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擲!!!」

密琪終於下命令了,一排排瓦戈部族的長矛手們紛紛把手中早已舉了多時的長矛朝著越來越近的魔獸投了出去。

魔獸看到漫天的長矛如同雨點般朝著自己投擲而來,其中有少量的長矛帶著勁氣,它馬上停了下來,身子往下蜷縮起來,一部分出手也飛了出去,長矛擊中魔獸的陣陣清脆聲響起。

如此數量的長矛,又經歷了剛剛被火系魔法灼傷的魔獸,此時身上的鱗甲碎裂了不少,但魔獸似乎沒有逃走的打算,它憤怒的嘶叫著。

「弓箭手,準備。」密琪接著喊道,而後先前投擲長矛的瓦戈部族往後退去,緊接著一排排弓箭手站上前來。

「射擊。」

密集的箭雨射向了蜷縮在地上的魔獸,但眼前的魔獸似乎並沒有打算防守的意思,反而立起了身子,它的腹部鼓鼓的。

看到這一幕的漢尼斯不由分說的喊道,「所有人,速度撤退。」

密琪沒有多想,趕緊下令讓自己的族人往山下退去,因為事先就已經安排好的陣型,此時撤退起來很快,一群人朝著山下瘋狂的奔去。

在他們的身後,一大片剛剛從魔獸口中噴涌而出的毒霧再次以很快的速度向著山下擴散,先前射出去的箭雨也被毒霧淹沒,已經見不到魔獸的身影了,但它還在不斷的嘶叫著。

待眾人退到了寨子入口處時,再次回望已經漫山遍野的毒霧,每個人都心有餘悸,剛剛如果不是密琪事先安排好了陣型,恐怕現在要死傷一大片。

待情況穩定下來后,密琪搶先走到了吉克的身邊,漢尼斯和蘭特蹲坐在吉克的身邊,眼前的吉克胸口處被貫穿的大洞並沒有癒合的跡象,彷彿在一點點被毒液侵蝕著,雖然有點恢復的樣子,但速度還是趕不上毒液的侵蝕速度。

密琪看在眼裡,心中十分焦急,但眼下的狀況已經不容許她再考慮吉克的事情了,遠處山上傳來的震動聲,表明那頭魔獸已經追下來了,只是時間的問題,很快又得和那頭魔獸見面了。

眼下寨子外的林子里,部族的老弱婦孺和被路劫來的魯克公國的村民,似乎因為這些天來都只吃一頓的關係,已經再也走不動了。

「去點人,能帶走幾個是幾個,其他人,拿起武器,準備戰鬥。」密琪說著,走進旁邊的一間屋子裡,拿出了一柄普通的長矛,怔怔的望著已經漸漸變淡的毒霧。

「怎麼辦,小哥的狀況看起來很糟糕。」蘭特說著,看著正蹲在吉克身邊,雙手放在吉克身體上的漢尼斯。

此時的漢尼斯的雙手一點點變成了水藍色,水系的魔法粒子一點點的滲入吉克的身體,附在吉克身體表面的毒液雖然有消退的跡象,但卻收效甚微。

而後漢尼斯停止了施法,坐在了地上。

「老頭子我要是當年聽老師的話學一點生命魔法就好了,哎……」漢尼斯無奈的嘆息道,所謂的生命魔法,是屬於魔法系中的輔助系,一般使用者稱之為聖職者,而這類人在整個大陸都十分少,因為這是比傳統的魔法更需要集中力和更加纖細。

生命魔法可以使傷口癒合,也可以清楚毒素,眼下的吉克看起來已經岌岌可危,而就在這時,從濃霧中竄出了一個黑影,所有人緊張起來,待看清楚原來是吉克的坐騎后,才放下心來。

「這不是小哥的坐騎么?竟然在毒霧裡活了下來。」

霍斯特望了望蘭特,而後走到了吉克的身邊,伸出了一隻前爪,而後他用嘴對著脆弱的部位狠狠的咬了上去,絲絲鮮血低落,眾人有些驚訝的看著這隻魔獸的行為。

鮮血一點點的低落在了吉克的身上,而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被鮮血滑過的地方,原本綠色毒液彷彿被蒸發一般,冒著陣陣青煙一點點消散不見。

霍斯特望了望蘭特,而蘭特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用袖子包裹著手,把吉克的嘴巴掰開,霍斯特腳上的鮮血順著吉克的嘴一點點流淌了進去。

就在眾人覺得吉克可以獲救只是,毒霧中,魔獸那龐大的身形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祭壇處,此時不少的地方還漂浮著毒霧,兩個小巧的身影從洞穴里走了出來,艾希莉牽著歐森,他們的周圍,有一層透明薄膜般的東西,毒霧全被擋在了薄膜外,此時艾希莉手中拿著一個白色的水晶球。

