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一個瘋瘋癲癲的老者提著一口酒壺在夕陽下緩緩前行,消失在天際,這段歷史也跟著他的步伐而漸漸模糊消散。 第一百三十八章萬世輪迴(3)

血染的歷史,真摯的愛情,悲慘的往事,天奇對此,只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周圍的畫面還在變化,天奇喃喃道:「也不知下一個駐點會停在哪裡?人難道真的有來生嗎?可是縱然有來生,人海茫茫,東南西北,廣袤無邊,忘卻前生的兩人還會有再相遇的機會嗎?即使相遇了,也只怕是萍水相逢,擦肩而過罷了」。

不斷交織變化的畫面終於定格在了遠古五百萬年以前。

出現在天奇眼前的不是綠水青山,也不是山野村郭,而是馬蹄橫行,馬鳴嘶嘶,烽火狼煙,戰爭不斷,屍躺遍野,血流成河,殺聲震天,好不凄涼!

行走在已經變得坑坑窪窪的康庄大道上,天奇眼前所見到的全都是斷壁殘垣和支離破碎的肢體,一個個對這個世界還懵懂無知的小孩全都變成了孤兒,被拋棄於街頭,頭頂戰馬矛戟的記憶,變成了他們遙遠的童年與死亡最近的距離。

天奇內心有些悲憤,有些同情,可是天奇知道自己只是個過客,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修靈的道路也莫過於此,常常是踏著別人的屍骸往上爬,登上修靈者的巔峰,與普通人的戰爭沒有什麼差別。

除了孩子的哭聲以外,還有許多逃亡者慌慌張張的從天奇身邊擦肩而過,當然,還有一些人沒有依舊端坐在自己的家裡,等待死神的到來。

一家茶鋪在這戰爭中尚未關門打烊,天奇在一張凳子上坐了下來,只是他們這些茶客看不到而已。

「老伯,您這茶館還開著啊,敵軍都即將打入城門了,還不逃亡的話,等會兒想逃都逃不了了」,一個中年人急匆匆的趕來,要了一碗茶,邊喝邊道。

「人老啦就走不動了」,茶鋪老伯淡淡一笑,彷彿他與這個外界沒有一點關聯,戰爭的陰霾絲毫沒有影響到他。

「唉,年輕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也活夠啦,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你不同,你還年輕,喝完茶,你還是快走吧」,一位在茶鋪里悠閑的喝著茶的老頭嘆了一聲道。

年輕人聽了他的話,喝完茶,遞了兩個銅板之後便離開了。

」茶鋪老頭收好那年輕人的兩個銅板,望了一眼那逃竄的年輕人,而後又對著剛才發言的老頭打趣道:「徐老頭,這幾十年來你在我這可蹭了不少杯茶喝啊,至今還沒給錢呢?

「你這鄧老頭子,我們都一隻腳深入棺材板里了,還要些什麼身外之物」,徐老頭沒好氣的白了茶鋪鄧老頭一眼,咕嚕咕嚕的喝了一碗茶,自己又動手沏了一碗茶。

「我們新月這樣的小國恐怕要真的要滅亡了,我從出生一直到七老八十的,沒有離開過新月國半步,死在這裡也值了」,茶鋪鄧老頭沒有理會徐老頭,喃喃自語的道。

「鄧老頭,看你說的,咱們新月國雖然是小國,但也有好縱橫面積也有還幾百萬呢,想要破我們都城還很難呢,再說了,我們新月國的秦少將軍不是神勇無敵嗎?有他在新月國還能撐上幾天,你呀,還能再開幾天茶鋪」。

「這回不同了,聽說敵方十幾個國家都參戰了,有近兩百萬軍隊,而我們新月國東拼西湊也不到四十萬,秦少將軍再怎麼神勇也一拳難敵四手,撐不了幾天的」。

徐老頭沉吟了片刻,而後有些疑惑的道:「鄧老頭,你說其他十幾個國家聯合攻打我們新月國,難道真的是為了那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可是哪個傳說又是什麼呢?」

「老祖宗留下來的話,誰又能說的清楚呢,不過事關重大,他們定然不會讓新月國的小夜公主存活下去的,勢必得滅掉小夜公主,不然要是傳說成真了,他們害怕咱們新月國強大起來了,把他們這鄰近的十幾個國家給滅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選擇了滅掉在我們新月國還未成長起來之時,滅殺我們新月國於搖籃中」,鄧老頭在旁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也沏了一杯茶,茶很香,鄧老頭一生都忙著為別人沏茶,至今都沒有好好的為自己沏上一杯,臨死之前,他想好好品嘗一下自己弄的茶。

