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等我打不過時,你再幫忙也不遲。而且你並不一定要自己上。」

小姑娘嘴巴一張一合,太能說了,為了不讓她繼續叨叨,陀介勉強答應:「好。」

得到滿意的答案,紀舒舒心了:「這才對嘛,小孩子家家,逞什麼英雄……哦,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學校,要不要我過去接你?」

「以及這件事情我還沒有告訴你的父母,你看你要不要跟他們說一下?」還沒幾天,就見了兩次呂夫人了,真怕她怪她。

小孩子家家?自己不就是小孩子?

說順口了的紀舒並沒有發現自己漏嘴了,好在陀介被餘下的話吸引並沒有追究。

「不用告訴他們,一個月總會進醫院幾次次,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至於你,我打算明天一早回學校。阿舒作為一個小孩子,就不要到處亂跑了。」

紀舒……你才小孩子。

但是陀介這話貌似也沒毛病……

「那好,可你一個人行嗎?不如我把你房間的保姆機械人啟動,讓他來接你?」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下午已經跟小組的同學會面,明天你回學校之後,我可以帶你去見一下他們。」

陀介笑:「好。」

但是第二天。

陀介並沒有回學校,小組的成員也能沒有見到。

事情的變故就發生他們打完視頻電話后的一個小時之後。

白醫生面色喜怒不辨,他敲了門,推門進入。

白醫生一眼就看見坐在病床上面的那時候蒼白的男生。他神情有些無奈,反手關上門,他說道:「陀介,你又擅自從營養艙裏面出來了,你要知道你現在的身體在裏面多待一會兒,就對你的身體更好一點。

雖然你醒了,但也不代表你身體就好了!你知道你這次貿然使用精神力是多麼危險的舉動嗎?」

「遇到危險就應該求救,就你這弱雞身體還想英雄救美,別把自己賠進去了,到時候都沒地方哭。」

「那是我妹妹。」陀介抬眸,眼底黑白分明,清冷的氣質不知何時又覆蓋上來,他低眸:「且周圍很偏僻,如果我不出手,她可能會受傷。」

白醫生翻了一個白眼:「小丫頭都跟我說了,你們就在飯店門口,就算那個飯店很偏僻,那飯店裏面總該是有人吧?你要嚎一嗓子,裏面的老闆還能視而不見?」

「您可別跟我說什麼,他們如果不幫忙呢?我們帝國的法律又不是個擺設!遇見未成年人求助,如果視而不見,可是以同犯論處的。」

「……白醫生,你想多了,我並沒有想要這麼說。」

「那你非出手的理由是什麼?」

「第一:如果飯店的人出來晚了,我們還是會受傷,所以為什麼要叫他們呢?第二:大庭廣眾之下喧嘩,是不道德的行為。第三:我自己就能夠解決的事情,為什麼還要求助別人?」

白醫生毫不留情打擊:「……所以你給自己整醫院來了呀。」

額前的碎發略微凌亂,少年滿臉雲淡風輕:「一個月總歸是有那麼四五天,我已經習慣了。」

白醫生黑臉:「。。。。。」

你還驕傲上了是吧?

一個月30多天,四五天很少嗎?

雖然你確實是習以為常了,但身體也不是這麼糟蹋的啊!

陀介奇怪地盯着白醫生,他覺得自己說得完全沒有毛病,不明白白醫生為什麼要黑臉。

他想不通……不過這事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索性就不想了。

「白醫生,我還有多久可以出院?」

白醫生笑了,笑得很慈祥,笑得很囂張,但說出來的話卻不怎麼樂觀:「出院?你還想出院啊,天還沒黑做什麼夢?」

陀介蹙眉,菱形的唇透著蒼白:「什麼意思?」

白醫生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突然變得很嚴肅:「陀介,我之前就是警告過你,讓你萬分小心自己的身體。

你是天才不錯,你的天賦實力是全帝國全星系年輕一輩最好的不錯,我是你的醫生也是你的朋友,我知道你不甘心,可在未找到初始基因修復液之前,你必須做一個普通人——」

白醫生心中操蛋,盡量平復自己的語氣:「我也不知道這次的基因異變是不是跟你此次動用精神力有關,但你的基因異變一直很穩定,每你出生開始,五年異變一次。十五歲的異變今年開始之初就已經變過一次,這才不到一年……」

