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着鐮刀一個瞬移來到前面,無數的惡鬼前仆後繼。

血在揮灑着,慘叫聲連連,這個地方猶如一個集中營,我們三個在無盡的屠殺。

那一天不知道殺了多少,屍體好像已經堆成了山變成了海。

我只知道,等我們三個真真正正的累了以後再次出現在冥界的大門口。

鹿無血的淚早已經流乾了,我強忍着心中的不快,和不想一醉方休,不過現在,龍澤是要見我們了,終於要和那大帝對上了麼。

當我們來到冥界這才發現那個擺渡人確實打理的井井有條,比起地獄和靈界於人間,恐怕這個時候冥界纔是樂園,死去才能安詳。

我們幾個人成功的見到了龍澤,他還和往日一樣,不過他的一隻眼睛變得血紅血紅,如同地獄裏面的惡鬼一般。

“龍澤……”我還未說話龍澤擺擺手示意我們三個坐在位子上面。

“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對付泰山府君,我們的力量還不夠,不過他暫時還不可能進入冥界將我們趕盡殺絕,我們還有時間變強。”龍澤的話很輕鬆,好像不太放在心上。

可是我心裏卻有非常多的疑問想要他解答。

“現在有三股勢力,泰山府君,我們,還有一羣素未謀面的管理者。”

“怎麼會呢? 薛小苒的古代搭夥之旅 那些所謂的管理者不是泰山府君的人麼?”我是這樣想的,早在很久以前就有聽說過那些管理者,把我抓到修羅盤的也是他們的地方。

不是沒有交過手,只是覺得他們還是太遜。

“不,不對,那些所謂的管理者們後面有一個實力派,那就是閻羅王,沒錯,還是那個紅髮閻羅王,他恐怕纔是一個毒瘤。”

龍澤的話讓我非常意外,紅髮閻羅王估計連鹿無血都打不過,爲什麼就會是那些管理者的頭子,難不成他一直是個無間道? “既然這樣,我們只好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對了,噬,你的力量不是你自己可以想像的,你本就是一個絕佳的修煉體質,只要吸納百鬼,你會有更出色的表現,把紅髮和泰山府君一同消滅就靠我們了。”龍澤臉上全部都是自信,在我看來就好像他本身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我點點頭隨後轉過身把金剛杵拿出來遞給鹿無血。

“鹿無血,從今日開始你和花家的人聯合起來召集所有支持我們的人,這筆賬該算一下了,我要讓他們知道,動我家人和朋友的下場。”這就是我的底線,家人,朋友和媳婦。

泰山府君的目的我幾乎已經知道了大半,他想拿我除掉龍澤然後再除去我,不過他的陰謀沒有得逞,我和龍澤的關係還做不到自相殘殺。

我想聽從龍澤的下一步計劃龍澤點上一根菸而後坐在會議室的沙發上眼睛掃視着我們三個人。

“泰山府君的目的已經太過明顯的了,很顯然,這個世界他都要捏在手中玩弄,不過聽說大帝是每一個世紀都會更換,他們不會像地獄或者冥界的位子一樣,坐死了才換,他們遵紀守法,這也就是殺死他的必然條件!”

我不太理解龍澤的意思,轉過身也坐在他對面的沙發疑惑:“我不太明白這個怎麼就會成爲條件,難道等他下臺?”

“我知道龍澤大人的意思是什麼。”許久未開口的花白樓往前走了兩步看了一眼龍澤後耐心像我解釋。

每一個大帝都是上一個大帝精心挑選出來的,既然能去那邊還能做大帝你想想生前一定是一個有權有勢的恐怖人物,剛剛也說了,每個世紀都會換的,所以,他死了不代表他的親朋好友死了,不代表他的屍體腐爛了,所以,可以從他生前下手,我們不必強攻,只需要一點點拿出他生前的依賴然後殺死他。

“一定要這樣?”我忽然覺得有些不適應,就好像我們變爲了壞人在策劃怎樣去殺人,而且還是拿親人去威脅。

不過轉念一想,雖然這樣我就和他一樣了但是誰讓他先拿我的親人下手呢。

“狠下心來吧。”龍澤起身抓住桌子拉開抽屜從裏面取出了一張照片來放在桌子上面。

“這是我昨天從人間拿到的,也就是大帝生前經常去的酒吧,我只有這一個線索,下面就交給你們了,我還得去加固冥界的結界,接下來就是一場惡戰。”

