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這時,只見砰的一聲巨響!道觀的山門陡然關閉!

就在關閉前,洛奇看見了一道黑色的人影咻的一下鑽了進去,速度快的只剩一條黑影!

道觀內


走到內殿,小琉靈停了下來!

那股強大的威壓瞬間籠罩在整個大殿!

“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

說話的這個聲音並不算好聽,但與小琉靈的聲音卻有幾分的相似!算是沙啞、虛弱版的!

這時先前那個黑影緩緩從內殿的房樑上跳了下來,恭恭敬敬的對着那聲音傳來的方向行了一禮後,來到小琉靈的身旁,說道:“前輩可是創世天靈神魂所化的混鯤祖師,晚輩雲半程這裏拜見前輩!” 威壓如山而來,身子搖晃幾下之後,雲半程這才站定腳步!

混鯤祖師的聲音冷笑着說道:“有意思,你一個人族竟然修到了化虛境大圓滿的實力,不簡單啊!還自創修法!”

“讓前輩見笑了!”雲半程微微一禮,說道:“還請前輩放過小琉靈,晚輩會幫前輩尋得更好的軀體!”

“更好的軀體?”那聲音嗤笑道:“你這後生盡是癡人說夢,這幅軀體本就是我的,與我絕對契合,虛無煉化、千錘百煉,雖有損壞,但也是登峯造極之軀,汝怎能在這世間尋得比這更好的軀體?”

“前輩門前的五具石棺因該是四大殭屍始祖和玄魁吧?他們是巫族的產物,光是肉身的強度,小琉靈就無法比擬,那也只是五千年內的產物,前輩創世何止千萬年嗎,比這還要強勁的軀體雖屈指可數,但若今日前輩放過小琉靈,晚輩就算踏遍這天地也會將更完美的軀體帶給前輩!”

“哈哈哈!”混鯤祖師的聲音似大笑的說道:“這具軀體掌握時間、空間兩大法則,本身又擁有掠奪之力、毀滅與創造並存,奪舍之後,我便可立即問鼎巔峯!我放着保險的陽關大道不走,去信你這個獨木橋?”

“前輩若是不信,那就先將我的軀體拿去用,晚輩奪舍他人在幫前輩尋找軀體?”

………………

兩人一直聊了數個時辰,雲半程本身就是一個高傲的人,他對小琉靈的疼愛世間更是無人能及,哪怕宣威也無法比擬!見商量無果,雲半程的態度瞬間就硬了起來,說道:“混鯤祖師,雖說你是創世天靈的神魂,你的實力的確超越了這個世界的常識,但如今你也不過是一縷遊魂,沒有軀體你什麼都不是,你別太自信了,這世間還有人可以與你一戰,能制住你的法寶更有千萬,滅你一個神魂綽綽有餘!”

“哈哈哈,癡人說夢,滅我?你們還不夠格!奪舍之後,世間有誰會是我的對手!”

混鯤祖師的聲音聽着依舊很是高傲!

此時,雲半程壓低聲音,沉穩的說道:“別說的太滿了,想要奪舍,你不許要滅掉小琉靈的意識,或則壓制她,混鯤祖師現在應該是拿小琉靈毫無辦法!”


雲半程說着,從自己身後摸出一張令牌,令牌上可有兩個鮮紅的大字“往生”!這時陰差勾魂時用的令牌,對遊魂有很強的的震懾作用!

尚未說完,一個半透明,閃爍着的身影就從內殿的屏風後走了出來!

那人便是混鯤祖師!一個成年版的千允琉靈!

混鯤祖師一臉欣慰的說道:“後生可畏,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我並不是那她沒有辦法,意識越強大,奪舍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多,我這軀體內的意識經過歲月的錘鍊,已經強大到讓我也覺得害怕,若是造個幾千年,我或許能滅掉她的意識,可惜,我現在的神魂就像是風中殘燭明滅不定!強行奪舍最後消散的必定是我!”

“啊!”

wωω⊕ттκan⊕C 〇

這一聲啊是現在最好的回答,這一聲啊之後,雲半程先前的憤怒也隨即煙消雲散!

