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要去尋找我的父母了,不管能不能夠找到,我都要去試試,咱們就此別過吧!」金剛要去尋找他的父母,和江城不再同路,江城是要去長安,而金剛通過自己嫂子的描述,知道自己的父母有可能是去了西部地區,因為他們在沒走散之前曾將說過類似的話語,說如果能夠逃出長安,他們將會前往藏去苟且偷生。


既然金剛要去尋找他的父母,那江城是肯定不會阻攔的,目送著金剛離去之後,江城才發現,他如今又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看著蒼茫的大地,江城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中部地區天大地大,地廣人稀,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尋找單幀。

也許他就在那長安城之中,也許他躲在長安附近的某個門派之中,對於單幀的下落,江城實在是無法得知。

他這一整天都在長安附近漫無目的的走動著,思量了一天,他決定先尋找到一個人流量特別大的地方,之後在慢慢尋找,從長計議。

要靠他一個讓人,想要尋找到單幀,那簡直比登天還難,但是如果想要打聽到單幀的下落,那可就沒有那麼難了,人類是群居動物,單幀再怎麼逃,也脫離不了人群。

越是深入到長地區,蟲子就變得越多,江城知道,這裡已經完全被長角甲蟲所包圍,仔細算一算時間,江城忽然想起,在這一年,中部地區發生了一件大事。

中部地區的華山派率領中部武者,前去剿滅蟲子,結果以慘敗告終,他們惹了一隻十分強悍的六級蟲皇,如今這隻六級蟲皇不依不饒,正在試圖毀滅西部所有倖存的人類,這便是上一世的中部,在這一年所發生的大事,而最後的結局也十分慘烈,人類武者幾乎被這支蟲子大軍團滅。

這一天,江城正在野外晃蕩,卻忽然聽見遠方傳來一陣陣吵鬧聲。

「華山派招收兵馬了,只要能夠進入軍隊,每一個人都可以吃飽飯。」

「能夠加入華山派的正規軍,那絕對是一件十分有面子的事情,只要能夠有幸被選中,從此以後,我們完全可以吃飽飯。」

正在這時,一群饑民從江城的身邊經過,他們一個個臉上露出異常興奮的光芒,居然對參軍這種九死一生的事情十分上心。

… 江城稍微思量了一番,覺得與其自己到處亂跑,還不如到軍營之中去看看,看看是不是能夠打探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想到這裡,江城也急忙跟上了那群面黃肌肉的難民。

「幾位兄弟,你們此去參軍,面對的是窮凶極惡的蟲子,你們難道不怕死嗎?」江城走入這個小隊伍之中,忍不住與人搭話,結果,這幾個難民如同是在看傻子一樣看著江城。

「你以為我們想參軍嗎?如今所有的糧食都被華山派所徵用,沒有糧食,你想讓我們活活餓死?」一個難民沒有好臉色地說道。

「你們可以逃跑啊!一直向著東方逃去,就可能會獲得一線生機。」幾個難民直到此刻,才得以仔細打量一番江城。


「小子,你應該是外地來的吧,不然怎麼會不知道這沿路的情況,通往東方的幾條國道之上,連草根都被吃乾淨了,我們如果這樣貿然逃走,定然會被生生餓死,你以為我們想參軍?只是這華山派太不是人,在最近兩年,把所有糧食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個難民唉聲嘆氣地說道,神情顯得十分的無奈。

原來是這樣,江城並沒有來過中部地區,不知道這裡的難民居然如此的疾苦,居然連一口糧食都分不上。

這幾個難民知道江城是外地人後,不由得開始和他訴起苦來。

枕上世子:美人深香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啊!這些華山派的武者們,不光不讓我們碰到一絲糧食,甚至連基地市都不讓我們進,我們這群難民只能選擇在野外生存,想要進入基地市,想要生存,我們只能拚命成為可以被華山派利用的人。」

另一個難民說這話的時候,是滿臉的無奈神情。一路之上,難民變得越來越多,他們聚集成一條洪流,奔著同一個方向涌去,十分顯然,這些難民都是生存在野外的無用之人,都是想要博得一個軍人名額的難民。

大概又走了半個時辰后,江城他們一行人終於來到了招收士兵的地方,這時一個高台,告台的上面放著幾把椅子,而椅子上則坐著幾個穿著軍裝的男人,看樣子,他們幾個就是招收士兵的官員。

