼蛛的巢穴。人面鬼蛛,赤級上階妖獸,身軀和普通蜘蛛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大了幾十倍而已,但是人面鬼蛛的腦袋卻是一張美女的臉面,着實恐怖。人面鬼蛛,擅長毒液攻擊,而且渾身堅硬無比,八隻大腿更是殺人掠貨的利器。這次楚皓就是到那裏消滅人面鬼蛛的巢穴,找到發佈任務者丟失的項鍊。

打定注意,楚皓按着地圖的指引,向着人面鬼蛛的地盤快速的略去······ “人面鬼蛛們,你們洗白白等着哥來臨幸吧!”楚皓一邊按着地圖的指引,一邊心裏無比殘忍與無恥的想着。其實,楚皓選擇第一個任務就和這種噁心死人不償命的鬼東西打交道也是有道理的,一則人面鬼蛛的巢穴是楚皓所接任務範圍屬於最外面的,兩點之間,直線最短。二則人面鬼蛛的實力也是基本上和楚皓持平的。

楚皓實力是九星武徒巔峯了,而那個妖獸人面鬼蛛是赤級上階,基本上雙方的實力差不多對等。這樣的話楚皓可以慢慢的和這些噁心人的東西慢慢磨,還有一個最爲重要的原因就是楚皓身上有東西可以制住這些可惡的噁心妖獸。

如果楚皓沒有把握的話,或者這些人面鬼蛛太好對付了,相信這麼好的差事也不會降臨到楚皓的身上來,人面鬼蛛的巢穴可是有許多好東西的。楚皓對於這點還是比較覬覦的,當初看到這個任務他就沒有在乎那個幾千金幣的獎勵,一切都是奔着那個東西去的。

隨着慢慢的深入,山脈之中樹木參天,更是有密密麻麻的雜草叢生。楚皓也不得不在次降低速度,生怕被一些長得沒有什麼禍害性的妖獸突襲。妖獸山脈,必須小心謹慎,也許一個不小心就要註定必死的結局。楚皓自是知道這一點了,所以他也隨着慢慢的深處不再強求速度的快捷,而是保證不被妖獸突襲而受傷。

現在是一天陽光最爲強盛的大中午了,楚皓不停的在山脈之中穿梭,只留下一條淡淡的影子。雖然是陽光強盛,但也無奈這裏的樹木實在是遮天蔽日,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一路不停的突破種種阻礙,但是還是與兩三批妖獸不謀而合,相互之間撞了車。楚皓暗暗叫苦,面前的是三隻赤級下階的妖獸疾風豹。都怪自己實在莽撞了,居然沒有任何措施的就和這幾隻妖獸迎頭撞上了,看來下次我要小心一點慢慢來了,不然一個運氣不好撞到一窩赤級上階的妖獸窩裏,那自己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疾風豹,赤級下階妖獸,屬於罕見的風屬性妖獸。不過好在這些妖獸的等級不高,楚皓還能應付。不過這些風屬性的妖獸速度實在有點逆天,楚皓沒有多想,也沒有給這些疾風豹反應的機會。

楚皓一躍而起,在三隻疾風豹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之下,一掌猛拍,直接印到其中一隻猝不及防的疾風豹腦袋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聲音,只聽“咔嚓”一聲,疾風豹頭顱之中的骨頭應聲而斷,看來是沒有機會看到明天的太陽了,鮮血狂噴。

剩下的那兩隻疾風豹顯然已經利用其他同伴的死亡,瞬間反應過來。楚皓見到戰果已經不能再次擴大,也是非常識時務的急速後退。可是楚皓這個時候想要後退也要看看人家妖獸老哥給不給你機會啊。

只見兩隻疾風豹兩隻後腿微曲,身體一弓,輕嘯一聲,看來對於同伴的死只有拿對方的鮮血來還了。準備工作一完成,兩隻疾風豹如利箭一般猛地向着楚皓衝去,看來想將楚皓扼殺在後退之中。

雙豹急撲,兇狠的朝着楚皓居高臨下而來,如果楚皓真的被這兩隻疾風豹撲中的話,不死也要掉幾層皮。楚皓見到兩隻疾風豹來勢兇猛,條件反射似得耍了一個懶驢打滾,險險的避開了雙豹的四肢踐踏。

見到疾風豹四肢踐踏的地方一層層開裂,楚皓抹了抹額頭的虛汗。“幸虧我見機的早,不然以後就不能拱小白菜了。”楚皓有點小慶幸的想到。

不過這兩隻疾風豹顯然沒有給楚皓喘息的機會,依仗着它們最爲牛叉的速度,再次向着楚皓欺近而來。看到這兩隻畜生竟敢如此的欺負自己。“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啊。”楚皓一聲喝罵,向着左邊再次一滾,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動武技。

“裂地腿”楚皓心裏輕喝一聲。

楚皓雙腿瞬間鼓脹,雙腿成45度橫向旋轉,看來這次是想着給這兩隻畜生一個致命打擊了。疾風豹雖然速度快捷,但是畢竟等級不高,智慧朦朧無法與人類相比。這就是楚皓瞬間轉移發動裂地腿武技契機。

