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大娘一看這陣勢,扯了扯江老大,腳底抹油,就要回房。

江有彥一眼望去,他知道爹娘手裡有點私房錢,這會也顧不上臉面了,難堪地開口。

「娘,大妹的身體,我是一定會治的,你如果也不肯借銀兩給我的話,開年後,我就只有先暫停學業,出去掙錢。」

江大娘不敢置信的回頭,「你威脅我?」

江有斌難堪的瞥開目光。

他不想這樣幼稚,用這種方式達成目的,但鬧到現在,他已經累了,便也顧不得臉面了。

「好好好,我真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江大娘氣笑了,在廳里來回走,惡狠狠地說:「我為了你們兄弟兩人的前程,費心費力,你們就是這樣糟蹋我的心意的,在你們的心裡,我一個當娘的還比不上一個隔房的堂妹?」

江大娘像暴走的困獸,江老二兩口子根本不敢開口,私心裡也希望江有彥能勸說江老大兩口子拿出錢。

三房兩口子早在先前李福全還在的時候,就已經偷溜走了,對他們而言,這些事情都跟他們沒有關係。

「娘,你不要總是這樣好不好!我們是一家人,是兄弟姐妹,以前家裡人都好好的,全家人供著我和大哥讀書,我們也不說什麼,現在大姐都這個情況了,你還讓我們自私只顧自己,你真當我們是禽獸啊?真把我們養成這樣自私自利的性子,你就不怕你們老了,我們不孝順嗎?」

江有斌是煩死了江大娘的這些算計。

就像方氏會在江綰的面前暴露她的小心思一樣,江大娘想什麼也會告訴兩個兒子,鼓動他們去爭搶。

江有彥是悶聲不應,自有主張的類型。

江有斌不同,他會反駁,而且經常和江大娘鬧。

江有斌突然撕下遮羞布,江大娘臉色變來變去,最後像江老太一樣,放下一句話就跑了。

「行,你們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們了,我不管了,隨便你們怎麼折騰。」

江老大心思也多,但沉住了氣,平日里小兒子只會私下鬧一鬧,說一鬧,從不在家裡其他人面前鬧,大兒子更是說都不說。

這會兩個兒子一條心,他便知道不能來硬的。

「別說胡話,夫子都說你有天分,明年下場就能考中秀才,你娘手裡也沒什麼銀兩,回頭我勸勸她,再不濟我們出去借點,總不至於叫你們不讀書去賺錢。」

江老大說這話時,目光瞥了兩次江老二和方氏,兩人面上羞愧。

江老大的話點到為止,說完就走了。

江有彥沉著臉站著,垂著腦袋的樣子,就好像信仰的東西,突然被打碎了一樣,整個人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江綰徹底明白了沒錢寸步難行的道理,看江有彥難受成這樣,她也有點不自在。

「大哥,其實不用這樣,這銀子我有。」

「不行!這事你別管,你請大夫買葯的銀子,我都會給你的,多的話就不要說了。」

江有彥不是一個死要面子的人,不然剛才不會說那些話,這會倔強死抗,不過是不想為了一個妹妹,牽累另一個妹妹的生活。 陸仲遠興奮的說:「訓練終於開始了。」

憋了許多天的人,快速的衝下樓。

遺憾的是,訓練並沒有開始。

只是每人發了一套作訓服。

齊恆說:「把你們的作訓服都換了,換上我們的作訓服,真是的,不知道發我們的作訓服給你們有什麼用,好端端的經費就這麼浪費,有這點錢還不如多買點酒,浪費可恥,可恥!」

葉飛默不作聲臉色都不變,請開始你的表演,繼續表演。

齊恆一直在用眼睛的餘光偷偷的瞄著葉飛,發現葉飛表情都不變,有點失望。

我的表演有那麼差嗎,你就不能表示一下憤慨,氣憤。

不過還好,其他人臉上憤憤不平的神色給了他安慰,自己的表演還是起到了效果的。

伍六一鬱悶的說:「我真想給他苟曰德一腳,不過踢了他之後,我也會被踢走。」

齊桓說:「剛才誰在說話?站出來500個俯卧撐。」

伍六一二話沒說,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撐。

齊恆在伍六一身上跨過去,這個動作侮辱性極強。

伍六一牙齒都咬碎,還在繼續做着俯卧撐。

憤怒是要付出代價的,伍六一付出了他的代價。

葉飛也沒想阻止伍六一,也沒想過把老a訓練的計劃和目的說出來。

說出來,那是害了伍六一。

伍六一有了這個心理準備,所有的訓練都忍着,肯定會通過老a的訓練。

這樣訓練出來有什麼用,上了真實的戰場,伍六一會不會崩潰?誰也不知道。

畢竟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一旦有一點失誤,那就是一條命。

葉飛可不想伍六一因為訓練質量不夠,第一個倒在戰場上。

伍六一在這樣的情況下,老老實實的把500個俯卧撐做完。

齊恆說:「回去之後,把你們那一身難看的作訓服都給換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就穿我們的作訓服。」

