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婚總裁過妻不候 ,

他的腿實在是疼得厲害,根本無法挪動,他強扭著脖子向身後看去.他看到了,個奇怪的小木屋,

那小木屋幾乎是建在半空中的,四株合抱粗的松樹很恰當地長在山崖下,那小水屋就依傍著山崖,在這四株高大的松樹頂端搭建而成,

奇怪的是並沒有看到梯子,不知要怎麼上下那木屋,

那木屋上面的門緊閉著,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那屋子裡有人,洛雪道:「那醫王出去多久了,」

南宮雨兒道:「不知道他出去多久了,反正是三天多了,」

洛雪道:「你怎麼知道三天多了,」

南宮雨兒看了看洛雪道:「你已經昏迷四天了,我們來這裡又花了一天時間.那醫王豈不是出去三天了,」

洛雪這才看清南宮雨兒瘦了許多,先前還以為是她又沒有把臉洗乾淨,現在才知她是瘦成那樣子的,臉色有些發青,

但南宮雨兒無論什麼時候,身上總是香氣濃郁的,


兩人正自焦急,忽然聽到幾道尖厲的嘯聲傳來,

南宮雨兒臉上頓然變色,對洛雪道:「我們須得躲一躲,」

洛雪道:「我們不是來找醫王看病的么,為什麼要躲,」

南宮雨兒道:「來的不是醫王,是他的仇家,」

洛雪還想相問,南宮雨兒己然俯身將他抱了起來,輕輕地一縱,就躍到了石下,三轉兩轉就隱身到一塊山石之後去了,

洛雪一看,此處當真是一處天然的避身之地,周圍樹藤牽纏,形成一圈天然屏障,獨有前面一道窄縫剛好是兩人從那裡擠進來的入口,內暗外明,從裡面向外看,外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外邊卻看不清裡邊的事物,

那尖銳的嘯聲不停地傳來,漸漸地聽得清楚了,發聲之人共有三個,,邊在不停地用響聲聯絡,,面漸漸地進入峽谷,逼到小木屋前面來,

猛然,聲尖嘯從頭頂掠過.落在了兩人剛才停身的山石上,南宮雨兒和洛雪定睛看時,見那人身穿土黃色的袍子,白髮銀須,赫然是一個老者,

又過了一會兒,在旁邊的大石上又是落下一人,沖著先到的老者哈哈一笑道:「哈哈,大哥真是棋高一招,腳快一程,老弟緊趕慢趕,還是落後了一步,」

洛雪看清這后來之人時,驚訝得險些叫出聲來,剛欲張口,南宮雨兒已然伸手過來把他的嘴給捂住了,

那人竟然是令狐非,

令狐非話音剛落,衣袍帶風之聲勁疾,又有一人落在那第一個人左邊的一塊大石之上,口中接道:「若說是落後,還是我老三落在最後了,二哥雖說比上不足,比下卻是有餘得多多了,」話聲響亮至極,

先來之人道:「三弟修為大進了,不知二弟比之三弟又如何,」

令狐非道:「我是越來越沒出息了,前些日子與綠衣翁打了一架,還不是讓人家打得求饒逃命,想必這事讓大哥和三弟見笑了,」

三人說話之際,洛雪看到好似是有條灰影一閃,從樹上躥了過去,忍不住心下奇怪,揉了揉跟睛,又好像是什麼也沒有了,

這時樹端的小木屋屋門砰地響了一下,

洛雪剛欲說話,就聽得小木屋中有人說道:「是混世三王到了么,」

先來之人道:「正是,聽說醫王妙手回春,我們三兄弟想請醫王去給幾個人治一治病,」

小木屋中人道:「是么,我看你們三兄弟是多餘為別人操心,還是自己保命要緊,」

那話音剛落,先來之人便驚奇道:「此話怎講,」

屋中人說道:「你老大百里仇的道術越練越有威力了,現在只怕是已能覆手為雨了,就是魂魄有些不太好,陰雲道術應該在每月的月虧之夜修鍊,但你貪功冒進.一年四季不分寒暑,一日之間不辨晝夜,結果練傷了肉體不說,更使得魂魄衰竭,魂魄一旦有損傷,那麼什麼道術都是難以施展的了,這道理你百里仇不會不懂,用不了幾年,你的魂魄衰盡,那麼你辛苦了上百年練就的陰雲道術只怕就從此便在三界之中絕跡了,不過你若是聽我一句話,從此棄惡從善,不再為惡,讓你的陰雲道術自行消散,你當可好好地保住一條老命,好好做個普通人還是可以的,」

