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師弟,現在可是你的徒弟被人欺負的,你這個當師傅的,難道就不應該為自己的徒弟討回一個公道嗎?」程峰的聲音,雖然不是很大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彷彿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聽得到的,瞬間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江凡的身上,似乎在等待著,想看看這個當師傅的怎麼解決這個事情的。

江凡白了一眼,對這個傢伙十分的無語,如果不是對方的實力修為也不差近的話,江凡現在還真的很想教訓這個傢伙一頓的,因為覺得這個傢伙真的是太多事了。反正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江凡皺眉思索幾分,說道:「哈哈,我的弟子被欺負了,我這個當師傅的,肯定要出來看看的啊。」

「原來你就是那個小子,那個掌門人的弟子,當初就是你使用了卑鄙的手段,殺死了二長老吧?」陳家洛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江凡的身上,還帶著幾分怨恨的光芒,似乎,覺得這所有的事情,血羅門所遇到的恥辱,都是因為江凡二起來的。

呵呵,的確跟江凡是有一些關係的,不過,誰讓那些人不知死活的找自己的挑戰的啊,是他們技不如人。敗給了自己,又有錯什麼錯誤的。江凡聳聳肩膀,沒有絲毫的害怕,說道:「是啊,二長老的確是我殺死的,不過,不是什麼卑鄙的手段,你要知道,二長老是一個已經達到了王武境界的高手。他對我下殺手,根本就是欺負我這個晚輩,這要是傳出去的話,我想江湖上沒有一個說這個傢伙不是卑鄙的人嗎?所以說。就算我是對二長老偷襲,那麼也沒有什麼錯誤的。」

當江凡說完這一段話的時候,瞬間所有的人都給江凡鼓掌,這當時是星光教中的人啊。當天發生的情況, 凰女傾世:魔王大人別亂來 ,也都知道。是而長老是嫉妒江凡有著驚人的天賦,以大欺小。所以到現在為止,星光教中的人十分的得意,可是血羅門的人一個個都是覺得抬不起頭來的。

「哼,小子,說那麼多的廢話,沒有用的,靠著偷襲的手段,永遠成不了這個世界上的強者,如果你真的有本事的話,就跟我比試一下。」陳家洛開口說道。

「小子,你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還沒有等江凡說話,這個時候,突然走過來一個中年人的,這倒是讓江凡有些驚訝,心裡頭疑惑著,這個傢伙到底是誰呢,不過看對方的樣子,應該是血羅門的人啊。怎麼會突然出來阻止呢,難道是說,這個中年人也看得出來,陳家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為了顧及血羅門的面子嘛?

反正江凡對這個剛剛走過來的中年人,心裡頭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的,而且也看得出來,對方完全已經是王武境界的高手。陳家洛愣了下,沒有想到會有人阻止他的,而且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血羅門中的第十位長老的,在血羅門中被譽為小長老的。

「小張老,您,您怎麼來了?」陳家洛身上的囂張瞬間消散下去,化作一本恭敬的樣子。

江凡愣了下,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既然是血羅門的長老,不過有的王武境界的實力,成為血羅門的長老,也屬於正常。江凡並不知曉,血羅門是有著一個規定的,凡是在一定的年級之前,達到了王武境界的人,便可以成為血羅門中的長老。眼前這個中年人,真是因為如此。當然了,江凡並不知曉,眼前這個中年人,曾經被譽為血羅門中的第一人,憑藉的年紀輕輕得修為,就已經達到了王武境界,這是多少人都羨慕嫉妒恨的。

「我能不來嗎,人家現在可是有徒弟的人,雖然說,現在還不是星光教的長老,不過地位已經跟星光教長老的地位差不多了,當然了,沒有準還是將來星光教的掌門人,就這樣的地位,你有什麼資格跟人家對打呢?身份地位完全都是不平等的,你挑戰個什麼啊?」 魔都醫流高手 ,有幾分生氣地說得到。

陳家洛愣了下,不知道為什麼,長老是張別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心裡頭雖然十分的不服氣的,不光是陳家洛,是所有在場血羅門都十分憤怒不高興。畢竟,自己長老來了,本來應該護短,為血羅門人掙回面子的,結果卻是來丟人的。

