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沒有被開發,也不收門票,但它確實地地道道的江南古鎮。

傳說有位清朝皇帝曾經六次下江南到這兒來,古鎮裏有一座很氣派的私家小園林,就是那位皇帝歇腳的地方。這座小別院至今保存完好,我和妹妹各買了一張票進去逛了逛,小院不大但佈置得井井有條。

導遊說,這兒是那位皇帝在江南藏嬌的金屋。我信!因爲再往裏走的寢房,有很多那個年代女孩用的東西,胭脂、鏡子、繡花鞋、肚兜…

“姐,你看,那皇帝難怪老年後驕奢淫逸,你瞅瞅這都是啥呀,堂堂一皇帝,不好好爲民執政,估計都在這夜夜笙歌了…”

“噓!用眼多看,嘴少說,等會兒出去說…”


小暖和我沒有跟着園裏的導遊一一走,我倆走馬觀花似的大概看一遍就出去了,雖說這座園子曾經有天子的陽氣在,但歷經幾百年歲月摧殘後,多少還是有點陰森森的感覺,聽說之所以大家有這種感覺,是因爲那位女子在皇帝駕崩後吊死在那間寢房…

自古多情女子風流郎,平民百姓如此,皇帝亦如此。別說皇帝深情,都是扯淡!他們要是深情,哪來的那麼多寥落古行宮?行宮裏指不定鎖着多少癡情女子在日思夜盼的等着他呢!

“姐,你看,他們在拍古裝照呢!”

“你要不要拍一套?”

“好,要不咱倆一起拍?”

“你拍,我有的是機會,以後拍。”

“那我可不客氣了,我去拍了哈!”

“去吧,姐買單!”

“我姐最好!”

我和小暖朝一家寫真店走去,“老闆,怎麼收費?”

“十元一張,一套衣服最低拍五張。”

“我們選兩套衣服,”我說着,拉小暖進去選衣服,“這套怎麼樣?”

“停好看,姐你看這套,好看不?”

“好看,要不就這兩套?”

“行,姐你坐那兒等我。”小暖選了一套漢服,我給她選了一套旗袍。

化妝師認真的給小暖化着妝,期間還時不時的跟小暖聊天,她們有說有笑的,好像是在聊一個明星。

“那位美女是你親姐?”

“對,我親姐!”

“她可真漂亮,要是她也在我們這拍一組的話,我估計老闆會把她的照片掛在店裏展示…”

“我姐打小就不喜歡面對鏡頭,她不太喜歡拍照。”

“哦,是這樣啊?看,你打扮起來好漂亮啊!”

“謝謝,是你化妝技術高。”

化妝師給小暖化好妝,我跟着她們一起出去了,到了外面,隨便哪個角落一站,隨便哪面牆一扶,隨便哪座橋上一回頭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這兒的寫真店收入一定很可觀,不信你看,她們的店也就幾個平方,滿滿當當掛的全是衣服,拍照全部外面取景,咔擦咔擦快門一按,一按就是十元。幾分鐘功夫,一百元到手。

我們算是消費少的,有的自戀又臭美的男男女女一選都是幾十張,那就是幾百元啊!

很快,小暖拍好照,選好照片,換衣服的空擋,照片就塑封好了。小暖拿在手裏走一路看一路,心裏那個美啊,全寫在臉上了。


“你看,姐,多好看,都快趕上我偶像了。姐,你看這張,還有這張,時不時很好看,我這要放在漢朝,竟然是這麼美的女子啊!”

“別自戀了啊,你這樣倔的,放在漢朝,早拉出去砍頭了!”

“切!那你豈不是跟我也差不多命運?都被砍頭好幾回!哈哈…”

“我至少比你好點吧?沒你那麼倔!”

“我不倔啊,我只是比較堅持己見,關鍵是我的想法是對的,又沒啥錯,對不姐?”

“對對對,你說啥做啥都對,走,去前面吃點小吃去!”

“這兒有啥好吃的?”

“你想吃啥?”

“啥都想吃一遍!”

“行,今天吃個遍!”

我帶着小暖,一路走一路買一路吃,赤豆丸子、桂花糖藕、五香豆乾、糖粥、梅花糕、海棠糕、酥糖…

“吃不下了,姐。”

“這才吃多少啊,再吃點!”

“好吧…”

“前面還有好幾家沒嘗呢,你看那家烏米飯,看上就去不錯,等下也得買一份嚐嚐…”

“那買一份打包吧,我真吃不下了,姐,”小暖打了個嗝兒說,“我剛是跟你說着玩的。”


“姐可是當真的,等下我們吃飽飽的,去爬山,就那座!”我指着西邊那座山,“幾百米高吧,速度快的話上下一個小時左右…”

“那我還是再吃點吧,不然半山腰餓了上不去下不來的,尷尬!”