……

我們從龍澤那裏回到人間的時候這才感覺呼吸順暢了一些,那張照片上很模糊,不過隱隱約約可以看出來這間酒吧叫做放手,放手酒吧。

我們當然不知道在哪,這要是找起來當然無比的艱鉅,華夏這麼大要是漫無目的的大海撈針估計等找到放手酒吧時冥界也早已經破碎了。

我和鹿無血非常頭疼,不過這件事情就暫時交給鹿無血去做,只要找到一個黑客或是什麼電腦專家,找到這個放手酒吧是遲早的事情。

我有我的事情去做,不是爲了別的,只是爲了自己的修煉,我們已經完全跟不上大帝的步伐,連同龍澤我還不知道能不能匹敵,要增強自己只有一個辦法。

我的實力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大,想辦法引出我的心魔來個戰鬥試試。

說是心魔其實誰都知道是以前那幾個我,他們可並沒有死去而是沉睡在時間的長河中。

我能立即召喚出他們,但是我還在考慮,考慮自己到底是不是要召喚出他們,如果他們逃跑那麼將會是一個禍害。

不過我必須將他們從時間的長河拉出來,一個個殘忍的殺死,不然,他們終於會自己醒來的。

這件事情是我在恢復記憶後知道的,原來時間扭轉還有副作用,那些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和記憶,現在我只能找到他們。

我很幸運,就在我來到街上轉悠走到一所大廈的時候感覺到了我的氣息。

沒錯,是我,還有一個鬼,我還是得進去看看。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索性是變成黑氣蔓延了進去,那個我擁有我的能力和我的意識處理起來肯定不容易。

我走進來後身上再次披上那黑色的斗篷,大樓裏面都是工作人員,不過他們看不到我,除了有陰陽眼和鬼還有我自己別的普通人都看不到我。

我慢慢的走進去順着我的那一股氣息追尋着。

“我看你能玩什麼把戲!”我繼續走着,我的氣息開始騷動起來好像知道了危險要臨近一般。

終於轉過一個大廳我看到了一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青年正坐在辦公室裏面手裏拿着一份文件翻閱着。

“你是?”他稍稍擡頭看着我,不過我可以確定他看不到我的臉。

他一邊驚愕的看着我一邊伸手要去拿桌子上面的電話。

我微微一笑抓住鐮刀猛地用低端砸地,地上立馬被我砸出來一個大坑地板磚都壞了成爲碎片。

辦公室的門像有吸力一般狠狠關上,窗戶窗簾也都關了他可是被嚇得不輕。

他拿着電話的手也顫抖了起來。

“你,你到底是……”他驚歎的一句話說不出,好一會他看我沒有什麼動作慢慢的癱坐在位子上面。

“莫寒,你不用怕我,我就想知道,你現在到底聽話麼?”我的聲音非常的冷,我不是故意把聲音放低,而是這麼久了就變得冷多了,和當時的王子一樣吧。

“我……”

“你現在願意聽我的調遣的話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不過你要是不從的話我不敢保證在這三十二層你會不會掉下去,明天的新聞可能就是佳樂公司總經理莫寒不慎墜落。”

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桌子上面總經理的那塊牌子啪的一聲撲在桌子上面,與此同時莫寒的身體也一個冷戰過去半天哆嗦着說不出話。

“你以爲我是吃素的?”他拍一下桌子大叫一聲我連忙化作黑氣纏繞在他的身上把他束縛在原地。 這次真的是嚇到了他,足足半分鐘,看着他快要窒息我這才又收了回來坐在位子上面如同一個老者一般目光與他對視。

“你找我爲什麼……難道你就是冥界主宰龍澤?”