當然了,另外一邊星光教的弟子可是高興起來,怎麼能不高興的,這說明什麼,說明血羅門的人都是害怕他們星光教中的人,即便是長老來了又怎麼樣呢?呵呵,上一次二長老不就是讓江凡給殺死了,估計整個血羅門中最小的長老,也是害怕江凡的。

不過,江凡始終覺得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的,血羅門中的人,一個個都是小肚雞腸,有仇必報,而且在報復的時候,會使用各種卑鄙手段的人,他們怎可能就這樣的輕鬆放過自己的。

「江凡,我剛剛說的沒有錯了,你是不是現在已經開始收徒弟了。」這個時候,中年人再一次開口問道。

江凡看了一眼白如冰的,這到是讓江凡回答的有些為難的,因為現在掌門人已經將白如冰編製為外圍弟子,也不算是江凡的徒弟。可是,這所有的人都知道。白如冰是江凡的徒弟。

現在江凡只能硬著頭皮,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是啊,白如冰的資質挺不錯的,將來我的坐下,必定前途無量。」返回增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那也只能掃一掃血羅門的威風了。

江凡的話剛剛說完,血羅門的弟子,一個個都是惡狠狠的瞪著江凡,恨不得要將江凡給殺死。可惜,現在血羅門的長老都沒有說話,他們有什麼資格說呢?再加上,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

中年人沒有絲毫的生氣,儘管剛剛江凡的話很諷刺,就像是在說,白如冰在你們血羅門之中,沒有什麼前途的。他的師傅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們血羅門還能給她什麼好處呢,還不如我這個年輕人呢?

「自古以來,凡是成為長老的。才有資格收徒弟的,這不光是血羅門的規矩,也是星光教的規矩,我說的不錯吧?」這個時候。中年人突然環視一圈,眼中閃爍著微笑的光芒。

星光教中的人猛的清醒,的確是有這樣的規定。不過這些事情畢竟跟著他們差的很遠,他們還都是別人的弟子,哪裡有什麼收徒弟的想法,所以一般情況下,誰都不會去想這個規定的,現在中年人提出來,莫非是?

江凡也瞬間明白,這個傢伙說了這麼一大堆的,目的就是跟自己比武,只要自己跟對方的身份地位都是一樣的話,那麼就不算是以大欺小了,就算是星光教掌門人也都是沒什麼可說的。

果然是很有心計啊。


血羅門的人愣了下,現在明白過來之後,一個個又開始嘚瑟起來,望著江凡,帶著幾分挑釁的說道:「喂,江凡,你敢不敢跟我們長老比試呢,你是你們星光教最為小的長老,我們這裡也是最小的長老,如果你害怕我們的長老,就說一聲,不丟人啊。」

不丟人?

你媽的,這要是傳出去,可是丟大人了,將星光教門面都給丟了,而且怎麼說呢,還是人家主動上門挑戰,自己不敢應戰的,真是無恥的。星光教大長老的徒弟程峰看到這一切之後,只是淡然一笑,什麼話都沒有說的,完全就是看好戲的樣子。

「江凡,上啊,難道你還害怕他媽,他們血羅門的二長老都被你殺死的,更何況還是一個小小的長老啊。」這時候,不知道星光教哪個白痴弟子突然看到,語氣中充滿了興奮亢奮的樣子,迫不及待等著江凡狠狠的教訓這個中年人一頓的。

呵呵。

江凡乾笑,這難道就是傳授中的,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嗎?不過,江凡也真的沒有什麼好怕的,雖然對方是王武境界,可是江凡也看得出來,眼前這個人也算是剛剛邁入王武境界不久時間的高手。


「哈哈,應戰嗎,我自然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不過,我可不是什麼星光教的長老。你剛剛說了那麼多,不就是不想讓別人說你以大欺小嗎,好啊,現在我就滿足你,我們就來一次公平決鬥,跟年齡,地位沒有任何的關係。」江凡眼中閃過一抹鋒利的光芒,冷聲說道,那一瞬間,他四周突然有風,將所有的樹葉都給吹飛起來。


中年人看到這裡之後,忍不住得點頭,心裡頭感嘆,如果血羅門要是有江凡這樣霸氣的年輕人的話,那麼血羅門就不會輸給星光教了。當然了,中年人現在的身份也是有些尷尬的,如果說是血羅門某個長老的弟子,呵呵,那似乎年紀有些大,如果是說長老級別嗎,貌似年紀又是有些小的。(未完待續。。) ps:十天的心血就這麼沒了,好想哭

太陽很燦爛,遮擋住山頂上的人。可是山頂上的人,還是有些驚訝的,難道這個江凡已經發現了他們不成嗎?

