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過後,羅蕾不想再猶豫,她必須主動去求見人家!

所以,四掌團離開沒多久,她就邁進了喬?百十九居的大門。

人一入,鐵夢月自然是不理不睬。

羅蕾只得先開口:「未亡人羅蕾求見廷雲師父,請姐姐通稟。」

鐵夢月眉頭不由一皺,瞥向低頭恭恭敬敬的她,緩緩開口:「你是水甫未婚妻羅蕾?」

羅蕾內心驚訝,沒想到對方竟然聽說過自己。

「是。」

鐵夢月思忖會兒,才道:「通稟什麼?」

羅蕾忙道:「羅蕾欲拜廷雲師父為師!」

鐵夢月微怔,接道:「你走錯地方了,這裡不招徒,去其他地方吧。」

羅蕾自然失落,但道:「不,我沒有走錯!」

語中堅毅無比,似乎還蘊含了一種雙關。

鐵夢月聽著,正視於人,道:「這麼肯定?」

羅蕾抬頭回視,道:「路是我自己走的,何來走錯?」

鐵夢月神色緩和下來,未再語,只是靜靜看著她。

說實在話,她鐵夢月是有些同情到她羅蕾的。未婚夫剛死,她羅蕾成為了寡婦。

「姐姐,還請……」羅蕾話說了一半,就嘎然而止。

——冰書月已至。

兩人對視起來。

數息后,才聽冰書月問:「誰讓你來的?」

相比鐵夢月的同情,冰書月則要多一些理智。她不認為她羅蕾一個婞頁境頁底級就能找到這兒來,而且還要拜廷云為師。

羅蕾沉默半晌,接道:「是羅冪掌軍。」

「所為何事?」冰書月聲音依舊冰冷。

羅蕾像機械似的回道:「來獲得廷雲師父的認可。」

「然後呢?」冰書月續道。

「然後,就以廷雲師父背後勢力為靠山。」羅蕾沒有隱瞞。

「你的意思是你家掌軍羅冪想投靠魔師?」冰書月想也沒想,就接道。

羅蕾微怔,魔師?這是她們對廷雲的稱呼?這廷雲和她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是與不是?」冰書月有些不耐煩了。

羅蕾回神,忙道:「是這樣。」

「那叫她自己來!你走吧!」冰書月毫不客氣。

羅蕾尷尬無比。

這時,鐵夢月出聲來:「趁婚禮之空,早點離開,不然你出城就會困難了。」

「路已至此,我只能進,無法退。」羅蕾認真起來。

冰書月欲怒,但鐵夢月卻拉住了她。

「好吧,我去給你通稟一下。」說時,鐵夢月轉身離開。

「謝謝姐姐。」羅蕾感激道。

冰書月則恢復了一臉冷漠,緩坐,執白,凝盤。

羅蕾注視了會兒,自覺有些尷尬,輕道:「敢問姐姐如何稱呼?」

冰書月瞥了一眼,沒理。

羅蕾未敢多問,視線移向棋盤,沉默起來。

似乎,她是對世事如棋或者我為棋子她為執者,有著感觸。

而不多時,鐵夢月便回來了。

羅蕾一見,便急切問來:「姐姐,如何?廷雲師父可願見我?」

鐵夢月平靜一回:「魔師已經掩頁。」

羅蕾不禁一怔,隨即就是失落萬分。

鐵夢月心中微嘆,又道:「不過,老夫人卻給了你一句話。」

羅蕾再次一呆,老夫人? 諸天重生 難道是廷雲的……娘?

「是什麼,姐姐?」

鐵夢月答道:「墨虎藏山,西門可靠。」 152.

我們是魔師身邊的丫鬟

羅蕾離開喬?百十九居時,是恍恍惚惚的。

因為鐵夢月的八個字讓她迷惑不解。

也所以,她沒有察覺到有一個人在她背後暗窺於她,而且是一隻眼睛!

沒錯,這人就是被武仙娘毀掉一隻眼睛的丁逆!

望著羅蕾行走的背影,丁逆並沒有跟上。

於他而言,這羅蕾只不過是小人物,不足為道!

他丁逆真正要記恨在心的,是毀他眼睛的那個狠辣美絕女,即武仙娘!

還有,和她有著瓜葛的廷雲!

「丁逆,小不忍則亂大謀,還是不要打草驚蛇了。」寄傷逆獺在丁逆體內傳音。

丁逆有些不甘,如果現在不進這喬?百十九居一探廷雲底細,那他以後就沒有多少機會了。畢竟他現在只能前往墨虎軍團!

