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席捲而來,楚雲王朝的金甲重兵個個都是靈元境修爲,一身修爲全都遠遠在陳天之上,就算此刻陳天再強都沒有那個自信能力戰將近十名的靈元境修爲的金甲重兵,況且其中還有一箇中年隊長,僅僅他一個就與陳天戰爲了平手,若是再加上七八名金甲重兵,陳天還真不是對手!

見狀,陳天眉頭一皺,神情一滯,心中暗暗叫罵“媽的,一個打不過就羣毆啊!”

但是羣毆確實是最有效的,換做自己,他也羣毆。

“呵,以多欺少,看來所謂的金甲重兵也就這點出息了。”羅森嗤笑一聲,不屑的看着這幾名金甲重兵。

“你找死!”一名金甲重兵剛好聞之所言,頓時大怒,一個閃身間便衝至羅森的身前,化掌爲勾,直探咽喉,雄渾的真元如漣漪般浩蕩而開,似能崩裂天穹,靈元境六重天的氣息顯露無疑!

“不自量力!”

羅森冷笑一聲,不躲不避,任由這名金甲重兵探向自己的咽喉,臉上始終掛着一絲不屑的笑容。

虛靈境九重天的羅森,豈會怕一個靈元境六重天修士的近身攻擊?這就相當於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在用小拳頭打一個壯年大漢一般,毫無殺傷。


很快這名靈元境六重天的金甲重兵也發現了這點,即使他如何用力,根本無法撼動這名青年一絲,原本以爲瞬間就可掐斷的脖頸此刻就猶如鋼鐵一般,根本無法造成一丁點的傷害,頓時,這名士兵渾身直冒冷汗,自知遇上了硬岔,心生退卻之意,當即身形暴退。

但羅森可是一名魔修,怎會放他離開?在這名金甲重兵暴退的瞬間,羅森冰眸一閃,無盡殺機涌現而出,十指爲勾,好似蒼鷹搏兔,身形如電,浩蕩魔威席捲而開,瞬息間貫穿那名金甲重兵的胸膛,破開玄兵級別的金色戰甲,一顆依舊跳動着的猩紅心臟伴隨着羅森大手的撤回被撕扯而出,血染長空,場面十分血腥殘暴,令人不寒而慄,驚歎羅森手段的狠辣!


一股磅礴而恐怖的魔威浩蕩而開,令正在朝陳天衝去的幾名金甲重兵神色一驚,紛紛扭頭一看,頓時所有人皆露驚懼之色,一名他們熟悉的士兵迅速從虛空中墜落而下,在他的左胸口,一個碗口大小血窟窿觸目驚心,心臟被撕扯而出,血與骨橫飛,神魂當場破碎,直接隕落,凝固的神情充斥着不甘與驚恐!


長生罪與罰 ,竟被一招擊殺,而且手段極其殘暴果斷,狠辣無情!

所有的金甲重兵頓時全都望向羅森,均是面露驚怒之色!

…………………………. 一股磅礴而恐怖的魔威浩蕩而開,令正在朝陳天衝去的幾名金甲重兵神色一驚,紛紛扭頭一看,頓時所有人皆露驚懼之色,一名他們熟悉的士兵迅速從虛空中墜落而下,在他的左胸口,一個碗口大小血窟窿觸目驚心,心臟被撕扯而出,血與骨橫飛,神魂當場破碎,直接隕落,凝固的神情充斥着不甘與驚恐!

這可是靈元境六重天修爲的金甲重兵啊,與中年隊長不過相差兩個小境界,竟被一招擊殺,而且手段極其殘暴果斷,狠辣無情!

所有的金甲重兵頓時全都望向羅森,均是面露驚怒之色!

“啊!!你給我去死!”中年隊長一聲震天怒吼,停下衝向陳天的身形,一身氣勢徒然暴漲,猛地朝着羅森俯衝而去,那名士兵已經跟了他幾十年,視如親兄弟,如今竟被羅森一招打的神魂破碎,形神俱滅,換句話就是永世不得超生,而羅森還一副鄙夷不屑的神色,他怎能不怒?!

