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男子不明白葉飛揚爲何拍他一巴掌,還以爲葉飛揚油鹽不進,可當聽到葉飛揚後面的話才明白過來,隨即給葉飛揚打了個OK的手勢,“大哥,我懂了!”

之後才朝葉飛揚請求道:“大哥,那我現在能走了嗎?”

“嘿嘿!”葉飛揚冷冷一笑,“走是可以!不過,要爬着回去!”話音剛落,就看到葉飛揚一腳踹到了男子腹部。再之後,男子吐了口血,就栽倒在了地上。

看着剛纔還和顏悅色,現在卻向他動手的葉飛揚,男子臉上滿是不解,“大哥,你……”

葉飛揚拍拍手,“一碼歸一碼。雖說我很感激,你給我提供了那麼好的情報,但不幸的是,你欺負了我老婆。雖然你沒欺負成,但卻有了欺負她的想法,所以,我不把你打趴下,我TMD就不是男人!你現在可以走了,若是不想走的話,就留在這兒!”

“你狠,算你狠!”男子咬着牙朝葉飛揚威脅道:“你會後悔的!”隨後,爬起身就領着其他人衝下了樓梯。

望着衝下樓的男子的狼狽樣,那些圍觀者紛紛笑了起來,“剛纔就是他在撿肥皂的!”

“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他的【菊】花應該開裂了!” 在衆人圍觀下,狼狽逃竄的一夥人,終於衝下了樓梯。

而待他們離去後,慕容伊雪才朝葉飛揚道謝道:“謝謝你!”

葉飛揚走到慕容伊雪跟前,一臉關心的看着她,“你的膝蓋沒有問題吧?”

慕容伊雪搖搖頭,“不疼了!”

“那還不起來?”儘管那夥人已走,可慕容伊雪依舊單膝跪地,如向葉飛揚求婚一般,搞的葉飛揚一臉無奈,“那個伊雪美女,向我求婚,起碼帶個戒指來!”

“你……”葉飛揚這麼一說,使得慕容伊雪緊張的心情有所緩解,生怕葉飛揚再次嘲笑她,趕忙站起,似是想跟葉飛揚說什麼,又說不出來,最終只吐出幾個字,“謝謝你!”

“額……”葉飛揚一臉尷尬的看着慕容伊雪,“那個伊雪老婆,除了謝謝,難道就不想跟我說點別的嗎?”

“我什麼時候成你老婆了?”雖說慕容伊雪很享受葉飛揚這般稱呼她,可聽到這個稱呼的她,依舊紅着臉,有點羞澀的看着葉飛揚。

葉飛揚得意一笑:“就在那個晚上!”

“你還好意思說!”葉飛揚不說不要緊,這樣一說,慕容伊雪心中的火氣便不打一處來,但她最終還是忍了下去,最終只能低聲問道:“那天我做的確實過分,難道你不生氣?”

葉飛揚微微一笑,“夫妻牀頭吵架,牀尾和,我怎麼能生伊雪老婆的氣呢?對了,這兩天你是不是消失了,怎麼不來看我!”

慕容伊雪一臉苦惱的說道:“我想去看你啊。不,誰想去看看你啊。”怕是嘴上承認被葉飛揚抓住話柄,慕容伊雪只能轉移話題,道:“局長不是給我任務,讓我調查沙鷹的事麼。這不,不但沒調查出東西,還出了這樣一檔子事。上面本來要處罰我的,但在局長的請求下,上面才同意放過我。不過,放過歸放過,上面卻給我下了軍令狀,若是一個月內,拿不出像樣的成績,就把我辭退。而且,他們還沒收了我的子彈!”

“原來是這樣啊!”這一刻的葉飛揚才明白,慕容伊雪面對傾力幫的人,爲何那般勇敢了。

慕容伊雪是葉飛揚的老婆,慕容伊雪被上面懲罰,也是因爲葉飛揚,出了這種事,葉飛揚會不管?

所以,他也是朝慕容伊雪拍拍胸膛保證道:“明天中午,你帶人在合豐大學門口守着,會有收穫的!”