陣陣破風之聲微微響起,帶動了幾片落葉紛飛。楚皓雙腿鼓脹,褲子更是繃的緊緊的,猶如鋼鐵。瞬間猶如鋼鐵般的雙腿揣到疾風豹疾馳的腰身之上,鮮血飛濺。左邊的疾風豹更是被楚皓含恨而來的巨大勁力慣性的踹飛,砸到另一隻疾風豹的身上,一連兩隻全部被這一腿踹飛。

楚皓一踹擊中,依反向衝擊力的慣性翻身而起,平平穩穩的落在離疾風豹十米的位置。楚皓微微喘息,這一招實實在在的將楚皓大部分的武元消耗的差不多了,楚皓現在感覺到自己的雙腿猶如慣了鉛一般,擡也擡不起來。

平時楚皓修煉裂地腿就是最多的情況下也就旋轉五次,這一次楚皓是下了大本錢了。總共旋轉了六次,雖然只是加了一次,但是疊加的情況可不是1+1=2,而是1+1>2,所以楚皓現在還有點緩不過雙腿的麻木。


忍着灌鉛的痛苦,楚皓慢慢的站起了身來。慢慢的朝着剛纔的那兩隻疾風豹的方向走去。一隻疾風豹已經去見了楚皓認爲的獸神的懷抱,腰身粉碎,肚子裏面肝臟腸子之內的東西流了一地,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還有一隻還在**痛哼,雙腿微微打顫,想要站卻是站不起來,眼睜睜的站着這個殺人魔王,不是,應該是殺獸魔王走到它的面前一掌映在了腦袋處,鮮血噴濺,疾風豹含恨而終。

“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殘忍,別認爲我殘忍,如果你們有能力把我給殺了,我也不會怪你們。要怪只能怪你們等級太低。”楚皓甩了甩有點發麻的右手,似是對着倒在地上的疾風豹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尋找一個理由讓自己心裏安慰。

看了看滿地的血腥還有空氣之中瀰漫的血腥味道,楚皓知道要快點把事情搞定,不然一會空氣中的血腥氣味就會爲自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從空間袋中取出一把匕首,不是非常專業的將這三隻疾風豹的腦袋破開,又是搞的紅的白的滿地,仔細的從腦袋裏面找了找,略微有點失望。三隻妖獸竟然只有一個妖晶,而且還是非常的微小與脆弱,好像一捏就碎一般。不過怎麼說也是自己的第一筆收穫,楚皓還是小心的將妖晶收入到空間袋中留下。

舌尖上的巨匠 。妖晶對於楚皓而言可以十分需要的東西,不僅可以拿來煉丹,而且他得到的那個逆天法寶也需要妖晶來維持。

一切收拾妥當,楚皓在身上散了一些遮蔽血腥味道的遮塵粉末。這種粉末可以將人身上的一些血腥氣消散與無形,從而查不出具體位置。楚皓一切搞定完畢,再次吃了一粒回元丹,回覆消耗的武元,消失在山脈深處。只有殘餘的三隻妖獸疾風豹的屍體,纔像人講述了這裏的確發生過一場大戰。

過了十幾分鍾之後,三隻疾風豹實體旁邊來了一陣人馬。“隊長,你看看這三具疾風豹的屍體。”一個小嘍囉向着好像是什麼隊長一樣的男子報告說,

一個大約25、6歲的剽悍男子,慢慢的蹲下身子仔細的翻看着這三具妖獸屍體。過了一會兒,這個年輕人才站了起來。此男子居然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刀疤,配上他那剽悍的容貌,真的可以止小兒夜啼了。

“據我仔細觀察,這應該是一個人所爲,武技的確強悍。”年輕人看了看屍體,眼睛深處閃過一抹貪婪。

底下的一些小嘍囉也很會察言觀色,諂媚的說道:“隊長,要不我們找到他······”那個小嘍囉做了手勢下切的姿勢,看來是想要那個傢伙的小命了。

看着底下小弟都很配合自己,年輕人哈哈大笑道:“既然你們都同意,那我這個當隊長的也沒有意見,只要得到了他的財產我是一文不取全部留給你們。”隊長顯然也會拉攏人心,幾句話一說,這幾個小嘍囉就恨不得拼命了。


那個被稱作隊長的年輕人看了看地圖,說道:“據我的猜測,這個傢伙可能已經向着人面鬼蛛的方向而去。如果從別的地方而去,他就肯定死定了,只要他大腦清楚一點,就肯定會朝着這個方向走。”說着,這個隊長用手指了一條小路。

衆人絕塵而去,爲了那虛無縹緲的財產······ 衆人看着那條縱深的小路,絕塵而去·······

楚皓一路走走停停,一路真的可以算的上小心謹慎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上次幸虧碰到的只是赤級下階的妖獸,但是已經讓楚皓應付的手忙腳亂,如果再碰到一些等級高一些的,錯了,都不用等級高一些的直接碰到數量再多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楚皓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