混鯤祖師接着說道:“她之所以會陷入這個狀態並不是我奪舍,而是以前留下的禁制,當年創造虛無世界,我遭反噬逼不得已拋棄自己的軀體,我怕時間一久這具軀體會萌發自己的意識,所以留下了一個禁制,以方便自己以後奪舍重回,後來出現了一個名叫盤古的傢伙,把我的禁制給破了大半,今日之事只是她誤打誤撞觸發了那個禁制剩下沒有損壞的的部分,最多也就是損失一點修爲,回去修養幾日便是!”

“後生,我且問你,我的軀體萌發的意識與你是什麼關係?”

雲半程抿了抿嘴後,果斷的說道:“她是我的愛人!”

“哈哈哈!”這一次混鯤祖師是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說道:“好,如此甚好!”

半響之後,雲半程抱着半睡半醒的千允琉靈走出了內殿!此時的小琉靈依舊是那麼的楚楚動人,天藍色的瞳孔在半咪着的眼縫中若影若現,說道:“鬼才,你得了混鯤的傳承,這下徹底不是你的對手了!你想幹嘛就幹嘛吧!”

說完,小琉靈安心的依偎在雲半程的胸膛上睡了過去!

“那五具石棺內可都是不化骨級別的殭屍,不拿回去是不是太虧了!” “唉,雲,你是怎麼讓混鯤祖師,吧到嘴的鴨子給放了!”

雲半程說笑道:“你可不是煮熟的鴨子,你可是漢國國君!”片刻之後,接着說道:“混鯤祖師乃是創世天靈的神魂所化,繼承了創世天靈的全部力量,實力修爲高深莫測,若真是動起手來。你我二人聯手也未必能與之抗衡,只是,我也不知混鯤祖師她爲何會放過我們?”

幾個時辰之前,雲半程和混鯤祖師在內殿上對峙,此時的小琉靈已經處於一種無意識的狀態。

不知爲何,混鯤祖師做出了最讓,欣慰的說道:“後身可謂,後身可謂啊!”

這幾句話搞得雲半程一臉茫然!

混鯤半響之後接着說道:“雲半程,正如你所見,我現在就是一縷風中殘燭明滅不定!但你不好奇,我爲何會落得如今這般境地!”

雲半程依舊是一臉茫然的望着殿堂上的混鯤祖師,這個成年版的千允琉靈,彆扭的笑了一笑!

混鯤祖師接着說道:“昔日我說神魂離體,次年就憑着強大修爲重鑄了肉身,以前的那句軀體對我來說就是可有可無之物!這千允琉靈的成長也是我親眼目睹,包括盤古開天闢地!後來出現了幾個與我志同道合的朋友!”

說這句話時,混鯤祖師自然和笑了笑,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笑容,看起來他似乎很享受和那幾位朋友在一起的時光,混鯤祖師接着說道:“一日,我與他們一起推演周天八卦,未來數萬年的事情皆收眼底,神權衰敗,人族強立,爆發浩劫之亂也是理所應當!包括不久之後的劫難,雖然規模龐大,但我等仍能推演出個十之八九,但有一場災難,我們窮其所能也無法窺其一二!”

雲半程驚愕的說道:“莫非是卅造成的?”

混鯤祖師搖了搖頭說道:“並不是,嚴格意義上來說,卅並不是你們的敵人,更應該是你們的盟友,爲了應對那場災難,爲了這世間能誕生更多的強者,卅不得不這麼做!奇才、鬼才、怪才,三個稱號對應三個人,而卅就是那個奇才!”

“此人生殺成性,老祖爲何會覺得卅會是我們的盟友?”

混鯤祖師搖了搖頭,並沒做太多的解釋,說道:“這將事以後你就會明白了,當時我等在推演到有着一場災難之後,我與其中一人謀劃,製造妄想美海這一個特殊的個體,她即擁有千允琉靈對時間、空間兩道法則的控制能力,更有我三成的修爲!”