檯子下面的難民很多,大概有上萬人,他們鬧鬧哄哄,全部聚集在高台的下面,彼此間激烈的交談著,他們所有人的眼中都顯現著嚮往的神情,儘管知道參軍后也會是九死一生,但他們還是爭先恐後的想要當兵。

因為,當兵就可以吃飽飯,可以穿新鮮光亮的軍裝,可以不被冬天的嚴寒凍死,當了兵,他們就可以進入基地市,並有了一個合法的身份。

而且,當兵后如果僥倖不死,累計了戰功之後,還可以獲得蟲丹這種修鍊資源,如果自己的資質稍微高一些,甚至可以成為強大的武者,從此一步登天。

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雖然也伴隨著無盡的風險,但這最起碼比沒有絲毫的希望要強上許多。

「現在,排成五隊,站好隊形,接受幾位長官的檢驗,合格者,就可以加入軍隊。」一個嗓門極大的軍人,站立在高台的最前面,大聲對著台下的難民說道。

江城也把自己的衣服弄得髒兮兮的,並在臉上抹了一層鍋底灰,因為這樣可以起到隱蔽身份的作用,可以方便他混入到軍營之中。

上面讓這群難民站好隊伍,可是現場卻並不是他們所能控制的,這裡面依舊有黑幕存在,一些大型的難民組織,正在有計劃的實施他們的陰謀,病把他們之中的自己人送到最前面,進行優先的選拔。

在選新兵的過程之中,剛開始選拔的兵種一般都是最好的,這些肥肉自然就會被那些大型的組織多吞掉,一些個體的難民根本不可能撈到這樣的資格。


這些人居然在暗中操縱新兵的選拔,江城也十分佩服他們的膽量。第一個上去的,正是一個大型難民組織中的人,那是一個長相十分甜美的女子,她扭動著自己的腰肢,在幾個評委面前賣弄著自己的身材,而且還時不時的用攝魂的眼神勾搭著那幾個評委。

幾個評委在見到這個長相妖嬈的女子之後,全都露出了一副豬哥的模樣。選拔那女子的評委,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軍官,自打這女子上台之後,他的眼睛一直就沒有離開過女子翹翹的臀部。江城看到這一幕,心中頓時對這個華山派的新兵選拔看低了不少。

招收士兵,是用來行軍打仗的,並不是選美,可看現在這意思,這裡面不光有大型難民組織的暗箱炒作,甚至還有重重的內部黑色交易,如此的軍隊,又怎麼可能打勝仗。

那個肥胖評委眼中冒著綠光看著這個妖嬈女子一步步走過來,之後他抓過這女子的手,十分興奮地說道:「美人,今晚來我的營房之中怎麼樣?我保證你會被選中,並且,我一定會給你安排一個十分清閑的工作,就給我做秘書怎麼樣?」

肥胖軍官的眼睛在這女子身上來回打量,絲毫不避諱其它的軍官,這一場景看的江城連連乍舌。

「哎呀,討厭,不要說的那麼直接嘛,倫家今晚去你房間還不行嗎?。」女子嘴上說著害羞,可是臉上卻並沒有一絲羞愧的神色。

肥胖軍官哈哈大笑,顯得十分的得意,而其它幾個軍官評委則是滿臉的羨慕神情,而那妖嬈女子也並不以此為恥,而是驕傲地回過頭來,用一絲非常神氣的眼神掃視著下面這群難民。

「快點,快點,今天時間很緊,到了下午,這次新兵選拔便結束了,你們抓緊時間。」一些小型的難民組織,只能站在難民隊伍的最外圍,乾瞪眼,一聽到這場新兵選拔在下午就回結束,他們都十分著急,前面的好位置如今都被各大難民組織所佔據,就算是輪到下午,也輪不到他們頭,如果沒有奇迹發生,他們甚至連一個機會都爭取不到。

… 「這不公平,不公平,你們徇私舞弊,縱容給你們好處的大型難民組織,卻對我們這些弱勢力視而不見,我們也要機會。」一個小型難民組織的頭領實在忍不住,不由得跳出來怒斥軍方評委。