這一番話說得那三人頓時沒了聲息,隔了良久,百里仇仰天大笑起來,接著猛然向旁便揮了一下手,向著小木屋道:「佩服之至,不傀是醫王,」

洛雪正奇怪為何他說話的時候會向一旁揮手,旦隨即猛聽得轟然一聲巨響,數里之外的天空中忽然一陣驚雷,接著陰雲密布,狂風驟起,瞬間下起了暴雨來,

這般無聲無息的道術竟有這等威力,當真是驚世駭俗,


令狐非望了望那片陰雲,又望了望小木屋,說道;「醫王果然好眼力,可否給在下看看,在下可有什麼不治之症沒有,」言語之中竟是頗為得意,


木屋之人道;「你身體里的劫障已去其七,但那剩下的三分卻是至為要命的,萬劫道術在凡界已經沒有了傳人,聽說獄界尚有人習得,但那是如何習練的在下不得而知,不過我知道定然不會是你令狐非那樣練的,我曾經告訴過你,若是你能得到流劍派的至寶裂天玉或者尚可習練,但那也不是萬全之策,因為萬劫道術雖然極其厲害,但第一個澡劫難之人卻是修鍊之人無疑,你現今身上己然除盡肉體凡胎的劫障,但卻還有魂魄劫障你卻無力將之去除,用不了多少年.你將被劫障堵塞,靈力流轉不暢,魂飛魄散,爆體而亡,」

令狐非的結局可比百里仇的結局凄慘得多了,不料令狐非不但不難過,反倒哈哈大笑起來,笑罷說道:「我就知道你醫王是吹出來的,盡說大話騙人,我令狐非實話告訴你,那裂天玉我已然弄到手了,若是你仍然這樣說我,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么,」說完了又哈哈大笑起來,

但是那木屋中人的話卻在令狐非的笑聲中一字一句地十分清楚地傳了出來:「我跟你說你肉體的劫障已然去盡,這絕不是騙你,裂天玉確實是能夠破除劫障,只是你用法不當,現在已然是來不及挽救了,」

令狐非先前仍是大笑,但笑到后來,笑聲嘎然而止了,顯然心中定是吃驚不小,

停了半晌,令狐非道:「你說用法不當,」聲音竟是微微地有些顫抖,

術屋中人道;「裂天玉能夠破除劫障,但是沒破除一次會耗盡其靈力,須得留它五日方可使用,但是你急功近利,頻頻修鍊萬劫道術,一日之內結下三五道劫障,未來得及破除,結果劫障根深蒂固,傷及魂魄,裂天玉已然是無法破除了,」

令狐非聽了把手一揚.大叫一聲不知飛哪兒去了,

幾人頓時呆住了,

洛雪覺得有一個東西打在身上,不待那東西落地,連忙伸手抓住了,黑暗之中覺得那東西甚是潤滑,好像是方形模樣的,拿在手中甚是浸清涼舒適,便握在手中把玩著,

百里仇道:「三弟,二弟就這麼不打一聲招呼就去了,也太不講兄弟情份,你不會也像他那樣子棄我而去吧,」

老三道:「大哥說哪裡話,二哥也是一時糊塗,說不定待會兒他還會回來的,咱們哥兒三個就我老弟沒病沒災,若是不幫大哥這個忙,可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木屋中人不待百里仇繼續客套,已然把話接了過去,說道:「祝無渡么,你放著青炎國的皇太子不做,那麼好的祝家皇室道術不練,卻專愛結識這些旁門左道之士,三界敗類之屬,練什麼沉魅道術,青炎國的九璇道術和天樞道術都是三界之中欲求不得的頂尖道術,你棄寶玉而撿瓦礫,絕金銀而拾爛鐵,卻練起這般害人害己的沉魅道術來,你自認完好無損是不是,你練沉魅道術才六十餘年,就已然三魂不穩,七魄渙散,若是再練下去,恐怕灰飛煙滅之日不久矣,還說什麼只有你體好無損,若是你也能叫,個體好無損,死人就能稱之為健康了,你損天之德,不慕生火,天之殘你,報應不爽,」

祝無渡聽了這番話,也頓時呆住了,

良久,祝無渡嗓音沙啞地說道:「我從來沒有見過你,也沒有聽說你這麼一個人,是我大哥帶我來這裡的,你卻將我的事情知道得這般清楚,你定然不是醫王,你到底是誰,何不現出本來面目,」 洛雪對南宮雨兒說道:「雨兒,你在這裡等著,我過去看看情況,」說著就小心翼翼地往中間那個小水塘走去,