雲半程心裏算了一下:“三成!當時妄想美海被製造出來的時候實力就是化虛境中期,如此算來,混鯤祖師的實力自然也就明瞭了!只是雲半程沒有想到,提出製造妄想美海的居然是混鯤祖師!他還一直一位是玉清盤古幾人商量出來的結果!”

混鯤半響後說道:“但那時神族正處於風口浪尖之上,各地討伐之聲日漸強烈,若不是我一意孤行,神族又怎會落得被滅族這個下場!”說着,混鯤祖師做了一個抹眼淚的動作,雖然動作很快、很輕微,但還是被敏銳的雲半程察覺到了。

哽咽了一聲後,接着說道:“我和那人一起,借用妄想美海的逆輪迴去來那場劫難發生的時間,結果,結果!”混鯤祖師的哽咽聲愈發的強烈!

“我二人剛一走出裂縫,就被一股侵襲,我那友人當即神魂俱滅,我也身受重傷,肉身湮滅,神魂破碎,只剩的一縷天魂在這裏苟延殘喘!”

“只是一擊!”雲半程驚愕的在心中暗道:“僅一擊就將混鯤打的只剩一縷殘魂,那人的實力事由多麼的恐怖!”

“接着逆輪迴,我回到了現世,那時正值浩劫之亂!可那時的我自保都難,又能幫上什麼,又有一股力量跟隨着我回到了現世,我眼睜睜的看着那股力量控制住妄想美海,讓他參與到叛軍之中…………”

雲半程暗想道:“難怪當時妄想美海突然之間性情大變,轉向屠殺神族!”

wωω⊕тTk án⊕c○

混鯤頓了頓,說道:“好在我從逆輪迴之中窺得一絲變數。”

“是小琉靈?”

點了點頭,混鯤接着說道:“前些時日,我有感覺到了那股力量出現在在樑城!”

“老祖,樑城一事是卅回來了,暫時控制住了妄想美海!”

只見混鯤又搖了搖頭,說道:“並不,那並不是卅,是那股力量冒充卅!怎麼。你們交過手了?”

雲半程說道:“沒有!他自己褪去了!”

“也好!”混鯤祖師咳嗽了兩聲後,說道:“除去妄想美海那的三成,我將我的修爲分成了兩份傳承,我時日無多,在送不出去,修爲可就要散了,鬼王·雲半程,你可願意接受其中一份?”

心仍有一絲一縷,混鯤見狀,說道:“接了我的傳承你可就算站到蒼生這邊,大道這面,當災難來時你可不能躲避,否則我的傳承必定會將你吞噬!”

聽後,雲半程才放下了戒心,天上不可能掉餡餅,這一份傳承承載的力量已經超越了這個世界的常識,誰見了會不心動呢?但在混鯤沒有說出條件之前,雲半程沒有露出任何一絲想要的表情!

雲半程說道:“當我愛上了小琉靈的那時起,我就已經站在了那邊,我想就算我不答應你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着你的修爲浪費吧!”

混鯤哈哈大笑道:“好小子!”說着便將傳承給了雲半程,混鯤說道:“也罷,兩份傳承都已經送出去了,我也可以休息了!”

殘魂一點一點的消散,混鯤拼着最後一絲氣力說道:“千允琉靈擁有毀滅與創造種力量,陰陽之力相伴而生,更能隨意撥動時間和空間兩道法則,但更該利用的是她的掠奪之體…………”

混鯤祖師隕落! 出了陵園這個小空間,雲半程直接將小琉靈抱回了位於秦朝地界的兵藏天衡!

如今小琉靈的修爲連築基期都不如,這次小空間一行幾乎是散盡修爲,誰能想到曾幾何時,強大無比的靈脩創始人會和凡人一樣!

雲半程望了望側臥在自己懷裏的小琉靈,輕輕的親吻了她的面頰後說道:“我把你送到協會修養兩天,之後在回漢國,這幾天我會和離枯一起大點好漢國,你不用擔心!”

良久,雲半程依舊沒有等到迴應,只聽見時不時傳來的嗚咽聲!

“雲,抱一下我,好嗎?”

雲半程苦笑着說道:“恩!”