「給我們一個機會,給我們一個機會。」隨著第一個人站出來,越來越多的,排在後面的小組織也都站了出來,大聲怒斥新兵選拔的不公平。

「你們想要公平是嗎?你們這群豬玀,居然還想要公平,簡直是笑話,現在,我來告訴你們,什麼才是公平。」

一個士兵在得到軍官評委的命令之後,舉起手中的衝鋒槍,對著天空瘋狂開槍,一隻飛鳥被這衝鋒槍打中,在半空之中發出一聲悲鳴,之後墜落在地上。

「什麼是公平?我們華山派就是公平,公平是靠實力贏來的,沒有實力,就給我乖乖的趴著,你們誰要是再敢出來鬧事,就那那隻該死的菜鳥一樣,身上被打成一個塞子。」

這士兵的震懾並沒有起到作用,正相反,這卻激起了長期生活在野外的難民們的凶性,他們這幾年一直生活在野外,對於華山派這個統治階層,早就已經痛恨到了極點,而在這一刻,這矛盾的痛恨終於在軍方比威逼之下爆發出來。

「憑什麼,憑什麼這麼欺負我們,我們每年給你們種地,給你們修建城牆,為你們做牛做馬,可到頭來呢,我們這些納稅人,卻被你們這群統治者當做奴隸來使用,老天何其不公?兄弟們,今天就給我反了。」

就在要爆發難民暴動的前一刻,一個軍官評委從高台之上跳下來,他是一個火武魂武者,境界已經達到鍊氣境巔峰,實力十分強大,他雙臂張開,隨即全身都沐浴在熊熊的火海之中,他飛速向前,如一隻浴火的鳳凰,瘋狂第撲向那些鬧事的武者,他所過之處,一個個難民的身體被烈火所燃燒,瞬間便被化為無盡的灰燼。

這軍官評委徑直來到最先鬧事的難民身前,充滿火能量的一拳轟擊向那個難民頭領。

這充滿火能量的一拳如果打中這難民頭領,他將必死無疑,感受著身前那滾滾的熱浪,這難民頭領閉上了眼睛,靜靜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可是他等了老半天,也沒見著拳頭降落下來,他睜開眼睛,卻見剛剛一直跟著他的外地人,正在和那軍官對峙,而且看這樣子,他們兩人的實力居然不分上下。

「你敢阻止我,你知道我姑父是誰嗎?」這軍官正是剛剛那個肥胖軍官,他此刻一臉震驚地看著江城,臉上滿是不相信的神情,他實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在長安附近找他的麻煩。

「你們身為軍人,身為保家衛國的軍人,這樣暗箱操作,沒有覺得自己過分嗎?」江城的大手牢牢抓著這肥胖軍官的手,那手就如一個鐵鉗一樣,讓這肥胖軍官根本無法掙脫絲毫,他知道,自己算是碰到硬茬了,這小子的實力比他要強的多。

他在末世中混了這麼多年,當然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只是稍微一思量,他便換上了一副笑臉。

「軍隊有軍隊的命令,既然他們排到了後面,那便要守軍隊的規矩,規規矩矩的排隊,我真不知道這裡頭居然還有暗箱操作。」

「那你現在知道了,難道還要徇私舞弊嗎?」江城語氣冰寒地說到,他本不想管這等事情,可是既然看到了,他還是忍不住要管上一管,否則他過不了心裡的那一關。


「那是自然,我決定吧今天的選拔時間延長,讓所有合格的人都可以進入軍隊。」胖子軍官連連點頭,直到他做過這個保證之後,江城才鬆開了他的手。

胖子軍官對著江城點頭哈腰第地笑著,可是等他轉過身去之後,臉上卻換上了一副十分憤怒且猙獰的神情,江城是易經境初期武者,實力比這胖子軍官不知道強了多少,他自然可以感受到這胖子一前一後兩種情緒變化,不過他並沒有點破,這胖子識相點也就罷了,如果他惹到江城這裡,江城不介意送他上西天。

江城幫助了這些弱勢群體,所以這些難民中的小勢力對江城十分感激,他們對著江城說著感激的話語,把江城視為英雄。

通過選拔,江城十分順利的進入了新兵連,新兵要經過七天的操練,之後便可以上戰場了,這天下午,被選中的新兵全都在這高台之上集合,之後幾個軍官站在高台之上,開始選兵。

「大家好,自我介紹一個,我是新兵一連的教官祁連山,現在我點到名字的請出列。」軍官手裡拿著一個點名冊,這是他們之前選拔的時候所登記的名冊,他站在高台之上,一個個名字念著,不一會就念到了江城的名字。

