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用那雙燈籠般泛着青光的眼睛,盯着我們,盯得我們不寒而慄。

忽然,它的目光被地上那條死去的黑鱗蛇的屍體吸引了,頓時張開大嘴,發出一陣嘶叫聲。通過這一聲嘶叫,我們能感受到它的怒意,同伴的死徹底的激起了它的殺意! 南陵城徹底炸了,周家剛來個五十級靈神,竟然打不過那個年輕的丹師!

這可是天大的新聞,要知道丹師一般修為都會比較低,可現在這個年輕丹師實力這麼強,煉丹肯定也很恐怖。

當然,因為周家一次又一次的挫敗,也讓很多家族對他們沒那麼懼怕。真要有本事,你倒是把人家年輕人給贏了啊……

唐宋可不管外邊什麼情況,跟周如實打鬥之後被送回到李家,趕緊閉關療傷。傷的不輕,不過他及時吃了丹藥和藥水,修復了不少。

跟周如實的打鬥,也讓唐宋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底線。如果用上世界,最多能殺死五十級,再強應該就不行了。

還有就是,他發現在這個世界真的很難引起空間崩塌,可一旦引起崩塌之後,空間爆炸力會讓人害怕。

相比於周如實這些本土高手,唐宋的優勢就是,他的天罰之力在這裡破壞力非常強,劍域引來的空間壓力也變大很多……

也就一天,唐宋又完好無損的從房間出來了。李靜自然少不了吹噓,對唐朝的實力洋洋得意,就好像她自己是高手一樣。

周錦卻是憂心忡忡,唐宋這麼大張旗鼓的攻擊,讓她擔心兩邊世界失衡……

「爹,你看,唐大哥又好了。」李靜歡喜的叫著。

李家主跟劉西路還有張閣主從外邊走進來,看到唐宋安然無恙,三人又是驚呆了。

傷得那麼重,居然這麼快就好,這也太誇張了吧?

走到跟前,李家主不敢置信的吞咽著口水:「你,你沒事了?」

唐宋微微聳肩:「我別的本事沒有,就恢復速度快。怎麼樣,周家現在什麼情況,那老傢伙恢復了沒有,咱們再去找他聊聊。」

這話說得三人不由抽搐,這小子都什麼怪物,僅僅是一天就恢復,要死啊!

張閣主率先反應過來,笑道:「唐先生果真是,奇才。周如實可沒恢復得這麼快,他昨晚連夜離開南陵城,估計是跑回去找丹藥補充了。」

唐宋頗為失望,撇著嘴:「這麼慫?我都還沒打夠呢,他就跑了。」

「哎呀唐大哥,你就別說這種話了,讓人難受。」李靜憋不住翻白眼鄙視。

幾人不由得笑起來,張閣主轉移話題:「唐先生,既然你傷勢已經痊癒,我想與你聊聊。」

唐宋點著頭:「想讓我去別的城池,還是加大力度合作,儘管說就是了。」

張閣主一怔,笑道:「唐先生倒是聰明人,不錯,我們寶丹閣覺得唐先生在這有些屈才,不如到更大的城池。一來丹藥也更容易出售,二來藥材也多一些。」

唐宋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落到李家主身上。李家主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嘆道:「南陵城到底是偏遠,這些日子我們李家也一直在加大力度收購藥材。只是,實在沒什麼藥材。」

他也不想讓唐宋離開,畢竟唐宋留在這對李家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恩惠。可李家主也不是沒腦子的人,他知道唐宋不可能一直在這,更知道趁著機會跟寶丹閣加大合作才是最好。

南陵城位置偏遠,這附近也沒多少藥材。唐宋這個丹師本事太強,還跟周家結仇,如果還繼續留在這,對南陵城並沒有什麼好處。

唐宋自然也知道這些道理,微微聳肩:「也行,反正這邊沒得玩了。」

張閣主喜上眉梢:「即使如此,還請唐先生挪步飛揚城。飛揚城乃是我寶丹閣管轄,也是西南部最大的丹藥城池。到了那裡,相信唐先生能更好的發揮煉丹術。」

「行!」唐宋爽快的答應,「不過我到底是跟李家有些合作,回頭我給你們寶丹閣提供丹藥,你們需要按照之前的約定給李家。」

李家主差點沒感動得哭出來:「多謝唐先生恩賜……」

本以為會算了聯繫,現在好了,有唐宋這話,完美!