「裡面的那東西貌似睡著了,否則那東西出來就真的不妙了。」艾希莉回望了身後漆黑的洞口一眼。

「姐姐,我們趕緊走吧,我怕。」歐森怯懦的攬著艾希莉的一隻手臂,不時的望望身後的洞穴。

「我知道你在看著,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艾希莉對著水晶球說道。

一股黑色的氣息出現在了水晶球的周圍,「喲,艾希莉,你逃了那麼多年,是不是該回到我身邊了呢。」聲音聽起來十分熟悉,是吉克的哥哥,充斥著調侃的意味。

「我已經作出選擇了,我會跟著你弟弟。」艾希莉小臉嬌怒的看著水晶球。

「哈哈哈……愚弟成不了氣候的,他不過是個廢物而已。」吉克的哥哥再次狂笑起來。

「是你偽裝瓦戈族的神,然後把地底的魔獸引出來的吧。」艾希莉振振有詞的說道。

「這隻不過是即將來臨的破壞與毀滅前的一點餘興節目而已,裡面那東西你看過了吧,怎麼樣,很壯觀吧,哈哈哈……」

「呯」的一聲,艾希莉把水晶球摔到了地上,一腳踩了上去,水晶球頓時四分五裂,似乎已經不願意再和吉克的哥哥再多半句的嘴,她再次回望了一眼身後的洞穴,無奈的搖搖頭。

「大哥哥,不趕緊變強的話,你是無法阻止即將到來的命運哦…..」

艾希莉說著,緩緩抬起一隻手,地面上的不少碎石彷彿突然變得有了生命一般,紛紛朝著洞口飛去,在艾希莉的手上,一股鮮綠色的光芒正微微發亮,不止是石頭,連一些草木也朝著洞口飛去。

不一會的功夫,整個洞口便被填的嚴嚴實實,而後艾希莉一把推開了歐森,咬破了手指頭,鮮血彷彿有著生命一般,遊離在空氣中,而後一點點的開始向著洞口匯聚而去,在洞口上形成了一個血紅色的菱形圖案。

圖案上,鮮血一點點的構成了一些奇特而怪異的文字,艾希莉的口中不斷的念叨著十分生澀的詞語,在過了一陣后。

「偉大的生命之神,請賜予我破除黑暗的聖芒,永恆生命封印。」

艾希莉手中的綠色光芒隨著咒語的完成,頓時迸發出了強烈的光芒,在山洞口上的圖案一點點的變得巨大無比,直到把整座大山都覆蓋起來,而後漸漸的彷彿隱入了石頭中一般。

艾希莉虛脫的跌坐在了地上,她臉色蒼白,歐森趕忙一把扶住了她,「姐姐,你不可以再用這股力量了,再這樣下去姐姐會死的,我不要…..」


歐森說著聲音中帶著哭腔,而後艾希莉輕柔的撫摸著歐森的頭,笑著說道,「歐森,不用擔心,大哥哥一定會幫我們的,現在我只不過稍微幫幫他,這也是為了我們姐弟啊……」

黑暗中,吉克感覺身體輕飄飄地,他的四周沒有一絲光亮,他隻身一人遊盪在這沒有盡頭的黑暗空間中。

「我這是怎麼了?」吉克的內心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佔據著,周圍什麼東西也沒有,空蕩蕩的。

