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你不瞭解陌兒,就不要妄下結論,陌兒,不是你心裏想的那樣。”

說完,沐雲軒不在理會君子兮。

大步的往外走去。

“大嫂,你看到了吧!他一點雲城聖主的氣勢都沒有,自從蘇紫陌出現以後,他都不知道是第幾次跟我頂嘴了。”

默娘沒有回答她的話。

她甚至覺得雲軒做得對。

男人不管怎麼樣都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子兮,我問你一件事情,你住在明月山莊這麼久了,你從來沒有提過一次要讓雲軒和陌陌成婚的話,你是不是打心底裏還沒有接受陌陌?”

默孃的話直逼君子兮心底。

“大嫂,在今天之前,我是可以勉強同意的,可是看到她今天給軒兒下毒,我突然覺得,我應該考慮一下了。”

君子兮一臉理直氣壯的。

“嗯!”

默娘點了點頭。

“那你就慢慢考慮吧!如果你心裏真有這樣的想法,我勸你還是搬回雲城裏住。”

默娘看向她,陌陌一天很累,她不希望回到明月山莊以後還要看別人的臉色。

“我幹嘛要回去住,我的孫子都在明月山莊裏。”

默娘靜靜的看了她一眼,不在出聲,端着藥材往外走去。

而榆婉兒卻驚訝!

她們也住到明月山莊裏去了。 出了明月丹行的蘇紫陌,一路悠閒的在大街上逛着。

對於後邊在明月丹行發生的事情,她一無所知。

而沐雲軒也很快在人來人往人羣裏找到蘇紫陌。

看着蘇紫陌的背影,沐雲軒邪魅的笑了笑。

陌兒,今夜,看爲夫怎麼懲罰你。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正在高興的蘇紫陌只覺得背後一片涼意襲來。

快速的回頭一看,也沒有感覺到特別的氣息。

看來,是她的心裏作用。

沐雲軒那丫的這個時候怎麼可能解了毒了呢?

默娘能看出她的心思,應該沒有那麼快給沐雲軒解毒纔是。

這樣一想,蘇紫陌又放心了很多。

她繼續往前走去,下一家是她的成衣店,幾天前發生了吳江的事情,這幾日她格外留心。

巫族是一棵暫時拔不掉的暗樁。

青荷最近幾天被她派到這裏來。

“莊主。”

青荷正在給客人介紹衣服。

看到蘇紫陌進來,她遠遠的笑着喊蘇紫陌。

聽到蘇紫陌二字,站在青荷身邊的女人突然轉身看向蘇紫陌。

這一看,這女人居然是陶子絮。

她是慕名而來的,明月山莊名下的成衣店裏的衣裙都很別緻,明天的明晚的晚宴,她需要一套漂亮的衣裙來裝扮自己。

“青荷,你忙,我只是過來看看。”

蘇紫陌笑了笑,有青荷在,她放心多了。

“莊主,這位客人一直挑選不出合適的衣服來,不如莊主給她挑一套吧?”

青荷看了看陶子絮,她進來快一個時辰了,都沒有挑到自己滿意的衣服。

正好,莊主來了,所有的衣服都是莊主設計的,什麼樣的客人穿什麼樣的衣裙,莊主一眼就看得出來。

“哦!”蘇紫陌看向陶子絮。

只見她身材高挑,性感又嫵媚,是男人看了都會心動的女人。

只是女子穿着一套銀色的束腰衣裙,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妝容太濃了。

硬生生的破壞了這份性感,感覺低俗了一些。

“久聞莊主大名,今日我也是慕名而來的,明月成衣行的衣服果然件件精美絕倫,款式更是多樣化,從清新淡雅到雍容華貴的,應有盡有,不過……。”

“不過尊客就是沒有找到一套適合自己的,對不對?”

蘇紫陌淡淡的看了陶子絮一眼。

看此女的穿着,在看看她身邊的兩個丫鬟,應該不是一般的人。

“莊主說對了,衣裙都是精工裁剪,完美無缺的,只是我試了幾套以後,並沒有太多的感覺。”

蘇紫陌瞟了一眼她試過的衣裙,紫色,黃色,金色,還有就是和她身上的一樣是銀色的。

這下顏色的衣服和她臉上的濃妝豔抹並不適合。

她本就生得嫵媚,自然是穿不出感覺來。

蘇紫陌掃了一眼全場的成衣。

朝着木製模特穿着的一件大紅色的衣裙走去。

大紅色,是她此刻唯一能駕馭的顏色。

陶子絮看着蘇紫陌走去的方向,她蹙眉道:“我不喜歡大紅色。”

“喜歡的不一定是適合自己的。”

蘇紫陌依然走過去取下衣裙拿了過來。

“喜歡的不一定是適合自己的。” 陶子絮重複着蘇紫陌的話。

她突然媚笑着看着蘇紫陌。

“莊主說這話頗有深意。”

“哦!本莊主到是不覺得。”

這話的意思有幾層,她到是真的沒有想過。

“尊客還是先試一試再說。”

蘇紫陌把衣裙遞給陶子絮。

衣服都是她設計的,適不適合,她一眼就知道。

這件衣裙設計大膽,衣袖是鏤空的,波浪紋燒花v領,串着漂亮的紅色寶石,簡單中透着優雅,大氣又華貴,很能體現出這古代美女的柔美。

而腰帶上有一排光澤潔白,溫潤如玉的白色硨磲寶石,看起來更加的珍貴奢華。

“那我就相信莊主一次。”