「只是可憐了秦少將軍和小夜公主了,國王都為他們賜婚了,可是偏偏這時,秦少將軍不得不再次披上戰袍,抵抗敵軍了」,徐老頭一咕嚕喝了一杯茶,感覺很苦,沒有在沏了,只是大家此時都沒有聆聽著城外的廝殺生,不再言語。

天奇的有些心神不寧,離開了茶鋪,朝皇宮走去。

鎏金的皇宮依舊氣勢巍峨,蘊含一種為我獨尊的霸氣,只是皇宮正門內很冷清,沒有幾個御林軍在守崗。

天奇穿過皇宮大門,遠遠聽見皇宮廣場上傳來一陣陣氣勢磅礴的聲音,那裡幾十萬士兵整戈待發,一副副誓死如歸的面孔,看的令人心驚膽戰。

天奇掠過這群視死如歸的士兵,來到隊伍前面,抬頭望了一眼那穿著白色戰袍,身披白金閃閃的戰甲的少年,少年臉龐英俊,眉宇間透露出一股王者之氣,天奇見到后,有些吃驚,那個人跟先前自己看到的小傑長的一模一樣,自己很熟悉……

戰鼓敲響,整個軍隊士氣仿提升到了極點,各個雄赳赳,一臉泰然之色,沒有絲毫的恐慌,這是已經不是戰士,而是死士!

「出發!」秦少將軍獨跨戰馬,拔劍一揚,雄渾的聲音在皇宮大殿傳響,久久不停息。

「等等,我也去」,一個急促的女子的聲音從後面傳來,那個聲音彷彿有著魔力一般,所有的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伐,向那女子望去,秦少將軍也拉住了韁繩。

「依舊是她」,天奇喃喃道。

女子如同出水芙蓉,聖潔無比,星辰為之失色,皓月為之暗淡,一身戎裝,堪乎完美。

「你怎麼來啦,回去」,秦少將軍拉住戰馬,呵斥道。

「你要上戰場,帶上我,今生你到哪裡,我也到哪裡,不會離開你」,小夜公主倔強的道。

「這不是玩鬧,而是打戰,打戰會死人的,回去」,秦少將軍下了戰馬,走到她跟前,在她耳邊輕聲的呵斥著。

「你是將軍,也是駙馬,夫妻相依,生死與共,你上戰場,奮勇殺敵,憑什麼要我獨守空房,擔驚受怕」,小夜公主倔強的望著秦少將軍,眼角卻有些通紅了。


「我不會死的,我會活著回來,與你白頭到老的,回去吧,戰場不是女孩子待的地方」,秦少將軍眼角朦朧, 刁蠻校花的貼身武神 ,他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虛,這一戰,他沒底……..

「小夜,快回來,來母親這裡」,旁邊的皇后眼角含淚,連忙呼喚著,婢女也上前拉著小夜公主,可是小夜公主死死的盯著秦少將軍,至於其他的,她不管不顧。

「小夜,過來,你這樣只會拖累秦兒,你難道不想讓秦兒平安歸來嗎?」身穿紫金龍袍,頭戴金色皇冠的皇上嘆了一聲,知道自己女兒的倔性,她所關心的只有秦兒,也只有秦兒安危才能讓得她退讓。

「你回去吧,皇上說的對,你去了只能是拖累我,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生生世世,我會在你身邊,亘古不變」,秦少將軍用手指輕輕擦了一下小夜公主那微微翹起的、線條優美的小鼻樑,嘴角微微一笑,誓言錚錚的道。

「這是你說的,一定要回來,我會一直等你」,小夜公主彈指可破的臉頰上流淌著兩條晶瑩瑩的淚光,聲音有些沙啞的道。


「放心,回去吧」,秦少將軍為她拭去臉蛋上的淚水,而後頭也不回上了戰馬。

「出發!」

一聲令下,有些情動深處的士兵回過神來,士氣更壯勝。

「你一定要回來」!小夜依偎在自己母親的左肩,望著自己心愛人遠去,噙著淚花喊道。

戰爭無情,秦少將軍英勇神武,抵擋住了敵人的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最後一次戰役,秦少將軍親自帶兵殺入敵方核心營地,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在新月國南端徹底爆發,最後敵軍退了,秦少將軍也回朝了,然而回來的卻是一具屍體……

全國舉行了最為盛大的葬禮,安葬這位英勇救國,馬革裹屍還的年輕將領,他的陵墓安葬在了皇陵里。

一位少女獨自一人坐在她的墳前,淚水早已染紅了她潔白的衣裙,依舊是血淚…….