呵呵。

對於江凡而言,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怎麼說呢,都已經在這裡半年多了,要是發現不了那才是怪異的。更何況,江凡隨著不斷的修鍊,不光是在整體上的實力提升了許多,他的精神能力完全已經超出了靈武境界,成為真正一代的高手。曾經是偷襲二長老的,如果現在二長老還活著的話,江凡是完全有實力跟二長老一戰的,光明正大的打,鹿死誰手還不確定的。

江凡大步的走了出去,高山上的掌門人眼中閃過迷惑的光芒,望著眼前的事情,開口說道:「這個小子的精神境界,完全是超出我的意外啊。」

「是啊,沒有想到他可以察覺到我們,幸好,這個傢伙是你的弟子,如果是血羅門的人,將來勢必會成為我們最大的敵人。」二長老嘆了一口氣,說道。

掌門人撫摸著鬍鬚,眼中閃過一抹難以置信的光芒,嚴肅幾分,說道:「幾位長老,看來如果我們不展現出真實的實力,恐怕很快就被超越的。有時候,我們也應該讓江凡見識一下,被壓制下來,隱藏境界的人了,否則的話,江凡很容易被血羅門的長老給欺騙,到時候就後悔來不及了。」

「嗯。」幾個長老一齊點頭。

無論是星光教,還是血羅門,長老們的實力,必定不可能僅僅存在靈武境界的,他們都已經達到了王武境界,作為王武境界五重天以上的高手,便可以壓制自己身體中的實力跟靈力。讓普通人看到的僅僅是靈武境界而已。當然了,這是一種封印,將自己給封印起來。如果在決鬥的時候,不能及時解開封印的話,那也會導致自己受傷的。血羅門中的二長老就是這般,如果當時不是江凡偷襲,根本就沒有給對方解開封印機會的話,那麼江凡是百分百不可能偷襲成功。

對於一個門派,永遠都是給對方猜不透的,就想江凡之前怎麼也搞不懂。既然血羅門中有著靈武境界的高手,為什麼派遣出來的,僅僅只是一些先武境界的高手,攻打江家呢?所有的一切,彷彿都是一個謎。江凡現在還不知曉,江凡只不過是在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實力罷了。

當江凡走出掌門大殿的時候,掌門人已經在大殿之中了,這倒是讓江凡有些驚訝,看到。在山頂之上,還有著自己不知道的隧道,可以很輕鬆的達到這裡的,不過。既然自己的師傅沒有說些什麼,那麼自己也不可能多嘴的,江凡恭敬說道:「師傅,好久不見。弟子已出關。」

「不錯,實力提升了許多,看著你的實力提高。我也很高興,不過,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長老們的實力,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差勁的,你眼睛表面上看到的只不過是一些假象罷了。其實,長老們的實力,都是在……」

「王武境界之上吧。」

還沒有等掌門人說完,江凡就開口說道。在山中的時候,江凡距離這些長老們都是很遠,所以無法感應得到。現在的江凡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靈武境界巔峰,精神境界完全是王武境界三重天的,自然可以看得出來,長老們的實力,都是在王武境界之上。那是被一層神秘的光芒隱藏的,所以才會讓一般人看不透的。

「不錯,你很聰明,的確都是在王武境界之上,所以,要是血羅門的長老找你挑戰的話,你盡量不要去迎戰。」掌門人點頭,對江凡十分的讚賞,而且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掌門人覺得江凡將來必定成為新的一代武聖。掌門人心裡頭很清楚,自己當初有江凡這樣的實力時候,已經是五十多歲。現在江凡連二十歲都不到,真是可怕的怪物。