“切……這個我不感興趣,你只需要聽候差遣,我會給你所有你想要的!”我淡淡說出這句話後轉身消失在這房間裏面。

話已經說完了,聽不聽就是他的事情了,現在就該去找另一個莫寒了,我心裏有他們的位置,我們可以知道他的地方。

現在還有一個,剩下那幾個應該已經死亡了,我繼續走着。

別離的笙簫 下一個我在錦海市,他在小縣城裏面,我已經可以看到他看到的東西,所以想知道他的地方並不難。

我剛剛已經和莫寒建立了聯繫,只要我一聲令下我就可以把那個莫寒輕輕鬆鬆的傳送來我的身邊,因爲他身上有我的一絲黑氣。

我變成普通成年男人的模樣換上一身西裝轉身去4S店買了一輛跑車開了出來,錢我從來都不缺,尤其是現在,我的能力範圍很強大。

剛開上車往高速公路跑的時候我旁邊就有一輛紅色法拉利一直在和我搶道,眼看速度是越來越快,已經從一百碼提升到二百碼,但是那開着法拉利的依然在我的旁邊。

“這貨喝酒喝多跟我懟上了?”自言自語了一句後我把車拉到最高速度,僅僅只是三分鐘的事情就提升到了三百,這已經是非常快了,我眼前的景象好像虛幻了一般,但是那法拉利好像也已經快了起來。

我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人應該不是故意要追我,或者說他有什麼目的。

是大帝派來追殺我的麼?爲什麼我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想到這裏我就有些不寒而慄,到底是誰這麼想取我的性命。

等我們兩個都下了告訴之後我是連忙把黑氣盤在車子上面,一邊減速一邊湊近那法拉利。

我從玻璃鏡那邊透過黑氣看到車裏坐的是個女人,這個女人非常的性感,纖細的腿,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臉蛋,怎麼也算是一個極致尤物了。

這麼個美女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威脅,看起來骨子裏面也沒有什麼可怕的鬼魂什麼存在,倒是這個身子我是看光了。

我猛地一個剎車黑氣瞬間擋在面前,這個時候這一片都是黑暗的,在她看來天空好像烏雲密佈一般。

她停下了車我也連忙打開車門化爲黑氣隱藏在黑暗中。

“哼,這臭男人死去哪裏了!”那女人下車後看到我的車門開着跺了跺腳一臉生氣的樣子。

我一把鐮刀拿出來一個閃身不過一秒就瞬移到她的面前一把鐮刀插進車子裏面就離她的脖子有三釐米的距離。

女人倒吸一口冷氣渾身顫抖的看着我半晌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是眼睛瞪的死死的。

“你是誰派來的?爲什麼跟蹤我?”我一聲大喝她又是一個冷戰像一根釘子一樣站在原地靠着我的車。

“我……你……我……”她肯定是害怕到了極點。

“殺手膽子這麼小?我看看,喲,穿的還挺性感,胸不小,屁股……嘖嘖,不過我可沒有什麼私心,小姐我現在不想殺人,請你說我想聽的。”我那冷冷的口氣正好配得上我這大叔的臉龐。

“你別啊……我錯了……我只是看你超車不爽……別殺我啊叔叔!”

“呃?”我有些懵圈,超車不爽,看錶情不像是假的。

“你沒有聽到什麼不該聽的吧,恩,拜拜,別讓我再見到你,否則,你會如同這個車一般,一分爲二!”我拔下鐮刀的一瞬間我的五百萬跑車被鐮刀完完整整的分割爲了兩半。

我拖着鐮刀繼續走着,反正現在也沒有車了,現在這路真的是荒無人煙,等這個女人離開我就裏面以我最快的速度到達那邊。

但是顯然我是多想了,因爲那女人根本就沒有打算走一樣,她在後面呆了一會連忙開着車來到我的旁邊。

她拉開車窗後疑惑的看着我問:“大叔,你的鐮刀呢?你好厲害了啊,那個跑車可是五百萬啊,你肯定很有錢吧?大叔你車也壞了,不行我送你啊!”

“你真的話很多哎,我說,你這個蠢女人,我要去殺人,我是殺人犯,你怕麼?”我一句話說完她瞪着圓溜溜的眼睛看了我一會而後繼續道:“不怕,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是去殺人的,那這離錦海市還有很遠呢,你現在也沒有車,我把你帶去,你幫我殺個人怎麼樣?”

“沒興趣!”我繼續走着都不願意多看他一眼。

“大叔,我請你嘛,好不好,大叔,請你吃飯,或者說你要多少錢,十萬,二十萬?”

我聽到這話轉過身從身上拿出一疊又一疊的錢來透過窗子扔進她的車裏。

“這是十六萬,呃……剛剛我那車五百萬我也沒有眨眼,你最好馬上給我消失,我不缺錢。”我繼續走了起來。

那女人不知道在後面自言自語了什麼過了一會開車過來。

“那個,大叔,我說的這個人可是非常有錢,是一個縣城的縣長!”