南宮雨兒一把將他拉了回來,說道:「還是我去吧,你連道法都不能用,萬一有什麼不妙的話……」

洛雪微微一笑,說道:「就算不能用道法,我也不可能是手無縛雞之力啊,剛才我不是還跟那幾根藤蔓鬥了幾個回合么,」

一旁的曹文說道:「要不我跟大師一同過去吧,有個什麼萬一也好照應,」

南宮雨兒點頭,說道:「好吧,那你們一定要小心,」

洛雪走在前頭,和曹文一同慢慢靠近小水塘,走到中途時,水蛇大爺鑽了出來,爬上了洛雪的肩膀,說道:「小子,你也不用懷疑的,藤妖就在水塘里,你靠得越近,那股妖氣就越濃,」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把曹文嚇了一跳,他戰戰兢兢地指著水蛇大爺,說道:「這……這是……」

洛雪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曹兄莫慌,這是我的朋友,」

曹文「哦」了一聲,不由自主地遠離了洛雪兩步,時不時看上水蛇大爺一眼,深怕它突然干出什麼事來,

「這傢伙……」水蛇大爺眉毛一翹,說道,「躲在水塘里幹什麼,搞什麼名堂……」

「這個小島像不像一個祭壇,」洛雪還是不能確定自己的猜測,眼下身邊沒什麼人,只好問水蛇大爺了,希望它能夠給點意見,

水蛇大爺瞄了四周一眼,說道:「要說是祭壇,倒也太大了些,不過……」它尚沒有說完,猛然間一陣地動山搖,前方的小水塘里的水似乎是沸騰了一半,翻滾的時候濺出的水浪有三尺多高,

曹文見了那情形,頓時嚇得目瞪口呆,


「這是……妖怪,妖怪要出來了,」他大叫一聲,將腰間的短刀拔了出來,全身都繃緊了,

洛雪停下腳步,盯著那個小水塘,說道:「難道說,真的是……藤妖要出來了,」

水蛇大爺說道:「它就在水塘了,你們靠得這麼近,它能不有點反應么,我看你們這幾個人不是它的對手,咱還是趕緊逃命吧,」

「閉嘴,」洛雪說道,「村裡的兩個孩子還沒找到怎麼能夠逃命,再說這藤妖為非作歹,禍害凡人,不讓和尚我撞見還好,如今撞上了,不除掉它難解我心頭只恨,」

水蛇大爺翻了翻白眼,說道:「你當你是三界至尊么,什麼屁鳥事都要管,你管得來么,」

洛雪說道:「看來有些蛇又口無遮攔了……」

這話一說出來,水蛇大爺感覺鑽進洛雪的衣袍當中,然後衣袍里立即響起了打鼾聲,

曹文看到洛雪和水蛇大爺這樣的關係,一時被弄糊塗了,但他還未想明白,一條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藤蔓「嗖」的一聲捲住了他的腳,然後把他提到了空中,

洛雪猛然一驚,正要過去施救,忽然覺得腳腕一緊,他的腳也被藤蔓纏住了,洛雪努力要掙脫,但無濟於事,跟曹文一樣被提到了空中,倒吊起來,

那邊的南宮雨兒見了這邊的情緒,驚呼一聲趕忙奔過來,聽得洛雪大叫道:「別過來,這是陷阱,」

南宮雨兒猛然停下,又是著急又是不知所措,她修為不高,只有初窺門徑的境界,跟大多數初涉修真的人差不多,只稍稍比不堪一擊的凡人強一點點,斷然不是這藤妖的對手,她過去的話只會徒增麻煩,

但是,洛雪和曹文眼下的情況是大大的不妙,藤妖的真身還沒出現,他們二人就是被制服了,這可如何是好,

這片刻之間,更多的藤蔓在四周出現了,密密麻麻舞動著,整個島嶼都被藤蔓給包圍起來,

水蛇大爺從衣袍鑽出來,破口大罵道:「幹什麼幹什麼,沒事搞什麼倒立,還讓不讓人家……我擦,這什麼情況,」水蛇大爺見了眼前的情形,也是被嚇了一跳,

「我叫你們別惹它,你們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吧,」它繼續說道,「指不定要變成它的盤中餐了,真是沒有腦子,」

那邊的曹文叫道:「大師,這藤蔓厲害得很,把鋼鐵還堅硬,我的刀都傷它不得,」

洛雪說道:「這妖怪用靈力操控著這些藤蔓,普通的武器不起作用的,」

水蛇大爺無奈地嘆息道:「這拿你小子沒辦法,大爺我就幫你一次,」說完從洛雪的肩膀向上爬,一直爬到了洛雪被藤蔓纏住的那隻腳上,

水蛇大爺說道:「大爺我的牙齒也是很厲害的,」說完一口咬下,「嘣」的一聲,好似弓箭斷了弦,那條藤蔓竟然被水蛇大爺給咬斷了,

「我,,」洛雪發現自己將要從一丈多高的地方摔下來,立即要破口大罵,但是他沒罵出聲就溫柔地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摔得他皮開肉綻的,