「師傅,我明白,我不會對血羅門的人對戰的,我知道,我現在還不是那些長老們的對手。」江凡點頭。現在的江凡可是慶幸,自己當初殺死血羅門得二長老,畢竟,二長老也是隱藏的實力,那個時候已經是王武境界中的高手。如果當時江凡知道二長老隱藏了一個等級的話,呵呵,必定不會對二長老偷襲的。

「嗯,很好,很好,出關之後,你想做些什麼就做些什麼吧。」掌門人滿意的點頭,至於江凡要不要跟星光教其他長老弟子切磋,掌門人是一點都懶得管的,相反心中還是有些支持的,畢竟,如果一個人站在巔峰的時候,總是會沉醉,會麻痹,但是有一個人競爭對手的話,就會鞭策的自己不斷的提升實力的。

江凡想了下,說道:「師傅,您放心吧,他們不找的我麻煩,我是不會找他們的麻煩的。」

「其實嗎,既然出關,驚天動地一下,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人在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年少輕狂,此時不輕狂,更待何時?」掌門人說著,眼中爆發出明亮耀眼的光芒,彷彿又回到了他年輕的時候。終究,都已經成為過去,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之後,再也無法像年輕時候那麼輕狂。

江凡愣了下,這倒是讓江凡沒有想到的事情,於是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我剛剛出關,應該好好的吃一頓,睡一覺的,雖然說,山裡面是有吃的,可是都是野果,我吃了快一年的,還真的想換換口味。至於挑戰嗎,大長老的弟子可是很聰明,當初他出關的時候,都沒有找我決鬥的,我現在就算是找他決鬥,他都不一定會答應的。」

「哈哈,你說的是程峰啊,這個傢伙的確是有些聰明,不過你也不要小看他的,他可是在年輕一輩中很有威望的,不光是人緣關係上,實力上估計想在都跟你不相差上下。」掌門人聽完之後,忍不住一笑。搖頭說道。其實,在掌門人看到,程峰無論是在資質上,還是努力上,都是挺不錯的人選,都是最有資格成為他的關門弟子的。但是歷代以來,星光教都是有這規矩,能得到霸劍前輩傳承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掌門人的徒弟。

當然,能得到霸劍前輩的傳承。是何等的渺茫,目前到現在為止,也只有兩個人,分別是眼前的掌門人,以及江凡,掌門人只不過是得到了霸劍前輩的一半傳承,就已經得到了上一代掌門人讚賞,直接宣布了他就是未來的掌門人。至於掌門人的師傅,雖然說是掌門。但終究只不過是一個傀儡,要聽從一個真正高手的話,直當掌門人出現,領悟到了霸劍前輩的傳承之宗。所謂的星光教掌門人才能掌控星光教的大部分的權力。

將來,江凡必定會是星光教新的掌門人的,只不過現在的江凡還很年輕,需要多多的磨練。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也是很需要許多的長老指點的。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晴天霹靂聲響。外面的世界,依舊是陽光燦爛的。

江凡不由的轉過頭望去,是在血羅門的方位,應該是血羅門中的一個年輕弟子出關了,這些年輕人正如自己的師父所說的,一個個都是年少輕狂,覺得閉關之後實力肯定會提升許多,然後就弄出來這麼大的聲響,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出關,他要開始在鳳凰城中風頭再起的。可惜,江凡只是覺得這是十分的幼稚,因為如果當知道長老們的真實實力之後,納悶這些人還會這麼囂張得意的嗎?

的確,事情就是這樣的,所有的年輕弟子看到所謂長老的實力不怎麼樣之後,覺得自己很快就會超越,難免就會囂張一下的。可是,這個世界山總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江凡也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佔兩個老門都是喜歡隱藏的實力。

「凡兒,有些事情不明白,將來你就會明白的。」掌門人似乎看到了江凡的疑惑,開口說道。

江凡想了下,沒有說些什麼。很快,外面就開始吵鬧起來,可以聽得很清楚,是因為外面的血羅門人要來這邊挑釁的,這倒是讓江凡十分的鬱悶,這到底是搞什麼的啊,怎麼這麼快就有人來挑釁,江凡他們血羅門的弟子,閉關出關,就是要跟星光教的弟子挑戰嗎,那也是太無聊了吧。