“沒興趣,你是非要纏着我麼?我到錦海市不會幫你殺人,剛剛那十六萬是車費,我上車了!”我打開車門插上耳機坐在裏面。

她說了什麼我也沒有聽清楚,不過一會就從這片荒山野嶺出來了,錦海市就在眼前,不遠的地方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人。

到了這個地方我必須隱藏好自己,特別是收拾一些鬼怪,我特別在想要不要去看看我的父母。

想到這裏我就有那麼一絲的心痛,爸媽養我們這麼大,我說消失就消失了,這讓他們有多心痛。

想來想去我還是決定回去看看,到了錦海市我就已經無聲無息的離開了法拉利,那個女人都沒有發現我已經離開了,我還是先回家吧,順便是先去了銀行裏面取錢,我換了好幾個銀行走了幾十個櫃檯這才順順利利的把兩個箱包裏面塞滿一千萬元,我的卡不是一般的卡,裏面的錢全部都是龍澤的,可以說裏面有幾百億也不過分。 “這些應該夠讓爸媽無憂無慮的過一生了。”我搖搖頭拿着箱子繼續往家的方向走着。

剛走到我家小區這邊見了老熟人我還是差點打起了招呼來,這點還真的是要改一下,我現在這張臉是很一般的大叔成熟男人臉龐倒不怕別的人認出我來。

繼續走着,門衛大爺也沒有攔我,畢竟這樣的小區外來人很多,像我這種拉着箱子也不多見,提着兩個箱子自然也是很多人圍觀。

等我走到門前的時候禮貌性的敲了敲門。

開門的人是我的父親,現在也是頭上有了幾絲白髮看起來樣子也十分的憔悴。

“您是哪位?”父親看着我旁邊的箱子問。

我差點沒有流出眼淚,但是我不能我必須保持自己的一個陌生人身份,那個莫寒已經死了。

“這是你兒子的撫卹金!”

“先進來吧。”父親邀請我進去,我的樣子年齡差不多是和父親一樣大,但是父親就是說不出的老了。

我拉着兩個箱子走進去,就在沙發上面見到了母親,母親在織着毛衣桌子上還貼着我的照片。

“叔叔阿姨,這次我來的目的是送來莫寒的撫卹金,莫寒在本公司買有十份意外險,額度達到一千萬,這些我都帶來了!”我把箱子打開,兩個箱包裏面滿滿都是紅色的軟妹幣。

父親看到這些錢無動於衷,卻是一個顫慄抓住我的胳膊問:“我兒子沒有死對不對,這一切你不覺得很蹊蹺麼?前面一個人送了一千萬,今天又是你送來一千萬,你說這些是保險,可是我兒子怎麼可能會投這麼多,而且我兒子的屍體在哪?”

面對這些疑問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是多想在他們面前說我就是他們的兒子,但是我不能這樣做,或許這樣做會被大帝所知悉,這不就等於把危險帶在他們身上。

我的朋友和戀人現在都在大帝的手中,我現在不能把家人也帶進來,索性連忙站起身忍住眼淚道別離開。

父親站在窗口看着我,就那麼一直的看着我,好像笑了起來。

我坐公交車前往那個小縣城,熙熙攘攘的公交車上形形色色的人,我站進去後轉過身抓住欄杆,正走往裏面的時候卻突然看見上次那個女人。

這就是緣分啊,不過我可不想被這女人糾纏,但是後面上來的人把我堵在這邊正好是讓我和那女人面對面了。

“哇,大叔,又是你,我們真的好友緣分啊,上次你走的怎能那麼快啊,害我沒有找到你呢!”女人抓住我的袖子好像怕我跑了一般。

我真後悔剛剛沒有變一個模樣離開這裏,不過現在後悔也沒有用,既然遇到了我只能隨機應變了。

“大叔,這班公交車是到那個縣城,就是上次我說的那個縣城,大叔你也一起?”

“你怎麼不開自己的車?”我問了起來。

“去那個縣城不開車好,畢竟是一個小縣城,開車過去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她一邊說着一邊慢慢湊近。

我是想退也沒有辦法,後面全部都是人,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身上的香水和胸前的酥軟。

“我跟你講別總是纏着我,你去辦你的事情,我去做我的事情,好麼?”