在念到江城的名字之後,這教軍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在確定江城的長相之後,他才把目光收回到點名冊上,江城何等精明?這眼神代表什麼意思,他再清楚不過,看來那個死胖子是沒準備放過他,居然找到教官來害他,江城已經想到了自己後面要發生的事情。

在新兵連內,他一定會受到諸多刁難。在點名結束后,幾輛卡車便開了過來,這教官吩咐被點名的士兵趕緊上車,之後開往訓練地點。

江城和一般新兵蛋子坐在卡車之上,顯得有些昏昏欲睡,而正在這時,一個新兵坐在了江城的身邊。

「大哥,我就是剛剛你救下的那個人,剛才真是太謝謝你了,若不是因為你,我現在已經死了。」那新兵看向江城的眼神充滿了感激,江城睜開眼睛,知道這人正是自己剛剛救過的傢伙。

「小意思,不值一提,我看你還是想想以後怎麼在軍營中生存吧!那胖子軍官已經盯上我們了,以後我們的日子一定很不好過,定會受到他諸多的刁難。」

江城看了他一眼,之後閉上眼睛說道。

聽到江城這樣說,這新兵也握緊了拳頭,不過隨即他又完全釋然。

「恩公,我的名字叫李達,還沒請教您的尊姓大名。」

「王二寶。」江城淡淡地說道。

如此一來,兩人便再也沒有交流過,直到車子嘎吱一停,江城才從閉目養神之中清醒過來,他知道,這是到了訓練的營地。

到了地方之後,一群新兵全都十分興奮,他們爭先恐後地從卡車上跑下去,每一個都十分高興,以為從今天開始,他們就是一名新兵了,以後就可以吃飽飯,並可以穿上嶄新的軍裝。最重要的是,在這軍營之中,只要你還活著,就有機會上位,有機會成為一名武者,甚至是那種一人可抵擋百萬大軍的強悍武者。

到站之後,江城和李達也從卡車之上走了下來。這裡是一片荒野,而荒野之中突兀地矗立著幾個大帳篷,而帳篷的周圍則設有諸多陷阱,像是為了防止蟲子的突襲。

「現在,所有新兵立刻跑步前進,把自己的行李放到帳篷之中,每一個鐵架床上都貼著名字,三分鐘后,找好自己的位置並出來集合。」

一聽到這話,所有新兵全都蜂擁著湧向軍用帳篷,在進入帳篷后,江城還是被這場面所震撼住了,就這樣一個不用算大的帳篷之內,卻落滿了鐵架床,鐵架床密密麻麻排列在帳篷之中,每個床位都落了三層,就像是迭羅漢一樣。

而就是這樣一個不算大的帳篷內,卻可以居住五百人左右。

江城在這帳篷之中掃了一眼,一下便發現了自己的位置,他走過去,坐在床位之上,思緒一時間飄向了遠方。

江城想著接下來的計劃,想著該怎麼找到單幀,時間過得飛快,一會的功夫,三分鐘便過去了。聽到外面的號角聲, 風雪漫東州

新兵們集合后,隊伍顯得有些混亂,教官祁連山背著手,站立在隊伍的最前面,審視的眼光掃過每一個新兵,在江城那裡多停留了幾秒后,又趕忙移開。

「今天的操練內容是隊形和軍姿,一個好的軍人,首先讓人一看,就要有一個當兵的樣子,立正。」教官說完這話后,便走到隊伍之中,開始糾正這些新兵的軍姿。

在走到江城身邊的時候,這教官祁連山故意停下身形,並重點對江城的身形做了糾正。

「這個兵站的就很好,你們好好學一學,看一看,今天你們必須把這軍姿站好,最起碼要站的和他一樣筆直,今晚之前,站不好軍姿的,就不用吃晚飯了。」

這教官確實挑不出江城的問題,因為江城站的實在是太筆直了,他身為易筋境武者,身體可以隨意彎曲,甚至是拉長拉短,現在他江城就像是一個橡膠人一般,想要把身材挺的筆直,自然沒有一絲的問題。