商定好之後,張閣主跟劉西路便滿心歡喜的走了。對他們來說,唐宋去飛揚城,就意味著他們寶丹閣多了一個天才……

傍晚時分,唐宋愜意的坐在涼亭里欣賞夕陽。李靜沒在院子里,聽小六說是去磨李家主,想讓李家主放行讓她去飛揚城。

趁著沒人,周錦站在唐宋身後,低沉道:「你要加入寶丹閣?」

唐宋沒有回頭,淡淡的應道:「你放心,我有分寸,不會破壞跟你們的合作。」

周錦倒是相信他的人品,只是她還是有些擔心,壓低聲音:「雖然我不清楚寶丹閣怎麼樣,但你若是加入其中,只怕日後煉丹會越來越多……」

「那我就多給你們配置藥水就行了。」唐宋回頭一笑,「我說了,出多少丹藥,我都會跟你說,你放心吧。」

加入寶丹閣也有他自己的考量,天靈大陸是家族制度,這裡有無數個家族。想要站穩,一個人顯然是不行的。

所以,得有人,至少有個名頭和身份。寶丹閣最合適不過,畢竟丹師身份尊貴。

而且唐宋很清楚,這個世界的藥材非常難找,要不然價格不會那麼昂貴。想要煉丹提升,總不可能靠他自己找藥材,找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還有就是,他的實力已經到四十級,是時候離開南陵城了。 前妻難惹 這個邊塞城池雖然好,卻不是他停留的地方,畢竟還得找天丹……

低頭看著他,周錦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莫名的暗嘆。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他沒有想象的那麼好說話。

「唐大哥。」 靈魂冠冕 李靜跑回來了,眼睛帶著幾分淚光,鼓著嘴,「我爹不讓我跟你去,我娘也不讓我去。」

預料之中,唐宋抿著微笑:「丫頭,好好提升實力吧。等你有足夠的實力,自然就能出去了。」

「可是我捨不得你啊。」李靜眼睛紅彤彤的,「你走了,我找誰陪練去?再說了,你走了,我找誰要丹藥?」

這話說得唐宋一臉黑線,翻著白眼鄙視:「你這丫頭,沒心沒肺。」

李靜咧嘴一笑:「哎呀,其實我知道,我肯定不能去。我實力達不到能在飛揚城混的地步,飛揚城內高手如雲,我去了只會被威壓壓死。哎,雖然捨不得,可是沒辦法。唐大哥,臨別禮物,你怎麼也得給我點丹藥吧?」

這臭丫頭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寬敞的官道上,唐宋愜意的坐在馬背上,任由著馬兒不急不慢往前走。周錦騎著馬跟在旁邊,偶爾給他幾個白眼。

前邊的張閣主張澤潤實在憋不住,回頭道:「唐先生,我們是不是快一些?從這裡到飛揚城路途遙遠,需要穿過三個城池……」

不等說完,唐宋微微一笑:「不必著急,好不容易有時間,多欣賞大好河山。我倒是覺得,你得靜下心,要不然很難突破。」

張澤潤哭笑不得,從南陵城出來已經有一天,唐宋根本就不著急,搞得張澤潤都懷疑他是不是不想去飛揚城。

想了想,張澤潤問道:「唐先生,你是在等周家的麻煩?」

「不是。」唐宋卻搖著頭,「他們周家可沒那麼大能耐,不至於傻到又派一個高手來殺我。倒是周華瑞,呵,只怕現在恨死我了。」

在南陵城鬧得這麼沸騰,周家以後想要追上李家已經不可能,周華瑞還能不能在南陵城立足都是一回事……

張澤潤不明白了,既然不是等周家的麻煩,為什麼走這麼慢?