所有的金甲重兵皆是雙眼通紅,衝向羅森,一股股強橫無匹的氣息縱橫天穹,近乎十名金甲重兵同時大喝,喊殺聲震天,滾滾真元浩蕩如海,恐怖的威壓瞬息間朝着羅森頭頂壓落,巨大的壓力使葉紫與陳天都感到了一股窒息感。

“羅森修爲可是半步魔聖,不知道有沒有實力力戰將近十名的靈元境金甲重兵?”陳天雙手環胸,屹立虛空,嘴角掛着一絲淡淡的笑容,一副看好戲的神色,其實自己也想看看半步魔聖的羅森,實力到底是在何種地步?

“一羣螻蟻,還不配讓我出手!”羅森寒眸一閃,冰冷的殺機瀰漫而開,滔天煞氣滾滾席捲,巨大的壓迫感竟使朝着他衝來的一隊金甲重兵身形一頓。

能形成這樣濃厚的煞氣不知道該殺多少人才能形成?

陳天看的眼角微顫,不愧是魔修,以殺戮證己之道,不知殺了多少人才能有這樣的煞滅之勢!

但一隊金甲重兵也僅僅只是頓了片刻,隨即身形未減,化作一道道流光衝向羅森,恐怖的真元波能滾滾而開震碎了一片片虛空,以中年隊長爲中心,所有的金甲重兵皆是以自身的真元匯聚在他的身上,集中一點,想要將羅森一舉擊敗!

“找死!”羅森微怒,冷喝一聲,滔天魔氣由體內浩蕩而出,魔威如獄,似能壓塌諸天,帶着一縷縷魔聖之威,滾滾魔元如長江入海,傾斜而下,手掌一震,運力而起,十指爲掌,擡手間破碎虛空,一掌打出,狂暴的能量波動自手掌之間衝向迎來的近十名金甲重兵!

“轟隆!!”

“砰!砰!砰!”

只聽轟隆一聲,二者猛烈相撞,璀璨的光華閃耀天際,大片的虛空震碎,狂暴的能量亂流崩裂了大地,裂開了一道道密如蛛網般的溝壑,滿眼的瘡痍之景,數千具血屍也在這一瞬間被震的四肢破碎,殘骸橫落一地,刺鼻的血腥之氣瀰漫當空!

“啊啊啊!”

而近十名的金甲重兵也在這羅森的一掌之下均是面目慘白,倒飛而出,砸落屍羣之中,飢腸轆轆的血屍眼見這突如其來的近十名的‘食物’頓時猶如狼見羊羣,一個個猛撲而上,撕裂血肉,將這些號稱是楚雲王朝的精英部隊開膛破肚,隨即啃噬的連渣都不剩,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從屍羣中傳出,這等情形,想不死都難!

“我靠,還真是喪屍…….嘶,這死的還真慘!”陳天砸吧砸吧嘴,張了張口,嘴角抽搐,自己的家鄉地球,這可是美國大片的專利,沒想到在這裏居然有活生生的喪屍,要是拿來拍電影想必更精彩。

不過更讓陳天震驚的不是這些血屍,而是羅森的實力,果然可怕啊,不愧是半步魔聖,陳天自認爲遠不是對手,玄天境九重巔峯的修爲果然不是蓋的,恐怕就是來幾百個靈元境修士都未必是羅森的對手吧?

靈元境之上還有虛靈境,之後纔是玄天之境,步入強者之列,相隔一大境界也難怪這些靈元境的傢伙扛不過羅森一掌了。

此刻,陳天更是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我還是太弱了啊,想要在南域生存下去,就必須提升實力!

“看夠了嗎?”

這時羅森突然間冰冷開口,盯了一眼陳天,冷淡的語氣中隱隱間夾雜着一絲殺意。

“我看什麼好像不關你的事吧?”陳天怎能沒感知到這絲殺意,於是斜睨了羅森一眼,淡淡的迴應道,毫不示弱,堅毅的眸光深處同樣閃過一道殺機。

“啊!”

就在兩人冷言針鋒相對時,一聲尖叫突然傳來,二人幾乎是同時順聲扭頭而望。

只見離他們不遠處的葉紫被數百具血屍圍住,俏臉煞白,滿心的恐懼,一想到片刻後自己就要被這些血屍撕裂軀體吞入腹中,葉紫不由得極度緊張,美眸緊閉,輕咬朱脣,一時間竟無法運轉真氣催動真元之力,這樣的情況下葉紫就毫無自保之力,幾乎等於待宰的羔羊!