“爲什麼要在合豐大學門口守着?”慕容伊雪不解的看着葉飛揚。

葉飛揚也不多做解釋,只是朝她說道:“你按我說的去做,絕對能立功!”

“真的假的?”慕容伊雪依舊不信。

葉飛揚拍拍胸膛保證道:“難道我還能騙我伊雪老婆啊!對了,伊雪老婆,你都好幾天沒回家了。今晚就回去吧!”

“不要!”葉飛揚強行奪走慕容伊雪第一次的行爲,着實嚇壞了慕容伊雪,生怕葉飛揚再有所行爲,慕容伊雪果斷拒絕了。

葉飛揚可憐兮兮的請求道:“伊雪老婆,你怎麼能這樣呢!你老公我,可是孤家寡人一人,守着空房子,多孤單多寂寞啊!還有,我不是告訴你了麼,上次發生那種事,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慕容伊雪白了葉飛揚一眼,“我知道你上次不是故意的,但誰能保證,你什麼時候又犯病!反正我不跟你回去!”

“你確定不回去?”葉飛揚一臉壞笑的看着慕容伊雪,“剛纔被我打跑的那幾個傢伙,是傾力幫的人,據說,他們還是傾力幫的情報員,他們收集信息能力很強,剛纔你那般待他們,他們若是找到你的住所,對你做某種事,我可幫不了了!”

“不要!”傾力幫那幾人的行爲,着實嚇壞了慕容伊雪,生怕那夥人找上門,慕容伊雪只能點頭道:“我跟你回去不就行了麼!可是,你不能跟我發生那種關係,不然我一槍把你打死!”

“額……”葉飛揚一臉無奈的點點頭,“話說伊雪美女,你槍裏面好像沒子彈了!”

“那我就用刀子,把你那玩意割掉!”說着,還擺出一副要閹割葉飛揚的模樣,嚇得葉飛揚連連點頭,“看來我得老實一點兒了!”

而在兩人談話中,蘇柔領着修理工也是走了上來。

看着跟葉飛揚談話的慕容伊雪,蘇柔也是熱情的朝慕容伊雪說道:“謝謝你幫小葉,趕跑了那夥人!謝謝你!”

“小葉?”慕容伊雪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蘇柔,轉而又看向葉飛揚,“她是?”

蘇柔主動介紹道:“你好,我叫蘇柔,是小葉的房客!”

“房客?”慕容伊雪頓時如餓狼一般,看着葉飛揚,“你什麼時候買房子了?”

蘇柔解釋道:“小葉沒有買房子,只是我沒有地方住,他看我可憐,就暫且讓我住在了他房子內!”

“好啊!”蘇柔話音剛落,慕容伊雪就一把抓住了葉飛揚耳朵,質問道:“葉飛揚,你不是說我是你老婆嗎?我才幾天沒回家,你就讓她住了進來!你什麼意思?幾個意思啊!”

葉飛揚比吃了黃連的啞巴還要苦,生怕慕容伊雪追究下去,只能解釋道:“她不是說了麼,我看她可憐才讓她住進來的!”說這話的葉飛揚,故意朝蘇柔望去。

誰知,此時的蘇柔正一臉得意的看着他,“似是在跟他說,我就不讓她住進去!怎麼着吧!”

葉飛揚真想一巴掌拍死蘇柔,但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優良傳統,只能嘆息一聲,可憐巴巴的看着慕容伊雪。

慕容伊雪一臉氣憤,“沒有騙我?”

蘇柔詭異一笑,趕忙解釋道:“警察姐姐,小葉沒有騙你。 失落城鎮 ,情況比這要複雜些。小葉說他同情我,一是因爲我可憐,二是因爲我長得漂亮!”說到這的蘇柔,故意低下頭擺出一臉羞澀的樣子。

氣的葉飛揚想把她扔下樓去,“柔柔,平時你多麼聽話,現在怎麼這樣不講理了?”