“抱緊點!”

雲半程悶不做聲,只是將小琉靈死死的抱進自己懷裏!二人都知道,小琉靈重新修靈脩,所要面對的難度足夠其他人重修數十次,現在時間緊迫,僅六十年不到,若是常人,能修至金丹就已經是有如神助,如此短暫的時間,小琉靈卻要修到那層(化虛境大圓滿,半步巔峯)近乎不可能的地步,還要在混鯤祖師說的那場災難到來之修到…………

搖了搖頭,抱怨的說道:“算了,走一步算一步!”

潮汐漉海生·漉海生軍營

雲禾聯合離枯將中諸位軍團的領導人叫到了一起,卻沒說是什麼事情。

惡來革見有一席空着,便問道:“雲禾,主公呢?”

雲禾沉默的望了離枯一眼,小空間的事情整個漢國他也只對離枯談起過,這時惡來革問起,也只好草草的編一個理由應付,說道:“主公她身體不適,去協會修養去了,如今漢國大小事宜全權交由我和離枯大師管理!”

這時,一個靈動優美的聲音在帳外響起,光聽着就讓人浮想翩翩,這時,典韋陡然間站起來說道:“主公來了!”

營帳的簾幕被人掀開,雲禾瞬間就警惕起來,立即就像離枯打了一個暗信道:“此人不是小琉靈!”

來人不管是神色還是樣貌都和千允琉靈神似,簡直就是一個模子裏可出來的,就連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與小琉靈相同,若不是小琉靈還在雲半程身旁,這次就真的就讓這個“冒牌貨”給糊弄過去。仔細一看,雲禾還是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小琉靈的那對兔耳朵是與妄想美海交手時被變出來的,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耳朵,一直都在擬動,而面前這位的耳朵刻板呆滯,明顯是一個精美的裝飾品,就是幾十塊錢的路邊貨色!

雲禾暗到:“是妄想美海!”

……

妄想美海看了雲禾一眼,有笑着對衆人說道:“之前我身體偶感不適,去了協會那邊,事物暫時交給了雲禾和離枯大師!”

шшш¤тTk Λn¤¢o

一衆人等心中的疑慮終於打消了!妄想美海依舊保持着他那迷人的微笑,對着衆人說道:“韓國一滅,諸位覺得我們下一步應當如何!”

辛棄疾說道:“吞併了韓國,漢土鄰國較弱的只有趙國!但是……”

沒等他說完,妄想美海便打斷她的話語說道:“那就趙國,擇日不如撞日,即可出兵!” 妄想美海依舊保持着他那迷人的微笑,對着衆人說道:“韓國已滅,諸位覺得我們下一步應當如何!”

辛棄疾說道:“吞併了韓國,漢土鄰國較弱的只有趙國!但是……”

沒等他說完,妄想美海便打斷她的話語說道:“那就趙國,擇日不如撞日,即可出兵!”

誰又能想到她能這麼草率的做出決定,還沒等辛棄疾說出後歐面的話,妄想美海就草率的決定了大漢的下一個目標!

妄想美海對着衆人邪魅一笑,說道:“辛棄疾,前些日子攻打韓國時,趙魏兩國可是聯軍進攻離枯大師帶領的軍隊?”

他點了點頭!妄想美海接着說道,這不就師出有名了?此外還有一件事情,此次伐趙之戰,本王打算仍用第五軍團白起、王翦二人爲主將,第一軍團長離枯爲軍師,先前援燕偷韓一戰,他二人的表現諸位也是有目共睹,此次任用二人,諸位沒有意見吧!


在坐除了惡來革、典韋等主將,其他官職比較小的,膽識淺薄的人無一不是吞嚥唾沫,面露懼色,援燕偷韓白起共溺斃二十餘萬人,斬首百餘萬!坑殺敵軍更是不計其數!

說白起是殺神也不足爲過!

掃視了一遍衆人,見沒人有任何的反對任用白起的態度,妄想美海說道:“既然無人反對!那就這樣定了,傳我命令,即日啓程,出師趙國!”

………………

兵藏天衡·教武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