“哈哈,你這個小妮兒啊…”

小暖才逛一天,纔去一個地方,就喜歡上這座城市了,說它空氣好,說它乾淨。“但是我可能畢業了不會到這兒來,我還是想去家附近的城市,這樣離咱家近,方便以後照顧爸媽…”小暖說着,又扭頭看向我,“姐,你會跟他結婚嗎?”

“應該會吧,我覺得他值得託付終生…”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咱爸媽說你現在談對象了?”

“不知道,還沒想好,估計說了爸媽也不在乎吧,小時候咱媽一發脾氣不都老說讓咱們滾,都滾遠點兒,最好都死外面別回家嗎?”

“咱媽就那脾氣,她心裏還是有咱倆的…”

“他的心裏有你們仨,可沒我,要不是咱姥對我那麼好,我都懷疑我是咱爸跟背的女人的孩子。”

“哈哈,之前我也這麼想,感覺咱媽有時候對你有點過分了,不過結婚是大事,還是要跟家人說下的。”

“那肯定的,我現在還沒想好怎麼跟爸媽說呢,等春節回家了,我再好好跟爸媽說。”

“他們要不同意咋辦?”

“他們會同意的,放心…”

“姐,你多跟他接觸接觸,多瞭解瞭解,別上當了。”

“嗯嗯,好的,別擔心我啦,快,加速度,往上爬…” “小貝,明天去看你小姨,記得早點起。”和小暖逛了一天,睡前突然收到表哥的短信。“好的。”我回復。

“明天去小姨那兒,你去不?”

“不去,姐,別跟他們說我來蘇市了,”小暖懶洋洋的說,“我明天好好在家睡大覺…”

“那你一個人怎麼吃飯?”

“嗨,姐你就別操心我啦,餓不着的!”

“別亂跑,等我回來昂,”我繼續叮囑道。

“哎呀呀,知道了,真囉嗦…”

城市裏的清晨,沒有裊裊炊煙、沒有粗茶淡飯,也沒有小狗汪汪的叫聲和小鴨小雞的嘰嘰嘎嘎聲。走到小區外的公交站臺那,我坐下等我哥。約十來分鐘後,他開着車子過來了,前方紅綠燈處調個頭,看到我擺手,他緩緩停下,“我姐她不跟咱們一起去?”

“她去幹什麼?沒必要…安全帶繫上。”

“哦。”

“咱們先去接小表弟,然後再一起去你小姨那兒。”

“我去買點東西吧,空着手也不太好…”

“後備箱都有,不用再浪費錢了。”

“哦。”

“聽說你談對象了?”

“嗯。”

“他是做什麼的?”

“銷售。”

“這種人要當心,做銷售跑業務的整天油嘴滑舌、花言巧語的,不要被騙了。”

“好。”

“他老家哪裏的?”

“徽州。”

“家裏什麼情況都瞭解嗎?”

“獨生子,父母都是農民工…”

“這個趁早分了算了,你怎麼也要找個父母雙職工有退休金的,以後過日子能省不少事…”

“哥,他人挺好的,三觀正,性格溫和,很儒雅…”

“做銷售的人整天花言巧語的,以後生活上你會很傷神,最好能找個當地人,做技術或者研發的比較踏實。”

“我覺得他挺好的,對他父母很孝順,對我也還不錯…”

“咋那麼倔呢?我這都是爲你好,你纔出社會多久?他出社會多久了?他這不明擺着欺騙女學生嗎?還有啊,他買車了嗎?再蘇市有沒有買房?”

“沒有…”

“要啥沒啥,一無所有,你跟着他幹嘛?找罪受啊?”我哥越說越激動,突然狠狠的巧了一下方向盤,“溫貝,既然你跟我出來了,什麼事情都要跟我說,你說你找對象,哥不反對,你好歹找個家境稍微好點的,雖然你家孩子多,但你媽是搞養殖的,你爸是個公務員,你覺得你找個家裏爸媽都是農民工、關鍵他還一無所有,你這不是瞎嗎?回頭回老家了,你讓我怎麼跟你爸媽交代?”

“哥,現在還只是在處對象階段,沒說要結婚,所以沒考慮那麼多…”

“你,我還不瞭解?又固執又倔脾氣的,你要不看上他你會搭理他?”

“我…”

“哥不同意你跟這孩子再繼續交往下去,找個合適的機會,分了!”

“這不太好吧?他又沒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你就說不合適!”

“我沒覺得不合適啊,我覺得他挺合適的,他能包容我,尊重我,對我也很上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