她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把頭埋在我的胸膛上。

直到下車我這才風風火火的離開了車站,這一路真的是給我特別無語,身上熱的發汗,估計等會得先去洗個澡,不過先找到莫寒再說。

下車後換了一身衣服後就又變成了小清新一般的帥哥,穿上一根休閒裝後直接奔向莫寒的所在地,可是這個時候偏偏天黑了起來。

我離莫寒已經很近了,隨意找了個小餐館我先喝起了酒,這東西也是很長時間沒有品嚐,其中的滋味越來越淡了,幾瓶啤酒過後吃了一碗飯早早的就從餐館出來,這剛出來腳還沒有熱的時候就看到莫寒拉着一個女人從我的面前走了過去。

我是連忙追了上去,莫寒拉着那女人進了酒吧,不清楚這個自己是什麼脾氣。

我一個閃身來到酒吧裏面立馬就看到莫寒抓住那個女人的手坐在吧檯好像在說一些什麼事情。

我走近過去點了一杯雞尾酒後坐在他們旁邊聽着,也不時有女人來搭訕我,但是我都委婉的拒絕了,看起來變太帥也不好。

“你說這次縣長競選你也有份?”

“那是當然,這個職位多少油水你不是不知道,不過很簡單一件事情,你去處理一下我給你的事情,今天晚上我就動手。”莫寒臉上帶着邪惡的笑容說着。

“寒哥,看你說的,事情肯定辦好,不過嘛我就怕別人起什麼爭論,所以還勞煩您再處理幾個人。”女人一邊獻媚一邊和莫寒喝酒乾杯。

我繼續坐着聽他們說着沒有營養我也聽不懂的話。

我突然感覺一股強大的殺氣在這個酒吧環繞。

我能感覺到那股氣息,應該不是大帝的人,我轉眼看着四周,除了男男女女舞池跳舞喝酒就沒有別的什麼人特別在注視着我們。

但是那股氣息就是環繞在這邊不散去,不過好像不知道是對着誰的。

我注意到一個細節,到底還是莫寒坐不住了,畢竟他是另一個我,他肯定有我的能力和力量,所以我倒今天想看看戲。

下一秒酒吧裏面的燈閃爆了火花四濺的,酒吧裏面一陣漆黑中忽然出現一個個猩紅的眼睛。

我的眼睛此時已經變爲黑色我拿着杯子可以看到所有的畫面,夜視倒難不住我,我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就在莫寒後面站着三個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他們手中拿着匕首,上面還滴着鮮血,地上全部都是那些男男女女的事情,尖叫聲不過十秒就沉靜在黑暗之中。

這些人我還是真沒有見過,就憑他們身上的氣息和殺人的手法速度來看一定是強者。

莫寒把身邊那個女人擋在身後而後突然一陣黑氣籠罩在他的胳膊上面,他大叫一聲跳躍起來朝着那三個人殺去。 這幾個人當然也不是吃醋的,瞬間就不見了影子,不過我還是在一旁能夠看到這幾個人。

他們三個人拿着匕首已經把莫寒圍在中間。

他們自然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畢竟只是我的分身,沒有我這麼多的後牌。

三個人的身影齊齊涌動了起來,前面的莫寒一個後退兩拳齊齊打在自己面前,看似這兩拳沒有什麼威力,但是卻是把黑氣變爲拳頭的樣子朝着閃過的一個黑影打了過去,當時那個黑衣人甩過去一把匕首,莫寒一個閃身嘿嘿一笑坐在位子上面。

“誰派你們來的?”莫寒在黑暗中肆意的揮舞着黑氣在四周穿梭。

“莫寒,你覺得你藏在這裏有用麼?我們大人一直在關注你的行蹤,今天殺了你,地獄裏面就少了一個作對的人。”一個黑衣人捏緊匕首配合其他兩個黑衣人從兩端攻擊過去,莫寒自然聰明,深知鬥不過三個,所以一直在迂迴在他們中間用黑氣不斷的傳入那些黑衣人的身體裏面。

莫寒大步來到他們中間一隻手撐在一個黑衣人的手腕上黑氣瞬間釋放,一個黑衣人在虛空中就那麼爆炸而後被黑氣慢慢的吞噬掉。

我沒有想到一個就這麼被他解決了,這麼聰明的招數,迂迴浪費他們的力氣,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把黑氣刺入他們的體內擴散到全身,而後猛地接觸皮膚進行引爆,確實是很高明的手段。

剩下兩個只好讓我來吞噬一下,強大的力量,他這麼做就浪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