唐宋還真純粹是為了消磨時間,現在世界內的力量已經恢復並且平穩,著急煉丹也不會帶來多大提升。他得想想,下一步該怎麼煉丹,怎麼利用藥師和丹師的身份讓自己更好的提升實力。

上次一股腦的往嘴裡塞那麼多丹藥和藥水,之後唐宋發現這樣帶來的恢復效果非常驚人。狂暴出來的藥效並非簡單地一加一,而是翻了好幾倍。

只是這兩天他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所以想趁機靜一靜,好好想想……

見張澤潤有些擔心,唐宋順手扔出一本書:「你若是無聊,可以多研究研究。我呢,就想散散心。」

張澤潤接過來,皺著眉頭翻開,卻是吃驚:「這是,煉丹術?」

確實是煉丹術,是之前總結的,並不完全適合在這個世界使用。但如果能研究透,丹藥出丹率能提升很多……

正走著,前方傳來一陣打鬥聲。張澤潤眉頭一揚,將書本收起,策馬而去:「我過去看看。」實在太無聊了,他一個老頭都快憋死了。

唐宋卻沒有著急,繼續慢悠悠的前行。前方的打鬥很快就停下來,看樣子也不是什麼大場面。

不急不慢的翻過山嶺,映入眼帘的是前方一片空地上有一大批人,正將一輛馬車包圍得死死的。 貌似天師 馬車外有一男一女守著,身上有些血跡,顯然剛才殺了人。

張澤潤沒有貿然過去,等唐宋過來之後,皺著眉頭低聲道:「是百臨城蕭家。百臨城距離這裡更遠,怎會追到這裡來?」

看了一眼,唐宋平淡道:「你應該問,轎子里是什麼人。」說話間,馬兒繼續往前走。

距離拉近,張澤潤遠遠地拱手喊道:「飛揚城寶丹閣張澤潤,不知眾位可是百臨城蕭家?」

前邊走出來一個中年男子,拱手應道:「正是百臨城蕭家,蕭良捉拿叛徒,還請眾位繞道。」

張澤潤跟周錦停下來,可唐宋並沒有停下,馬兒一搖一擺的往前走。

到了包圍圈外邊,唐宋才拉住韁繩。摸了摸馬兒,低頭看著一幫人。

蕭家的人可不少,估摸著得有二十五個,實力基本都在二十級,最強的這個蕭良應該是三十五級。

蕭良抬頭看著唐宋,皺眉道:「閣下是何意?」

唐宋翻身下馬,微笑道:「沒什麼,我只是想看看。沒事,你們繼續就好了,我就看熱鬧。」

這話讓蕭良眉頭緊鎖,後邊的張澤潤端是尷尬。人家都說捉拿叛徒,還湊得那麼近,有啥熱鬧好看?

馬車旁的白衣女子喊著:「還請先生出手相助,我們並非蕭家叛徒,他們不過是想搶奪我們身上的寶物。」

蕭良一驚,沉聲怒喝:「蕭月如,家主對你們兄妹二人如親生子女,你們卻背叛蕭家,夥同外人擊殺同胞,罪該萬死!」

蕭月如緊咬著牙冷笑:「蕭良,你們不過是想得到寶物而已,別說得這麼冠冕堂皇。有本事,你們倒是過來啊,今日看我兄妹二人能殺多少!」

「你……」蕭良面色發黑,咬著牙大喝,「上!」

一幫人立即飛撲過去,蕭月如兄妹二人一左一右的分佈在馬車旁開始反擊,兩人實力可要比這些人強得多,應該是臨近四十級。

場面頓時一片混亂,唐宋站在馬兒旁邊看著。他們的打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能量罡風,只是劍氣和招式比較繁重。