「生前兩相依,死後兩相隨,君已下黃泉,妾怎安偷生」。

「我祈求上天,讓我保留這份至深的記憶吧,以往的逝去,我不想遺忘」。

白綾一條,一道靚麗的身影懸挂在了墳前東枝上,斜陽昏昏,她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蓋過了他的墳……..

然而一道紫光從天而降,她的元神被上天走了,她的記憶被收藏,沒有流逝。 第一百三十九章萬世輪迴(4)

天奇微低著頭,凄然地無目的地看著眼前一墳一人,好像來到一個荒涼的境界,不看見一點含有生意的綠色,只見無邊的悲哀與寂滅,愛如黃昏,凄凄慘慘,卻沒有終點。

以前,天奇不相信輪迴轉世,可是現在信了,相信有些東西即使輪迴萬載,也不會忘記,而他也不知道下一個駐點會是怎麼樣的,但是天奇打心底里不想再見到悲慘的沉睡的記憶了,諾言不變,有個終點才好。

歷史的畫面並沒有轉眼萬年,一晃百萬載那般飛速流轉,他看到了小夜公主的那道元神是如何升天的,小夜特別的身世可以得到上天的恩賜,可是上天也是公平的,既然上天恩賜了她,也就得讓她承受相應的痛苦,對於她來說,記憶的傳承不是免費的,一次的記憶傳承就的經歷一次長達萬年的元神之火的焚燒。

修靈者再強,也活不過百萬年之久,從五百萬年前道一百萬年前這段時間裡,她經歷了幾十次的輪迴,每一次的輪迴她都選擇了記憶的傳承,為了保留那段記憶,她承受了幾十次的元神之火的萬年焚燒。

元神之火的萬年焚燒,生不如死,痛徹心扉,而她為了能記住他,一次又一次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這天地自然法則中最殘酷刑罰。

從五百萬年以前起,她的每一次輪迴轉世的唯一目的便是找到他,可是每一次都讓她失落了。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在一百萬年以前,她找到了他,唯有天奇知道,她對他的承諾不只是從五百萬年以前開始的,而是一千萬年以前,或許更久。

天奇輕嘆了一聲,從一千萬年前到一百萬年前,有著九百多萬年的歷史間隔,難道有些東西真的可以延續這麼久而永生永世不變嗎?

映入天奇眼前的不再是小村莊,也不是血色的戰爭,只是兩個人影悠閑的行走在城鎮的小街上,女的看起來很年輕,就像是雙十年華,可是天奇卻知道她的此次轉世已經有了一千年了,她此世的年齡已經有一千多歲了,她之所以如此年輕,只是因為她是一個修靈強者而已。

而她手裡拉著的小孩便是她苦苦尋找幾百萬年的他,可惜時空的交錯,讓她已經是千歲高齡時,他還只是個小孩,兩人的年齡差了一千多年,可是她沒有放棄,沒有灰心,幾百萬年的都等過去了,還會在乎再等他長大嗎?

兩人很不協調,一高一低,在別人的眼裡,他們彷彿是母子,可是她絲毫不在乎,她可以等他長大。

「冷夜女聖,百年不見,你可記得我詐老頭子啊?」兩人安詳的走在大街上,一道霞光從天際落在他們眼前,是一個老頭,修為很高,不過這老頭彷彿對這女人很尊敬,躬了躬身子,敬笑道。

千年的修靈已使得她早已成聖,但千年的修靈卻沒有抹殺她的容貌。她依舊那麼美麗,找不到一絲瑕疵,只是她很冷淡,冷若冰霜,別人都忘了她那個可愛單純的名字——小夜,人們只知道她是個很冷淡的聖人,她叫冷夜女聖。

「什麼事?」小夜古今無波,眼神根本就沒有望著眼前的老頭,她只是把他拉的更靠近她了。

「東荒傳聞已有一個靈珠浮現人間,現在整個大陸的高手的過去了,大家希望你也過去,有你在,捕獲靈珠便多了一份把握」,老者對於她的冷淡眼神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沒有太在意,只是有些驚奇的打量著她身邊的那個小男孩,在他的記憶里,冷夜女聖從來都不讓別人靠近她身邊三尺範圍的,百年不見,為何又變了?

