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同意把你們隊交給我管了!」高麗繼續道。

「我們幾個歸你管了?」江帆驚訝道。

「是的,我是你們的門主,你們隊歸我管!」高麗點頭道。

「我靠,這女人分明是要報復我呀!她把我調到她門下,然後慢慢地折磨我,這女人太壞了!」江帆暗自道。

「我警告你,雖然你是我的門主,我可不會受你欺負的!如果你想藉此報復,那我隨時恭候!」江帆冷冷道。


「江帆,你誤會了,我把你調到我門下,不是想報復你!我是想,想把你留在我身邊。」高麗流露出羞澀之態。

「你把我留在你身邊,不是為了報復我,那是為了什麼?」江帆驚訝道。

「我,我,我沒什麼意思,就是感覺你與眾不同。」高麗羞澀道。

此時江帆明白了,這妞是喜歡上自己了!真是怪了!自己這麼對待她,她還喜歡上自己了!難道這女人喜歡被虐待?不會吧?會不會是使詐?現在陰險狡詐的女人可不少呢!

江帆疑惑地望著很高麗的臉,高麗有點不自在了,「媽的,試試看她是不是喜歡我了!」江帆立即一把拉著高麗的小手。

「你是不是喜歡我了?」江帆微笑道。

高麗臉上立即發燒了,平日大膽妄為,刁蠻任性的她今天竟然像一個小女人一樣害羞了!這真是怪事!

看到了高麗臉上的羞澀,江帆立即斷定高麗是喜歡上了自己,為了進一步證實自己猜測,江帆一把摟住高麗,對著她的小嘴吻下去。

這就是江帆大膽地方,換作任何人都不敢這麼做,這就是江帆征服高麗的原因,因為在逍遙峰上,沒有人敢得罪高麗,處處讓著她,助長她的刁蠻任性。

從來沒有一個人敢對著她叱喝過,更別提動手動腳了!所以在逍遙派沒有一位男人敢喜歡她,對她的只是害怕和忍讓。

突然出現一個天不怕地不怕江帆,見面就打她屁屁,還強吻她,非禮她,使她感覺到自己是個女孩子了。

高麗正渴望江帆的吻呢,她只是微微掙扎一下,然後雙手就緊緊地摟住江帆脖子了。屋裡的黃富和翁曉偉頓時目瞪口呆,「呃,沒想到她喜歡上帆哥了,真是匪夷所思!」黃富驚嘆道。

「呃,我不得不佩服江師兄,才來一天就征服了掌門的女兒!以後我們日子就好過了!」翁曉偉佩服道。

此時門外的江帆和高麗分開了,高麗滿臉的喜悅,小女人姿態十足,江帆拉著她手道:「走,到屋裡去坐吧!」

江帆現在可以肯定高麗這小妞是喜歡上自己了,那可是高掌門的女兒,都送上門了當然不能放過。 懵懂少女的青春

江帆和高麗進了木屋,「麗麗,我來給介紹下,這兩人都是我好兄弟,這個是黃富,那個是翁曉偉。」江帆道。

黃富和翁曉偉站起來和高麗打招呼,眾人聊了幾句后,高麗道:「再過兩天我們逍遙派就要去青州飛龍谷參加九州修仙門派交流大會,明天下山到附近的穀雨鎮去採購物資,你們陪我去吧。」