水蛇大爺滿臉歉意地看了洛雪一眼,然後默默鑽就衣袍當中,

洛雪爬起來,摸了摸撞得劇痛的腰背,心想這條水蛇特么的一定是故意的,

「你大爺的,跟我出來,」洛雪邊叫著邊伸手進衣袍里掏水蛇大爺,

衣袍里傳來水蛇大爺委屈的聲音:「我不是故意,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小子就別計較了,好歹我算你是救了你一命不是,」

洛雪嚴肅地說道:「我不是找你算賬的,快出來幫忙,曹兄還被吊著呢,」

水蛇大爺這才從衣袍里鑽出來,看向半空中的曹文,說道:「那傢伙在這麼高的地方,我也上不去啊,」

洛雪正色道:「我有辦法,」

水蛇大爺未問洛雪是什麼辦法,就感覺大事不妙,沒等它抗議,洛雪就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

「幹什麼幹什麼,能不能尊重一下大爺我的意願,我擦……」

水蛇大爺還在訴苦,洛雪已經抓著它的尾巴把它掄了幾圈,然後朝曹文一把甩過去,

水蛇大爺飛在空中默默地流淚,最終撞在了曹文的身上,抓住了曹文的衣服,

「都是因為你,大爺我最後一點的尊嚴都沒了,」水蛇大爺瞪了曹文一眼,滿是怨氣地說道,

曹文歉意道:「勞煩這位兄台了,曹文感激不盡,」

水蛇大爺不滿道:「什麼兄弟,叫前輩,」

曹文不料這條四腳蛇脾氣這麼大,低聲下氣說道:「是是是,有勞前輩,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這還差不多,不枉大爺我捨命救你,」水蛇大爺說著爬上去,去咬那藤蔓,

看到曹文從空中路線,洛雪趕忙過去接,好在曹文處的地方不高,落下來的時候洛雪勉強能撐得住,

兩人未能喘幾口氣,那些藤蔓便又襲擊了他們,他們急忙逃跑,

水蛇大爺在洛雪的肩膀上叫著:「看你們這熊樣,還說來除妖,我看是被妖除還差不多,趁著還有命在,感覺跑吧,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給我閉嘴,」洛雪躲開一條藤蔓的攻擊后,罵了一聲,

這時候,那個小水塘有了動靜,水面如同沸騰了一半,翻滾著,傳來嘩嘩的,接著,水面慢慢變得漆黑,水裡有一個輪廊,正慢慢變得巨大,彷彿是一片黑暗,但比黑暗更為漆黑深邃,

「嘩,」一個巨影從水中躍出,慢慢長高,變大……身上的藤蔓伸長,再伸長……

一個巨大的藤蔓組成的軀體嗎,下半身在水裡,兩隻手臂是藤蔓,頭顱是藤蔓,渾身都是藤蔓的怪物出現在水塘上,

水蛇大爺見了,叫道:「那傢伙現身了,好傢夥,長得好醜,全身都是小雞雞,」

「……」

要不是逃命逃得緊,洛雪當場就把水蛇大爺給修理一頓,

水蛇大爺接著說道:「看那藤妖的頭上,好像有兩個人,」

洛雪和曹文一聽水蛇大爺的話,立即扭頭看去,果然,藤妖的頭顱上,確實有兩個人被藤蔓纏繞著束縛在那裡,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死是活,

曹文叫道:「那是阿照和阿強,」

原來是那兩個失蹤了的孩子,怪不得找不到,只是這兩個孩子被藤妖給抓住,還一直悶在水裡,恐怕早已慘遭不測了,

這時,藤妖一聲怒吼,整個小島為之一顫,

被束縛在藤妖頭顱上的兩個孩子此時被一團黑霧所籠罩,洛雪不明白藤妖抓了他們是要幹什麼,眼下真不知道是該如何制服這隻藤妖,因為它比洛雪以前見過的小妖精都要強橫得多,

水蛇大爺抱怨道:「這下玩完了吧,這隻藤妖是千年藤妖,莫說是你們,就是……我靠,我還沒說完,我……」

洛雪把水蛇大爺塞回了衣袍里之後,跟曹文一同退到了南宮雨兒身上,

南宮雨兒問道:「你們沒事吧,」

洛雪苦笑,說道:「這回託大了,這妖怪不是憑著凡人的能力就可以打敗的,我料想不到它是修鍊了千年的妖怪,」

曹文說道:「大師,實在不行咱們就先撤回去吧,再從長計議也不遲,」

洛雪說道:「那兩個孩子就在眼前,而且村裡的阿牛也等著我們消滅了這藤妖讓他恢復正常,我們怎麼可以輕易言退,」 南宮雨兒聽洛雪說不肯離開,頗有怨氣地說道:「你那股執拗的勁又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