在葉飛揚印象中,蘇柔跟紫嫣一樣,都特別聽話,在大事面前,特別懂事,但令葉飛揚沒想到的是,這一刻的蘇柔,竟會讓他下不了臺面。 實在想不明白的葉飛揚,只能朝修理工投去求救的目光,想徵得修理工的解救方法。

誰知,修理工不但沒幫他,反倒裝作病怏怏的樣子,朝病房內走去。

搞的葉飛揚,真想拿頭撞豆腐,還好他腦袋要撞豆腐時,修理工及時點撥了他,“兄弟,女人喜歡吃醋,難道你不懂嗎?”

“額……”在修理工的提醒下,葉飛揚才明白爲何發生這樣的事。

隨即朝慕容伊雪說道:“伊雪妹子,既然這段時間,你這麼忙,你就不要搬回來了!還是在外面住吧!”

“你說什麼?”若是放在平時,慕容伊雪也就忍了,但現在不同,所以,她不但沒退讓,反倒前進,道:“那是我家,我就要回來!難道,你忘了我是你老婆了嗎?”

撒旦危情ⅲ戒掉致命情人 那個伊雪妹子,我什麼時候承認,你是我老婆了?”葉飛揚一臉爲難的看着慕容伊雪。

“混蛋!”慕容伊雪沒有好氣的捶了葉飛揚一拳,“剛纔是哪個混蛋,說我是他老婆的,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就改口了!還有人性嗎?還好我脾氣好,不然,誰願意嫁給你啊!”

“額……”葉飛揚一臉無奈,“那個伊雪妹子,我們還沒結婚吧,不要一口一個老婆稱呼自己,不然,你真嫁不出去了!”

“我呸!”慕容伊雪不屑的瞥了葉飛揚一眼,“我都嫁給你了,還要嫁給誰?你這個畜生,要是再逼我,小心我把你兄弟尺寸報出來!”氣頭上的慕容伊雪,顯然沒了之前的羞澀,竟是理直氣壯的就要開口。

嚇得葉飛揚趕忙捂住了她的嘴,“那個,能不能低調點!”

“哼!”慕容伊雪得意的仰着腦袋,特別是看向蘇柔的眼神,還充滿了重重挑釁,“葉飛揚是我的,你沒事裝什麼小三?不服啊,我都跟他上過牀了,你上過了嗎?”蘇柔小臉羞紅,顯然沒了剛纔的豪氣,隨即朝葉飛揚說道:“小葉,那位大哥傷還沒好,我去看看!”

“哦!”葉飛揚點點頭,示意蘇柔過去。

“站住!”慕容伊雪朝蘇柔喊道:“今晚我就搬回來,你應該搬走了吧?”

蘇柔轉過身,一臉好笑的看着慕容伊雪,“警察姐姐,我是小葉的房客,你搬回來,我爲什麼就要離開呢?還有,我現在住的房間,是紫嫣姐的,不是你的!”

“你是他的房客不假,但我不讓你住,就是不讓你住!”說這話的慕容伊雪,還指了指葉飛揚,好似在跟蘇柔說道:“他聽我的!”

蘇柔氣呼呼的瞪了慕容伊雪一眼,“你真不講理!不過,我蘇柔也不是好欺負的!你不讓我住,我偏要住!哼!”一扭頭後,蘇柔就朝病房走去。


“給我站住!”慕容伊雪繼續喊道,但蘇柔並沒站住,倒是回過頭,一臉不屑的看着慕容伊雪,“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啊!你當成什麼了!”之後,就大搖大擺的往前走。

氣的慕容伊雪趕忙衝到了蘇柔面前,虎視眈眈的看着蘇柔,“我是警察,我讓你站住,你就給我站住!”

“你是警察,我就要聽你的?”蘇柔一臉不服氣的看着慕容伊雪,“你的權利那麼大,是不是讓我去死,我就要去死啊!”

慕容伊雪得意點點頭,“沒錯!”

“哼!”蘇柔沒有好氣的瞪了慕容伊雪一眼,“既然你那麼厲害,那剛纔那夥人,怎麼不聽你的!而且,我可是看到了,你還被那個小黃毛打的單膝跪地,要不是小葉及時出現的話,你早就被那夥人那個了!別以爲,你穿着警服,誰都得聽你的!不是我瞧不起你,除了你爸媽,沒有人會聽你的!”