「好的,我們明天陪你去採購物資。」江帆點頭道。

江帆、黃富、翁曉偉、高麗等人在木屋裡聊了一個多小時,江帆立即對著黃富與翁曉偉道:「你們不是還有事要辦嘛,你們抓緊時間去辦吧。」江帆對著黃富眨眼道。

翁曉偉驚訝道:「辦什麼事?」

黃富一把拉著翁曉偉道:「對了,我們還有事情還要去辦,偉哥你這人真健忘,快跟我走吧!」黃富拉著翁曉偉就往外走。

木屋裡就剩下江帆和高麗了,江帆一把拉著高麗的手,「麗麗,我們研究一下人體結構吧。」江帆壞笑道。

高麗驚訝道:「什麼人體結構?」

江帆對著她耳邊嘀咕幾句,高麗臉立刻羞得通紅,急忙站起來,「我回去了!」奪路就要逃。

四九城小人物史 :「嘿嘿,急著回去幹什麼,我們一起來研究下人體結構吧。」

「不行呀,這要是被父親知道了,他會打死我的。」高麗急忙掙紮起來。

江帆可不管這麼多,只要生米成了熟飯高掌門還不是沒轍!江帆一把抱起高麗,「哎呀,江帆,你不要胡來,我們才認識一天,不能雙修的!」高麗急忙喊道。

「呵呵,誰說的認識一天不能雙修的,我們就要打破這個世俗觀念!我們給他們做出榜樣!」江帆笑道。

「江帆,真的不行的,我父親在我手臂上點了守宮砂的,只要發生那事就會知道的。如果被他知道了,他會殺死你的!」高麗焦急道。

「呵呵,我不怕,如果是這樣就被殺死的話,那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江帆笑著把高麗放在床上。

「江帆,真的不行的,給我一點時間吧,這樣太快了!」高麗急忙坐了起來。

「嘿嘿,那我們就慢點研究,保證你會喜歡這個研究的。」江帆的手不老實起來。

高麗開始還掙扎,很快就停止掙扎了,兩人正在親熱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喊叫聲:「高師姐,掌門喊你!」

江帆立即停止了行動,「我靠,正要得手的時候,就被人破壞了,真掃興!」

高麗急忙坐了起來,她慌忙整理凌亂的衣服和頭髮,瞪江帆一眼,隨後跑出木屋,「小清,什麼事呀?」 重生首席男神:逆少,寵上癮

「高師姐,掌門找你,我不知道是什麼事。」

「哦,那走吧。」高麗道。

高麗臨走時候望了屋裡的江帆一眼,「明天早上我來找你!」高麗轉身就走了。

「哦,真是太可惜了,本來得手的!」江帆嘆息道。

「主人,明天去鎮上放倒她!」納甲土屍從地下冒出來壞笑道。

「傻蛋,你又躲在下面偷看吧?」江帆裝著一臉不悅道。

「主人,小的可沒有偷看,小的一直在修鍊呢!」納甲土屍急忙辯解道。

「你小子可不準偷看,要是被我發現了,那我就罰你一個月不準吃奶糖!」江帆嚴肅道。

「是的,主人,小的哪敢呀!」納甲土屍道。

「傻蛋,你突破沒有?」江帆道。

「小的很快就要突破了,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估計在這段時間就要突破了。」納甲土屍道。

「嗯,那你去地下抓緊修鍊吧。」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揮手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鑽入地下消失不見。

第二天早上,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四人隨著高麗一起下山採購物資,他們御劍飛行,大約兩個小時候到達了附近的穀雨鎮上。

穀雨鎮是同州的一座小鎮,距離逍遙派距離最近,下山採購物資一般都是採購一些必備的布匹和糧食,還有一些稀缺的藥材。

穀雨鎮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大部分都是修仙者,他們來穀雨鎮採購物資也是為了參加修仙界門派的交流大會。江帆、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跟隨著高麗到了一家布莊,這家布莊是逍遙派長期的供貨商。

布莊夥計看到高麗立即露出笑臉召喚道:「高小姐,歡迎光臨百花布莊!」

給讀者的話:

這幾天就5000字了,祝大家新年快樂! 高麗拿出布包,掏出一張九州錢莊的銀票,「這是三百兩銀票,給我來一百匹青布。」高麗道。


「高小姐,您要這麼多青布呀!我們布莊剛剛賣掉了大批青布,暫時沒有這麼多貨呀!」店夥計賠笑道。

高麗頓時急了,「我們急著要呀,你這裡沒有青布那怎麼辦?」

「高小姐,您別急,我們蘇老闆已經出去調青布去,要下午才能到貨,您能等到下午提貨嗎?」店夥計微笑道。


「你們確保下午有貨嗎?」高麗道。

店夥計點頭道:「下午絕對有貨,您下午帶錢來提貨!」

「好吧,那我下午來提貨!如果沒有貨的話,那我可找你麻煩哦!」高麗瞪著眼睛道。

「呵呵,高小姐,您儘管放心,如果下午您提不到貨,您就拿小的是問!」店夥計賠笑道。

江帆等人出了布莊,接下來他們要去的地方是雜貨鋪購買珍稀的煉丹材料,煉丹是修仙者提升境界必備的。特別是參加這麼重要的就找修仙門派大會,丹藥更顯得重要了。

江帆等人走在大街上,「麗麗,煉丹材料的雜貨鋪在什麼地方?」江帆道。


高麗手指著遠處道:「就在前面的東升雜貨鋪!那裡的材料最齊全,我們常年在那裡購買珍稀的材料。」

江帆等人正朝著雜貨鋪走的時候,突然大街上傳來女人喊聲:「哪位行行好吧,小女子父親因病去世,沒錢葬父親,只要一百兩銀子買下我,我願意為奴婢伺候您一輩子!」

大街上圍了一大群人看熱鬧,「咦,有人賣身葬父呢,我們去看看吧!」黃富道。

「賣身葬父有什麼看頭的,這年頭多的是呢!也許是個騙子呢!」高麗不屑道。

「主人,那個女孩子好漂亮哦!」納甲土屍道。

「走,我們還是去看看吧!」江帆道,他直接朝著人群走去。

高麗見江帆要去看熱鬧,只好跟著他走,江帆到了人群外圍,他擠入人群,看到裡面有一位披麻戴孝的女人低著頭在哭泣。

那女孩子身材一件很樸素的藍褂,皮膚白皙,一邊哭泣,一邊在擦眼淚,看樣子哭的十分傷心。

「哦,好可憐哦!」納甲土屍道。

那女孩子聽到了納甲土屍聲音,她抬頭看到了江帆等人,「這位大哥,您行行好吧,花一百兩銀子買下小女子吧!小女子甘願伺候您一輩子!」那女孩子苦著臉道。

此時江帆才看清那女孩子的臉蛋,柳葉眉,杏核眼,瓜子臉,的確長得不錯。雖然沒有高麗漂亮,但是梳妝打扮一下,也該和高麗不相上下。

那些圍觀的人立即紛紛議論起來,「哦,這女孩子長得不錯,買回家做小老婆挺不錯的。」

「是呀,你看那皮膚,還有那眼睛水靈靈的,身材也不錯。」

「呵呵,你老婆都五個了,還想要呀!」


「嘿嘿,我那五個老婆沒這個好看,身材也沒這個好呀!」

「姑娘,你夫親是得什麼病死的?」江帆道。

「我也不知道我父親得了什麼病,上吐下瀉,幾天就死了!」那女孩子道。

「上吐下瀉?你沒去看醫生嗎?」江帆驚訝道。

「小女子是窮人哪有錢去看醫生呀!只有眼睜睜看著父親病死了!我的命真苦呀!現在連葬父的錢都沒有!」那女孩子哭泣道。

「江師兄,這姑娘真可憐,你就幫幫她吧!」翁曉偉道。

「是呀,帆哥,你就幫幫她吧!」黃富道。

江帆皺起眉頭,他身上是有錢嗎,但是是金磚和金票,沒有一百兩銀子,他扭頭對著高麗道:「麗麗,你借我一百兩銀子。」

高麗臉色立變,「你,你想買下她伺候你!我不借!」高麗充滿醋意道。

「呵呵,麗麗,我只是給她一百兩銀子,並不要她伺候我。你把銀子借給我吧!」江帆笑道

「你,你說話可要算數,如果你敢收留她在身邊,我和你沒完!」高麗拿出一百兩銀子遞給江帆。江帆接過一百兩銀子,遞給那女孩子道:「姑娘,這是一百兩銀子,你拿去葬父吧!」

那女孩子臉露喜色,急忙磕頭道:「謝謝,您是好人,謝謝!請恩公留下姓名地址,小女子葬完父親后定前來伺候您一輩子!」

突然有人喊道:「這姑娘是我的,我出兩百兩銀子買下了!」那人立即扔下兩百兩銀子。

江帆扭頭看,扔出兩百兩銀子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男人,冬瓜身材,大肚子,臉上都是疙瘩豆,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

「對不起,這位大叔,這位大哥已經出錢買下我了,您晚了一步!請把錢收回吧!」那女孩子道。

「什麼!我可是出兩百兩銀子耶!當然是我買下了你!」那男人大聲喊道。

「對不起,大叔,這不是錢多錢少事情,是這位大哥先出錢,所以我是屬於這位大哥的。」那女孩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