伍六一咬牙切齒的換上了老a的作訓服說:「真是憋屈,用拚命換來的機會,居然過來當孫子。」

石磊說:「那你還換上。」

伍六一說:「我只是想看看他們的訓練到底有多厲害,我一定會堅持完成整個訓練的」。

葉飛心裏偷偷的豎起了大拇指,伍六一果然很剛,受到了這樣的侮辱還想着完成整個訓練。

葉飛以為換上老a作訓服之後會立刻進行訓練。

沒想到就是讓他們換一身衣服,等到天黑了,也沒得到哨音響起。

葉飛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宿舍周圍響起了大量的槍聲。

點射和單發的聲音連成了一片,時不時還傳來幾個手雷爆炸的聲音。

「嗶嗶嗶」

急促的哨聲響了起來。

「緊急集合。」

整個宿舍樓像炸開了鍋一樣,所有人穿上衣服,就往樓下跑。

到了宿舍樓下,並沒有老a的成員出現。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但是隊列還是整整齊齊的。

等了許久之後,老a的人也沒有出現。

隊列裏面頓時開始交頭接耳,亂鬨哄的像菜市場一樣。

袁朗一身作訓服帶着齊桓從角落裏走了出來。

袁朗站在隊列前面說:「一個個都挺能說的呀,繼續呀。」

隊列裏面瞬間鴉雀無聲。

袁朗說:「你們不說話,那我就開始說了,從現在開始,訓練正式開始,每個人都有100分,做好事沒分加,1號。」

「到」

「你來說說,做錯事,會怎麼樣?」

「做錯事,會扣分。」

「很好,1號扣兩分,理由答到聲不夠響亮。」

葉飛:我尼瑪。

雖然知道自己會被袁朗特別照顧,沒想到一開始就來這麼一下。

袁朗說:「剛才都看見了嗎?」

「看見了。」

「聲音這麼小,沒吃飯嗎?所有人,扣一分,1號」。

「到」

葉飛把生平最大的聲音都喊出來了。

袁朗摳了摳耳朵說:「一號,扣一分,聲音這麼大,我珍藏多年的耳屎都被震出來了。」

隊伍里瞬間哄堂大笑。

袁朗說:「除了1號,所有人都扣三分。」

許三多說:「報告,我沒笑。」

袁朗說:「41號,扣兩分,我讓你說話了沒?」

許三多頓時閉上了嘴巴。

隊列裏面還準備抗議一下的人立刻平靜了下來。

袁朗說:「對了,我還有一份見面禮沒有給你們送上,每個人扣兩分,隊列里不允許交頭接耳,新兵連就說過,剛剛集合的時候在幹什麼?」

袁朗指了指許三多伍六一和葉飛說:「1號41號43號剛才都沒有動,分就不用扣了。」

齊恆正在文件夾上面寫寫畫畫抬起頭說:「報告,分剛剛扣完了。」

袁朗十分惋惜的說:「那就沒辦法了,我們這裏只做減法,不做加法,1號,41號,你們倆沒問題吧?」

許三多說:「是」。

葉飛大聲說:「是」。

袁朗扣了扣耳朵,葉飛雖然知道這是在給他壓力,但是還是不由得緊張了起來,袁朗不會嫌自己聲音太大了吧。

袁朗十分心痛的說:「1號41號你們倆是我最看重的兵,這麼對你們我也很心痛,可是我有苦衷啊!」

葉飛當袁朗的話是放屁。

許三多特別善良,見不得有人心痛,十分溫柔的說:「什麼苦衷?」

袁朗面色一板說:「隊列里不許說話,扣五分。」

許三多臉立馬垮了下來。

袁朗說:「1號,這麼對你,我很心痛,良心很不安,你能不能安慰一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