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緊手中的那柄短劍。

“畜生!敢動我妹妹!”

羅森怒喝,冷傲的雙目此刻通紅無比,就猶如一頭暴怒的猛獸一般,滾滾魔威流轉全身,身形暴閃,一縷縷魔聖之威迸發而出,狂暴的威勢似能使萬物顫慄,以自身最快的速度趕赴葉紫的方位。

“不!!”

“浮屠巨劍!!!”羅森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怒吼,其聲勢浩大,魔音滾滾,似能侵蝕心靈,一道道血色巨劍貫穿着凌厲的魔道劍氣,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片刻間就有數百具血屍倒下,其劍威浩蕩,陳天都暗暗心驚,這纔是羅森的真正全力!

看來,這羅森是真把葉紫當成妹妹來看待了,對待他人的冷漠,換做葉紫卻是如此的在乎,是一個稱職的好哥哥。

這一幕,陳天自然看在眼裏,不由而然的自己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這羅森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討厭嘛。

“不過,這羅森的速度還是太慢了!”

崛起之秀 ,一道暗金色的殘影,猛然趕至,滾滾真元如漣漪般浩蕩而開,陳天那火熱的大手再次摟住了葉紫的纖腰,令葉紫美眸瞪大,嬌軀一顫,面色一陣潮紅,一股狂暴的真元之力自陳天手掌間翻涌而出,直接震退了圍住葉紫的這羣血屍。

於此同時,一股黑色的死氣也從陳天的身上釋放而出,肌膚瞬息間屍白如雪,毫無血色,一道道死氣縈繞,金氣交織,一股特殊的氣勢從陳天的身上散發而出,使這羣血屍再次止住了步伐。

這種情況,陳天都有點疑惑,爲什麼這些毫無意識可言的血屍會因爲自己的血氣而止住步伐?

難道是因爲贏勾血脈?

不過,贏勾血脈不是殭屍之祖麼?這血脈之力難道也對血屍有用?

就在陳天疑惑時,一聲聲機械,冰冷且生硬的語言竟從這些血屍的口中傳了出來……..

並且,血屍原本空洞無神的眼洞竟浮現出了淡淡的敬畏之色,此刻居然全都望向陳天!

“老…祖…”

………………………… 就在陳天疑惑時,一聲聲機械,冰冷且生硬的語言竟從這些血屍的口中傳了出來……..

並且,血屍原本空洞無神的眼洞竟浮現出了淡淡的敬畏之色,此刻居然全都望向陳天!

“老…祖…”

“什麼情況,老祖?”陳天一愣,什麼時候自己成爲了這羣活死人的老祖?

這時,羅森的身影才趕至而來,這一幕讓他呆呆的看着陳天,愣在原地,心中極爲不平靜早已是翻江倒海,心中不由驚歎,好快的速度,連我都望塵莫及!

要知道羅森可是半步魔聖啊!

玄天境九重天修爲,全力施展而出的速度竟遠不及陳天,還是慢了一拍,而且陳天還是之後追趕而上的,這等速度堪稱驚世駭俗!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不過葉紫安然無恙羅森也就放心了,但這之後無意識的血屍竟開口而道陳天爲老祖,這就讓羅森更是驚訝了,原本不屑一顧的陳天此時卻讓他心生一股巨大的好奇,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

其實,別說羅森了,就連陳天自己也是一驚一愣的,被血屍稱之爲老祖,唯一的解釋就是贏勾血脈,其血脈之力可能讓這些血屍感受到了本源之氣,所以才稱陳天爲老祖。

“沒想到殭屍之祖贏勾,恐怕不只是殭屍之祖,而是萬屍之祖!”陳天心中震撼,光是融合贏勾遺留下的一道血脈就能讓他被稱爲其祖,其血脈之力可想而知,能在萬屍稱祖,那麼荒古前的真正贏勾又該是何等強大?想到此,陳天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但這還不是他該考慮的,目前要做的就是提升實力,早日突破化神,打破天道詛咒!

愣了片刻後,羅森顧不得其他,趕忙上前察看葉紫的情況,急聲問道:“妹妹,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


“沒事,還好有這位公子。”葉紫輕輕搖了搖頭,秀髮披肩,楚楚動人, 萌妻搞突襲:總裁,晚上見! ,回眸一笑,傾國傾城,回想起剛纔的一幕可真是有驚無險,說起來,已經好幾次被他救下了,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但是這陳天干嘛每次救自己都是摟腰?怎麼想都是佔便宜啊!也真是夠無賴的!