至於助喬露露成為掌團之事,他已經變得有些冷淡了。

一是因為這個女人已經成婚,沒必要再和她有什麼瓜葛。

二是因為他內心已被毀眼仇恨所充斥。

「我知道。」丁逆迴音。

「那就好,走吧,現在就動身去墨虎軍團。」寄傷逆獺又道。

丁逆欲語。

寄傷逆獺忽又一轉:「不好,喬摩生來了!先離開再說!」

丁逆微驚,避退之時,朝側前方望了望。

只見喬摩生正朝喬?百十九居邁來。

在他身後,還有武諾尾隨。

看兩人神色,似乎都有些迫不及待。

不多一會兒后,兩人便到了前院里。

然而,鐵夢月和冰書月卻視而不見,繼續對弈。

「兩位姑娘,這裡可是廷雲兄弟居所?」喬摩生從兩女不凡氣質中,緩緩回神。

兩丫鬟各自瞥了一眼,沒有回答。

喬摩生不由有些尷尬。

這時,「喂!和你們說話呢,怎麼不搭理?」武諾有些惱意。

鐵夢月瞥向她,一應:「來者何人?」

武諾氣勢一接:「七軍義女,武諾!」

「所為何事?」鐵夢月語氣不改,仍舊冷淡。

武諾即回:「自然是找廷雲旅參相詢一些事情。」

「抱歉,魔師已掩頁,請回吧。」鐵夢月不再看她,繼續凝棋。

魔師?

魔師?

喬摩生和武諾皆是一愣。

待回神時,喬摩生已拉住了武諾,不讓她再語。

「姑娘,廷兄弟掩頁何時會結束?」

鐵夢月看向他,道:「無法確定。」

喬摩生苦笑一絲,轉道:「敢問姑娘和廷兄弟是……」

「若沒有其他事,請回吧。」鐵夢月只此一句。

「若不回呢?」 迷霧紀元 這時,武諾頂了一句,

「那就是找死!」冰書月毫不客氣,一身冰冷綻放來!

武諾臉色瞬間僵硬,但道:「憑你?」

話落,冰書月緩緩起身,負手於後,道:「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凝著冰書月的傲然氣質,武諾和喬摩生皆有怔。

這兩個女人到底和廷雲是什麼關係?

她們為何蒙妝?

又為何身著侍服?

疑問叢生之際,武諾回話來:「報上名來!」

冰書月冷哼,只道:「不打就滾!」

武諾火冒三丈,她在翡城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氣!於是,她掙脫了喬摩生的手,朝冰書月怒然轟掌!

冰書月臉色不變,對這樣姮底級締力,根本不屑一顧!輕輕一抬手,便是一對掌!

「啪!!」兩人締力一激撞,光耀滿院!

剎那裡,武諾被擊飛,冰書月不動如山。

可以說兩人實力完全不對等,若不是冰書月手下留情,武諾絕對會被擊成重傷。

及時將武諾接住的喬摩生內心大震,本來他已經預料眼前兩個女人實力不一般了,但沒想到是如此的不一般,她們絕對有和他喬摩生對戰的能力!

嘴角流血的武諾儘管內心驚駭,但是更多的情緒還是惱羞和不甘!

她怒瞪冰書月,一喝:「臭女人!你叫什麼?」

冰書月怎會理會,只語:「滾不滾?」

武諾氣噎。

「這位姑娘,我們並無惡意,何故如此不近人情?」喬摩生正色一語。

冰書月凝向他,接道:「聽說你是翡城最強掌旅?」

喬摩生微愣,不由道:「姑娘想與我切磋不成?」

「出招。」冰書月簡單兩字,宛若一派宗師!

不知為何,喬摩生此時也有了一絲戰意。老實說,四大軍團里的很多強悍掌旅,他都有戰過,都感覺沒什麼意思。本來,他已將自己出手的目標定成了掌師和掌師以上!

雖然他喬摩生對戰爭並無興趣,但是對於個人之間的比斗,他還是挺喜歡的。因為這是他交朋友的方式。有些人,只有不打不相識!

見到冰書月凜凜身姿,他已明白眼前這個蒙妝侍服女人是個好戰之人。

如此,要想取得對方好感,必然要以戰來爭!

所以,「恭敬不如從命!」喬摩生將武諾推離一邊,雙手一動,一身嫏頁境頁心級越境締力當即釋放來。

冰書月未敢大意,斂神以對。

速度猛提,一手摘來,從始至終並沒有展開透視之眼的喬摩生意欲一窺冰書月蒙紗下真容。

一見,冰書月心底冷哼,以掌為拳,以轟對摘!

而雙方締力一激撞,竟是強光滿院,不分勝負,各自後退了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