可惜的是,蕭月如兩人雖然實力強橫,卻敵不過對方人多。很快,兩人就被壓得靠在馬車上,緊咬著牙阻擋壓迫。

蕭良綳著神色,哪裡還顧得上唐宋,飛身衝過去。唐宋也沒有出手阻攔的意思,平靜的看著。

當然,也不是光看,神念早就席捲而出。馬車內有個人,應該是個小女孩。可是唐宋的神念竟然看不透,只知道是個小女孩,完全看不出是否有實力。

天眼打開,凝視許久,總算看到馬車內的力量波動。只是,這股力量奇怪,跟這個世界的元氣並不一樣……

不等多想,蕭良的掌印已經轟在蕭月如的防護罩,頓時壓得蕭月如支撐不住的突出鮮血。可她還是緊咬牙關擋著,竭盡全力保護馬車內的小女孩。

眼瞅著蕭月如就要撐不住,就在此時,馬車內傳來小女孩靈動的聲音:「月如,停手吧。」

蕭月如緊咬著牙:「小姐,不行。他們人多,若是被抓回去……」

不等說完,馬車帘子打開,一個身穿白衣的小女孩慢慢走出來。六歲左右,沒有絲毫慌張,一臉的平淡。

那一身潔白的裙子,讓唐宋的腦海頓時閃過天靈境外的童子們。瞳孔驟然緊縮,力量快速涌到天眼,然後死死的凝視。

居然還是看不透?

奇怪,天眼都已經開到最大極限,按理說應該能看透對方的實力。可是,唐宋就能看到小女孩的力量跟自己不同,很怪很濃厚,卻看不出到底是不是天主之力。

不等多想,小女孩跳下馬車,抬頭看著上空的蕭良,輕聲道:「你們走吧,我不想跟你們回去。別逼我出手,要不然你們都會死……」 著實神奇,小女孩根本不受蕭良等人的威壓影響,面色也極為平淡,完全看不出屬於小孩的表情。

唐宋擰著眉頭,天眼死死的鎖定小女孩。這女孩,搞不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蕭月如被壓得實在扛不住,噗嗤吐出鮮血。趁著機會,上空的蕭良加大力道,冷哼著:「將東西拿出來,否則你們都得死!」

小女孩面色平淡的掃視周圍一幫人,深吸了口氣嘆道:「我說了,不要逼我……哎。」

只見她閉上眼,無視威壓的抬起雙手,兩個稚嫩的拳頭忽然握緊。

轟!

唐宋嚇了一跳,驚駭的往後退。空間,竟然被封鎖了!

握草,這實力,可怕!

DC家的騎士 蕭家一幫人依舊繼續釋放元氣,可是他們的身體已經徹底動彈不得,元氣已經失去了控制……

「小姐,不要……」

蕭月如驚呼,小女孩充耳不聞。猛地抬起手,雙眼卻是變成了血紅色,臉色也變得陰冷。雙手快速交叉在胸前,暴怒大喝:「哈!」

啵啵啵……

眼前的一幕讓唐宋更是目瞪口呆,背後發冷的快速往後閃身,差點沒嚇尿。

被鎖定的蕭家二十幾個人瞬間變成血霧!

沒有一個是倖免的,包括蕭良在內,全部變成血紅色的霧氣,連衣服都粉碎……

我滴媽呀,這實力太變態了。而且唐宋通過天眼能看得清清楚楚,小女孩沒有釋放任何歷練,只是通過控制空間來殺人!

後方的張澤潤跟周錦早就目瞪口呆,整個人都木了。本以為這小姑娘會死,沒想到竟然……

很快,漫天的血霧降落,可是並沒有落在地面上。靠近地面的時候,卻被空間扭曲消失了。

霸道總裁嬌寵妻 小女孩重新閉上眼,雙手自然下垂,無奈的嘆息著:「我都說了,不要逼我。」

蕭月如跟那個男子無力地靠在馬車上,似乎也不是第一次看小女孩殺人,並沒有顯得太震驚。

眼見著小女孩要上馬車,唐宋吞咽著口水喊著:「等一下。」

小女孩停下腳步,背對著他淡淡的說道:「你也要逼我嗎?」

「不是,你誤會了。」唐宋頭皮發麻,「敢問前輩可是,天靈境外之人?」

這實力,只能是天靈境外的天主!

小女孩回過頭,擰著稚嫩的眉頭:「我不知道天靈境是什麼地方。你好像,知道我是誰?」

這話讓唐宋愣了,什麼意思,她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誰?還是說,她不是天主?