「總之,無論怎樣,現在異變開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你的身體都會很虛弱,你不能離開醫院。」

「照你這個速度,現在的科技都趕不上你的高級基因變異速度。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人類原始基因液,初始基因液不容易變異,並且具有很強的修復能力,他能修復你基因變異留下來的漏洞。」

白醫生全名白星,今年五十歲,很年輕。他有一個星球,也叫白星。白星星球是他們白家老祖宗買的,他們世代一直居住在[白星],他也是[白星]這一代繼承人,也是[白星]上的最後一個人,[白星]在十年前被帝國定義為荒星,白家人搬到隔壁的星球。

白星就領取了這荒星,十年前來到帝星發展。

初來最落魄時受過陀介幫助,這麼多年,恩情也還完。他們是朋友也是醫患關係。

沒有醫生會喜歡不聽話的患者,白醫生一直積攢著一股怒氣,但也實在是心疼這個孩子。

聽完,陀介沉默。

白醫生也無能為力,他的情況必須要初始基因才能修復,但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還難說。

初始基因液是什麼呢?

據他父親說,上古時期人類還未進入星際時,那個時代的科學家在研究讓人類長生的過程中,偶然製造出基因液,激發了人體內隱藏的高級基因,才有了如今的精神力和異能。

這個基因液便是初始級基因液。

但是當初地球天災人禍各種爆發,人類乘坐諾亞生命號逃脫前幾天,基因液才剛剛實驗成功。後來人類撤走,不知什麼只帶出了基因液樣品,那些更加寶貴的資料卻沒能帶走。

生命號離開沒多久,地球爆發人類異變(喪屍),他們再回去尋找時,那些資料卻無跡可尋。

而那支小小的樣品,卻讓生命號上的兩萬多人全部都激發高級基因。

明明千萬年前的人類都能製造出那麼厲害的初始基因液,現在如此發達的科技卻只能製造初強化型已經激發的高級基因,還必須在十歲以下使用。

白醫生也不知道是科技的落後還是進步了。

他能知道這些是因為他是白星繼承人,這是他們白家的家傳史書記載,他也讀過帝國官方史書記載,其中有些差異,他不知道哪本是真的,但他從心底偏向自家。

眉眼如畫的少年沉默半晌,抬眸:「如果找不到初始基因液,保守估計我的壽命還有多久?」

「本來如果你一直保持之前的平衡模式,或許還能活100多年,但是你的基因短時間又在重組,而且未來並不知道變化會如何,如果穩定,保守估計不超過80年。」

八十年,在能活到千歲的年代是很短很短很短的幾年。

陀介點頭,眸中淡然:「我知道了。」他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或許他速度快一點應該還是夠的。

「還有,這些事情不要告訴他們。」

白醫生:「我一向很尊重別人的私隱,但我覺得你應該告訴你的父母,我們白星處於帝國權勢外圍,信息可能有誤。關於基因液的信息,帝國上面的那些人應該會些消息。你的父親或許也知道一些。」

「而且,你不能離開醫院,你瞞不了多久。」

陀介漆黑的眸子中彷彿藏着什麼:「這你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若他所料不錯,未來一段時間他的父親和母親會離開帝星一段時間。

「行吧,隨你。那,那個小丫頭也不說?」

陀介頓了頓:「我明天想回學校一趟?」

白醫生搖頭:「不行。」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之內,你必須要配合我的治療,一步都不能離開醫院。」

陀介知道輕重,也不強求:「好。」

白醫生:「你是不可以去,但是你若是答應我不再做那些危險的事,明天我或許可以幫你跑一趟。我知道你喜歡那小姑娘,但是這事沒有下次。」

喜歡?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怎麼就這麼……奇怪,他也不至於這麼飢不折食吧。

陀介眸中劃過一絲懷疑,頓了下,開口道:「你別給我搞事情。」

「你這話說得,我能搞什麼事,你別給我找事就好了。」白醫生眼神飄了一下,無辜道:「你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好好休息,最好去營養艙里待着。我就出去了,我還有別的病人要接待呢。」

少年抬眉,是他多想嗎?

