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有頭債有主不假,但是這玩意吧,人家都動手了,焉有不回敬一下的道理?

至於陳菊,放心,他不敢跑,也跑不了。

“廢物……”陳菊暗罵一聲,也管不了身前的煙嵐姑娘了。

“江少爺,停手!”陳菊大喊。

江北微微轉了轉頭,你說停就停?

我幹!

心裏想着,根本不搭理他。

尼瑪,又被無視了。

怒氣值+66


不能讓他動手,不行!

陳菊直接飛身而上,這是步法戰技,很珍貴。

珍貴就珍貴在聚氣也能修煉,跑路的時候好用。

“江少爺,洪教頭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停手!”

陳菊不卑不亢。

江北轉頭,饒有興致的看着他。

“滾。”

隨後轉頭,一拳朝着洪教頭的腦袋就轟過去。

已經經歷了戰鬥的江北,對靈力這東西的把控已經好了很多。

拳頭嘛,沒事,打不死。

一拳接着一拳,洪教頭鼻血嘩嘩流啊。

氣的江北還得把靈力往拳頭上覆。

洪教頭更慘了,牙都打掉了半口。

後面的陳菊心裏苦啊,洪教頭他是保不住了。

趕緊研究這麼脫身,他做夢都沒想到啊,江北竟然真的是修煉奇才!

以前都是裝的,都特麼是裝的啊!

陳菊轉身就想溜……

“那個菊,天氣這麼好,不用着急走,躺下談談人生,談談理想不好嗎?”

江北悠悠開口了。

但是陳菊懵逼了……

他後面的侯煙嵐也懵逼了,看得一愣一愣的。

好有血性的男人!

江北這才注意到侯煙嵐,就覺得熟,看到旁邊的環兒侍女,明白了。

“猴兒,你先站遠點,場面可能有點血腥,不適於觀看。”

江北隨口說道。

倒不是他真想弄怒氣值,而是他真把這姑娘的名字給忘了。

嗯……長得挺好看,是他不介意深入瞭解一下的那款。

仙女範兒,不錯。

來自張環的怒氣值+60


來自侯煙嵐的怒氣值+20

猴兒?這特麼是什麼稱呼!

你叫我嵐兒,我可能會覺得輕浮,但是猴兒?

煙嵐姑娘想發火,沒着力點,很難受。

再看江北,已經轉身不看她了,對着洪教頭又給了一腳。

裹着靈力,這麼高檔的休閒鞋不能弄上血!

嗯……依舊是照腳踹。


都是血啊,慘,比那個什麼上官明珠還慘。

收腳!

江北覺得他已經有了修煉佛山無影腳的資質了。

背對着侯煙嵐,陳菊,江北勾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轉身看着陳菊。

“那個菊,我和洪教頭的賬算完了,現在得算算跟你的了。”

陳菊看了一眼倒着的洪教頭,心裏一緊。

難不成……不!絕對不會!他可是陳家的大少爺! 陳菊狠狠嚥了口唾沫,看着江北。

想知道他是怎麼算賬的……

只聽得江北開口了。

“俗話說的好,打狗還得看主人,嗯,有點問題,流民們不是我養的狗,但是這個洪教頭應該屬於你養的狗吧?”

陳菊木訥的點了點頭,算作承認。

“所以,我把你的狗給打了,你不表示一下嗎?”

江北繼續挑着眉問道。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99

很滿意,這個數值。

“江!北!我看在你是江家小少爺的身份,可以對你既往不咎,但是!”

陳菊話還沒說完,就被江北給打斷了。

直接江北隨便的擺了擺手,繼續說道。

“別在那可但是但可是的了,不用你既往不咎,想幹嘛直接來就行。”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99

這個慫貨,九十九就是頂峯了?

老爹可是連續來了兩波666啊!江北不由得鄙視着眼前的陳菊。

陳菊啞火了,他發現在江北面前只有找氣受。

江北心中冷笑,我要是連你都玩不明白,我還寫什麼小說?

一個酒瓶子我都能吹的繞地球兩圈!

陳菊長呼了一口氣:“江少爺,你想幹什麼,說吧。”

很明顯,陳菊服軟了。

“首先,把打壞的傢俱都賠償,嗯……雙倍賠償。”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66

不說話。

接受了。

聽江北的話還有下一層意思。

江北也沒準備放過他。

“其次,你的狗子們做出了傷害人民的舉動,甚至還想當街行兇,給點精神損失費吧。”

陳菊很明顯的愣住了,精神損失費?不懂。


“就是賠錢,傻逼,沒文化。”

江北撇了撇嘴,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99

罵成這樣了還99呢?江北有點無奈了。

“至於這個賠償嘛,我也不坑你,每家一百兩吧,這裏也就兩百多家,給個整數,五萬兩吧。”

“好,很好,你繼續說。”

“懂事,那我也不跟你客氣了,還有就是……”

來自陳菊的怒氣值+99

“江北!你欺人太甚!真以爲我陳家不敢動你嗎!”

啪啪啪。

江北鼓掌了,有血性!他就喜歡這種有血性的人!

江北如同惡勢力的那幫大漢一樣,緩緩動了動手腕。

擺出了一幅明顯要打人的樣子。

陳菊慫了,瞬間就後退了兩大步。

略帶小心的盯着他。

來自張環的怒氣值+30

江北一愣,這是哪跟哪?


另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