「凡兒,這是一個好機會,你去看看吧,說不定會看到其他長老的弟子比試的。」掌門人i臉上浮現心安了一抹笑容。

「好的。」

江凡聽完之後走了出去,畢竟嘛,江凡也是很好奇的,想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再加上,江凡到這裡之後,基本上都是別人找自己單挑的,自己倒是真的很少看別人決鬥的。哎,要是星光教的弟子,都可以向血羅門的弟子那樣,那多好啊,出關之後,就去找血羅門的挑戰,幹嘛總是找自己的人單挑的。難道,是因為血羅門的年輕弟子,真的是沒有任何的勢力,跟這邊的人比較嗎?

這一次,在大門之後,江凡有些意外,因為之前總是隱居在山崖變得張長峰也突然出現了,站在人群之後,似乎在期待的一場好戰爭的。當然了,這個張長峰如果不是穿著星光教發的衣服,還真的沒有人看得出來這個傢伙就是星光教的地。只不過,在某一種情況下的時候,也會覺得張長峰是一個外圍弟子吧。

「白如冰,你這個叛徒,背叛了我們血羅門,必定不可饒恕。」

血羅門剛剛出關的弟子陳家洛,環視一圈,既然將目光鎖定在人群中的白如冰身上,這倒是讓所有人有些疑惑,不過,既然是人家的家事,看著他們打架也是挺好的,沒有什麼可說的,畢竟嘛,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人,總是要那個什麼的嗎?

白如冰愣了下,額頭上都是黑線的,本來是出來看好戲的,誰知道事情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不過這個傢伙也是一個很機靈的人,聳聳肩膀,十分平靜地說道:「不要說我背叛血羅門的,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膽子,當初血羅門的人都知道,我是被血羅門給趕出去的。」(未完待續。。) 真是一個白眼狼的啊。

**走了之後,四長老走了過來,看著江凡,眼中閃過一抹感激的光芒,說道:「小子,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前面給了他兩顆丹藥的話,我也弄不到這一顆丹藥,又或者,就算是有了這一顆丹藥,覺得給了他也不會有太多的反應的。」

江凡聳聳肩膀,很平靜地說道:「無所謂啊,都是星光教的弟子,而且我看人也挺不錯的。」

「呵呵,不過小子,你從哪裡弄到那兩個丹藥的,要知道,就算是一個門派中都不一定存在這樣的的丹藥。雖然這個丹藥跟其他的不一樣的,其他的丹藥會直接,或者間接上給人增加實力的,這個丹藥只不過是輔助的作用,許多人吃了之後不一定有任何的收穫,所以整個大陸上也很好有這樣丹藥。」四長老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的光芒,開口說道。

怎麼,難道是我自己煉出來的,這些也要告訴你嗎?

江凡自然沒有說出來,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順著對方的話語,說道:「是啊,這些丹藥,在大陸上的確很少有人賣的,不過嘛,我算是運氣好吧,正好一次逛街,看到有一個人賣這一種葯。你也知道,這一種丹藥本來價格市場就不好,賣的人也不多的,所以就很便宜的處理給我了。」

「額,原來是這樣,看來跟我一樣啊,哈哈。」四長老突然高興的笑了,不過心裡頭也是稍微有些失落,還以為江凡是一個煉藥的藥師的。

「……」

江凡額頭上都是黑線,不知道眼前的四長老說的到底是真還是假的,反正這也太邪門了吧,自己隨便說一句謊言,難道還真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當然了。既然對方已經相信,那就是無所謂了。

「對了,小子,你是不是很想閉關修鍊呢?」這個時候,四長老又突然說道。

江凡愣了下,肯定是想要閉關修鍊,因為只有在閉關的時候,才可以讓自己這一段跟人決鬥的經過,都徹底的反思,領悟一些。增加自己的實力。只是,江凡無奈苦澀,說道:「我也想啊,現在血羅門人,以及上劍門的人,都會不斷的找我挑戰的,我要是不應戰的話,恐怕有辱星光教的名聲啊。」