“這是你說的!”慕容伊雪忍了又忍,終於沒有出手,隨即朝葉飛揚喊道:“葉飛揚,你聽我的嗎?”

葉飛揚一臉爲難,想說聽,又怕得罪蘇柔,想說不聽,又怕得罪慕容伊雪。只能傻傻的看着慕容伊雪,“我能不回答嗎?”

“不能!”

二女同時點頭,目光灼熱的看着葉飛揚。

而這一刻,葉飛揚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左右爲難。只能朝在病房內往外偷看的修理工呼喊道:“大哥,你的內褲是什麼牌子的!”

“大哥,你老婆什麼時候來列假!”

“大哥,你的兄弟多大尺寸!”

但不幸的是,不論他如何呼喊,病房內的修理工卻如吃了秤砣鐵了心的王八一樣,不但不搭理他,反倒將房門關上,氣的葉飛揚叫罵不停,“喂喂喂——問你話呢!快點回答啊!”

“快點啊!”

但還沒等他問下去,蘇柔跟慕容伊雪,卻一左一右,來到了他跟前。


如若說,紫嫣跟秦小雨爭葉飛揚,是暗地裏爭,屬於冷戰的話,蘇柔跟慕容伊雪爭葉飛揚,則是明地裏爭,屬於熱戰。

其中,冷戰屬於持續戰,熱戰屬於短期戰,生怕被熱戰的炮火轟到,葉飛揚在二女沒抓住他時,趕忙向樓下跑。

但還沒等他邁開步子,蘇柔跟慕容伊雪,卻相繼抓住了他的衣裳,朝他冷哼道:“跑什麼跑?”

葉飛揚顫顫巍巍的回過頭:“我沒有跑啊!只是忽然內急,急需去解決一下!這種事,你們不會阻攔吧!”

“會!”

兩人同時點點頭,並且警告道:“先回答完那個問題,否則休想去洗手間!”

“可是我很急誒!”葉飛揚故作很難受的看着兩人。

兩人也不管,“那就趕快回答問題!”

葉飛揚裝傻充愣道:“什麼問題!”

氣的慕容伊雪,趕忙捶了葉飛揚一拳:“老實回答,你聽不聽我的話!”

“我要尿出來了!”葉飛揚轉移話題,道:“你們不讓我去洗手間,那我可就地解決了!”

“你要是敢就地解決,我就把你那玩意,打回你姥姥家!”說這話的慕容伊雪,還揚起腳,催促道:“趕快回答我!聽不聽我的話!”

“聽——”沉思片刻,葉飛揚終於開口道。


頓時,慕容伊雪就像打了勝仗一般,異常高興的看着蘇柔,“聽到沒有,他聽我的話!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趕快回家,捲鋪蓋走人!” 慕容伊雪氣勢凌人,似是要把蘇柔吃掉一般,蘇柔說不過她,只能惡狠狠的看着葉飛揚,好似在跟葉飛揚說:“這種潑婦的話你也聽?”

葉飛揚趕忙拉了拉蘇柔的手,“柔柔,我不聽她的!我是騙她的!”


“真的?”蘇柔有點不可思議的看着葉飛揚,葉飛揚點點頭,“是的,我沒有騙你!”

“好吧!”得到這個回答的蘇柔,才鬆了口氣,轉而看向慕容伊雪。

此時的慕容伊雪,正四十五度仰望着天花板,一臉得意的看着蘇柔,“還不走?”

蘇柔瞪了她一眼,“走不走是我的權利,你管不着!也沒權利管!哼!”再之後,頭髮一甩就朝病房去了。

搞的慕容伊雪一頭霧水,“你不回去把鋪蓋拿走,我這就給你扔了,不信咱們走着瞧!”說着,就朝葉飛揚命令道:“跟我回去,把她的鋪蓋扔掉!”

葉飛揚想要勸阻,奈何慕容伊雪太暴力,只能朝蘇柔安慰道:“柔柔,我始終站在你這邊兒!”再之後,就跟着慕容伊雪下了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