整整一個下午,這教官逃不出江城的一絲毛病,上面本來交代過,一定要搞死江城,可是他卻挑不出江城的一絲毛病,這不由得讓他變得十分的著急。

晚飯時間的時候,江城找到了幾個流里流氣的新兵,並把他們叫到了角落裡。

… 他把這幾個新兵叫到角落裡面,這幾個新兵不由得十分的疑惑,他們在陽光時代,本就是街面上面混的小流︶氓,而在末世之中生存,他們就是以打家劫舍為生,混到今天倒也沒死。

「看到那邊的那個年輕人了嗎?你現在就過去挑釁他,現在就去吧,只要辦成了這件事,我保證給你們安排一個好的去處。」幾個小混子在末世混了這麼久,自然知道這裡面的黑幕,他們只要過去挑釁那個正在吃飯的傢伙,就可以成功上位,這可比在末世中拼殺,靠累計戰功上位好的多。

這幾個小混混一聽說還有這樣的買賣,不由得變得十分興奮起來,他們幾個洋洋得意,走起路來弔兒郎當,奔著江城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們在難民團體之中也是有名有姓的混子,曾經欺負過不少人,這裡的新兵也有許多都認識他們,知道他們以後一定會成為兵痞,所以一時間都看向這幾人的目光,都帶有一絲恐懼。

江城早就發現了這幾個圖謀不軌的傢伙,他知道,這幾個人肯定是教官安排過來找他麻煩的,他心裡思量一番,決定用自己兩成的實力來對付這幾個混混,他也想要那教官看看,自己的實力究竟是怎樣的,並威懾一番,江城知道,當自己顯現出實力來之後,只要那教官不是一個傻、逼,就一定不會繼續對自己出手。

不過就算威懾不成功,他也絲毫不在意,他來著軍營之中,本就是為了打探消息,所以並不在乎自己的言行,只要保住新兵的名額,命累計幾個戰功,那時他的地位一定會十分超然,到時候也便方便他打探消息,江城現在打的就是這樣的心思。

幾個小混混晃晃悠悠來到江城身邊,故意用腳踩向江城的腳掌,江城右腿微微一動,直接給這小混混下了一個絆子,把這傢伙絆了一個狗吃屎。

「哎呦,小子,你居然用絆子使壞,你什麼意思?」這幾個小混混本來就是來鬧事的,他們雖然知道江城實力不錯,可是這裡是軍營,他若是敢在軍營中鬧事,一定會受到嚴厲的懲罰,這也是他敢於站出來挑釁江城的原因。

幾個小混混抓起餐桌之上的盤子和碗,對著江城便砸了過去,江城是何等實力,怎麼會被他們砸重,他體內元氣爆發,在身前行程一個防護罩,這些盆盆罐罐在碰到這元氣防護罩的時候,全都被反彈回去,噁心的菜湯和食物濺了這幾個小混混一臉。

「小子,你居然敢先動手,我廢了你,幾個小混混正愁沒有機會使壞,如今後終於被他們找到了機會。他們幾個蜂擁而上,抄起板凳和盤子等等武器,對著江城便砸了過去。

江城身體如一道魅影一樣飆射進人群之中,他的身形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人們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他的身體劃過一道道殘影,之後瞬間便又回到了座位之上,繼續吃起了饅頭,而那幾個被來鬧事的小混混,此刻卻倒在地上,每一個人的臉上都被砸了一拳,門牙掉了一地,他們倒在地上哀嚎不止,顯然江城這一記老拳十分強悍。

這邊的動靜,教官祁連山早就看在了眼裡,當他看到江城出招的時候,便知道這小子的實力很強,他一時間有些摸不清門路,不知道一直和江城作對,是對還是錯,他的上級曾經交代過,一定要玩死江城,可是祁連山的本能告訴他,這個江城實力太強,根本不是他能夠動的了的。

想到這裡,他心中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的上級雖然在上面有一個當官的親戚,可對他卻並十分在意,況且祁連山也並不是屬於那胖子軍官的勢力,他沒必要為那死胖子交代的一句話,搭上自己的性命和前程。

想到這裡,祁連山沉吟了片刻,飛速來到了案發現場。

「這裡怎麼回事?」教官陰沉著臉說道,語氣十分的不善,不過江城根本沒有抬頭看他一眼的意思,在軍營之中打架,只要不把人打死,就不會被開除,最多是給他一個處分,讓他去餵豬或者是去掃廁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