突然眼前亮起了一陣光芒,吉克朝著亮著的地方遊離過去,然而,眼前卻出現了七年前的那一幕,燃燒的村莊,哭喊的村民,這一切是那麼的真實,吉克想要過去,但卻無法動彈。

突然,這一幕又消失了,一個深沉而悠遠的聲音響起,「進化吧,再不進化就沒有時間了。」

「你是誰?」吉克對著四周喊道。

「我是你啊。」就在這時,周圍又變得亮了起來,在吉克的眼前,出現了另外一個自己,這樣的感覺十分奇特,被自己毫無感情的眼神頂著。

「幻想吧,幻想便能孕育出新的力量,幻想中有著前所未有新事物,不要忘記了……」眼前的另外一個自己突然這樣說道。

猛然的一下,吉克睜開了雙眼,他的手高高的抬著,一陣輕微的鼻息聲,吉克才看清楚了四周,他正躺在一片闊葉林地上,四周有不少正在徐徐撤退的村民和瓦戈部族的老弱婦孺。

霍斯特躺在他的身邊,在他的身下,一大片殷紅,他先前為了救吉克而咬破了地方,血似乎也止住了。

吉克感覺到了全身酸疼,一點力氣也沒有,但隨即他的目光便看向了遠處的瓦戈部族的營寨,那頭魔獸還挺立著,而四周都是慘叫聲。

密琪不斷的喘息著,她已經遍體鱗傷,眼前的魔獸不斷的射出一根根觸手,越來越多的瓦戈族人出現了傷亡,但在他們的身後,還有著不少未能撤退的人。

漢尼斯已經遠離了魔獸有一段距離,時不時釋放一些低級的魔法,干擾魔獸,但眼前的景象,他也已經無能為力了。

亞貝特還站在魔獸的跟前,他身上的盔甲已經多處破損,再看看自己這邊的士兵,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傷亡,但眼前的魔獸似乎想要把他們殺光一般,絲毫沒有收手的意思。

所有人都已經筋疲力盡了,誰也無法保證在魔獸的下一輪的攻擊中可以生還,魔獸暫時停止了攻擊,它猩紅的眼睛直瞪瞪的看著眼前的一群人,雙方就這樣矜持著,誰也沒有想要先動手的意思。

「我必須得過去。」吉克說著,想要起身,但卻沒有一絲氣力。

「吉克,你剛剛差點死掉,還是老實的躺著吧。」一旁的霍斯特說道,他看起來也無法參戰了。

「動啊,動起來啊。」吉克呼喊著,他想要蹭起來,但身體似乎不聽使喚了,「幻想」吉克想到了剛剛昏睡中另外一個自己和他所說的,而後他閉上了眼。

一縷縷黑色的氣流從吉克的身體里冒了出來,而此時,黑色的氣流一點點的把吉克撐了起來,吉克整個人緩緩的站了起來。

越來越多的黑色氣流從他渾身上下冒出,在吉克的身體中,氣力也開始一點點的回來了,在感覺到了能跑動后,吉克朝著瓦戈部族的寨子跑了過去。

魔獸似乎和眼前的這群人對峙的不耐煩,它率先發動了攻勢。

吉克邊跑著,腦中邊向著辦法,而這時,他的腦海中,出現了一柄瓦戈部族長矛的樣子,緊接著,在吉克的手中,黑色的氣流逐漸的形成了一把長矛的樣子,吉克驚訝的看著手中的長矛。

而後吉克拿著黑色氣流形成的長矛,朝著魔獸投擲了出去,但長矛剛剛脫手,便如同煙霧一般散去,消失不見了。

吉克稍微停頓了下來,而後他似乎明白了,剛剛腦中所構想出來的長矛存在著缺陷,而後他再次閉上了眼,腦中幻想著長矛的樣子,在他的身上,黑色的氣流再次匯聚成了一柄長矛的樣子。

「成了。」吉克驚喜的喊道,而後他舉著長矛,朝著魔獸擲了出去。

黑色的長矛準確了插入了魔獸的腹部,伴隨著一陣嘶叫,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身後,長矛在刺穿了魔獸后,消散不見。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吉克一臉笑容的說道,而後他目光深邃的看著魔獸,接著說道,「讓我們趕緊解決這傢伙吧。」

在寨子的中間地段,艾希莉和歐森正坐在一處還沒有被破壞的屋頂上,他們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而艾希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大哥哥,艾希莉果然沒有看錯你呢。」 霍斯特繼續趴在地上,在目睹了吉克剛剛身上所發生的變化后,他目光深邃,怔怔的望著前方,在記憶中的某個地方,似乎回想起來什麼,他以前好像見識過這樣的力量,但他的腦中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莫萊尼爾……」在一陣后,霍斯特最終突出了這四個似僧相識,但卻又顯得無比陌生的字眼,而後他站了起來,雖然腳上有些疼痛,但他還是決定前去參戰。

眾人面對魔獸,開始分散開來,一些受傷的人也被抬往了後方,此時的魔獸在被吉克的那一擊打中后,定定的趴在了原地,伸著頭,張著大口,身上的觸手依然在動著,它絲毫沒有想要撤退的意思。

「小哥,你不覺得這傢伙有點怪么?」蘭特看著魔獸的樣子,獵人出生的他也見識過不少野獸和魔獸,一般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野獸或者魔獸都會選擇逃跑的。

經蘭特這麼一說,在場的所有人都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眼前的魔獸似乎完全失去了生物該有的恐懼,它的身上,被吉克的長矛刺穿的地方,黃綠色的液體正緩緩流出,但它依然在發出低吼,猩紅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眼前的人。