猶豫了一會,陶子絮還是拿着衣服往試衣間走去。

“莊主,這次她一定會滿意的,只是那套成衣的價格……。”

青蓮信心滿滿的笑了笑,那套衣服可是五百兩銀子呢。

“這也說不一定,畢竟她不喜歡紅色。”

蘇紫陌心裏到,對於剛纔那麼女子,只要她喜歡,價錢應該不是問題。

蘇紫陌看了看鋪子裏,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爆。

不一會,陶子絮穿着衣服出來。

柔軟的舒適度,讓她穿起來就不想脫下。

走到銅鏡前一看,一張嫵媚的臉在大紅色衣裙的襯托下,皮膚更加的白皙,更加千嬌百媚,妖嬈多姿,特別是腰間的一排白色寶石,襯得她的身材更加的娉婷萬種,是那種驚豔到看了一眼就能讓人記住的感覺。

陶子絮滿意的看着銅鏡裏的自己,她一直追求的就是這種感覺。

妖媚多情中,豔絕人寰,一行一動裏,柔若無骨,她要的不是楚楚動人,而是這樣的嬌豔如花才適合她。

一看女子的眼裏滿意的程度。

蘇紫陌和青荷相視一笑。

陶子絮轉過身來,笑看着蘇紫陌。

“不愧是莊主親自設計的,真正的穿出了人的靈魂。”

“尊客天姿絕色,妖嬈動人,尊客滿意纔是對我明月成衣行的肯定與支持。”

蘇紫陌笑了笑,這衣服好看,價格也很好看。

五百兩銀子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就要這一件吧!”

陶子絮回頭看了一眼清茹。

“清茹。”

清茹上前,看着青荷。

“多少銀子?”

“尊客,五百兩銀子。”

青荷笑眯眯的報價。

“什,什麼?五百兩銀子?”

清茹一聽,被嚇了一條。

五百兩銀子可是她們五年的月奉呢?

“這位尊客,區區五百兩銀子對於你們來說,一點都不成問題,您看看,就連你們兩位穿的都是綾羅綢緞,那主子的就更不用說了,而且我們明月成衣行的衣服,一向對得起她的價格。”

青荷依然笑眯眯的,恭維的話說得很有分寸。

“不愧是明月莊主調教出來的人,這嘴就是會說,清茹。”

陶子絮的聲音冷了幾分。

那女孩說的沒錯,這衣裙的確對得起她的價格。

“是。”

清茹會意,把五百兩銀子遞給青荷。

青荷歡歡喜喜的接過銀票。

“尊客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服務用語,是蘇紫陌要求的,明月山莊鋪子裏的人都會按蘇紫陌的要求來做。 陶子絮看着蘇紫陌,再次嫵媚的笑了笑。

她們很快又能見面了。

“莊主,太好了,在莊主的幫助下,青荷這個月可以拿多一點月奉了。”

青荷笑得合不攏嘴,兩個梨花小酒窩顯得可愛又調皮。

“青荷,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攢點嫁妝了,這個月給你加月奉。”

蘇紫陌會心的笑看着她。

她和青蓮都是自己的貼身丫鬟,可這兩個小丫頭似乎更加的喜歡學做生意。

“莊主。”

青荷一臉嬌羞,她還沒有遇到合適的人,不過被蘇紫陌這一提醒,青荷的腦海裏突然劃過一張俊臉。

不過她眼眸很快暗淡下去。

她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蘇紫陌看了她一眼,也許她們都好事將近了吧!

“好了,我去明月酒樓看看去。”

蘇紫陌轉身離去。

而沐雲軒,一直在暗處觀察着蘇紫陌。

看着她絕世獨立的身姿,舉止嫺雅,他的眸光越發的深邃溫柔。

看着蘇紫陌離開,他又快速的跟了上去。

大街上。

清茹一臉心痛,五百兩銀子就這樣沒了。

“主子,那明月山莊的成衣也太貴了一點,就那麼一件衣服,就要五百兩銀子,不過主子穿在身上,卻是驚豔絕絕的,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那不就值了,我要的就是這種給人驚豔絕絕的感覺,不要多想,這點銀子算不了什麼?回去我還有事要吩咐你們。”

陶子絮一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暗中,青楓快速的跟了上去。

蘇紫陌一直到各個鋪子裏逛了一圈纔回去。

到了明月山莊,天已經黑了。

而她並不知道,君子兮不但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了榆婉兒一起。

而且君子兮還把蘇紫陌給沐雲軒下毒的事情傳得整個明月山莊都是知道了。

蘇齊和蘇櫟一聽,在看到君子兮的臉色,有看到君子兮帶回來的女人,兄弟兩人心裏都不開心了。

這是明月山莊的家事,大家知道以後,今晚也沒有聚到大廳裏聊天,而是各自回去休息。

默娘也拿君子兮沒有辦法。

沐珏楓勸了一個時辰。

君子兮依然要找蘇紫陌的麻煩。

蘇紫陌回到明月山莊,一進大廳就覺得氣氛怪怪的。

大廳裏只有齊兒和櫟兒,沐雲寒和沐珏楓,君子兮。

特別是見到白天的那個女人以後,蘇紫陌蹙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