「看在你幫我徒弟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現在大長老的徒弟,以及三長老兩個徒弟也都出關了,這些人的實力也都是很不差,不在你之下。正好,你可以利用這一段的時間,去閉關的,就將星光教中的事情。暫時交給他們吧。」四長老臉上還帶著幾分奸詐,感情,是打算不讓那幾個人好好的修鍊。

不過,這對江凡的確算是一個好消息的。

三長老的徒弟,江凡也是有所聽聞的,華峰的實力本來就不弱,就是太過於自信,經過上一次跟自己決鬥之後,應該會收斂許多的,至於三長老的另外一個徒弟,便就是王志文,這是一個天資很卓越的高手。

當然了,現在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大長老徒弟,江凡是很少聽聞過這個人的實力到底怎麼樣的,只知道這個人一直在排位榜上名列第一,向來有很少的人挑戰。如果從眾人中聽聞到了什麼,呵呵,那就是這個人的人緣很好的。

反正他們都已經出關了,沒有找自己挑戰,是最好的事情,現在也趁機去閉關修鍊一下吧,當江凡再一次抬頭的時候,四長老已經消失不見了,江凡驚訝,之前也以為自己的實力進步很多,即便是遇到長老級別人的人物,也有一戰之力,卻沒有想到還是存在很大的差距。

其實,江凡並不知道,四長老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四長老的速度在鳳凰城中是很有名的,往往是根據自己的速度,以及輕盈的步伐,將對方慢慢的擊敗的。但是四長老在同長老級別中,近身搏鬥的實力,還算是比較靠後的。

「有什麼事情嗎,凡兒?」

江凡走到了掌門人的大殿中,掌門人彷彿就在那裡等著江凡,在江凡剛剛進去,就對江凡開口說道。

江凡愣了下,於是回答道:「我想閉關一段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

「這是好事情,你也需要好好的提升一些實力,你殺死血羅門二長老的時候,雖然為師已經幫你扛過去的,不過始終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實力增加了,也會好應付一下。」掌門人通情達理的說道。

江凡心裡頭很感激:「謝謝師傅,那我現在就找地方閉關去了。」

「不忙,既然是找地方,不如到我的密室中吧,那個密室,除了我,其他的人都沒有進去過的,還有,我看你上一次對那一本武技領悟的也算是不錯,我在送你一本,可能會對你有些幫助。」掌門人說著,就從袖子裡面掏出一疊竹簡的。

這倒是讓江凡有些驚訝,不過看那竹簡陳舊的樣子,就知道這是一本很好很厲害的武技了,江凡看去,上面寫著《萬劍歸一》,江凡現在是使用的九把飛劍,而且九劍合一,成為一絕的絕招,沒有想到,現在還有萬劍歸一,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實力必定會提升很多的。

「這一本竹簡跟隨我多年,我也修鍊了上百年,才領悟到了第三層,希望在你的手中,可以領悟到更高的境界。」掌門人語重心長的說道。

「嗯,徒兒一定會用心研究。」

江凡激動不已,心裡頭覺得,這一本竹簡,肯定是跟著霸劍前輩有關係的,之前得到了霸劍前輩的傳承,如果現在再得到霸劍前輩的一下劍技,那麼自己在星光教中必定是耀眼無比。

當然了,現在還是抓緊去修鍊吧。

江凡來了密室之中,鬱悶的看了一眼,這哪裡是密室啊,根本就是世外桃源,分明就是另外一片天地。江凡也做夢沒有想到,師傅的密室之中。 囚心鎖愛 。四面環山,只有密室一條出路的。

看來,這裡被說成密室,也就是師傅的私人修鍊的地方,環視四周的環境,山高聳立,要是翻越過來還真的挺不容易,在這一片深山中閉關,是最好得方。

前半年來,江凡一直都是精神上的提升。現在得到了機會,可以提升整體的實力,的確是最好的機會,並且之前有著精神上的提升,所以現在提升起來也是很容易的。

時光如此,不知不覺,便已經過了半年的時候。

江凡閉著眼睛,坐在一棵枯萎的大樹下修鍊,一片葉子墜落。眼看就要落在江凡的頭上時,突然一道微弱的劍氣,枯葉化作兩半飄落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