沉著氣,唐宋微微拱手道:「晚輩唐宋,也是跟前輩一樣的身份。」

說話間,周身涌動元氣,然後盡量利用天罰之力控制空間。雖然沒有小女孩那麼恐怖,倒也是有些效果。

小女孩揚起眉頭:「你真知道我是誰?」

唐宋收起了元氣,點著頭:「是的。前輩要是方便的話,我會詳細跟你說……只是,前輩你真不記得了?」

小女孩搖頭:「不記得了。我就記得,我死過很多次。他們以為我有什麼寶物,實際上我什麼都沒有。我不知道我叫什麼,也不知道這一身本領從哪裡來,但我知道,我不是小孩!」

什麼情況,她失憶了?

沒等唐宋多想,小女孩忽然露出笑容:「你既然知道我是誰,那我就跟著你。他們叫我小姐,其實我更喜歡他們叫我珠兒。」

唐宋吐了口氣,跨步走過去。看蕭月如兩人受傷嚴重,輕聲道:「前……珠兒,我先給他們療傷。」

拿出丹藥給兩人服用,隨後又給他們輸送元氣。那男子好一些,蕭月如傷得很重,丹田都快被壓碎了。

珠兒就站在馬車旁看著,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跟蕭月如他們不熟呢。

好一會,蕭月如醒過來。雖然沒痊癒,至少丹田破裂沒那麼嚴重了。吐了口氣,輕聲道:「多謝唐公子。我家小姐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公子不必介意。」

唐宋微微搖頭:「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她可沒胡說,想來也並非你們的小姐,可能只是長得一樣吧。」

蕭月如擰著眉頭,蠕動嘴唇想說什麼,珠兒淡淡的說道:「他沒有說錯,我說了很多次,我信他。」

蕭月如頗為無奈,站起身拱手道:「唐公子,不知你要去何處?哦,我哥他天生啞巴。」

難怪一直都沒吭聲,原來是啞巴。

「我去飛揚城,寶丹閣,一起去吧……」

走回到馬兒旁,卻見張澤潤跟周錦兩人還獃滯在那,唐宋苦笑的喊著:「醒醒,走了。」

確實很殘暴,二十幾個人瞬間就沒了,連兵器都沒有留下,一點殘渣都沒有。對空間的掌控,強悍到讓人發麻。

跟上唐宋,兩人還是一聲不吭,不停的吞咽著口水。實在是太誇張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恐怖的畫面。

珠兒坐在馬車裡,蕭月如跟她哥在外邊趕車。唐宋騎著馬跟在旁邊,問道:「能跟我說說嗎?」

遲疑了一下,蕭月如解釋著:「小姐跟我們家小姐一模一樣,連我們夫人和老爺都說她是我們家小姐。只不過,小姐她什麼都不記得了,然後一發火就會殺人。我們蕭家內鬥,他們以為小姐身上有寶物,所以才被追殺。」

明顯是有意說得簡單,估計中間有很多事情隱瞞。唐宋也沒在意,反正他已經肯定,這個珠兒就是天靈境外進來的天主。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失憶了。而且她體內的力量有點奇怪,跟正常的天道管理員不一樣,也沒感應到任何天罰之力。

要知道,天主都會有天罰之力,只是多少的問題。身為管理員,總會有動用天罰的權利……

珠兒也不著急問,安靜的坐在馬車裡。

沉默了一會,唐宋也問道:「你們本來打算去哪?」

蕭月如嘆了口氣,低聲道:「老爺和夫人臨終前交代,讓我們保護小姐。只是,這一路追殺,我們也沒地方可去。」

明顯在撒謊,只是唐宋並沒有揭穿,微笑點著頭。這兄妹二人身上有秘密,也許跟珠兒有關,也許跟蕭家有關…… 黑鱗蛇憤怒的嘶吼聲帶着一股腥臭味和強勁的陰寒之風向我們襲來,吹到我們身上讓我們不由的汗毛豎起,一陣寒意席捲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