※※※※※※※※※※※※※※※※※※※※

修 「我叫博思蠟,14歲,特性繪畫,我可以在一分鐘內復刻出莫奈的睡蓮。」一頭捲毛的邋遢少年道。

「你好,我是儲蓄熊,我今年12歲啦,我的特性特別厲害,叫做紅領巾,我可以隨時隨地召喚出革命烈士們用鮮血染成的紅領巾。」一個帶著圓框眼鏡,穿著校服綁著紅領巾的小孩子,用標準的央視腔說道。

「啥?你這不給領雞蛋?那咋這麼多人排隊?你別騙我老頭子不認字兒!」門口剛剛不服老的大爺道。

「我叫阿布,剛高考完,想找份事做,你最近好像很出名,要不要和我一起合作,你出錢,我出力,我們一步一步做大做強,再創輝煌?」一個看起來很精明的小伙兒道。

「小白你長得真好看,多大啦?有女朋友嗎?你看我怎麼樣,姐姐雖然年齡大了點,也不是原裝的了,但姐姐能引導你啊。」塗著大紅色的口紅,打扮性感的大姐姐道。

「魏淑芬,女的,特性臭豆腐,我覺得你隊伍的後方補給需要我。」沓著拖鞋,頂著看起來一個月沒洗的頭髮的大姐道。

「壹拾伍,京都人,害!我沒想來這兒面試兒,瞅這兒人多以為啥呢,來看看。哎別的不說,您去京都就提我,倍兒有面兒嘿。」一位說著一口蹩腳京都話的中年大哥道。

……

從不到八點一直到中午十二點,陸小白就遇到了兩三個算是正常的面試者,其餘的不是來湊熱鬧的,就是想近距離觀察觀察陸小白的。

看著外面還大排長龍的隊伍,陸小白把等級卡遞給身後重複了一上午「謝謝,下一位。」的田枸,疲憊道:「你帶著忙一上午這幾個哥們去吃個午飯,歇會兒再回來,我一個人面試就行,你回來順便給我帶份飯。」

田枸把等級卡推了回去,說道:「我先幫你墊付了,等徹底結束了陸先生你給我報銷就行。」

陸小白也不再推辭,疲憊的朝著身後的田枸揮了揮手,繼續這場沒有盡頭的,鬧劇一般的面試。

原本端坐的姿勢,也已經撐不下去,一上午的時間,陸小白已經感覺到有些腰疼,就乾脆站起來,圍著沙發一邊走一邊聽對面人的自我介紹。

「冰茶,21歲,lv.5,工程兵指揮學院在讀,特性狂血。」

就在陸小白圍著沙發慢走,放鬆身體,說了十幾個「謝謝」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冷峻而又緩慢地聲音。

陸小白停下腳步,正視端坐在那裡一身筆挺西裝的男人:「工程兵指揮學院?」

冰茶扶了扶眼鏡,面色冷峻,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陸小白瞬間像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都亢奮起來,坐回沙發上,直視這個看起來沒什麼進攻性,但周身卻散發著生人勿近氣場的男人,提問道:「你有戰鬥經驗?」

冰茶眼都不眨一下,冷冷道:「如果你說打架,我有,如果你說指揮戰場、攻堅,我沒有。但我知曉古今中外各種戰爭,在時停界期間也閱讀過各類兵家史書,知曉大中小型戰爭的作戰方案,但一直都沒有地方讓我施展。」

聽到冰茶的回答,陸小白面露喜色,拿出之前田枸給自己找來的紙筆,記下了冰茶的名字和特點,一邊記一邊問道:「如果通過了面試,我該去哪裡通知你?」

冰茶不假思索道:「任務所二十七樓十三號房,目前為止我在那裡常住。」

陸小白記下這個地址后,笑道:「好,沒有意外的話,下個周末之前無論是否被錄用,我都會給你個答覆。」

冰茶站起身,依然是沒什麼表情的冷臉,卻異常的誠懇道:「請您務必考慮我,我需要實戰來錘鍊我的能力,也需要能配合我思路的隊友。」

陸小白也站起身,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