想到陳天已經佔了好幾次自己的便宜,不由得面色潮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呼,沒事就好,謝了。”羅森長長舒了一口氣,隨之點頭看了一眼陳天。

“不客氣,舉手之勞。”陳天擺手,微笑道。

但隨後羅森的一番話讓陳天既尷尬也哭笑不得。

羅森突然話鋒一轉,冷冷的道:“但你要是再敢對我妹妹動手動腳的,小心我殺了你!”

動手動腳?

我什麼時候對你妹妹動手動腳了?那是在救她好吧!

陳天一臉無辜,帶着無奈的笑容,細細回想起來,還真是有點…那個了,不過都是爲了救她嘛………但陳天也沒說什麼,畢竟他不佔理。

聞聲,葉紫更是俏臉一紅,道:“好啦,別說了,快走吧!”

…………………………..

正當幾人準備走時,卻發現他們置身在無數的血屍屍羣當中,竟足足有數千具血屍,將之包圍,而且其數量依舊在不停增加,屍眼的血屍遠遠超過了想像,並且緩緩向他們靠攏着!

“這麼多血屍,就算我是半聖也難以殺出去啊!”羅森眉頭一皺,不安道。

半步至聖始終是與至聖相差一線,但僅僅是這一線便是天地溝壑!

至聖可一吼碎山河,擡手間覆滅諸天,撼動星辰,破碎星域!

但半聖最多是引動天地之威,喚己身的道法奧義形成天地異象,可移山填海,腳裂大地,拳破虛空,但根本無法與真正的至聖相比,所以現在就算是羅森都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殺出去。

“難道非要殺出去?”陳天眉頭一挑,嘴角帶着一絲玩味的笑意,瞥了一眼羅森。

聞言,羅森一愣,隨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這陳天在方纔被血屍稱之爲老祖,或許他們可利用陳天的血氣逃出去也不一定,就不用大殺四方。

“喝!”

說着,陳天突然仰天一聲長嘯,好似雄獅怒吼,聲波滾滾,真元浩蕩,滔天的黃金血氣呼嘯瀰漫,一股如蛟龍般的強橫氣息震盪而開,同時陳天胸口處的那條黑龍紋身也突然黑光暴漲,交織着黃金血氣釋放出無盡沉悶的死氣,陰寒而冰冷,浩蕩如瀚海星雲!

“參見老祖!”

所有的血屍感受到這股血氣之後,紛紛擡頭,彷彿是擁有了意識一般,空洞的面孔皆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敬畏之色,停下步伐,向着陳天齊聲而道,陰沉機械的聲音迴盪虛空。

“趁現在,走!”陳天輕聲一喝,隨即步踩玄冥,一手一個拉住羅森與葉紫的臂膀,化作了三道殘影在這屍羣之中穿梭而過!

……………………………

ps:佔了諸位這麼久的更新,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恢復,每日必更!更新時間,從凌晨換到上午更新,封天接着努力!!!! “趁現在,走!”陳天輕聲一喝,隨即步踩玄冥,一手一個拉住羅森與葉紫的臂膀,化作了三道殘影在這屍羣之中穿梭而過,踏空而起!

……………………..

不過須臾之間,三人就已穿過了這片山脈,脫離了血屍羣的圍困,本來他們就離夏王城不遠,在一處小山脈中,相距僅僅千里之遙。

三道流光在天穹上空快速劃過,如同三顆耀眼的彗星一般,其速度迅如驚雷,快到無與倫比的地步!

遠離那片山脈百里之後,三人停下,在遠處觀望那片山脈,竟發現在那高空中有着無數道的黑氣縈繞,且越來越濃郁,並向周圍其他的山脈蔓延而開,可想而知血屍的數量依舊在不斷增加!

羅森眉頭一凝,遠觀那上空中凝聚的黑氣,沉聲道:“看來,我們都低估了屍眼的真正大小,恐怕,裏面真有數萬血屍,甚至數十萬血屍!”

“什麼?天哪,這麼多血屍?”聞聲,葉紫驚訝出聲,旋即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不管怎樣,先回夏王城吧。”

這時,陳天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