「天地間任何事情都與我無關了,我已經隱退了修靈界」,靈珠再次浮現人間,人人為之動容,人人為之瘋狂,然而她卻一點都不在乎。

她微低著頭,一改冷若冰霜的表情,眼神中泛著一絲沒有人見過的溫柔,蹲下身子,輕輕撫摸了一下小男孩的腦袋,嘴角揚起一絲微笑,柔和的道:「秦風,我們走吧,修靈界之事從此與我們再無任何瓜葛,我們隱匿山間,自由自在的生活,好嗎?」

小男孩叫秦風,與五百萬年前的秦少將軍同名同姓,只是年齡不同。

「嗯」,秦風像小雞啄米般點著頭,一臉天真的無邪。

小夜神采飛揚,笑臉盈盈,高興的像個純凈的小女生,「秦風真乖」。

旁邊那老頭神色有些獃滯,頓時,他像大白天見了亡靈一樣,睜圓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氣,在心底里反覆的問自己:「這還是冷夜女聖嗎?這可能嗎?難道我在做夢?」

當老頭回過神來時,眼前的兩人早已走到了大街的盡頭……


「小夜姐姐,那老頭為什麼在那裡發獃啊?」秦風好奇的問道。

「秦風,我告訴你的難道又忘了,叫我小夜,不要叫小夜姐姐」,小夜沒有回答秦風的話,只是對秦風對她的稱呼很反感。

「可是,你比我高許多啊」,秦風還小,不知道的大小,只知道小夜比他高許多,他見其他人都叫比自己高的又漂亮的女生為姐姐,他不明白為什麼小夜就是不讓他叫她姐姐。

「將來等你長大了,你還會比我高的」。

………

起始時,小夜和秦風在一個竹林里結廬過活,茅草屋雖小,可是小夜很開心,這一直是她想要的生活,唯一的缺憾是秦風沒長大.

小夜教他修靈,她不希望秦風沒有她的命長.

可是秦風不快樂,他沒有夥伴,沒有朋友,他希望自己有朋友,能和自己的同齡人一起玩耍,一起做遊戲.

秦風不開心,小夜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她知道自己這樣做太自私了,她想讓秦風快樂起來,她把秦風托養在了山腰的一個小村莊的一戶人家裡,而自己則每天生活在原來的竹林小屋裡,她的要求並不高,她只是要求秦風每天早成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上山去竹林里看她,秦風每天都做到了.她很開心.

托養秦風的那個小家庭里有一對夫婦和一個與秦風差不多的小女孩,那對夫婦把小夜當做神人,他們不敢忤逆神人的旨意,他們視小夜如己出,天奇在那裡過的很開心,小夜看到秦風開心,他也開心.

漸漸的小夜長大了,過了雙十年華,此時的他真的比小夜高了一個頭,有一米八多,長的很英俊,小夜決定把以往的事情告訴他,她希望他娶她.

可是就在小夜要告訴他那段存封的歷史的時候,秦風主動來找她了,不為別的,只為一個女孩而來,女孩不是小夜,小夜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秦風來到了小竹林里,他告訴她,他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就是托養他十幾年的那戶人家的女兒,他希望小夜能為他主持婚禮,

小夜問他,如果他娶了那女孩,他是不是會很快樂,一生都會覺得幸福,他堅定的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回答道:是的!

小夜很傷心,可是沒有當著他的面哭。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離死別,而是自己喜歡的人不知道自己喜歡他,而他卻當著自己的面說他喜歡另一個人。

這天的夜晚有些烏雲,下起了雨,是從未有過的血雨。

第二天清晨,秦風一如既往上山去看望小夜,可是小夜走了,桌上只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如果你能一生快樂,那你就娶她吧。

小夜走了,始終沒有告訴他自己喜歡他。

從此小夜再也沒有出現過他的視野里,可是小夜卻見到了秦風和那個女孩快樂的過著幸福的生活的時候,她才真正的遠去。

她走了,夕陽西下,竹林深處有一座孤墳,沒有墓碑,夕陽把這座孤墳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小夜的元神再次飄蕩到了一個赤炎之地,天奇看到小夜的元神面前站著一個高大威武的人,天奇揉了揉眼睛,卻依舊無法看清這人的面孔,是個虛影,彷彿那人面前始終有一層朦朧的面紗,縱然看不清那人的長相,天奇卻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膜拜之情。

那人開口道:「小夜,你為什麼不告訴他,你等了他幾百萬年?」

「不用了,只要他快樂就行」,淚水湧上心頭,小夜咽了下去,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那你還愛他嗎?」

「我曾發誓永生永世和他相依相伴,亘古不變,不管多少輪迴轉世,我依舊愛他」,小夜眼神堅定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