「亞貝特,你還好吧。」吉克看著旁邊已經有些站都站不穩的亞貝特,忍不住問道。

而後亞貝特稍微站正了身子,他的目光中絲毫沒有退怯的意思,把劍繼續舉了起來,堅定的說道,「我是軍人,這點小傷和你的比起來不算什麼。」

而後吉克走到了密琪的身邊,對她說道,「公主殿下,這裡就交給我們吧,你已經受了不少的傷了。」

「你是在同情我么?」密琪說著用手中的長矛把吉克推到了身後。

眼看著魔獸並沒有想要攻擊的意思,也沒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吉克緩步走上前去,想要先攻。

再次看到生龍活虎的吉克,魔獸警惕的把頭稍微的抬高,而此時吉克已經跑動了起來,朝著魔獸跑了過去,在他的身後,亞貝特和密琪也緊隨其後跟了過去。

蘭特在填充完箭后,再次拉開了弓,一發接著一發的朝著魔獸的頭部射了過去,一部分瓦戈族人也拿起了弓箭,開始了射擊。

「就交給你們了,老頭子我可沒力氣再和你們這幫年輕人一樣嘍。」漢尼斯說著朝後方退了回去。

吉克手中發出一條黑色的氣流,朝著魔獸的頭部飛去,而這時,眼前的魔獸卻突然緊縮著頭,吉克見狀知道不妙,馬上喊道,「你們兩個,趕快退開。」

說著魔獸的整個身體彷彿彈簧一般的朝著吉克彈射過來,速度十分的快,張著的大口也對準了吉克。

吉克沒有多想,迅速的調整位置,朝一旁跳開,但魔獸巨大的身形,還是擦到了他,他整個人翻滾著飛了出去,魔獸重重的撞在了地面上,揚起了一大片灰塵。

借著灰塵的效果,魔獸身上的觸手再次朝著眾人射出,而此時,魔獸的鱗甲也逐漸的開始恢復,又變一點點的變回了鮮綠色,射過來的箭也一根根在擊中了鱗甲后,無力的落到了地上。

吉克剛起身,馬上便有觸手跟了過來,他雙手上,散發著陣陣黑色的氣流,在躲開一根觸手的一瞬間,吉克一把抓住了魔獸收縮回去的觸手,觸手十分濕滑,吉克險些有些抓不住。

在咬緊牙關后,吉克不管不顧的抓住了尖銳的觸手頂端,他整個人也跟著觸手收縮了回去,密琪手中的長矛在抵擋了一次魔獸觸手的橫掃后,應聲而斷,她也因為魔獸強大的力量而被彈開。

亞貝特看在眼裡,十分迅速的朝著密琪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在奮力的用手中的長劍挑開兩根襲向密琪的觸手后,他頓時感覺一陣暈厥,手中的劍似乎再也握不住了,「咣當」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雖然從軍多年,但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戰鬥,所有的力氣已經用盡,似乎馬上就會倒下去,但眼前紛亂襲來的觸手也接踵而來,他緩緩地閉上了眼,似乎已經放棄了。


「砰」的一聲,吉克匯聚全力的一擊,再次打中了魔獸的腹部,魔獸長型的身體也因為這巨大的力量而彎曲,本來射向眾人的觸手也偏離了軌道,而後一根根收縮了回去。

「亞貝特,拿起武器,不要放棄。」吉克扒在魔獸的身上,對著已經動不了的亞貝特喊道。

亞貝特猛的睜開了雙眼,「啊……」在一陣怒吼后,他拿起了本已落在了地上的劍,他的身體似乎就快要崩潰了一般,但此時他卻能動了,他奮不顧身的朝著魔獸沖了過去。

吉克一拳接一拳的朝著魔獸的身上打去,他此時只感覺到雙手幾乎已經沒有了直覺,全身上下彷彿快要裂開一般,但眼下是他們唯一能擊倒魔獸的機會,他必須堅持下去。

蘭特拉著弓弦的手指上,滲出了絲絲鮮血,他已經很久沒有拉弓拉到渾身上下筋疲力盡,而且兩隻手彷彿快要斷掉一般,在整副弓箭上,纏繞這股股黑色的勁氣,這似乎是他最後的奮力一擊了。

帶著強力勁氣的箭射了出去,蘭特手中的弓弦也斷開了,他自身也跌坐在了地上。

吉克手上的力道已經減輕了許多,魔獸似乎想要起身,密琪撿起了半截斷掉的長矛也沖了過去,身後的瓦戈族人不斷的射擊著,他們沒有眼前這些人一樣的身手,但每一個人都一直從戰鬥開始就戰至現在。

「吼」……


魔獸發出了巨大的吼叫聲,蘭特終於抓住了機會,成功的把箭射進了魔獸的一隻眼睛里,已經狂怒不止的魔獸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把吉克甩了起來,吉克被這一陣巨大的力量甩飛,但他的隨即發出一道黑色的魂之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